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矿难开始善后 问责直指中央部门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0日 转载)
     综合报道   
    
       4月8日,记者从王家岭矿“3·28”透水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举行的第15次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王家岭矿在职工人分流、家属安抚等维稳善后工作正有条不紊地展开,在职工人和被困人员家属都得到妥善安排。 (博讯 boxun.com)

      中煤集团副总经理洪宇介绍,事故发生后,抢险救援指挥部迅速成立了维稳善后工作组,制定了工作方案,并在此基础上,对医疗救治、交通保障等环节进行细化,确保不发生任何意外。事故维稳善后工作组同时全面展开被困人员家属安抚工作。
      洪宇介绍,通过放假、安排去其他施工工地等办法已分流职工945人,发放路费和工资1450万元,留下225人参加现场抢险救援。
      洪宇透露,650多名家属被就近安排在河津、稷山、新绛等9县(市),所有家属均得到妥善安排。为做好家属安抚工作,中煤集团等从下属10多个单位抽调 1000多人,加上地方政府、市县乡村工作人员,维稳工作总共投入超过2000人,分成153个安抚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一户家属。安抚小组全程接待进行安抚,以善后结束家属返乡为止,中途不换人。现在,安抚小组人员和家属生活在一起,天天通报抢险救援最新进展,解决家属困难。

  王家岭矿难问责直指省及国家监管部门
      王家岭煤矿,因此次透水事故而远近皆知。在救援现场,5000余名搜救大军正在做最后的拼搏。截至4月9日10∶30召开的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新闻发布会,已有115人获救,25人遇难,另有13名矿工至今生死不明。
      王家岭煤矿出身显贵,身后有山西焦煤和大型央企中煤集团做靠山,又是国家和山西省“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其安全生产应该不会有错漏,矿难发生的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逻辑?
      1.资本逐利引发安全冒险
      事发之后,国家安监总局第一时间对外通报称,王家岭煤矿施工过程中存在违规违章行为,掘进工作面探放水措施不落实;劳动组织管理混乱,为了赶工期赶进度,当班安排14个掘进队同时作业,作业人员过度集中;工作面出现透水征兆后,没有按照规定及时撤人和采取有效应对措施;今年3月份以来多次发现巷道积水,但一直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消除隐患。
      中煤集团总经理王安在事故发生后,几乎天天吃住在现场。作为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主要责任方的领导,王安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向媒体坦承,发生事故深层次的原因是大型企业盲目扩张,层层承包安全落实不到位。
      正是在扩张的过程中,才使“抢工期、赶进度”行为出现。按照施工计划,王家岭煤矿将在2010年10月投产,提前5个月产煤。“尽管如此,由于种种因素限制,工期已经延后,原计划去年年底投产。”华晋焦煤方面负责人向记者说。
      为了能够按期投产,施工方中煤一建不断加快进度。中煤一建63处碟子沟项目部进入3月以来日进尺连续攀升,最高111.6米,22日经甲方验收月成巷进尺 1998.6米,再创该项目部月成巷进尺新高。“进度,进度!”这是中煤一建63处领导挂在嘴边最多的话。中煤一建甚至提出“花钱买进度”。在事发之前,中煤一建63处27队巷道建设就出现了种种问题。
      记者在中煤一建63处公告栏看到,1月24日,中煤一建项目部对27队通报批评。通报称,由于现场质量管理差、质量意识差,在1月23日的验收中暴露出多种问题。一是,锚杆质量差,不成行、不成排,托盘不紧固,失效锚杠未处理,帮锚杆支护滞后;二是,锚索不按照设计施工,间排距大,布局乱,同样不成行、不成排,失效锚索至今不处理;三是,后路一直不安排喷浆,立交处煤壁开裂,造成支护失效,严重影响安全;四是,巷道成型差,超挖多处。
