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南大旱综合:留守老幼不见救助 年逾古稀挑水(图)
请看博讯热点:2010大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8日 转载)
云南林地遭滥砍剩19% 天灾人祸酿大旱

    (光华日报北京28日综合电)中国西南地区的大旱,以云南灾情最严重,香港大公报指出,人祸加上天灾,是这次大旱的主因。
    
    报道说,一个地区的气候变化,往往与当地生态系统的改变有紧密关系。从2008年拍摄的卫星图像可以发现,云南一带的土地已失去绿色植被覆盖,在科学昌明的今日,灾情仍如此惨烈,让人欲哭无泪。
    
    目前云南林业用地3.64亿亩,居全中国第2位,但森林覆盖率仅接近50%,多年来的滥砍滥伐,大部分远古时代遗留的森林都已消失。例如金沙江上游地区,森林覆盖面积已从40%减少到19%。
    
水利部长北京吹水:旱区百姓都能喝上水

    新京报 : 昨日,水利部部长陈雷在参加“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时表示,目前,旱区群众尚未出现喝不上水的情况,广西群众每人每天平均拥有20公斤水;云南则是25公斤。
      
      陈雷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全国已有1.14亿亩农作物干旱,面积比去年同期略多,受灾集中在西南五省份。今年西南地区旱期持续时间长,从去年11月至今一直没有有效降雨,其中最严重的干旱时间长达150天。因此,今年西南地区常年来水比去年少了一半,水库蓄水也少一半,2000多万人因此受灾。国家已拨付20亿元抗旱经费。
      
      目前,旱区群众都能喝上水,没有出现灾区居民喝不上水的情况。广西群众每人每天平均拥有20公斤水;云南则是25公斤。但是,旱情对春耕春播的影响已成定局。
      
      陈雷表示,5月中旬旱区将迎来雨季。目前,水利部已派遣30多个工作组深入一线寻找水源。他表示,西南地区工程性缺水严重,遇到特大干旱年份,缺水问题凸显。今后,国家将加强西南地区大中型控制性水利工程的建设。
      
云南陆良8个月没下一场雨 43座水库坝塘干枯

    西南大旱综合:留守老幼不见救助 年逾古稀挑水
    
    来源:重庆晨报
    
    
     云南陆良县大莫古镇因总理视察闻名,成中国抗旱救灾标本
    
      大莫古镇戈衣村,找水的牛车正行驶在干涸的水库边。
    
      打井自救
    
      岩石水解村民8个月之渴
    
      “红色的是没水饮用的村庄,绿色三角是标示打井的村庄,黑色三角是需要打井的村庄。”昨天上午,程万军指着陆良县大莫古镇地图对本报记者解释称。
    
      持续扩散的旱灾,使得地图上的带有红色标志的村庄增加到了9个,急需打井的村庄有10个,目前正在打井的村庄有4个。
    
      温家宝视察过的戈衣村村口,由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昆明勘察设计研究院攻坚的200米深水井,将在今天上午打成。
    
      钻孔结束后将有一天用于下井管,之后还要进行72小时不间断的抽浑浊水,在打井现场负责技术的工程师王文章说,“4月1号或2号,我们将把井与地方政府予以交接。”
    
      在喀斯特地貌中打出的第一眼深水井,将把岩石水哺育给缺水8个月的村民。
    
      这个重灾区的第一眼井,将与滇黔桂地区另外199眼正在打的深水井、浅井1100眼,直接解决200万左右缺水群众的饮水困难。
    
      程万军说,目前该镇除了希望外界继续提供饮用水之外,更大的期望是专业打井队来打深井,“小打井队打不了深井。专业打井队则需要更多的资金。”
    
      王文章工程师很自豪地说,戈衣村这眼每天出水400多平方米的深水井,不敢说管100年,至少能管50年以上。
    
      排队领水
    
      村民抱怨送来的水不够
    
      村口打井热火朝天,大多数村民在村内的路上用白色的水桶排队等候送水车的到来。这些排队的村民几乎是清一色的女人。
    
      昨天中午1点半,背着已睡着的孙子,一位60多岁的老年村民抱怨说,她从早上8点一直等到现在,连饭都没吃。
    
      与这些村民等待送水到家不同的是,一位中年男人一上午连续赶着牛车到一公里外的水源取水,“就算送来的水也不够,还不如自己去拉。”
    
