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马桥镇爆发大规模农民抗议倒卖农田事件(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5日 转载)
    民生观察工作室上海消息,2010年4月14日、15日,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前七、八个村上千农民抗议示威,抗议政府相互勾结非法倒卖农田,致使大量农田荒芜至今七年无人顾问。
     2003年上海政府互通马桥镇政府上下勾结,旗忠村村支书高凤池出面,用“上海旗忠森林体育城”牌子,以陈良宇工程名义开始掠夺马桥镇八个半村13000亩基本农田,2003年10月份,农民收起最后一季稻子就被高凤池等人把土地给“征用”了,方圆20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属高凤池的了,强拆民房3000多户。他们违反了土地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征用基本农田由国务院批准,上海市地方政府却违反国务院规定,将一万三千亩基本农地,批给结拜兄弟高凤池,强占了马桥镇集体土地一万三千亩,他们结党营私,勾结高干子弟,如胡邦生,陈良宇的兄弟陈良军,陈惠婷(原市委干部)黄菊家族等参与合伙炒卖土地,有一次他们的天机失漏了,一张分配名单被群众拾到,发现他们以招商引资为名私分被炒卖的土地费,如胡邦生拿了178万元,陈惠婷拿了436万元,部份村的支部书记,拿到90余万或100余万元,旗忠村支书高凤池年薪拿了四千多万元,这是什么招商引资呢?分明是炒卖农民的土地后,他们搞私分。以前他们搞私分多少次,群众也无法查看。
     一万三千亩土地补偿费每亩一万二千元,青苗补偿费每亩1080元,再加上生产队财产的总和,镇政府要扣除30%,村委要扣除35%,农民的集体土地,农民的青苗费,被大小官员扣去65%村民只拿到35%,老百姓应该得到的钱,所剩无几,他们的心也够黑的了,叫失田的农民怎么生活呢?被他们欺压得喘不过气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改)第四十九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人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费用。马桥镇政府及村委已侵占、挪用征地补偿费的65%确已构成违法犯罪,理应追究刑事责任。可是没有一个组织,没有一个领导来追究,问题在闵行区政府。老百姓只好怨天怨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是弱势群体,他们是,权大于法,无法无天。
     农民起来抗争被打压,一次星星村集体抗争,遭到几百警察暴力殴打,好多人被打重伤,星星村农民士朱士良,王坚等人,被公安警察殴打成伤,造成肋骨等多处骨折,星星村维权人士翁世祥被打成严重脑振荡,数月起不来床,至今仍有后遗症。 坚持不懈举报马桥镇政府腐败的维权人士沈佩兰屡次遭受政府的打压:拘留、关黑监狱,被衣服扯光裸体羞辱 。今年3月16日沈佩兰被关黑监狱时,经营的养殖场被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联手强拆,3月24日,沈佩兰送朋友时被绑架后殴打,身上衣服被扯光裸体羞辱。之后倒打一把,说她殴打他人,一个年近六十岁的人能打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
    土地法第七十九条规定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征地补偿费用和其它有关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未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可是他们是一伙的,有谁为百姓去追究呢?这毛病在那里,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马桥的腐败问题与众不同,上有大树掌腰,下有爪牙窜跳。老百姓多次去区政府、市政府和进京上访,多告不准,因为他们是一连串。陈良宇虽然倒了,但是陈良宇的拜兄弟,爪牙,阴魂不散,他们对党中央的政策,阳奉阴违,他们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因此腐败问题不处理真是与人理,国理,法理,天理不容,不得人心。腐败问题不解决,就有亡国亡党的危险。人民群众是忧国忧民,怨天怨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惩治腐败,人人有责!因为腐败问题是老百姓最深恶痛绝,因此治腐败者得人心,不治腐败者失民心!
    两天八个半村农民在寒风抗争示威,没有任何政府官员出面解决,也没得到他们的重视,他们已经失去了人心!请关注马桥农民抗争示威动态!
    
    上海马桥镇爆发大规模农民抗议倒卖农田事件
    
    早前的抗议图片
    上海马桥镇爆发大规模农民抗议倒卖农田事件


    2010年4月14日抗议现场
    上海马桥镇爆发大规模农民抗议倒卖农田事件


    昔日的良田
    上海马桥镇爆发大规模农民抗议倒卖农田事件


    良田变成垃圾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会前夕,上海市民收到公安机关的世博告知书(图)
  • 上海市房屋交换中心主任程凯声贪污
  • 上海市长6日访问台湾46家企业跟随
  • 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强拆:女户主被掐昏急救
  • 看上海市政府如何“化解”信访突出矛盾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五)
  • 上海市民黄玉芹家遭遇强拆(图)
  • 冯正虎向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投诉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四)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三)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二)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一)
  • 第五十一批上海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
  • 第五十批上海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
  • 第四十八批上海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
  • 上海市委书记放狠话 楼市投资客面临重创
  • 第四十七批上海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
  • 第四十六批上海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
  • 上海市2009年3100名厅局级申报购房情况
  • 黄玉琴致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镇长的信
  • 上海市奉贤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变相阻止劳动者申请仲裁!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致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信/朱金娣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致中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委书记、区长的信/黄玉琴
  • 上海市卢湾区法院严重违纪违规违法造成不公正判决
  • 强烈要求上海市政府释放邱凤花/张炳根 张海荣
  • 朱金娣写信给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院长(图)
  • 寄往天堂对故人的思念/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致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信/朱金娣(图)
  • 致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院长(图)
  • 阳光照不到“听证会”/上海市南汇区杨玉新
  • 上海市卢湾区香山中医院院长康正祥作恶多端/焦东海
  • 行政起诉状/上海市浦东朱金娣
  • 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官商、警察共同祭拜消灾(图)
  • 上海市民朱金安:给曹路镇党委镇政府领导的一封信
  • 世界人权日,我们的人权在哪里?/上海市民
  •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的访民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给上海市嘉定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局长信/蔡银婉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詹荣妹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
  • 昨日两岸首脑光临上海市青浦区,今日华新镇访民又被抓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上海市长韩正是骗子
  • 上海市闸北区詹荣妹向在任的韩正“市长”讨说法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 致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公开信/上海市宝山区王翠弟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上海市民张诚波、张帆游行示威申请书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看看上海市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疯狂的动力背景!
  • 上海市暴力动迁放火烧人!!!(慎入)(图)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新年贺岁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朱金娣:致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图)
  • 上海市松江区区长孙建平是陈良宇的人/马在成
  • 陈雪华:黑人黑户的母亲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求救!!!
  • 该是上海查处整顿各类违法执法时候/上海市民钱征鲁
  • 上海市崇明县访民杨莉一家人的陈述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上海市闸北区詹荣妹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讨说法
  • 上海市民致胡锦涛主席一封信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 双二人转:上海市长少点午休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控诉上海市瑞金医院将正常人做活体试验的惨剧/张贵兰
  • 陈建芳给胡锦涛主席的信:上海市长韩正欺压百姓 (图)
  • 公盟遭取缔,上海市民声援
  •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腐败“办案纪实”
  • 上海市民郑恩宠等六四声明
  • 上海市民致信胡锦涛/黄玉琴
  • 上海市民致信胡锦涛,要求查处韩正市长\公安局长及村贪官房产\财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