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谢福林涉嫌盗窃犯罪一案”一审辩护词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博讯 boxun.com)

    我们受本案被告人谢福林的委托和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在谢福林涉嫌盗窃犯罪一案中担任其辩护人。我们将忠实地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的辩护人的职责,依法维护谢福林的合法权益。接受委托后,我们认真审阅了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检察院长芙检刑诉[2009]第575号《起诉书》及相关证据材料,现结合本案事实、证据及庭审情况,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关于谢福林构成盗窃罪的指控不能成立,谢福林依法不构成犯罪。理由如下:
    一、控方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谢福林实施了盗窃电能的行为
    1、控方现有证据证明绕过电表接线所使用的电线不是谢福林购买的:
    (1)谢树林2009年7月23日、2009年8月25日的《讯问笔录》均证实绕过电表接线所使用的电线是环卫所购买的。
    (2)环卫所负责人米红光2009年8月20日的《询问笔录》证实绕过电表接线所使用的电线是环卫所购买的。
    2、控方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绕过电表接线取电的行为是谢福林实施的:
    (1)谢树林2009年7月22日—23日的《讯问笔录》、2009年7月23日以及当庭的供述均证明绕过电表接线取电的人不是谢福林;同时,在电线被剪掉以后,也不是谢福林把电线重新搭接好的。
    (2)谢福林2009年7月22日—23日的《讯问笔录》和当庭的供述均证实对于谁实施绕过电表接线取电之事,谢福林并不知情,更不用说实施了该行为。
    (3)在所有的证人证言中,没有一个证人的证言能够证实绕过电表接线取电的行为是谢福林实施的。
    除了陈林玲在2009年9月9日的《询问笔录》中有过“我认为我老公谢树林与盗窃电力资源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谢福林的主意”的供述,其他所有的证人对于“到底是谁实施绕过电表接线取电”之事均表示不知情。但是,陈林玲的这份《询问笔录》属于孤证,“孤证不能定案”。而且,在2009年7月24日陈林玲的《询问笔录》中,对于“是谁提出搭接的主意和实施搭接的行为”之事,陈林玲明确表示不知情。由此可见,陈林玲2009年9月9日的这份《询问笔录》,既是对2009年7月24日的《询问笔录》的翻供,也与谢福林、谢树林以及环卫所的两位负责人的口供完全不能相吻合,它纯属陈林玲的个人主观推定,它不能满足证据客观性的要件,故依法不应采信。
    二、控方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谢福林有盗窃电能的主观故意
    谢树林、谢福林两人《讯问笔录》和当庭供述均一致证实:对于绕过电表接线取电之事,谢福林当时并不在场,而且是事后过几天才知道的。由此可见,谢福林与实施绕过电表接线取电的行为人之间,既没有事先的预谋,也没有事中的合意。
    由于盗窃罪不是持续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采取绕过电表接线取电的行为,在电力盗窃犯罪中,就标志着盗窃行为的完成,即具备了电力盗窃犯罪构成的全部要件,从而构成盗窃既遂。既然谢福林是事后才知道绕过电表接线取电之事,也就是在盗窃犯罪既遂之后才知道的,那么,谢福林与实施绕过电表接线取电的行为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着任何共同犯罪的主观故意问题。
    三、本案是一起用电民事纠纷,充其量来说是用电行政处罚纠纷,而不是一种刑事犯罪
    1、既然绕过电表的电线是环卫所购买的,那么,浏正街112号、136号绕过电表接线用电,不是环卫所同意的,就是环卫所指使的,由此产生的责任只能由环卫所来承担。
    2、电力属于公共服务产品,对于居民生活用电,供电局作为电力行政部门,为居民提供用电保障、维护居民的基本生活需要,是电力部门的职责和义务。尤其当城南供电局工作人员发现电表已经烧坏,用户绕过电表接线取电时,城南供电局首先就应当主动给用户更换一块电表或者要求用户安装一块新电表。只有当用户拒绝时,城南供电局才可以采取停电的方式。但是,城南供电局并没有履行这些义务,而是直接采取剪线停电的粗暴方式来对待用户,这恰恰说明了城南供电局存在着严重的渎职行为。由此可见,谢福林对这种渎职行为进行抵制,具有正当性。而且,谢福林对城南供电局工作人员的剪线行为进行阻扰,由于这种阻扰行为是公开进行的,因此,其不符合盗窃罪秘密窃取的特征。
    3、既然城南供电局于2009年7月13日开具《客户用电情况检查单》,明确要求用户“于近日到城南供电局接受用电处理,否则断电,造成后果自负”;而且,城南供电局又于2009年7月16日作出《窃电及违章用电处理通知书》,要求用户“除按规定交清本金外,还必须承担违约金处罚”,这充分说明城南供电局附条件的允许谢福林继续用电。换句话说,只要谢福林交清本金和承担违约金处罚,城南供电局就不会去断电。由此可见,本案是一起用电民事纠纷,充其量来说是用电行政处罚纠纷,而不是一种刑事犯罪。
    四、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不真实,既与事实不符,又适用法律错误
    1、浏正街112号饭店虽然是谢福林兄妹三人出资装修,但实际的经营人不是谢福林兄妹三人。既然谢福林不是实际的用电人,那么,浏正街112号饭店用电量多少,与谢福林没有关系。
    2、由于谢福林入住浏正街136号的时间,是在2008年8月谢福林与金焰举办婚宴仪式之后,因此,对于谢福林使用的用电器的电能损失的日数计算,应从2008年8月开始。但是,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浏正街136号部分用电器电能损失的日数计算,是从2008年8月之前开始的,显然是错误的。
    3、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对所有的用电器,仍然一律按照每天6个小时的用电时间进行累计计算,违反基本的生活常识。
    按照生活常识,一个用户不可能每天用电饭煲煮6个小时的饭、用洗衣机洗6个小时的衣服、用电热水器烧6个小时的水、用浴霸洗6个小时的澡。而且,在春、秋季节,由于南方气候比较凉爽适宜,几乎没有人需要使用空调和电风扇。并且,在使用空调的时侯,没有人会同时又使用电风扇。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没有人会使用电风扇来纳凉;在炎热的夏季,也没有人会在洗澡时使用浴霸来取暖。由此可见,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对所有的用电设备一律按照每天6个小时的用电进行累计计算,违反基本的生活常识,是荒谬的。
    4、关于用电日数的计算,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援引湘经能【2006】393号《关于办理盗窃电能案件的意见》作为依据,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对于窃电时间无法查明的,根据《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第34条第2款第4项的规定,窃电日数以180天计;用电时间尚不足180天的,按自开始用电起的实际日数计算。然而,根据湘经能【2006】393号《关于办理盗窃电能案件的意见》第3条的规定“关于窃电时间无法查明时,窃电日数至少以一百八十天计…。对于用电时间尚不足一百八十天的,按自开始用电起的实际日数计算”。显然,两者之间存在着冲突。
