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矿难7人遇难 31被困者遇瓦斯威胁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7日 转载)
     京华时报 
    
     记者7日从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了解到,被困矿工遇难人数上升到7人。目前井下还有两个搜救点正在加紧排水,救援人员已在井下待命,准备随时搜救仍然被困井下的31位工人 (博讯 boxun.com)

      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抢险指挥部5日下午召开第十次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刘德政宣布,目前已经成功救出115名被困人员,井下数百名抢险救险人员克服一切困难,加紧搜救其余38名工人兄弟,力争让生命的奇迹延续下去。

  王家岭矿难家属请求公布115名获救者名单
      目前被困矿工家属最迫切想知道,这115位获救者都是谁,希望当地能尽快公开获救人员详细名单。据介绍,目前获救工人家属分散在山西临汾、侯马、河津几个地区的宾馆。
      在采访了几个家属之后,记者了解到,在救助之前,所有工人的家属已经对亲人活着归来失去了信心,有些家庭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后事。直至4月5日凌晨,当家属们通过电视直播看到第一批被救的9名工人之后,都大喜过望。有消息告诉他们最早救助的9名工人是被困在矿井最底部的。所以大家又都开始对家人的归来重新燃起希望。
      但是,目前已经获救的这115名工人,除了少数几个工人与家人通过电话的家属可以确认亲人的安全之外,其他大多数亲属并不了解自家亲人的具体情况。家属介绍说现在获救工人并不清楚自己的亲人已经汇聚到山西,也并不知道自己在井下呆了多久。
      现在大多数家属都处在一半是希望,一半是忐忑的矛盾煎熬状态,目前他们也仅仅是通过电视的直播了解到有80%的人已经获救,但是并不清楚自己的亲人是这115名被获救的人员还是仍在井下被困的人员。他们目前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可以公布这115名获救人员的名单。
      对于备受关注的善后问题,山西“3·28”王家岭煤矿事故新闻发言人、山西省安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德政表示,115位获救人员得到了治疗和护理,因为他们已经脱险,其亲戚朋友不再担心,这方面的压力有所缓解。
      关于遇难者,刘德政表示,需要按照调查的程序,需要检验、得出检验报告,同时做好善后工作,包括赔偿。不过,刘德政没有透露赔偿的金额。虽然获救者的名单备受家属和媒体的关注,但当天的新闻发布会对这一名单没有公布。

  煤矿众多被困矿工家属曾被异地安置
      据华商报报道 昨日,记者在侯马市见到了被困王家岭煤矿井下的矿工梅丰林、刘基长和杨光万的亲人一行数人。在事故发生第3天即4月1日,他们就被有关部门从河津市转移到侯马市一家宾馆安置。
      河津市隶属运城市,而侯马市隶属临汾市,两地相距76公里,异地安置矿难矿工家属,则是一般处理煤矿事故后事最常用的方法之一。
      杨光友来自四川省中江县古店乡,他43岁的哥哥杨光万在此次煤矿透水事故中下落不明。矿难发生的第二天,杨光友立即带着侄子杨志赶往河津市,但始终没有井下的消息。4月1 日,众多的被困矿工家属被有关部门分别送到附近的运城、临汾、侯马等地旅社安置等候消息。
      杨光友和四川同乡梅丰良、刘基田等10余人被安置在侯马市和谐宾馆。杨光友的哥哥杨光万和梅丰良的堂弟梅丰林、刘基田的哥哥刘基长同在一个班组,事发时就在同一个工作面上作业。
      在最初的4天里,他们的活动总会受到一些限制,甚至连上街买东西都有人陪伴,每日可做的事情只能是守着客房里的电视机。4月5日凌晨,他们从电视新闻里看到,第一名被困矿工被救援队成功抬出,杨光友和所有的亲属心中立刻升起了希望,因为听工友们分析,最初获救的9名被困矿工,他们所处的工作面远远低于杨光万他们的位置,于是活着的希望开始在亲人心中萌生,大家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期盼着奇迹出现。
      但是,即使后来陆续不断有幸存者被成功救出,但始终没有人告诉他们其中是否就有他们的亲人,直到一个陌生的号码突然打进杨志的手机。
      杨志是杨光万的儿子。4月5日下午5点,杨志的电话忽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来电话的正是父亲杨光万。声音很小,显得疲惫不堪:“我在山西井底下饿了8天8夜,今天起来了。”
      只是短短几句话,但在亲人们的心里,却如同他从阴间回到了人世。
      杨光友说,至今只接到哥哥一次电话,还没有亲人亲眼见到过他。“他大难不死,我们准备去给他买几套新衣服去给他冲喜,身上的衣服就不要了”。
      尽管仍旧没有梅丰林和刘基长的消息,但梅丰良和刘基田却坚信他们一定被救出,肯定属于已经成功升井的115人中的一个。梅丰良说,梅丰林的奶奶今年有101岁,父亲也有71岁了,还有一个19岁的儿子,在读高中,即将考大学。
      刘基田说,刘基长为了养家糊口,一直在山西挖煤,都有10多年没有回过家了,家里还有一位80岁的老父亲,出事后,老父亲坚持要去看儿子,连火车票都买了,但因年龄实在太大,怕出意外,大家就没有让他去。