      记者在德格海子看到,这个已有两百多年历史,曾哺育7000多亩土地的水库已彻底干枯,860亩的水域已演变成龟裂的土地中,一个个深约半米、拳头宽的裂缝中充斥着蚌壳。
    
      大莫古镇的地图上描述已干枯的水库是用数字1和2代替,至昨天,全镇4座小一型水库、4座小二型水库和35个小坝塘已干枯见底。
    
      水库充水,只能等待5月份的雨季到来,“如果不打井,不要说等到5月,就算到4月底,全镇的人都没水喝,土地绝收。”程万军说,打一眼深井的花费是60万元,当地政府的财政无法承受。
    
      官方预计,到5月底,陆良县将有118个村委会出现供水不足,造成22.52万人饮水困难。
    
      鱼米之乡
    
      缺水绝收暴露水利之痛
    
      陆良县是云南省第一平坝,也是云南最大的灌区,一直是云南的大粮仓。超过百年一遇的严重旱情,致使陆良这个鱼米之乡风光不再。
    
      这可从大莫古镇的遇灾情况汇报文件上可见一斑:全镇1万亩小麦、8000亩大豆、6000亩蚕豆、4万亩萝卜、2万亩绿苗、1万亩油菜绝收。
    
      当地一官员说,“中国旱情看云南,云南旱情看陆良”。
    
      摆在面前的现实是,除了天灾之外,百年一遇的大旱让云南水资源分配不均、水利设施脆弱、蓄水能力不足等问题暴露出来。
    
      陆良县政府接收到的抗旱工作存在的难点及问题显示,部分乡镇均把“大部分水库、坝塘坝体单薄,供水工程输水管道锈蚀、老化严重,跑、冒、漏现象十分突出”,作为当前的问题之一提了出来。
    
西南特旱留守老幼不见高官 年逾古稀仍自己挑水

      中新社:一大早,81岁的雷虾真带着孙女拎两个空桶来到村中空地,和往日一样,这里已经围满了等待送水车的村民。
    
      雷阿婆所住的那坡县龙合乡信合村果义屯位于广西西南,是这次西南大旱的特旱区。所谓特旱,在数据中显示为“自去年8月份以来,持续高温少雨,降雨量仅为296.6毫米,比历年同期偏少60%”,在这场百年一遇秋冬春三季连旱的天灾中,像她一样的村民在那坡县已经接近14万人,而在广西受灾人数已接近800万人。
    
      此次西南受旱诸省多为劳力输出大省,诸如雷阿婆一样的农村留守族数量庞大。仅那坡县每年就有3万5千名劳动力外出广东沿海等发达地区打工赚钱,尽管今年大旱,但是外出数量仍与往年持平。广西另一特旱县巴马县就业服务中心主任韦世安介绍,该县今年外出务工人员总数超过5万,去年这一数字只有45000人。大量的年轻劳力外出打工带来了新问题,西南旱区村屯出现了年轻抗旱力量不足的现象。
    
      “外出打工也是抗旱的一种有效渠道,”那坡县委书记罗荣剑表示,“这样既可以增加收入,也可以节省下有限的水资源。”
    
      27日负责给信合村送水的17号车,载满8罐水沿着山路蜿蜒而上,雕刻一般的梯田丝毫没有本该葱郁的样子。沿途的数十个蓄水水柜,大多数已经长起了参差不齐的荒草。当地村民背着水或青菜的佝偻模样成为旱区标志性的一瞥。
    
      车子扬着尘土驶进村子,人群中明显一阵躁动。车子还未停稳,已有年轻后生爬上车,“我们村分8个小组,每组的负责人上去分水给组员。”有村民告诉记者。
    
      小组长们麻利地抽出水管,用力吸上几口,一旁早有几十个各种水桶挤在一起等待装水。村民们大多鹤发,守在自家水桶旁边,无暇顾及孙辈是鼻涕糊了一脸还是裤子掉了一半。稍小的孩子们也识趣地躲在一边看着大人们忙碌。
    