      资本逐利的本能与安全第一的理念发生了冲突,抢工期、“勇争第一”的偏激理念催生煤矿管理人员的冒险行为。但是事发之前,上述问题依旧存在,并在现阶段的抢险救援中暴露出来。
      “在救援过程中,抢险指挥部发现一些巷道存水量远远高于前期预测,这是因为巷道长度与图纸规划不符。说明在施工过程中存在超挖、多挖行为。”4月9日新闻发言人、山西省安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德政说。
      2.透水的那两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
      王家岭煤矿虽为国有大型煤矿,施工过程却存在严重的分包、承包现象。
      为赶工期,中煤一建63处将工程分别承包给多个施工队伍。 “老乡介绍老乡,朋友介绍朋友,很多人原本从事的只是类似的行业,并非真正的煤矿基建人员,为了抢进度,很多人没有培训就下井了。”中煤一建运输队刘刚(化名)对记者说。
      刘刚来自山西河津下化乡老窑头村,在他身边就有十几个同村工友。他们都没有经过严格的培训就进入这个风险系数极高的行业。
      山西晋城籍矿工范钢锁告诉记者,3月7日他经人介绍来到矿上,第二天便下井工作。他对井下的环境不熟悉,矿上发放的自救器与先前的使用方法不同,“但是没有人讲解,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如何使用”。
      而按照2009年11月16日山西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强煤矿建设项目安全管理的通知》规定,新工人安全培训教育不得低于一个月、入场安全培训教育不得低于一周,严禁未经培训或培训不合格及不具备基本安全知识的人员上岗。
      “根据个人了解,施工队伍一般都会雇佣民工参与煤矿建设甚至开采。由于用工量大,用工成本激增,施工单位不可能养活这一庞大的群体。项目结束后,工人们便各自返回。”中煤一建人士称。
      劳动管理不规范、混乱等症状异常明显。
      特别的是,作为国有企业,王家岭煤矿竟然没有探水队。王家岭矿透水事故现场援救技术组组长、山西焦煤集团总工程师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凡是矿井、采区进行采煤作业,首先应该对地质、水文、周边小煤矿等情况全部排查清楚。“而此次事故发生时,地质报告还正在审核中,施工人员便进行了开采作业。”
      按照《煤矿防治水规定》,水文地质条件复杂或水害隐患严重的煤矿企业应设立专门防治水机构,配备满足工作需要的防治水专业技术人员,配齐专用探放水设备,建立专门的探放水作业队伍。
      各煤矿及建设矿井在掘进过程中,要严格执行“预测预报、有掘必探、先探后掘、先治后采”的措施,使用专用探放水钻机,探水距离不得小于200米。
      “而中煤一建63处却没有探水队,按照操作规程,必须向前测5米,施工3米,必须先探后掘。”中煤一建63处32队曹姓矿工告诉记者,许多新建矿井首采面都布置在老空区附近,以便更多的回采资源,在建设过程中揭露老空区也习以为常。
      因为没有探水,王家岭煤矿错过了最后一次避免矿难的机会。
      姜世杰,是承建王家岭矿项目的中煤第一建设公司63处副处长、王家岭煤矿碟子沟项目部经理,告诉现场的采访记者,从3月28日11时10分至11时50分,他曾先后两次接到井下工作面有渗水情况的报告。
      姜世杰说,28日11时10分,当班的一名副经理升井后向他汇报说,井下27队的工作面800米位置右下角底板处有少量渗水;11时50分,一名技术经理升井后向他汇报说,800米位置右下角出水,没有压力,水是清的、无异味。
      当时姜世杰向在场的一位西安煤科院的技术人员询问,这名技术人员说,曾经对这个位置进行了探测,探测报告说,在820米之内可以正常掘进。
      3月28日13时40分,姜世杰接到调度室电话说,27队的工作面出大水了;13时45分,姜世杰开始向井下打电话要求紧急升井,但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根据山西省官方通报,山西王家岭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发生在3月28日13时40分左右。而本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11点10分开始有零星透水,而大规模透水则在12点30分就发生了。
      3月28日中午,中煤一建63处运输队矿工蔡建(化名)正在煤矿财务处办理工作调转业务,希望能够从他所在的运输队调到红旗队。正当蔡建在财务处办理调动手续时,站在一旁的他清楚地听到煤矿调度室给财务处打来的电话:“煤矿透水了!煤矿透水了!”
