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西省余干县官官相护 失地农民告状无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5日 转载)
江西省余干县玉亭镇关口村解放村小组村民维权纪实

    
     一、江西省余干县违法征田、暴力征田纪实 (博讯 boxun.com)

    2003年至2006年江西省余干县在县城郊区征收了几千亩农田,建成了了一个新县城。到2007年县城还有近800亩征收的农田撂荒两年以上未用。这近 800亩土地县领导准备留给开发商和官员,而不愿用来建建经适房。为了建经适房,2007年8月4日和11月9日,江西省余干县书记陈建辉、县长李晋明分别出动二百多人和近千人(包括400多名警察)强征县城郊区的关口解放村小组基本农田50多亩建房。抓捕村民有十五人坐牢,伤村民多人,章海保、王松茂、赵干德3人被判刑。此事在余干县造成极坏的影响.天怒人怨!
    二、官与民的争执 谁是谁非?
    余干县征田后,陈建辉、李晋明极力掩盖事实真相,捏造事实欺骗上级领导。他们的理由是:1、这次征田有2006年3月27日省国土厅的批文(赣国土资函 [2006]222号),所以合法。2、在征田过程中,十几名村民冲进征田现场,打伤施工司机和征地工作人员,县公安局对他们进行了行政拘留。3、对土地补偿高于征地标准,每亩补偿款为28700元,村民大多数都领取了土地补偿费,只是个别村民外出务工无法确定结算面积,而暂时未领取,并且村镇出具了相关证明。4、这次征的地96年之前是基本农田,96年以后县城进行了规划,所以这次被征的田不属于基本农田,因为县里有调整基本农田的权限。5、国土局和村小组签订了征地协议。应该说这次征田余干县是合理合法,村民告状是刁民无理取闹。
    但真实情况是:
    1、省国土厅的批文(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是征关口村九甲村小组和孙家村小组的农田(扩建余干中学),在余干县上报的材料中有九甲村小组孔胜辉和孙家村小组孙飞武的签名,根本没有解放村小组人的签名。至今孔胜辉和孙飞武都说他们从来没有在征解放村小组农田的材料中签过名。余干县开始是计划征地 230亩,这就征到了村主任方青宁的田,所以遭到他的反对,他还指使人写了“关口村民的痛苦疾呼”的申诉材料。后只征50亩,方青宁就帮县里征田大打出手。国土厅的批文是征120亩,陈建辉、李晋明为什么至今不公布国土厅(国土资函[2006]222号)批文的征地界址。县里还说预留了70亩地为生产生活用地。那70亩地在哪里,是给解放村小组的村民作为生产生活用地吗?如果真是如此,村民还真应谢谢县陈建辉、李晋明。其实余干县要建经济适用房这是好事,但当时在县城还有近800亩被征来的农田闲置了两年,为什么不能在这些闲置地上建房呢?
    2、2007年8月4日,陈建辉、李晋明出动城管、建设局监察、玉亭镇、公安等部门的人数约200多人,强行填埋农田10多亩,伤村民8人,其中张淑冰、涂雪英两位老人住院抢救。2007年11月9日,陈建辉、李晋明调动全县的警察,出动了警察400多人,还有城管、建设局、规划局、玉亭镇等部门的人共计近千人,强行填埋农田。村民聚集在农田反对征田,并冲到铲土机上,确实伤到了司机。这时,400多名警察对村民进行合围抓捕。有的村民以为当时会打死在现场,就拼死冲出重围,有的老人躺地装死。实际上大多数警察心中对这样征田心中也不理解,所以不少警察故意让村民逃脱。当时被抓的村民有十四人。然后陈建辉、李晋明又派大批警察到村民居住地示威,并抓捕村党小组长王早福。其实王早福前一天就病了,当时还在医院打点滴,所以警察在王早福家楼上楼下搜捕,没有抓到他。第二天,公安机关到村里把老党员章海保从家里抓走,并贴出缉查令,要抓捕王早福和艾增有。在这几天内,大批警察不断在村小组居住地出操示威,胁迫村民,不少村民外逃。黄青娥等8人关押在看守所,进行刑事拘留,一个月后放出。章海保、王松茂、赵干德3人2008年4月被判刑。2007年11月9日以后,大批的警察不断地到村民居住地出操示威,并抓捕了村民,有些村民被迫外逃。村子里的空气越来越紧张。
