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建:北京水危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1日 转载)
    
      城市的发展,依托于自然。长期以来,北京恶性膨胀的城市规模,快速增长的城市人口、高速发展的城市经济,强烈地改变着水的自然循环。由于自然生态系统的正常循环机制被打破,自然来水日益减少,城市耗水量剧增,北京未来的发展,正面临着严重的水危机。
     (博讯 boxun.com)

      第一次水危机在1960年—1965年。北京多年平均降雨量为595毫米。1960年1至6月份,降水仅61毫米,只有多年同期平均的一半。 1965年全年降水仅377毫米,由于气候干旱,永定河上游来水减少,官厅水库水源枯竭,最低水位比死水位尚低2米。城区用水紧张,人们通过刚刚建成不久的京密引水渠,引密云水库的水度过危机。
    
      第二次是1970-1972年。连续3年平均雨量仅508毫米。官厅、密云两大水库来水同步减少,造成200多万亩作物严重减产,北京掀起了一个平原打井高潮,短短几年内,打井3万余眼。两大水库供水对象,由农村为主转向城市为主,农业主要依靠开采地下水。如果说第一次是单库水危机的话,那么这次是两库危机并发。
    
      第三次是1980-1986年。北京遭遇了连续7年干旱,平均年降水量仅498毫米,与历史上连枯最长14年(北京站1857-1870年)平均降水量492毫米相接近。1981年7月下旬,密云、官厅两大水库蓄水仅5.1亿立方米,地表水资源入不敷出,地下水也大面积超采,供水形势极为严峻。
    
      为了度过这次供水危机,1981年国务院决定,密云水库主要保北京,天津改为由滦河供水。北京市也采取了“限工、压农、保生活”的供水方针,并实施了计划用水、节约用水措施。
    
      第四次是1999年至2007年。北京又出现连续9年干旱,9年平均降水仅428毫米,到2003年11月底,密云水库蓄水7.6亿立方米,官厅水库蓄水2.1亿立方米,比1999年初分别减少了20.8亿立方米和 3.2亿立方米。
    
      地下水连年超采,水位持续下降。北京水务部门先后建成怀柔、张坊、平谷、昌平4处应急水源,同时还将几座中型水库纳入城市供水系统统一调配,并多次分别从山西大同的册田水库、北京延庆的白河堡水库、河北的友谊水库、壶流河水库、响水堡水库、云州水库等向北京紧急调水,以解决北京水资源供需的燃眉之急。
    
      由于干旱和地表水不足,地下水开始被严重超采,地下水位从70年代以来开始迅速下降,而防洪建设、水库建设、城市硬化建设、城市排水设施建设日益完善,枯水年北京境外来水也很少,所有这些不仅减少了水的自然补给,而且人工无法进行有效调节。
    
      永定河上游的三泉湾,华北有名的神头泉,随着大型电厂的开发,如今两眼大泉断流了。东榆林、大泥湾、册田三座水库,截流后的河道都干旱无水。
    
      洋河、洪塘河、清水河都干了!就连发源于北京延庆黑汉岭的妫水河,水也少得可怜。
    
      70年代还曾水流湍急的永定河,今天终于安静了下来,流淌了几十万年的永定河,真的从此“永定”了!
    
      三家店以下70多公里的河道长年断流,河道两边土地沙化,近些年永定河沙石采盗猖獗,致使河道内沟壑遍布,河床裸露,每到冬春季节,西北风顺河道而下,京城风沙弥漫。由于根本无水补给永定河,加上严重超采地下水,北京西部地区第四纪地下水已经全部枯干,永定河的生态系统已经受到严重破坏。
    
      与永定河一样重要的另一条大河潮白河,因密云水库拦截常年不放水,自1999年以来,河道一直断流。潮白河断流后,周边环境急骤恶化,河道内沙石裸露,风起沙扬。由于河道沿岸水源地众多,开采量大,加之地表水干涸,地下水超采严重,以自来水八厂井群为中心的水源地已经形成面积约1665平方公里的地下水沉降漏斗。仅1998至2001年三年地下水位就下降了15米左右,近年地下水位继续下降。两岸农用浅水井基本不能使用,河道滩地大量树木枯死,春冬两季风沙扬尘,自然生态环境不断恶化。
    
      官厅水库由于水量不足,加之水质污染,1997年退出北京饮用水源地功能。2007年夏季,拥有41.6亿立方米库容的官厅水库,蓄水量只有 0.9亿立方米,是建库53年来蓄水量最少的一年,蓄水量不到总库容的40分之一! 为了抗旱农民只能开足了马力,拼命抽取地下水。平水期北京周边“十库九旱”“有河皆干”;枯水期颐和园昆明湖、圆明园福海以及北大未名湖等都干涸见底!
    