  王家岭煤矿31名被困者遇积水和瓦斯威胁
      记者7日从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了解到,被困矿工遇难人数上升到7人。目前井下还有两个搜救点正在加紧排水,救援人员已在井下待命,准备随时搜救仍然被困井下的31位工人。
      昨天,进入王家岭矿难发生第10 天,已找到6名遇难工人遗体,相关善后工作已经展开。5日升井的115名获救者中已有60名转至太原治疗,26名在山西铝厂职工医院治疗的获救工人恢复很快,吃到了他们上井后的第一顿面条。目前,千余名救援人员仍在全力搜救32名被困工人,井下抽水工作遇到较大困难。

  瓦斯浓度超过警戒线
      昨天,新闻发言人刘德政说,抢险救人仍是主要任务,但如何稳妥安全地施救成了工作的主要矛盾。他说,目前影响救援进程的因素来自排水、通风、巷道支护三个方面。排水方面有两个问题,通过前9天大规模抽水,三条大巷的水基本抽完,现在进入顺槽巷道和支线巷道,所以此前布置好的排水设备、管线都要移动,方案也要调整,需要时间;二是顺槽巷道和支线巷道地势更低、宽度更小,排水设施很难布置。
      除了排水困难,在救援工作中,通风也成为非常严峻的问题。因为巷道水已排完使得瓦斯失去“水封闭”和水溶条件大量泄漏出来,造成瓦斯涌出较多,“瓦斯是个虎,最忌讳1.5。5日晚井下巷道的某一区域,瓦斯浓度达到2.6,远远超过正常1.5的警戒线。”刘德政说,目前加强瓦斯监测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这将保护救援人员的安全。救援人员将加大向井下通风力度、检查下井机电设备是否配备防爆装置等,杜绝救援过程中发生次生事故或灾难。
      此外,巷道亟须支护,严防发生冒顶事故,也需要时间。
      指挥部已经为十个工作组分解下达了新的任务,强调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创造性开展工作,力克困难,努力缩短时间,为井下搜救创造条件。

