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玉树灾区现场如战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5日 转载)
     21世纪   
    
       4月14日凌晨,青海玉树结古镇。 (博讯 boxun.com)

      五六点钟时分,当地居民康巴族的玉虎迷迷糊糊地感到摇晃了一下,他以为在睡梦中,继续睡过去了。
      然后他被晃醒。他的第一感觉是明明知道是地震了,但是跑出房间,他觉得要花了至少三分钟:“跑起来很难,感觉手也摸不住墙,脚也踩不住地”。
      他穿着睡觉时的衬衣衬裤,光着脚,和整个家族的人站在空地上,看着房子塌下来。里面有没有来得及跑出来的,他的妻妹,和她三个月的孩子。反应过来的人们开始放声大哭。
      7时49分,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结古镇是玉树州州府,也是地震震中。玉树州委宣传部副部长卓华夏表示,地震造成结古镇地区85%以上民房倒塌。
      14日晚10时,有当地灾民打电话给记者,询问什么时候会发生余震。
      身处灾区的人们可能不知道,灾情已经引起举国关注。各部门、各地区的救援人员都行动起来。他们有的刚刚到达灾区,有的正在飞往灾区的路上。
      玉虎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最期待的是为家人搞到一顶帐篷,就他的目测,广场上约70%的人都没有帐篷,不得不挤在一起取暖。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截稿前记者得到最新消息,玉树州公安局长潘志刚表示,失去消息的三个县已经联系上了,这三县没有重大人员伤亡,有震感,有房屋倒塌。目前参与救援的武警部队人员有1100多人。5000余名解放军和武警官兵正在第一时间赶往灾区。
      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14日晚抵达震区后召开会议指出,目前第一要务是救人。截至4月14日18时,公安部从全国各地调集警力共1630人赶赴灾区救援。目前,已从地震废墟中救出900余人。
      康巴族的玉虎坐在广场上。他穿着自己的衬衣衬裤和朋友的外套长裤,在零下4度的天气里,只能通过和妻子依坐着获得一些暖意。电话里他的声音疲惫而木然。
      他的声音屡次无法分辨,继而消失于空洞,再拨过去:“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在通话之初,他已经提醒记者:“现在信号不稳定,如果打不通了,你就过半小时再打。”
      这只是4月14日他所经历的,带给他的经验的一部分。
      昨天晚上20点30分,记者连线了玉树州结古镇居民巴格,巴格向记者讲述了地震发生时的情景。
      地震发生时是早晨7点49分,由于地处西部,这时间大部分当地人都还正在家里吃早餐。由于前一天睡得晚,巴格此时还未起床,而他妻子正在厨房做早饭。
      房屋强烈的晃动将巴格摔到地上,醒来的巴格看到房屋摇晃得厉害,家具四处倾倒。“我啥也想不起来,本能地砸烂窗户跳了出来。”巴格说他住在一楼,得以很快逃生。巴格的妻子从客厅里跑出大门。
      巴格的房子没有倒塌,但是被震出了巨大的裂缝,并发生了倾斜。巴格说他邻居的房子基本都“烂掉了”,但没有人伤亡。地震时,他一位邻居抱着小孩冲下楼来,随后房屋就倒塌了。
      巴格的父母住在另一处小区,他们在地震发生时很快跑到外面,也未受伤。
      目前,巴格和他的邻居聚集在离家不远的一块空地上,暂时还没有帐篷。巴格说温度已经降下来了,很冷。
      由于房屋倒塌,当地的居民们都聚集在户外的空地上,巴格说大部分人没有帐篷。
      在和记者通电话时,巴格邻居家的孩子一直在巴格身边叫嚷着。巴格说由于他们这一群人中没有伤亡,大家都不是很紧张。孩子们已经开始嬉戏。
      “地震很厉害,我家的房子是去年建的,建得很结实,但还是塌了。”同是结古人,但在西宁工作的白马对本报记者说,他父母那时候正好出门,躲过一劫。而他的表姐和表姐夫现在还被埋在废墟里生死未卜。
      玉虎和家人一起,先把妻妹的尸体挖了出来。按照藏民习俗,应该找和尚念经,但是一个有空的和尚也找不到了,玉虎表示:“和尚们都下山了,帮忙挖尸体。”
      多数跑出来的居民聚在广场或跑马场,这类开阔空旷的地方。有人主动问玉虎一家,要不要吃喝。一些房子没塌的居民带了水和食物出来,供大伙一起吃。玉虎表示:“基本上碰到的每个人都说家里有人不幸。”
      白马与其父亲取得联系的时候,是上午9点,“我爸爸当时正在赶去我小姑家的路上,一路上停了很多次。很多人都在挖自己的亲人,然后要求他帮一下忙。”
      玉虎去了一个朋友家,借了衣服和鞋子,然后他也开始去帮忙,从废墟下挖人出来,“兵不是很多,大概就几十个,但是他们都很努力。和尚也都很辛苦,另外就是大家自己先挖自己家的人,然后去帮别人。”
      他不愿意谈自己徒手挖人的情况,只说:“挖出来基本都是死的。”
      “像是电影里的战场。”巴格这样描述震后的结古镇,镇子成为一片废墟,很多被挖出来而无人认领的尸体摆在路边。
