[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歌手周友平连环性虐同性伙伴 上吊致6死(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1日 转载)
    
    
男歌手周友平连环性虐同性伙伴 上吊致6死

    嫌疑人周友平
    (湖南在线) 去年10月初到11月下旬,长沙多家酒店和招待所连续上吊案件。其中,至少6起有共同发案特征:一,死者均为外地男子;二,死者均未留下遗书,存在他杀嫌疑。
      事件的发展印证了警方的猜测,这一系列连环案件,并不是简单的自杀,背后还存在骇人听闻的秘闻。
    
      更令警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系列案件,均与一个名为周友平(艺名为戴君)的男子有关。周友平面容姣好,行为举止,与淑女无异。就是他,通过邀约男性同好玩性虐恋(也称SM)游戏,诱导受害人上吊自杀,而他则在旁边观看,之后悄然离去。
      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因性虐恋致死人数最多的一起案件。目前,嫌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提交长沙检察机关,检方正在审查起诉中。
      长沙连环性虐恋致死案,到底有何内情?背负6宗命案的嫌凶,又因何堕入犯罪的泥沼?本报记者长沙、湘乡两地调查,破解疑团。
      发生在长沙的一起命案,给河南卫辉市的吴云留下了永远的痛。
      因为失业在家,吴云的丈夫李建整日上网。
      去年11月25日,李建兴冲冲地收拾好了衣物,说长沙的同学给他找了份工作,当会计。
      尽管李建平时没有什么朋友,长沙又很遥远,但丈夫执意要去,吴云也没有反对。
      次日,吴云收到信息:老婆,我见到长沙的同学了,请放心。
      随后回拨过去,丈夫的手机关机了。之后的72小时,丈夫没有任何消息。
      数天后,吴云等来一个噩耗,长沙警方打来电话:李建死在长沙车站路的一家宾馆里,要家属来辨认。
      赶到长沙后,吴云发现丈夫死得蹊跷:只穿了条内裤,一根绳子一头吊在脖子上,另一头套在宾馆的消防喷头上。
      丈夫身高1米75,壮实,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命,而且毫无挣扎?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天晚上,长沙韭菜园还发现了一起男子在招待所内自杀的案件,死者叫张贤,黑龙江人,死亡的方式与李建相似。
      同一天两起命案,两个身高体壮的男子竟然以同样的方式死亡,没有任何挣扎行为,消息传出后,社会震惊了。
      接下来的调查,让原本悲痛的吴云几近崩溃:她的丈夫和张贤一样,可能都有同性恋倾向,而且都是因玩一种同性间的性虐恋游戏而走上不归路。
      吴云强烈要求警方查明事实。
      侦查的结果令警方相当震撼。
      “当时登记的不是死者张贤,而是个单瘦的男子。”到现在,韭菜园附近一家招待所的老板娘,还没有从恐怖的记忆中缓过神来。
      她记得很清楚,登记的房客是个35岁左右,身高1米75的单瘦男子,登记簿上写的是“山东,王刚”,而这个男子在李建死亡的宾馆里也出现过。
      警方很快找到了这个叫“王刚”的男子。他原名姓周,曾是长沙一名酒吧驻唱歌手,艺名戴君。
      周友平很快归案,他一开口,石破天惊。这个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竟牵涉到耸人听闻的连环虐恋致死案。
      除开前述两名死者外,至少还有四宗命案与其有关。
      2009年10月11日,开福区一招待所内,一名身高1米8,体重约90公斤的男子全身裸体,以上吊方式死亡;
      10月23日,一名上身赤裸,下身穿内裤的男子,在长沙一客房内上吊死亡;
      11月4日,湖湘文化市场一旅社内,一名30多岁的男子赤身裸体上吊死亡;
      11月15日,在湘春路一招待所,警方发现一具男子尸体,死亡方式与之前3起一模一样。
      经侦查,这些人的死亡都是因为玩一种追求窒息性快感的虐恋性游戏。
      不到40天,同样的方式,玩死6名男人,平时看起来很文弱的周友平,立时被涂抹了一层恐怖的颜色。
      这是一起常人无法理解的案件。政法界人士评价,这起连环案甚至已成为“案情史上的一个标本”。
      “本来约过来是想要他们做‘奴’,但是他们一旦找我要钱或是提别的要求。我就不喜欢,要用上吊窒息的方式搞死他们。”
      清瘦、白净、斯文、酷似演员陈坤的男子用修长的手指比划着,交代了这6起“常人无法理解”的性虐恋游戏。
      2009年9月,周友平在一个同性恋网站上发帖找“奴”:寻找23-40岁之间的北方男性,要求相貌是圆脸,短发,体格壮实的,能够玩窒息的就可以了,有丰厚的报酬和工资。一时间应征者无数。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们钱,只有这样说愿意来的人才多。”
      这个追求窒息性快感的性游戏有个“游戏规则”,让人在半空悬空吊着,如果在十多秒内没人救的话,就会完全进入窒息状态而死亡。周友平说自己知道这个游戏的危险性,所以自己从来不玩上吊,却喜欢看着别人玩。而他常在满足了自己变态的欲望后转身离开……
      那么,嫌凶周友平为什么会置6条人命于不顾,主导出这一连串的性虐恋案呢?
      周说,这与他数次被骗有关。
      他口里的欺骗与第一次玩性虐恋游戏有关。
      去年9月28日,周友平约来了甘肃男子冯宇,这是他第一次玩窒息性游戏。近1米8个头的冯宇说很喜欢他,两人一起在西长街附近的小招待所里住了几天。可10月4日周友平在冯宇的挎包里发现一张单子:艾滋病呈阳性的检验单。
      周发现单子后将冯宇赶走了,可分开后冯宇仍不断打电话过来说喜欢他要跟他在一起。10月9日冯宇又来了长沙。
      “当时进房子就想过要吊死他。我不想他再来烦我。”第二天,两人玩窒息游戏,周提出玩上吊,他用一根在垃圾堆里捡的红色绳子,解脱了这个麻烦。
      第二天,周在电视上看到了冯宇死亡的报道,“当时很平静。”
      第二次被骗也发生在西长街。10月22日,周约来了一个姓方的人,他是湖北人在长沙做事。
      “他见面就问我要5000块。我很气愤,当时就想用上吊窒息的方法搞死他。”
      姓方的男子玩上吊时,周友平坐在床上什么都没干。他就是看着,看见对方双眼闭上、双脚离地,看了十多秒,见对方不会掉下来,便离开了。
      审讯时,周思维清晰,他甚至记得每次性游戏的所有细节,甚至包括上吊绳子的颜色。
      还有两名男子,和周友平玩过这个“死亡游戏”,侥幸逃生。4月18日,记者与黑龙江的蒋某取得了联系,听到消息,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2009年11月上旬,蒋某如约来到长沙火车站附近一招待所,如果不是套上去才2秒钟蒋某自己跌了下来,他也许已遭不测。
      跌下来后,周友平继续劝他,称上吊很好玩,被蒋拒绝了。
      他说,再也不会玩这样畸形的游戏了,以后要好好生活。
      还有在北京做厨师的“壮胖”,因为第一次玩受不了,吊了1秒钟他就不肯玩了。
      就在周友平被警方控制后,35岁的黑龙江人池某拨打了周的电话,称自己已坐火车到长沙,警方找到池某,证实池某是来找周友平玩性虐恋游戏的。
      这3名男子暗自庆幸,捡回了一条命,都表示以后不会再玩这种变态的性游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沛县法制学习班内 老妪遭殴打羞辱性虐待
  • 我就是徐州性虐案中的警嫂金琨 公布几个证据(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