  井下仍有3处无法到达
      昨天,记者再次来到王家岭矿救援现场,10多辆救护车停在路边,井下工作依旧紧张。目前,王家岭矿井下只剩一条约800米长的顺槽内的积水较多。顺槽里面,可能就是32名被困人员所在位置。
      指挥部透露,目前仍有4个救护队在井下搜救,轨道巷、总回风巷已全部搜寻过,没有人。三个工作面救援人员未走到,原因是水没有排到最低的进人条件,下一步将围绕三个工作面重点搜寻。预计6日晚,水位下降后可下去再次搜寻。
      一名井下搜救队员透露,井下淤泥较厚,在铺设的床板上行走很困难。距离最后一批被困者的巷道情况也较为复杂,路面呈坑洼状,积水深约1.5米,“水淹到脖子处”,而且这些积水点并不相连。
      发言人刘德政也说,井下被困人员位置基本确定,但由于积水仍很深,救援难度超出预料,“由于水位很高,目前还达不到施救条件”,所以抽水是当务之急。
      据了解,自3月28日事故发生、救援展开,抢险工作就遇到了比预想还要大的困难。目前,井下300名救援人员轮番作战,200多名公安、武警继续在现场维持秩序,电力人员、医护人员也还坚守在救援一线,随时应对意外发生。

  北京医疗专家赴山西
      昨天下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派出3名医疗专家随卫生部专家团赶赴山西,目前已参与到救治工作中。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说,医院派去的是感染疾病科、感染管理科和肾内科的3名专家。由于矿工们在井下的时间很长,可能会有腹泻等疾病,同时长时间忍饥挨饿可能造成肾脏损坏。因此,3名专家主要针对矿难后的卫生防疫消毒、肠道疾病和肾脏功能损伤参与救治。
      此外,北京市药监局透露,北京市已将150箱药品运往山西。此次调集的药品都是常规输液药品,包括1000袋5%的葡萄糖、1000袋糖盐注射液及1000袋0.9%的盐水,这些都是在救护病人时大量需要的药品。

  ■连线专家
      部分伤员心脏 损伤肝功异常
      昨晚,记者电话采访了参与救治的国家安监总局矿山医疗救护中心主任、煤炭总医院院长王明晓。
      王明晓说,获救工人目前的主要症状是内分泌和新陈代谢紊乱。同时,由于长时间浸泡,水温较低,不少人出现冻伤、血管炎症状等。此外,长时间的封闭和黑暗环境对伤员心理造成一定影响,“如焦虑、恐惧等,但除个别人情绪波动较大外,多数伤员状态基本稳定”。王明晓说,专家每天都会对伤员病情进行诊断,并有针对性地制定治疗计划。
      “人在大型灾害性中,会表现出应激状态,一旦回到正常生活,对身体的损伤将逐渐表现出来”,王明晓说,目前,部分伤员已出现心脏损伤、肝功能异常等反应,医护人员要对其进行特殊护理。同时,为保证治疗效果,伤员们目前接受的均是隔离治疗。
      谈及治愈时间,王明晓说,将视伤员是否出现并发症而定,目前距伤员出井仅48小时,尚不好判断。