    3、余干县电视台说这次征地手续齐全。实际上是有一份征地协议。此征地协议一直瞒着村民。征地协议签署日期是2007年8月14日,但是村民一直不知情。直到2008年4月,县法院要判章海保等3人的刑,由村小组聘请的律师从法院复印出来村民才看到。这是一份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协议,县国土局没有盖公章,也没有解放村小组的公章,而盖了玉亭镇和关口村的公章,而关口村的公章是关口村居民委员会。这次征地也征到新华村小组的3亩多田,所以新华村小组也盖了章。解放村小组只有吴巨生一人的签字。而吴巨生是没有经过群众推选的村小组长,只是方青宁私人指派的,并且在征田开始,村民就罢免了他。当时任县国土局长2009年对前来采访的记者也说“没盖公章的协议不代表政府征了地。”其实解放村小组村民很能顾全大局。1996年余干县建余珠公路,也征了解放村小组村民的田,村民二话都没有。但遗憾的是至今村民没有拿到那时被征的土地补偿款。
    4、至今解放村小组90%的村民未领土地补偿款,这有据可查。如果象县领导说的大多数村民领了土地补偿款,个别人未领。那陈建辉、李晋明完全可以把领了补偿款的村民姓名、土地面积、补偿金额公布出来。这起码的事实。陈、李两人为什么要造假。北京的记者发了新闻特稿后,陈建辉、李晋明通过关系向记者施压,说记者造谣,破坏安定。如果这样陈建辉、李晋明完全可以把记者告上法庭。如果陈、李两人心中有鬼,那就应正视自己的错误,还村民一个公道。县里说每亩28700 元的补偿款高于原补偿标准,其实余干县20年前征地就是这个标准。20年以后的今天,物价工资涨了多少,为什么还是这个标准?这次被征的农田是否属于基本农田,村民有这些农田原貌的照片和录像。
    5、自从2007年“11•9事件”后,解放村小组的政治权利被剥夺。大多数村民没有参加医保,黄青娥家的承包田被县里的人无故填埋,村小组的排水沟被人卖掉而村民毫不知情……。而对县里征田帮了忙的人,陈、李两人对其重重有赏。关口村主任方青宁是地方上的一霸,曾经劳改过三年,如今他在关口村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并进行巧取豪夺。他从1999年任村主任至今,很少公布过村委会财务,近三年更未见公开村委会财务。这次村委会换届选举,严重违反了村委会选举法。选举委员会没有经过群众推选,也没有张榜公布选举委员会的名单。实际上是由玉亭镇工作人员和方青宁的亲信操纵选举。选票由方青宁的亲信控制,也没有设全村选举大会会场。只是中午方青宁的亲信拿着各村小组的选票到小学里去唱票。没有经过村民同意,史金发擅自在承包田里建房。县有关部门声称他建房是经过县长同意的,因他帮了县里征田的忙。在这次换届选举后,其他村小组都公布了村小组负责人(实际上是方青宁指派的)名单。解放村小组的村民代表多次要求镇村领导来村小组召开村民大会,选举村小组的负责人,他们就是不来。2008年12月21日,解放村小组只好在党小组的指导下,召开村民大会,选出了村小组负责人,但镇村不认账。2009年3月6日,镇村指派不是解放村小组的人付志行(此人是县交通局在职工作人员)为村小组的组长,并张榜公告了。解放村小组村民的政治权利完全被剥夺。
    三、艰难的维权之路
    事后,解放村小组村民无数次向中央、省市各部门进行申诉和诉讼。国土资源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信访局等中央有关部门致函江西省有关部门,要求解决余干县违法征田的问题。2008年村民还向江西省政府、省国土资源厅要求行政复议。2008年村民向省、市、县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但法院都各种理由不予受理。除2010年2月4日南昌中院下达了不予受理裁决书外,2008年余干县法院、南昌中级法院、江西省高级法院连不予受理通知书都不给村民。村民多次向省长信箱投诉。省长信箱转上饶市处理,上饶市又转余干县自已处理,余干县的回答作为最后回复,循环往复。2009年12月30日村民又向江西省国土资源厅申请公开耕地征用具体范围(即四至)。江西省国土资源厅拒绝公示。2010年2月4日村民又向江西省政府办公厅递交了申请表,要求省政府公示关于省国土资源厅(即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的批文的批准文件。没有几天,江西省政府办公厅给村民来电话。省政府办公厅的人说:“省政府没有此批准文件” 村民说:“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即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批文中明确写着,经省人民政府批准”。 省政府办公厅的人说:“那是行文的形式”。村民要求省办公厅书面答复,遭到拒绝。村民又问:“同志,你贵姓?”省政府办公厅的人也拒绝回答。因为村民不知道此电话是否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经村民查询,此电话(07918853669)确是省办公厅行政处的电话。