      与露着半个屁股抓痒,紧跟在爷爷身后的孩子不同,年仅10岁的小姑娘雷依鑫竟也是名小组长。她像男孩子一样爬上车去放水,待组员全部分完水后再挑上自家的水回去。洗衣煮饭、照顾妹妹、喂猪……她按惯例每天从学校回家来等候接水车,待一切安顿后再步行两公里回学校继续上课。
    
      许多花甲乃至古稀的村民仍是自己挑水,弯腰挑上扁担,深吸一口气,起身时有些摇摆,扶着扁担两头就这样一路摇摆回家去。
    
      距村头500米的雷阿婆家,是去年借钱盖起的楼房——这也正是儿子儿媳要远赴广东打工的原因。像她一样的家庭,在村里比比皆是。厨房一角,大大的水缸里是1个多月前儿子从别处挑回的水,已显浑浊不堪。“以前要走很远路去背水,现在每天都有送水车,水比背回来的干净,但是要节省着用,用过的水还要拿去喂猪。”雷阿婆羞赧地笑,露出牙齿几近掉光的牙床。
    
      “村里63户人家,每户最少一个人出外打工,剩下的基本上就是老人和孩子。能自己挑水的就自己挑,挑不动的就找人帮忙,喝水和温饱是没有问题,只是再不下雨的话,种植的季节马上就要过了。”村长颇有些无奈。
    
      而让全村老幼欣慰的是,乡里的应急饮水工程预计3月31日可以竣工并交付使用,届时可以解决该乡4千多人的饮用水问题。而当地政府的“三个保证”则让他们更加安心——保证灾区群众有水喝,保证供水水质安全,保证学校和孤寡老人、五保户、残疾户、低保户、留守老人及儿童等特殊群体有人送水。
    
      据了解,西南旱灾波及的主要省区四川、云南、贵州、广西都是劳务输出大省,仅广西每年就有数百万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大量中青年外出打工后,留守老人、儿童“抛”给了村干部和抗旱救灾人员。再加上五保户、残疾户等这些需要送水到家的特殊群体,使得当地送水队任务繁重。
    
西南旱区见闻:“世界最大自然花园”凋零

     中新社罗平3月27日电:曹雪芹的《葬花吟》曾触动无数人的心。如今,在云南省罗平县,这个“世界最大自然花园”因为百年不遇的干旱正经历着一次前所未有的阵痛。
    
      记者27日来到罗平县采访,在本该进入收获季节的油菜花田里却丝毫感觉不到丰收的喜悦,环顾四周只看到一片枯黄。下到油菜田,地里到处是焦渴的裂缝,一阵风吹过,干枯的油菜沙沙作响。随手掰开田里的油菜夹,要么只有几个小颗粒,要么就是空壳。作为当地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罗平油菜花海今年提前盛开半个多月,盛花期只有一周多,而往年都在40天左右。
    
      在罗平县罗雄镇小下阿列村,村民王桥建正在收割自家的油菜。王桥建的20亩油菜普遍只有1米左右高,按照正常生长高度应该在1.5米左右。谈到收入,他苦笑道:“旱情持续太久了,基本颗粒无收,今年收入不及往年的三分之一。”
    
      罗平位于云南、广西和贵州三省交界处,境内水汽充裕,云层较厚。湿气西进时在白蜡山脉受阻,使罗平县一到冬春季节就雨雾连连,气温较低,最适合油菜的生长。2002年6月1日,上海吉尼斯总部把罗平30万亩油菜花评为世界最大的自然天成花园。罗平也借此大力发展种植油菜,目前种植规模已达60万亩。
    
      据罗平县委书记高阳介绍,作为云南省雨水最多的一个县,罗平的旱情也十分严重。从去年7月至今,罗平降水量仅为515.8㎜,与往年同期相比减少44%。60万亩油菜全部成灾,绝收42.5万亩,减产6200万公斤,损失达2.32亿元人民币。
    
      每年3月,正是罗平旅游旺季,省内外游客纷至沓来,只为一睹花海的盛景。如今美景不再,对当地旅游的影响首当其冲。最近一段时间,罗平县城的宾馆酒店门可罗雀,多批来自外地的游客乘兴而来,失望而归。罗平县委宣传部官员凃勇介绍说,连续举办多年的中国罗平国际油菜花文化旅游节,今年因为干旱提前谢幕,造成旅游人数骤减,直接经济损失近1000万元。
    