  ■救治
      60名获救工人转诊太原
      昨天,60名伤情较重的获救工人被转至太原就诊。11时38分,专列抵达太原火车站,从山西各地紧急调来的60辆救护车将60人送往确定的接诊医院。医院透露,60名矿工生命体征平稳,总体状况良好。
      前天,115名被困工人获救后,有关部门决定把60名伤情较重的工人转到太原三家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和山西省人民医院治疗,每家医院接收20名伤员。铁道部为此派出专列,专列由8节车厢组成,其中6节是卧铺。
      昨天11时38分,专列抵达太原火车站,大批医护人员、救援人员和警察有序地展开工作。
      工人用工具打开列车窗户,山西武警总队的官兵把伤员从车上抬下来,送到救护车内,医护人员立刻对伤员进行相关处理。
      60名转诊矿工一人一辆救护车,被转至三家医院。
      “长这么大,没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伤员农荣武说,30岁的他经过8天8夜和死神搏斗,如今体力虚弱,“喉咙疼,感觉扁桃体和嗓子发炎了。”
      据了解,此次转运的铁路总指挥是铁道部劳卫司副司长韩树荣,她也是2008年5月汶川灾区转运伤员现场总指挥。据她介绍,此次重伤员转运,借鉴了转运6000名汶川地震伤员的经验。
      中午时分,正是下班交通高峰期。如何既保证把获救工人快速、平安地送到各大医院,又不给市民生活造成太大影响?
      太原交警支队负责人尹喜平透露,5日,太原市交警支队连夜做出交通疏导预案,决定由警车开道,为获救矿工专门开通特勤通道。为了这条生命通道,太原市封闭了5条道路,12辆开路车分别开道,每车带着 5辆救护车。
      一路绿灯。昨天11时50分许,获救工人陆续顺利到达各自指定医院,12时20分左右,所有工人全部被送到医院病房。
      >> 医院每名患者一医三护
      前晚9时,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接到山西省卫生厅指示,迅速成立由院长、书记任组长,其他院领导担任组员的医疗救护领导组。
      医院在短时间内组织医护人员腾出20张床位,调集监护仪,准备了全新的被褥和病员服,确定救治方案,为医院收治的20名伤员确定专人医护,并召集60名青年志愿者,全力运送伤员。除准备正常用药外,医院还准备了营养液、白蛋白等特殊药品,预防饥饿综合征。
      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经初查,该院收治的20名伤员中,有5名病情稍重,其他15名生命体征平稳。院党委书记李汝德说:“6日早上,运送伤员的专列出发后,医院的医务处长一直护送伤员,她在火车上就电话联系了医院专家,并把将要收治的20名伤员的基本病情与后方专家沟通。医院迅速确定初步治疗方案,根据患者病情对医生提前进行了分工,确保每名患者一医三护。”
      在山西省人民医院,医院腾出条件最好的病房接待这些工友。每名病人都有一个专门对应的治疗小组,主管医生上面还有专家。病人的治疗方案都要经过专家组同意,然后才能实施。为了方便病人检查身体,医院把超声仪、便携式X光机等设备都搬放到病人床头。此外,每名病人还配有一台监护仪。

  >>伤员开口说话开始进食
      昨天,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透露,被救矿工生命体征平稳,已能开口说话,并开始进食。
      下午2时50分,医护人员为伤员送来小米粥,小米粥里加了补充营养的葡萄糖粉。据医院的营养师张文青介绍,目前伤员主要是以有营养的稀食为主。
      山医大二医院医生田峰说,医院还将对伤员进行心理干预。她说,目前还不能过多跟他们谈井下的生活,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心理阴影和伤疤;目前也不适合跟家属见面,要等他们稳定下来才可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矿难仍然被困38人位置已确定
  • 山西矿难问责程序启动 真相期待大白
  • 揭秘山西矿难求援:葡萄糖营养液吊命(图)
  • 山西矿难活命关键:空气、水、坚强意志
  • 整日无回音 山西矿难77名矿工生死一线
  • 山西矿难被困工人名单公布
  • 山西矿难最新进展:井下预计有77人生存(图)
  • 山西矿难过去120小时 井下传来管道敲击声
  • 中央怒斥山西矿难为人祸仍有获救可能(图)
  • 山西矿难救援进入第4天 家属跪求抽水救人(图)
  • 山西矿难内幕:工人不培训直接下井(图)
  • 山西矿难事发前3天工人曾上报漏水预兆
  • 山西矿难封口费事件5名涉案人员获刑
  • 山西矿难引发国矿安监风暴
  • 中国官方公布山西矿难初步调查结果
  • 山西矿难採访,官员查记者证:你想凭这卡片糊弄我们?
  • 山西矿难幸存者:以后再也不当矿工了!
  • 山西矿难已致74人死震撼中央:胡温指示副总理挂帅调查 (图)
  • 山西矿难住院者5人危殆,张德江已赶赴现场
  • 山西矿难得抓大官大矿主/马晓霖
  • 李吉明三年四换省长,山西矿难雷倒谁?
  • 山西矿难:李鹏之子李小鹏又欠下矿工血债/雷鸣
  • 徐林林:好一个“山西矿难死亡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山西矿难抢救结束 被困矿工6生还2遇难
  • 郭永丰:山西矿难与一党专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