      蔡建一惊,稳住情绪后他立马离开财务科,一路小跑来到井口招呼井下的兄弟。“这时,已经有大量矿工从井下跑出来,场面非常混乱。跑出来的矿工声嘶力竭呼喊,有的直接瘫坐在地上,守着井口嚎啕大哭。”他说。
      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亲戚朋友给他打来多个电话。“最后手机没有电了,我清楚地记得事发时间是12∶30左右。”蔡建再次肯定地告诉记者。
      事故发生后,工人们发现煤矿机关领导却都不见了。跑出井面的矿工一度情绪失控。矿工们砸毁了煤矿领导办公室的门、电脑、办公桌椅。“最后在一间锁着的办公室发现了煤矿生产部经理曹奎兴,矿工们气愤之下把曹奎兴打了一顿。”
      “到了28日下午四点半才看到救援车辆来到矿上。此时,在井口积聚了四十多个死里逃生的矿工,他们知道井下的人凶多吉少。”蔡建说。
      对于蔡建的说法,中煤第一建设公司副总经理张建立称:“事故发生以后,中煤一建63处立即向中煤集团汇报,没有一丝耽搁。”
      3.全链条问责:建设、施工、监理谁不设防
      4月8日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在王家岭抢险救援指挥部视频会议上,明确提出将适时展开事故调查、依法展开调查。
      新闻发言人、山西省安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德政证实,王家岭抢险救援指挥部已要求生产经营单位按照事故调查的要求,做好事故调查准备。这是官方首次对外公开将开始事故调查。
      毋庸置疑,在此次透水事故调查中,将首先问责王家岭项目建设方、施工方、监理方。
      公开资料显示,王家岭煤矿项目由中煤西安设计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和中铁太原勘察设计咨询院有限公司等单位设计,由中煤一公司、中煤三公司、中煤建安公司、山西焦煤西山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山西焦煤西山金信建筑有限公司、山西焦煤西山金城建筑有限公司等单位承建,北京康迪监理公司等单位进行施工监理。
      其中,西安设计工程公司、中煤一建、北京康迪监理公司均为中煤能源集团子公司或二级子公司。因而不难判断,此次透水事故中煤能源集团将承担更大的责任。
      除中煤能源集团之外,中国煤炭科学研究总院西安研究院也在其中。
      在王家岭透水事故发生之前,已经有漏水、淋水出现。“井下出现淋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特别是在南方矿井里更为明显。没想到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华晋焦煤方面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华晋焦煤副总经理、王家岭煤矿项目建设总指挥孙守仁则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发现巷道出现有淋水后,我们请中西安煤科院技术人员前往勘查,结合此前地质勘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周边没有深水层,可以继续掘进。”
      这样的研判是王家岭矿难发生的直接推手。
      按照2009年12月1日国家安监局颁布的《防治水规定》,煤矿建设必须增加矿井水文地质基础资料、水文地质勘探等相应内容,要求调查古井老窑的位置及开采、充水、排水的资料及老窑停采原因等情况,察看地形,圈出采空区,并估算积水量。
      显然,无论是建设方华晋焦煤、施工方中煤一建,还是监理方北京康迪公司、勘探方西安煤科院,对防治水方面的监管显然是放松了。
      3月28日透水事故发生当天下午,西安煤科院即派出水文所副所长、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靳德武、电法所副所长石亚丁等10名防治水、钻探技术人员前往抢险救援现场。
      水文勘查结果的准确与否至关重要——4月8日,当本报记者试图向西安煤科院了解当天水文勘测相关信息时,却被当场拒绝。西安煤科院行政处人士说:“院方主要负责人已经全部到达事故现场。我对水文勘测不了解,拒绝对此做出任何回复。”
      在一篇由中煤西安设计工程公司起草的《山西乡宁矿区王家岭矿井建设规模论证》文章中,对王家岭煤矿有这样的描述:“主采煤层为2号煤层和10号煤层。煤层赋存平缓 ,一般倾角3°~5°,顶板稳定 ,地质构造简单 ,水文地质条件简单,涌水量小,低瓦斯,开采技术条件较好,适合综合机械化开采。”
      从上述材料推断,作为国家大型综合甲级设计公司,中煤西安设计工程公司对王家岭水文地质情况有了偏低的估计。
      中煤西安设计工程公司成立于1954年,原名煤炭工业西安设计研究院,现隶属中国中煤能源集团公司。
      此外,北京康迪监理公司作为监理单位应承担煤矿施工质量和安全责任。事发之后,4月2日康迪监理公司召开安全生产紧急会议。公司副总经理、技术负责人刘发国要求切实提高应急处置能力,工程管理部要制定完善安全应急预案,重点做好各项目部矿建、土建工程拉网式安全排查检查工作,对在监项目立即停工整顿,加强隐患排查治理力度。
      在查阅相关资料后,记者发现,北京康迪监理公司在王家岭煤矿建设项目的监管资质,尚存疑问。
      按照国家《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工程监理单位与被监理工程的施工承包单位,有隶属关系或者其他利害关系承担该项建设工程监理业务的,责令改正,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降低资质等级或者吊销资质证书。
      而北京康迪监理公司与中煤一建却同属于中煤能源公司,由此可见北京康迪监理公司并不具备王家岭煤矿碟子沟项目监理的资格。
      当记者与北京康迪监理公司联系时,得到与西安煤科院相同的答复:“负责工程管理的人员已经在救援现场,我对此并不知情。”
      4.谁来担当监管责任?