      记者在14日晚间致电玉树地震指挥部,对方表示,具体的死亡人数还没有统计出来,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营救被困在废墟下的人,“救援力量不仅有政府军队方面,而且居民自己也在组织自救。”
      玉树地震指挥部表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缺帐篷、医疗器械、药品,缺医务人员。虽然救援工具比较缺乏,基本都是徒手挖掘,但对方表示,挖掘机并不适用,因为废墟下埋人较多,不敢贸然使用机器挖掘。
      4月14日,飞往西宁的航线最为繁忙。
      武汉天河机场,14日最后一班前往西宁的航班,在起飞前15分钟,收到民航局通知,西宁机场跑道负荷已全部保障救灾运输,民航飞机至少在24点以后才可能降落。
      在这架从广州起飞,中转武汉滞留的空客320飞机乘客中,一队僧侣正急切与距离震中玉树结古镇160公里的寺庙联络,他们的的庙宇已经倾覆。
      来自广东的NGO狮子会首批救灾3人也在飞机上,他们带去的捐献物资达100万元以上。据本报记者向国内多家民间NGO组织了解,灾害发生后,由于玉树较为复杂的自然社会环境,国内NGO如狮子会一样已启动响应的并不多,国外NGO暂时还无法进入玉树这个藏族自治州。
      “已经去的NGO,现在大多在西宁,等待政府的通知。”一位民间NGO理事长告诉本报记者,“最早的确认也要在15日”。另一种说法是,现在除了政府部队的救援力量,和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等官方公益组织外,从西宁到玉树808公里的国道上,自发救援的车辆难以通行,当地政府已就此进行管制。
      狮子会现在也不清楚,到达后是否能获得通行证,带队的负责人只是称,“我们和玉树州长熟悉。”
      一位不愿具名的民政部特邀专家说,“西北地区缺少本土的NGO,如果国外NGO进不去,国内NGO缺少资金。这次NGO的整体响应可能弱于汶川地震。”
      据介绍,汶川大地震之后,国内NGO普遍面临捐款数额剧减的低谷。
      据红十字会救灾部副部长李立东介绍,红十字会也已在晚间将此次灾害响应级别提高到I级,现在第一批救灾人员已到西宁,由分管副会长带队。由于玉树地区气候寒冷,第一批物资主要是帐篷,将从宁夏调发。
      15日早晨10点,青海省政府将有一架包机飞往玉树机场,机上人员包括红十字会等机构的灾情考察组,这架飞机上的人员主要负责对灾情的进一步考量,以对后续的救灾力度做出评估。
      得知玉树地震的消息后,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以下简称格桑花)发起人洪波万分焦急,这个在西宁注册成立的教育救助会,主要的负责人、志愿者却遍布全国各地。
      14日晚,身在江苏的格桑花秘书长徐来心情异常焦急,因为格桑花目前仍在资助的1800多名学生分布在玉树州及下属各县乡的119所学校,而在本次地震中,有40多所学校不同程度受到了影响。
      在了解伤情和需求的同时,救援物资和志愿者已经在路上,目前格桑花首批三名负责人已在途中,如果路况允许,预计将于今夜抵达玉树;发起人洪波等人也将于14日晚从外地抵达西宁,15日出发赶赴玉树。
      格桑花联系上的教师白玛昂江告知,现在玉树一民中、二民中学生都很安全,但老师的宿舍楼有垮塌,有老师被埋,“现在玉树最缺的是药品、防寒衣服”。
      这些需求也被格桑花发布在了其网站上,呼吁社会各界支援。徐来说,截止到14日下午7时,已经收到金额超过6万多元,并且数字还在不断刷新。
      一位地震专家对本报说,玉树地震释放出来的能量约等于汶川地震的三十三分之一。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地震专家认为此次玉树地震能量堪比日本1995年阪神大地震。
      中国地震局台网中心副主任张晓东对本报介绍说,“从动力来源上看,此次地震与汶川地震存在关联,都是缘于青藏高原受到了印度板块向北的挤压。”此次地震发生区域与汶川地震同属巴颜喀拉活动板块,证明此板块边界活动非常活跃。
      巴颜喀拉板块北边界至昆仑山,南边界穿越唐古拉山与西藏交界,东边界则至龙门山断裂带。此次地震发生在巴颜喀拉板块南边界上,西金乌兰湖-玉树断裂带的南端。而汶川地震则发生在东边界的龙门山断裂带上。
      巴颜喀拉板块活动活跃的证据比比皆是,“这些地震都是沿着巴颜喀拉板块发生的。”
      “汶川地震后,学界都将注意力放在龙门山断裂带和青藏高原板块的关系上,而忽视了它与巴颜喀拉板块关系的研究。”中国地震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地震专家说。
      张晓东承认说,此次不是成功的预报。“地震预报是世界性的难题。(1975年)海城地震成功预测,是在条件允许、先期出现一系列异常的情况下,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做出成功的预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