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权捍卫者谢福林被判刑案质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1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文建报道)湖南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谢树林兄弟于2010年3月26日中午,被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判处各有期徒刑6年、各罚款3万元,并追缴“偷电”费2.8万余元。
    
     一。本案基本情节 (博讯 boxun.com)

    
    20世纪50年代初,谢福林的父亲以自己的资金以其祖父的名义买下长沙市芙蓉区(原东区)浏正街一套地产200多年平方米、房产100多平方米的房地产,时价600元。后来产权过户于谢福林父亲的名下。1964年,谢福林的父亲“犯投机倒把罪”,以其欠“赃款”32元的理由,没收了这处房地产。1980年落实政策时,一部分房地产退还给谢福林兄弟,谢福林兄弟才发现有“临街的门面房在1960年过户到了谢福林的叔父的名下,房地产局以另一处房产对换了这门面房”的“事实”,故门面房1980年没有退谢福林家。这时谢福林的祖父、父亲、叔父均已去世。
    
    1983年,环卫处(现名清卫处)从房地产局取得“产权”后拆掉该门面房建了垃圾站。这时开始,谢福林兄弟开始了长期的、争取退还超越政策、违背法律被变为政府公产的私房的维权抗争。但门面房却很曲折,1983年、1998年、2006年初建、第一次改建、第二次改建垃圾站是三次维权兴奋期。2007年芙蓉区法院、长沙市法院以“超过时效”为理由判谢家败诉。2007年、2008年、2009年,谢氏兄弟多次到区、市、省、京上访,北京跑了许多趟。
    
    垃圾站后墙与谢家前墙相距仅两米,因此这一垃圾站除了产权争议之外,又有一个环境侵害的问题:空气中布满灰尘、细菌与臭气,老鼠招摇过市,白天不能开门,阴暗、潮湿,日常生活倍受折磨。因为环境侵害的原因,清卫处2007年口头同意并为其买了电线,让谢家三兄妹日常生活使用清卫处在垃圾站电表里的电。谢氏兄妹3家家庭“偷电”在本案中由此开始计算。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为让谢福林兄弟不到北京上访,芙蓉区政府负责人做出“退还(垃圾站房产)使用权”的决定。由此,谢氏5兄妹由长兄谢福林、二兄谢树林出资,把此处装修后,由谢氏兄妹下一代五人(均无稳定职业)合伙在此处开了一家餐馆。装修与开餐馆的用电此时没有通过原清卫处垃圾站电表,因为该电表已于2008年春夏间雷击毁坏。谢氏兄弟曾口头申请装电表,但因无产权而被拒绝。
    
    2008年以来,供电部门曾数次剪断电线,每逢此时,谢氏兄弟就到街道、区走访,相关负责人口头表示同意让谢家继续使用清卫处的电。
    
    2009年7月,以“偷电”的盗窃罪名,谢福林、谢树林被抓。经过8个月走完了公、检、法程序,于3月26日被枉法判决划了一个句号。
    
    二。本案的焦点与疑问
    
    谢福林、谢树林在法庭上申明了本案的基本事实。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马律师、长沙通程律师事务所陈律师分别担任谢福林、谢树林的辩护人。他们做了出色的辩护。
    
    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是:自2007年始谢氏三兄妹家用电、2008年始临街谢氏餐馆用电,谢家没有付电费。
    
    但争议有:
    
    第一:谢福林、谢树林这用电的行为是不是盗窃?
    
    辩方认为:这是清卫处对环境侵害了谢家做出的一种补偿;是清卫处同意使用的;谢家任何人没有架线,法庭也没有证明这一点;电线是清卫处工作人员架设的,接线人提供了虚假的伪证言;曾几次剪、几次接,因此这行为是公开的,不符合“偷窃罪”的“秘密”要素;街道办事处、区信访局、区政法委、区领导都知道并允许这一行为持续发生的;这是争取要回房产权的一种手段;供电单位损失的电,应该找清卫处清偿而不应该是认定谢家偷电。
    
    但谢家只有口头陈述,哪个官员会到庭为他做证呢?而公诉方的证言,由于证人不到庭,无法质证,明明是伪证也无法在法庭推翻之。
    
    公诉人在辩论时甚至说出了“公开的盗窃”这一违背常识与法理的强词夺理的话。
    
    如果不构成盗窃,那么,谢氏兄弟应该宣告无罪,当庭释放。
    
    第二:谢家用电是谢家与清卫处的产权争议与环境侵害纠缠中发生的事实,谢家用的是清卫处的电,如果供电部门损失了电,应该找清卫处清偿,而不与谢家发生关系
    
    例如,2009年7月13日供电部门的行政通知单,就是开给清卫处的,谢福林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代收的。
    
    第三:供电单位损失多少电?
    
