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连云港老人携子自焚抗强拆目击者及家人被强制隔离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一户村民为阻拦镇政府强拆自家的养猪场,九旬老人偕年近七旬的儿子,上周六在家中自焚,抵抗强拆,68岁的陶惠西被烧死,92岁的父亲陶兴尧全身40%被烧伤。死者儿子告诉本台,他家被夷为平地,目击者还被当局隔离。 (博讯 boxun.com)

    
    上周六早上8点左右,连云港东海县黄川镇开发区的约百名拆迁人员在镇政府官员和公安的引导下,强拆陶兴尧父子俩的桃李养猪场,户主点燃身上的汽油,以死抗争。死者陶惠西的儿子陶秋宇对本台说:“现在就是一死一伤,在医院的那个(爷爷),现在还在抢救中,92岁的老年人身体烧伤40%至45%,现在好像稳定了,但是随时可以什么。。。。。(死亡),他今天不死挂着吊针,但是能保证明天吗?”
    
    陶秋宇说,事发后,镇政府派人将目击者带走。“现在的人全被他们清光了,全部被拉上面包车,认识的,不认识的,是自己家人,或不是自己家人,拉到荒郊野外扔下来,然后就是各个路口全部卡死,进来的人都拉到面包车上拉走了,甚至有的拉到别的县去了。”
    
    当地一位村民说:“现在不知道(死者)的孩子在哪里,不知道在哪里?”
    记者:是不是属于非法强拆?
    村民:是啊,养殖场,咱也不敢多问,只能同情他。
    记者:但是也没办法?
    村民:对。他是开发区内。
    
    据介绍,陶惠西一家于1995年,在黄川镇开发区投资20万元兴建养猪场,占地两亩。去年,当地在建的310国道,要从桃李工业园通过,需拆除陶惠西家以及周围的五户人家。但因补偿太少,陶家拒绝搬迁。陶秋宇说:“咱们就不提地皮有多少钱,现在这个年头,根本买不着地皮,政府把这个地看得比命还重要,根本就不卖地,地面上的建筑物,他们只给了七万五千元,同样的建筑物到别的地方盖的话,要16万至20万,就给了七万五叫我们立刻搬家,这怎么能说得出呢?”
    
    陶秋宇续称,黄川镇政府拆迁工作组在镇长周文俊带领下,约一百人到他家强拆,爷爷烧伤后,送往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提起父亲的死,陶秋宇认为是当局故意拖延不救。“有看到的人说是当时没死,但是他们没抢救,造成死亡,当时两个人被拖了出来,为什么只把我爷爷送到医院,而不把我父亲送到医院,刚拖出来的时候,我爷爷说他(父亲)还没死,现在就是这个问号,然后过了两个多小时,不找被子盖,直至死亡。”
    
    本台致电中共黄川镇党委办公室,查询九旬老人近况,接听电话的女职员称:“没有(死),(状况)挺好的,你哪里啊?”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职员:你有笔吗?13585281121你同那边联系可以吗,好吗?如果你要是得到真实情况,请打这个电话。
    
    记者:你们镇长在吗?(对方挂断电话)。
    
    记者根据镇政府提供的号码,致电县委宣传部周副部长,他否认镇政府将目击者转移。“欢迎你们到东海来采访,你们实地来看一看,有些报道跟实际情况是不是那么一回事。”
    
    记者:我们想找目击者了解一下情况。
    
    周副部长:目击者是不是跟你有联系?我不知道你说的目击者是谁,不要道听途说。
    
    北京《新京报》周日报道引述目击者称,拆迁时,陶家周围被戒严,陶惠西的尸体停放2个多小时,拆迁继续进行。直到猪场被夷为平地,尸体才被拉走。陶秋宇说,镇政府几天前说,他家的猪场不在法律保护范围内,并说,须在4月1日新的拆迁条例颁布前强行拆除他家。
    
    陶秋宇指政府拆迁没有合法手续。“镇长跟我们家母亲是这样说的,说是温家宝、胡锦涛叫我们来拆的,他们连什么证件都没有,拆迁许可证,一个镇长,带来一帮地痞流氓,还有派出所的。”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连云港92岁老人携子自焚 1死1伤仍未能阻止强拆
  • 江苏连云港市:全国仅存的民国一条街即将拆迁(图)
  • 连云港官员花果山圈地建豪宅 官方通报已自拆 (图)
  • 江苏连云港政法委副书记圈地建豪宅续 (图)
  • 连云港官员圈地建别墅追踪:为其父所建 已开始拆除(图)
  • 结石宝宝家长超市抗议 把圣元奶粉赶出连云港(图)
  • 连云港警察冲20多位女孩狂喷辣椒水(图)
  • 连云港暴雨过后市区积水成泽国(图)
  • 连云港疏港航道工程成了“唐僧肉”(图)
  • 来自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威胁信/朱孔剑
  • 江苏连云港破获特大虚开发票案 金额达7.2亿元
  •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也发生“躲猫猫”人死的比云南的还快,只用了1个小(图)
  • 越权办案殴打恐吓受害人,连云港陶庵派出所公然执法犯法
  • 连云港市赣榆县纪委,拿下新葛埠村支书!
  • 江苏连云港出土汉代女尸皮肤新鲜(图)
  • 违规测速情况调查:连云港“测速陷阱”屡撤屡设(图)
  • 江苏连云港软环境严重恶化交巡警设陷阱恶意执法年创收一千三百多万元
  • 江苏省连云港市的立本农药厂爆炸燃烧(图)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连云港民政局在丢谁的脸?/一啸
  • 于佃荣:致连云港市各位领导的公开信
  • 江苏连云港检方再现违法办案/刘学稳
  •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