    2009年村民无奈,只好求助新闻媒体。村民在网上发表了:“失田农民的痛苦疾呼”、“ 失田农民的再次痛苦疾呼”、“ 失田农民的再三痛苦疾呼”、“ 中央的法律、法规在江西省余干县苍白无力 权大于法”、“ 失田农民的政治权利岂容践踏”、“ 江西省余干县违法征田已两年 上饶国土局仍在“躲猫猫”、“ 初议‘分级负责、归口管理’”、“ 江西省国土厅的官员在干啥?”、“余干县法官为什么不依法办事”“ 江西省国土资源厅为什么不公示批文中的有关材料?”、“江西省上饶市国土资源局睁着眼睛说瞎话”“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这样做合理合法吗?”“余干县的官员是中国最牛的官!!!”,还发表了征田纪实彩照和征田录像(以上文章都可以百度百度在网上搜索)。不少记者纷纷亲临余干采访。余干县的官员经常打着原一位中央领导的旗号威胁记者。有的记者确实被吓住了,不愿惹麻烦。但多数记者冲破了阻力,发表了文章。《中国民生报道》发表了 “江西省余干县‘暴力’征地破坏农村稳定激起千层浪” 的文章;《 新早报》刊登了 “江西省余干县近800亩撂荒两年未用……”的文章;《中国记者编辑网》发表了:“直击江西余干县征地乱象” 的文章;《中国法治在线》发表了“江西余干县政府组织近千人暴力征地” 的文章;《中国法制监督网》发表了“解放村小组村民何日扬眉吐气获“解放”?”的文章等等。(以上文章都可以百度百度在网上搜索)
    正如余干县一位副县长说:不怕你解放村小组如何告,我官照样当,你们能拿我们怎么样?事实如此,县委书记陈建辉不但没有被问责还升迁为上饶市人大付主任兼余干县书记。村民至今没有领取土地补偿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府非法征地失地农民生存权被剥夺(图)
  • 吉林省高速公路补偿低致百余失地农民省府上访
  • 视频:大同建城墙强拆、失地农民、企业职工示威抗议
  • 山东失地农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图)
  • 云南鲁甸失地农民逾万农田被强征
  • 河南商城县武桥乡政府镇压失地农民:谁带头闹事就抓谁(图)
  • 河南商城失地农民维权代表李之伦服刑两年零三个月出狱
  • 开封一群失地农民妇女,跪在河南省政府大门(视频)(图)
  • 河北失地农民上访索赔获补偿后被判4年
  • 请给慈溪市失地农民一份救命的批示书
  • 浙江平阳出动近百特警对付失地农民
  • 慈溪市桥头镇毛三斢村660户失地农民给慈溪市市长徐华江的一封请求信
  • 深圳律师为失地农民维权获刑续:终审改判缓刑
  • 刘正有因曝光社保事件被传讯 自贡千名失地农民被集体软禁
  • 自贡政府动用警力强迫失地农民购买社保事件(图)
  • 马桥失地农民进京告状被关黑监狱
  • 2020年失地农民超1亿:中国需建立保障制度
  • 二十万浙江慈溪市失地农民再次向两会发出呼吁
  • 浙江省慈溪市失地农民向全国人大,政协委员会的呼吁书
  •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要土地、要活命
  •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的道歉信
  • 福清失地农民的征地补偿款到哪儿去了?(图)
  • 四川彭州【一位失地农民对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集中居住区失地农民城市性考察/顾丽丽
  • 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祝贺冯正虎获奖
  • 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声援冯正虎
  • 梁丽婉:失地农民的呼吁(图)
  • 西安市灞桥区失地农民所要赔偿被打
  • 昌乐县刘街办公然强占我村上千亩基本农田,失地农民还有生存权吗 ?
  • 彭州失地农民联名控告信 / 冉云飞
  • 一位失地农民对彭州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冉云飞
  • 中国特色的"五无群体"悲剧——失地农民现状之忧/牟传珩
  • 山东威海“失地农民”:2亿元值得进京上访吗?(图)
  • 王德邦:走在无望之路上的失地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