      当记者坐车离开罗平时,专门绕道来到罗平金鸡岭,这里是观赏油菜花海的最佳位置之一。站在金鸡岭上放眼望去,满目青黄一片,焦渴的土地已经代替了花海的盛景,不知何时才能回到花海中徜徉。
    
60万亩油菜花海旱成“死海”

    西南大旱综合:留守老幼不见救助 年逾古稀挑水


    
    来源:天府早报
    
    
      每年春节至3月,云南罗平县60万亩油菜花在浓绿的群山中绽放;罗平“油菜花节”作为云南旅游招牌之一,年年迎来大量游客。不过,始于去年秋天的西南大旱,正在抽走花海最后一滴生命之水。如今罗平60万亩油菜全部受灾。
    
      往年开40天今年就一周
    
      据了解,罗平位于云南、广西和贵州三省交界处,气候呈现独特的“广西山水贵州天”,罗平县一到冬春季节就雨雾连连,气温较低,这种天气最适合油菜的生长。如今罗平县气候干燥,今年油菜花开得偏早,花期也大大缩短。“往年要开40天,今年只开了一个星期,风还特别大,很快就把花吹走了。”罗平县委书记高阳说。据统计,截至3月22日,全县60万亩油菜全部受灾,绝收42.5万亩,油菜籽减产6200万公斤,损失达2.32亿元。
    
      没长高就枯死花海成“死海”
    
      前日下午,记者驱车探访县城以南的以龙村,路边油菜密密地连成片,高约1.5米,青黄交杂。小下阿列村民罗金多在山坡上种油菜:“山坡上的土薄,绝大部分油菜都绝收;有些甚至还没长高就死了。”记者站在山上望去,远处丘陵遍布着干枯的油菜,山下仅存的青绿也了无生气,花海成了“死海”。
    

旱灾大逃荒:云南实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特别行动

    新华网云南频道3月27日电:特大旱灾对云南省农村地区居民的饮水、口粮及农业生产带来极大困难。为了力保人畜饮水、大春生产,云南省一方面采取多种措施抗大旱保民生,一方面组织动员培训农村劳动力使其转移就业,将此作为特旱年份的"特别行动"。
    
    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表示,与其在家坐等水喝,不如组织起来到外面打工,这样不仅可以解决喝水的问题,还可以增加一些收入。争取今年增加劳动力输出50万人到80万人。
    
    截至25日,旱灾造成云南省823万人需要口粮救助,农作物受灾面积达4730万亩。根据去年的统计,小春季节粮食作物给每位农民带来的收入是80余元,蔬菜等种植带来收入270元,今年小春作物基本绝收将给云南农民人均造成损失大约350元。
    
    "特别行动"也是一份"特别大礼"。云南省将在特旱年份转移农村劳动力就业作为促进农民增收的关键举措,抓住沿海等地区出现"民工荒" 的机遇,开展农民工技能培训,帮助其联系就业岗位,举办专场招聘会223场,截至目前,全省已经新增转移农村劳动力37万人。记者近日在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了解到,当地大力开展劳务输出,政府与长三角、珠三角的企业签订了定向协议,组织培训,希望以此将部分劳动力转移出去,保证农民"减产不减收"。目前就有10万人外出打工,比去年增加了约1万人。
    
    昆明市开展"移民就水,送岗到乡(镇)"促进灾区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活动,为每一名愿意外出务工的灾区农村劳动力提供免费公共就业服务, 开展就业登记;以乡(镇)为单位,通过举办农村劳动力输出现场招聘会等形式,送岗到乡(镇),方便灾区农村劳动力获得更多有效的就业信息;组织有培训意愿的农村劳动力,参加免费技能培训,包括抗旱农业生产知识培训等。
    
