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卫:参加“链子门”审判被绑架离奇经历(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7日 转载)
    陈卫:参加“链子门”审判被绑架离奇经历
    
    《维权网》首发
    
    因为今天早上是成都“链子门”案件在乐山市中区审判的第一天,所以我早早的就和陈云飞出来了。因为我们各自需要做准备和联系其他被告人的家属,于是我们吃完早饭就分开。我来到一个文具店买了纸墨,在A3纸上写了四幅标语“公正何处有?”、“含冤也有罪!”、“链子门 冤!”以及“我们只要正义!”虽然我称不上书法家,但是好歹也练过一段时间,想到“链子门”中那些要求司法公正的人们被迫接受审判,不由我龙飞凤舞。8点半时,我拿着写好的标语向乐山市中区法院走去。在靠近法院的大街上,远远看去交警已经再实施交通管制,所有的车辆都不准进入法院所在的大街。
    
    出于安全,我打电话叫冯玉熙过来接我,我将标语和电脑包交给他保管。然后我们就分开走向法院。路上陆续的警车驶过,各个地点都有警察密切注视着路过的行人。
    
    快9点,我来到法院门口,只见法院门外和街道对面密密麻麻的来了很多人,初步估计就是在法院门口的栅栏附近都得有200多人吧。我走到法院栅栏旁拍了几张照片,回头看见冯玉熙也拿着相机在记录眼前的一切。
    陈卫:参加“链子门”审判被绑架离奇经历
    
    
    我看到法院正门警察排成队进行戒备,法院门内也有许多警察,律师和家属也在门口准备进入法庭。我就朝街对面走去,希望能给法院大门来个特写。我刚来到街对面,一个穿白灰色西服的高个小伙子就拍着我的肩说:“我有点事情找你。”我当即明白警察要对我动手了,我当即向前跑,说:“你要干什么!”突然钻出来七八个人将我按住,旁边一辆红色的轿车就停在我身边,他们使劲的将我往车里塞,我用脚抵住车门仰头大喊:“陈云飞!”、“陈云飞!”希望能引起朋友们的注意,不至于被抓走还没人知道。但是我的努力证明是徒劳无功的,我还是被他们非常粗暴的塞进汽车,当然身上也不免添加了一些说不清的痛楚,这完全说明警察在擒拿格斗方面比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高明。
    陈卫:参加“链子门”审判被绑架离奇经历


    
    
    那个穿灰白色西服的小伙子坐在我旁边,右边和前排都坐了一个便衣对我实施了全方位三明治式的保卫。那个穿灰白色西服的小伙子对我恶狠狠地说:“不准动,再动就打死你!”过了一会,他说他们是警察,正在执行公务。随后这个自以为是正义的化身的我见过的最牛的警察拿出警官证给我看,我记住了他的名字是杨威,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的。
    
    随后我被送到一个警局,后来才知道这个地方是通江派出所。显然这里的警察们都早已做好迎接我们的准备,几十个警察在那里等着我。我被带到一个空旷的办公室时,只有四五个警察在身边,这时我的手机突然想起,趁他们不注意我将手机接通,冯玉熙的声音传来:“陈老师,你在哪里?”我抓紧时间对着话筒喊:“我被抓了!”警察马上将我的电话抢走并强行关机。办公室内,二十多个警察在演戏,都非常大声的训斥我,要我规矩点,不准我站着也不准坐着,不准戴眼睛,要老实交代问题,并让将我身上所有东西交出让他们检查。我坚持他们已经违法,他们要检查必须出示证件,他们有些将警官证给我看,但我坚持他们这么做是违法的,警察中看似象头儿的说他们正在开传唤证,但等了一天乐山的传唤证我也没见到,只是我的家乡遂宁市公安局给了我一个传唤证,算是今天的唯一证明。警察的战术显然是给我下马威,除了大声外还对我指手画脚,用语言威胁我,我也不甘示弱也大声回应,这是一个高个便衣警察为了在气势上压到我做了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古怪行动,他将嘴巴贴到我的耳朵旁非常大声的装狗叫:“汪!”我哈哈一笑说:“你这么叫没关系,警犬基地嘛!”我这么说是出于我进到派出所是看见门口坝子外写着“战犬训练基地”,结果下午回去时我才知道是“战略战术基地”。我的坚持让这些警察感觉无可奈何,后面的时间久只有四五个警察陪着我,态度也好了很多。他们说对我实施口头传唤,并做了笔录,但是我坚持不回答任何问题,也不在笔录上签字。我讲了我是八九民运的学生,我也讲了现在社会是一个不公平的社会。这几个警察显然因为我的经历对我增加了许多尊重。但是显然他们并不知道今天开庭的成都中院“链子门”案件是什么样的案子,上面对他们隐瞒了他们执行的任务的内幕。
    
    其间,有个警察头儿进来试图歪曲事实,说我是被群众扭送过来的,不是警察的行动。我一句话就揭露了他的谎言,那个警察在车上给我看了警官证,那里是什么群众扭送!我说你不要企图为警方的丑行遮掩,找理由不要那么低级!他无言以待,只好灰溜溜的出去了。
    
    中午我跟那几个看守我的警察一起吃的盒饭,分量虽少但味道不错,我将每一点饭菜都吃的干干净净,我在什么地方都不会亏待自己,特别是在被绑架被关押的时候。有意思的是我的挎包了一本《民主的模式》至少有十几个人前来翻看,希望发现些什么。
    
    下午2点多,遂宁市国保支队的张泉大队长等三人来到乐山接我回去,当然他也准备了传唤证。不到6点我就坐在遂宁市公安局的办公室里了。遂宁市国保对我进行了详细的盘问,特别是我的照相机到底到哪里去了。我回答在他们绑架我时就不见了。传唤在7点结束,7点半时我就回到家中。在获得自由后,警方在将电话还给我时已经不能使用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事先的准备下,我在开庭前拍下了的照片经多次搜查和追问奇迹般的保留下来了。我不得不佩服事先的准备。但是这个谜我不打算公开,就让那些警察们想破脑袋吧!我只想说,无论多么貌似强大的专制、无论多么严密的控制也阻挡不了人们追求公正的决心!
    陈卫:参加“链子门”审判被绑架离奇经历


    陈卫:参加“链子门”审判被绑架离奇经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