      2002年以来,北京平原地下水平均埋深17米,与1980年末相比,地下水位下降10米,储量累计减少51亿立方米;到2005年底,地下水位埋深20米,与1980年相比地下水位下降13米,储量累计减少70亿立方米。地下水严重下降区的面积已高达2960平方公里。密云、官厅两大水库大水库的来水占北京市地表水的90%;在永定河、潮白河汇水流域内发生的经济活动给北京市水资源供给带来巨大冲击;1997年官厅丧失饮用水源地功能;1981年密云水库停止向天津市供水,天津市改由河北省栾河供水;北京市排污给天津市水环境造成巨大压力。
    
      1949年北京人口400万人,2008年1800万人;1949年人均水资源1000立方米,2008年人均水资源220立方米。仅为全国人均的1/10,仅为世界人均的1/40。
    
      当务之急,是控制城市继续恶性膨胀。因为城市建成的部分已经严重超载,而我们又不能把它推倒重来,使之变小否则,这一代价太大了!人类有能力建造城市,却没有能力再造被破坏的自然!因为自然生态系统有自己的演变规律,它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类所具有的能力与自然的做功根本没法比。人类属于自然,自然不属于人类。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只有遵循自然规律才有可能持续发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各界人士前往赵紫阳故居悼念,部分市民被限制自由
  • 户县农民北京上访,遭到当局重复制裁
  • 北京地铁安保升级 民警携警犬巡检(图)
  • 北京多位异议人士因欲悼念赵紫阳被限制自由
  • 实拍:北京的古老民居、访民、进京的民工(视频)(图)
  • 北京驴友旱区探水有了新进展
  • 北京公安携警犬地铁巡逻(图)
  • 北京市派出所将设“矛盾化解室”
  • 北京13岁女孩逛超市时遭针刺 未遭警方严惩
  • 北京召开全市城管执法系统信访工作会(图)
  • 刘万永:北京华卫“托管”山西疫苗配送
  • 北京网友诉凯迪删帖法院拒绝受理
  • 北京维权律师介入广西北海三村民阻拆案
  • 山东失地农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图)
  • 上海160余名访民滞留北京南站,道不尽被掠夺被欺辱的痛苦
  • 北京迎首轮清明祭扫高峰 适时限流防拥挤、踩踏
  • 北京168名部级官员今日上午参加义务植树活动
  • 北京任免94名干部 不同岗位交叉调整成亮点
  • 北京城管龙观围殴摊贩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四)/赌命人吴业夫(图)
  • 关注弱势群体/王学勤、王秀英等北京访民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三)/赌命人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要求彻查严惩北京市三级法院压案调包瞒报
  • 尊严?北京金泉广场居委会组织选举的黑幕
  • 我们拒绝被代表:刚刚在北京南站拍到的访民们(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池强院长一封信/夏亮 邢殿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吴业夫(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专业军人吴业夫将赌命向政法委提交召开听证会申请(图)
  • 与和谐社会相背离——北京法院系统抢钱实例/访民沈彬(二)(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图)
  • 北京市海淀法院黑社会的保护伞/访民沈彬
  • 道貌岸然的北京新圆明职业学院董事长!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周淑玲在最高法院:申请还我土地生存权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转业军人吴业夫
  • 单亚娟在北京法院三个诉状
  • 北京东方德才学校校长王彪盖假公章将老师杨述华变工人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知错不改亵渎法律/吴业夫
  • 强烈要求北京市府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公然行骗
  • 北京火车南站清洁工的控诉(图)
  • 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钏为其儿子谋取高额回扣
  • 北京军转干部单春游日坛坛公园被殴打!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开 “两会”了,街道来人叫我不要去北京/张善光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
  • 拆迁!“看,就还像我们的北京首都!”/刘卫兵
  • 北京胡同 一声叹息/王子鹏
  • 北京能不能学习德国马来西亚迁都/金汕(图)
  •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 北京焚烧垃圾僵局/谢艳梅
  • 北京不建帝国大厦就不算世界城市吗/杜克强
  • 两会前无锡18市民给新任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的公开信(图)
  • 格丘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首篇“离开北京”" (图)
  • 终结“北京共识”/姚洋
  • 呼吁北京维权艺术家起诉喻高/武文建
  • 北京威胁奥巴马效果适得其反
  •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 洪奇昌:擺盪在北京共識與華盛頓共識間
  • 北京學者:中美兩國上半年還有兩大利空
  • 国际章或是北京胡同章/大宗师
  • 貝聿銘称北京拆城牆是錯誤的
  • 李平:北京要助劉曉波奪諾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