    2009年7月17日的鉴定,根据7月13日的电流量,以餐馆近1年的时间计算了电量,又不管已经计算过了电量的后栋用电,再用其家用电器功率以365日、每件电器每天6小时计算了耗电量,——至少是重复计算,另外还包括此处清卫人员及清卫人员私自外接的用电量在内;因此,总数达7.8万元之多的电量损失明显站不住脚,必须重新鉴定,这是第一次开庭无结案、需第二次开庭的原因。
    
    新的鉴定,以餐馆的全部电器的单位耗电量,乘以全部天数,再乘以每天6小时得出;——但根据省人大2009年1月起实施的新法规,只应该算180天;后栋,也应该一年只算180天;这样一来,损失电量就少了一半。此外,后栋有近一年的时间,是使用的清卫处的电,并且供电局已经向清卫处收费过的;因此,后栋的“损失”电量又应该减少一半。再者,谢福林是于2008年5月结婚的,那时才购买了好几件电器(向法庭提供了正式票据,却不为公诉人所承认),耗电又应该减少许多。这样一来,供电部门损失的电,其价值不可能超过一万元。
    
    如果以第一次7.8万元判刑,那么,谢氏兄弟将被判刑10多年。现在以第二次鉴定为依据判刑,各判6年。那么,假设以实际耗电少于一万元判刑,将低于3年。
    
    三。本案的谜底
    
    谢福林最后陈述说:此案到底是什么情况,相信在座的人人清楚。我61岁了。虽然用了电没交钱,但我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生之年,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追回我祖传的家产。
    
    谢树林陈述说:我无罪。我也是干部。我比那些当官的好100倍。第一次开庭时他说过:发还餐馆的“使用权”是阴谋,设了一个局,把他们兄弟套到牢里了。
    
    从“投机倒把罪”从刑法中取消,谢家对当年父亲判刑不服;从32元“赃款”没收数十倍价值的房地产,谢家不服;近20年城市住房市场化、商品化、公有化的改革,他们认为当年的城市住房“社会主义改造”是不合理的、也不必要的;目前,党政军机关有公房出租,私人房屋出租满天下,一个轮回,颠覆了“城市信住房社会主义改造”的合法性;当年把门面房过户于谢福林的叔父,档案材料有明显的伪造痕迹,并且官方也提不出当年当事人行为的证据;——因此,谢福林、谢树林不屈不挠地维权抗争,多次被截访、接访,多次被安排“旅游”,成为全市经租房主、拆迁户主上访人员瞩目的“维权英雄”,成为某方的肉中刺、眼中钉。
    
    他们家位于浏正街附近的东庆街一处房地产已经以另一处房产赔偿的形式取得小胜。但由于与其叔父的后人没有就产权分割达成协议,一直摆在那儿,有产权而拿不到钥匙。
    
    由于谢氏兄弟维权的小成功,也由于同病相怜,一时间,谢家成了湖南赴省、进京上访的一些访民的咨询处,谢福林也以实际行动支持过省内多起维权人士上访活动,因而谢福林成为全省维权领袖式的人物。谢福林在《零八宪章》上署名并冠以“人权捍卫者”是名副其实的。
    
    假设有“偷电”行为的存在,正常的程序,是先行政处罚、后刑事追究,而针对谢氏兄弟,却放弃了行政程序,这是不是让其累计到够判刑的数量,就下手呢?旁听的朋友与亲属有这个疑问。
    
    是不是以刑事惩罚政治活动行为人,是本案的又一疑问。谢福林参加了泛蓝的活动,是湖南省泛蓝的主要成员之一。由于谢姓宗族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宗亲联谊活动,谢福林与湖南省民主党领袖谢长发存在公交私谊,有过多次餐饮与沙龙式会谈。谢福林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积极地宣传《零八宪章》,并有好多湖南维权人士在谢福林影响下签署了《零八宪章》。是不是这一原因,谢福林遭受牢狱之灾呢?这又是一个谜。
    
    由本案的审判,可以分析出1949年以来数以千万计的冤假错案的症结:不是综合性地、历史性地审理案情的来龙去脉,有选择性地适用法律法规,不认可被告的证据、伪造证据,等等。刘少奇不是被几本材料证明了是“叛徒、内奸、工贼”吗?刘晓波不是被从几百万论述中找出了几句话就判了11年吗?谢福林、谢树林为维权而被刑,不也是“顺理成章”吗?
    
    谢福林代表了那些由单纯的维权人士走向民运人士的心路历程。因为民主制度才是私有财产的护身符与安全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谢福林涉嫌盗窃犯罪一案”一审辩护词
  • 谢福林的妻子金焰写给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图)
  • 快讯: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谢树林被重判
  • 湖南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兄弟被判刑六年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马纲权律师抵长沙会见
  • 刘正有案退回补充侦查谢福林案下周长沙开庭
  • 谢福林案下周五重新开庭
  • 两会前夕谢福林妻子上稳控名单被监控
  • 两会前夕 谢福林妻子遭监控
  • 谢福林案最新进展:重新鉴定结果公布
  • 谢福林案旁听侧记:有人高呼打倒共产党(视频)(图)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律师赴长沙会见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天 湖南警方严控维权人士
  • 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案下周开庭
  •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案1月14日开庭
  • 谢福林案件最新进展:马律师赴长沙会见谢福林
  • 谢福林案 检方说谎(图)
  • 谢福林案被起诉 案件移送至法院
  • 谢福林妻子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作为独立作家的谢福林
  • 谢福林案跟踪报道:律师暂时不能去往长沙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见证冤案诞生 对谢福林案有感/泛蓝
  • 张子霖:接受审判的不应是谢福林而是政府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 望泛蓝成员及友人前往支持/张子霖
  • “窃电罪”分明是逼良为娼:我为谢福林鸣不平/黄军
  • 持续对谢福林兄弟一案表示关注及再次分析/张子霖
  • 谢福林兄弟一案,让国内异议人士“人人自危”!
  • 对谢福林兄弟一案的关注及分析/张子霖
  • 谢福林:官员作恶
  • 救亡/谢福林
  • 谢福林:我的这次北京之行......
  • 对谢福林一案不公判决的严正声明/张子霖
  • 党纪部门介入,司法公正如何保障?/谢福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