      从地理位置上看,王家岭煤矿位于山西省临汾乡宁和运城河津境内,但煤炭资源却取自乡宁,坑口建在河津。王家岭煤矿的特殊性,一度让临汾和运城两地政府争相不下。
      2010年2月9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明确煤矿安全监管职责的通知》。自此之后,临汾和运城无需对王家岭煤矿承担监管责任。
      上述《通知》明确指出,除原省属国有重点煤矿外,同煤集团、焦煤集团、阳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山西煤运集团、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等省属七大煤炭集团和中煤集团的全资及控股整合煤矿列为省级政府监管对象,其安全监管工作由省煤炭厅负责;其他所有煤矿按所在行政区域列为当地政府监管对象,其安全监管工作由当地市、县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负责。
      在煤炭整合之后,国有大矿安全监管工作亦收归省煤炭工业厅,市、县政府有关部门不再负责。在这次“3·28”透水事故中,不难推断临汾和运城两地官员被问责的可能性或许并不大。
      王家岭煤矿隶属华晋焦煤公司,华晋焦煤则由中煤能源和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共同出资,两家各占50%股份。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认为:“王家岭煤矿监管单位是山西煤炭工业局、山西煤监局、国家安监局和国家煤监局。由于王家岭煤矿是中央和地方共同监管,其所在地临汾和运城政府则无监管责任。
      “对于国有大煤矿,地方监管部门根本管不着,也管不了,省和国家监管部门应该对事故负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家安监局人士.
      有专家称,有些执法监督部门作风不深入,工作不扎实,不能逐一排查事故隐患;对发现的问题,以罚代法、以罚代管;对检查中提出的整改措施,督促落实不力,致使已发现的事故隐患不能及时解决。“建议参照国外经验,有效监管应建立在监管者人事、财务独立之上,并定期调换监管人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钱平凡说:“国有大型煤矿整顿确实是提高煤炭产业集中度一项重要的措施,但是煤炭的整合规模提高并不等于安全保证能力提高。”他建议,国家安监部门首先要有独立性,其次是专业性,第三要有一定的权力,第四个是技术要很先进,通过人来监管的效率极低。
      “现在国家安监部门都是‘救火队’,工作很被动,必须提高监管的执行力度。”钱平凡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矿难初步查明三原因:就是人祸
  • 山西矿难“丧事喜办” 安监局竟称是没经验
  • 山西矿难救援奇迹 救的是省长不是矿工
  • 山西矿难1号区域被困者生还希望渺茫
  • 山西矿难遇难者升至14人3道关防家属防记者
  • 疑云重重 山西矿难获救名单成了机密(图)
  • 山西矿难:生命奇迹难掩监管渎职
  • 山西矿难7人遇难 31被困者遇瓦斯威胁
  • 山西矿难仍然被困38人位置已确定
  • 山西矿难问责程序启动 真相期待大白
  • 揭秘山西矿难求援:葡萄糖营养液吊命(图)
  • 山西矿难活命关键:空气、水、坚强意志
  • 整日无回音 山西矿难77名矿工生死一线
  • 山西矿难被困工人名单公布
  • 山西矿难最新进展:井下预计有77人生存(图)
  • 山西矿难过去120小时 井下传来管道敲击声
  • 中央怒斥山西矿难为人祸仍有获救可能(图)
  • 山西矿难救援进入第4天 家属跪求抽水救人(图)
  • 山西矿难内幕:工人不培训直接下井(图)
  • 山西矿难得抓大官大矿主/马晓霖
  • 李吉明三年四换省长,山西矿难雷倒谁?
  • 山西矿难:李鹏之子李小鹏又欠下矿工血债/雷鸣
  • 徐林林:好一个“山西矿难死亡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山西矿难抢救结束 被困矿工6生还2遇难
  • 郭永丰:山西矿难与一党专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