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金鐘:中國政治的忽悠特色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金鐘:中國政治的忽悠特色

    
     每年三月,是中國人大政協開會的日子。理論上,人大是最高權力機構,如西方議會、台灣立法院、香港立法會,但是,年復一年,人大只是一個低俗的秀場,除了給「偉光正」捧場,就是出盡洋相。今年有昏官搶女記者錄音筆、要求運動員先謝國家後謝父母等醜聞,知識份子也不甘落後,大牌主持倪萍竟以從未投反對票,「我愛國,不添亂」自詡。面對國計民生敏感議題,數千代表全變為木偶,鴉雀無聲。動員警力七十萬,耗費公帑數以億計。一個號稱有悠久文明、繁榮經濟的大國,政治上竟落後到如此兒戲的地步而不知羞恥,不圖維新,那真是世界第一,世紀奇觀!
    
    這一切都發生在改革的名義下。這次兩會推出一個選舉法修改案,標榜為「物權法」以來又一盛舉。規定將全國人大代表的城鄉選民比例,從一比四改為一比一,即由現九十六萬農村人口、二十四萬城市人口選一名全國人大代表,改為「城鄉相同人口比例選舉」(此人口數並未透露)。此法一出,媒體、學者、各級官員一片讚揚,甚麼「一步到位」實現人人平等原則、擴大人民民主……其實,這件修改案,還是一貫的「忽悠」性質。忽悠一詞,已成為中國大陸人的口頭禪,意指「以能吹能侃的假話蒙騙對方」。
    
    時下中國騙人的事太多,官騙民、官騙商、商騙官、商騙民……官商民大哄騙,在騙中偷生謀利,區別只在大小而已,故而忽悠流行,無處不在。
    
    中國選舉法的根本問題在於多層間接選舉。全國人代由五個層級選出。即鄉、縣、地、省、中央五級,下級只能選出上一級人代,就像體育競賽的淘汰制。每一級的代表候選人,由主席團提出,而共產黨是各級人大的領導和控制力量,沒有競選、沒有民調、毫無公平可言。但官方還敢厚顏宣稱,中國是實行直接選舉和間接選舉相結合的制度,貶斥西方的競選是「有錢人的事」。中國這種共產黨一手包辦的選舉,過五關,斬六將,真正的民意代表進入全國人大的機會幾等於零。所以,城鄉選舉人口的不均,在沒有真正選舉的制度下,是一個毫無實質意義的問題。
    
    另一個中國媒體不敢張揚的內幕是:○八、○九年全國人大代表中,共產黨員佔百分之七十,但中共在全國人口中只佔百分之六!可見,人大究竟是代表誰?這些問題,卻從來沒有人提出質疑,包括那些漸進改革派。其實人大制度的改進,並非不可為,例如本欄多次提出的議事程序恢復五十年代的大會發言;參照美蘇多國實行的兩院制,政協按初始的承諾,人大建立後應予撤銷……因為涉及「實質民主」,幾十年提不上日程。提上桌面的都是一些「忽悠」議題。
    
    我們年年月月,都在觀賞世界各地的代議政制,最近美國眾議院終於以七票之差通過了奧巴馬的「醫改法案」,那是民主政治的文明魅力和優勢的又一次示範,是議會制度而不是個人和政黨隨意擺佈社會矛盾,這種遊戲需要一定的成本,更重要的是需要高度的智慧和成熟的共識,中國離這個標準確實太遠。
    
    (2010-3-27香港)
    (原載開放雜誌2010年4月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出席金钟奖意犹未尽 提议全场观众唱红歌
  • 昝爱宗:开放总编金钟先生谓香港“中国良心”(图)
  • 以赫鲁晓夫为师/金钟(图)
  • 总编辑金钟指中信事件爆中共贪腐严重
  • 《零八宪章》的由來和前景——金钟答日本專欄作家河井森太郎先生問
  • 中國大一統與「疆独」/金钟(图)
  • 习近平与接班制/金钟(图)
  • 二十年必有大变/金钟
  • 血腥的革命/金钟
  • 中國知識者的命運/金钟(图)
  • 西藏抗暴五十年/金钟
  • 三十年異國姻緣/金钟(图)
  • 荊棘滿途向前行——2009元旦獻辭/金钟(图)
  • 逼上梁山:《开放》雜誌22週年感言/金钟(图)
  • 谁篡改了《开放》杂志的内容?/金钟
  • 一個玩具消費近於零的國家/金钟 (图)
  • 北京奧運後的困局/金钟(图)
  • 中國怎樣失去150萬平方公里领土?/金钟(图)
  • 爭取中國全面西化﹕寫在奧運之前/金钟(图)
  • 中共怎样渡过危机?/金钟(图)
  • 人在做,天在看/金钟(图)
  • 一個戈培爾化的國度/金钟 (图)
  • 西藏、台灣、北京/金钟 (图)
  • 台美大選精彩紛呈/《开放》金钟(图)
  • 解讀十七大權力鬥爭/金钟(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