    由于《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是2008年9月28日经湖南省第11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4次会议通过的地方性法规,而湘经能【2006】393号《关于办理盗窃电能案件的意见》是2006年11月27日经湖南省经委等四个单位联合发布的规范性文件,根据“新法优于前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原则,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应当适用《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的规定。
    由此可见,既然对浏正街112号、136号的用电时间无法查明,那么,就应该适用《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第34条第2款第4项的规定,至多只能以180天来计算。但是,在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对浏正街112号的用电日数,以265天来计算;对浏正街136号的用电日数,分别以583天、373天、393天来计算,显然,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五、本案存在着诸多违法之处:
    1、城南供电局存在严重弄虚作假的行为
    根据《报案材料》,城南供电局向公安机关报案的时间是2009年7月15日,控告浏正街112号饭店窃电的电能是48312度,金额为49761.36元。但是,公安机关关于该处用电损失的首次司法鉴定的时间是2009年7月17日。既然司法鉴定都没有做出来,那么,城南供电局的《报案材料》怎么就得出用电量多少的结论了呢?
    2、公诉机关没依法向法庭移送《证据目录》及《证人名单》
    本案中,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检察院仅向芙蓉区人民法院移送起诉书、主要证据复印件或者照片,但是,没有移送证据目录和证人名单。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这种行为,既违反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2条第1款“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案件,应当向人民法院移送起诉书、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和主要证据复印件或者照片”的规定,也给法庭进行庭审质证设置了障碍,带来了不便。由此可见,公诉人庭审时所称“可以不向法院移送《证据目录》及《证人名单》”,没有法律依据!
    3、法庭未准许证人出庭作证,无法从程序上保障本案事实真相的查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7条的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41条的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符合下列情形,经人民法院准许的,证人可以不出庭作证:(一)未成年人;(二)庭审期间身患严重疾病或者行动极为不便的;(三)其证言对案件的审判不起直接决定作用的;(四)有其他原因的”,据此,证人应以出庭作证为原则,以不出庭作证为例外,这才符合我国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直接言词原则。正是由于本案控辩双方对基本事实的争议较大,且本案的证人既不是未成年人,也不存在身患严重疾病或者行动极为不便的情形,因此,法院就应当同意辩护人关于提请传唤证人出庭的申请,准许证人出庭,让证人接受控辩双方的讯问与质证,这样,才能查明本案的事实真相。但是,法庭未准许本案证人出庭作证,显然,无法从程序上保障本案事实真相的查清。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谢福林依法不构成盗窃罪,请求法院依法宣告其无罪。
    辩护人: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莫少平 律师
     马纲权 律师
    2010年3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福林的妻子金焰写给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图)
  • 快讯: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谢树林被重判
  • 湖南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兄弟被判刑六年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马纲权律师抵长沙会见
  • 刘正有案退回补充侦查谢福林案下周长沙开庭
  • 谢福林案下周五重新开庭
  • 两会前夕谢福林妻子上稳控名单被监控
  • 两会前夕 谢福林妻子遭监控
  • 谢福林案最新进展:重新鉴定结果公布
  • 谢福林案旁听侧记:有人高呼打倒共产党(视频)(图)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律师赴长沙会见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天 湖南警方严控维权人士
  • 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案下周开庭
  •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案1月14日开庭
  • 谢福林案件最新进展:马律师赴长沙会见谢福林
  • 谢福林案 检方说谎(图)
  • 谢福林案被起诉 案件移送至法院
  • 谢福林、谢树林家属遭24小时严密监控
  • 谢福林妻子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作为独立作家的谢福林
  • 谢福林案跟踪报道:律师暂时不能去往长沙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见证冤案诞生 对谢福林案有感/泛蓝
  • 张子霖:接受审判的不应是谢福林而是政府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 望泛蓝成员及友人前往支持/张子霖
  • “窃电罪”分明是逼良为娼:我为谢福林鸣不平/黄军
  • 持续对谢福林兄弟一案表示关注及再次分析/张子霖
  • 谢福林兄弟一案,让国内异议人士“人人自危”!
  • 对谢福林兄弟一案的关注及分析/张子霖
  • 谢福林:官员作恶
  • 救亡/谢福林
  • 谢福林:我的这次北京之行......
  • 对谢福林一案不公判决的严正声明/张子霖
  • 党纪部门介入,司法公正如何保障?/谢福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