西南旱灾 公共财政腐败GPD功利性投入导向

    来源:南方日报
     近日,我国西南地区遭遇百年一遇特大旱灾,受旱灾影响,重庆米价上扬,贵州出现囤积辣椒的现象。旱情不仅直接影响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而且为社会安定带来不稳定因素。温家宝总理视察旱情时表达了中央抗旱救灾的决心:我们一定能战胜这场旱灾。眼下全国上下总动员,相信战胜“这次”旱灾,让灾区人民有水喝、有饭吃并非难事。但从长远看,要缓解近年来受气候变化影响而出现的愈演愈烈的旱情,还应有更长效的保障,特别是调整财政对农田水利设施的投入机制。
      农田水利设施失修,可以说已经成为阻碍农业生产的一大顽疾。大江大河纵横交错的西南地区本是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旱灾一方面与当地复杂的地理条件和气候条件有关,但另一方面,与积重难返的水利设施历史欠账也有着莫大关联。有媒体针对此次旱灾调查,遵义市是贵州水利化程度较高的地区,但目前全市 14个县中有6个县城、202个乡镇和集镇不能正常供水,水利设施缺乏、老化和损坏严重的矛盾不断积累,造成严重工程性缺水难题。
      这一状况,实有似曾相识之感。事实上,这简直就是中国农村地区水利失修的缩影。如果这一情况得不到改变,体制性缺水的问题会使百年一遇的旱情更频繁,危害更巨大。
      加大农田水利设施建设投入,几乎每年都被写进中央一号文件。但在现实中,却从未得到有效执行。大型水利工程的财政投入尚且可以得到保证,农村小水库、沟渠建设30年来很少进行全面整修。许多农村地区水利干部反映,各级财政对在农田水利方面的投入,近10年来几乎没有改变。
      农业是弱质产业,投资收益不高、投资回收期较长。引导民间资本或发挥乡村传统合作资源进行小水利维修建设是一条出路,但农业公共产品明显的外部性特点,决定了它的投资必须以政府公共财政为主。
      农田水利建设是一项关乎农业长远发展的基础性工作,但由于它无法看到立竿见影的投资回报,不但民间资本不愿介入,就连公共财政也爱理不理。最近几年,农电改造投入极大,其中主要原因是电力系统改造有利于工业品下乡,可起到扩大内需的作用。国家四万亿投资,用于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的寥寥无几,追根溯源,主要原因还在于政府的投资导向出了问题。功利性的财政投入导向,混淆了公共财政的本质属性。公共财政的基本职能在于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应流向那些关系国计民生,但回报率低,民间资本不愿进入的领域,它本身并不承载或不只承载促进经济建设的功能。
      公共财政在农田水利上的欠账,直接后果是使农业生产出现系统性、根基性的缺陷。西南数省大旱是一记警钟,不知它能否成为扭转公共财政功利性投入导向的契机?
    
西南旱灾,真没有人祸因素吗/肖余恨

    一场大旱,让国人揪心。 国家防总办公室截至3月23日统计数据显示,全国耕地受旱面积1.14亿亩,比多年同期均值增加一千万亩,其中云南、贵州、广西、重庆、四川5省(区、市)耕地受旱面积占全国八成五,有1805万人、1017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日前视察灾区指出,当前最为迫切的任务是优先解决群众饮水问题,要摆到抗旱救灾工作的第一位。
    目前,这场自然灾难,已经牵动了整个国家的神经。已经投入抗旱的部队达17万多人;慈善组织纷纷捐款,共青团发起了中小学生每个捐一瓶水的活动;灾难危机机制已经全面启动,各种救灾物资从全国各地驰援灾区,一场全民抗旱的战争已经打响。
    在强盛的国力和强大的动员能力作后盾,我不怀疑我们能够渡过这场深重的自然灾难危机。但是,在自然灾难面前,人定胜天是一种悲情的信念。与自然和和谐相处是人类的终极诉求,如果自然频频给我们脸色,对我们发难,恐怕,是该检讨我们对待自然的态度问题了。很显然,倾全国之力,进行抗灾,即便能够渡过危机,也是惨胜。如何尽可能地避免这样的灾难,则是一个不能不予以思考的大问题。
    关于这场旱灾,虽然刺目地出现在全国公众眼里,显得有些突然,其实早就开始了。自2009年8月以来,西南五省陆续遭遇罕见旱灾,云南犹甚,并且已经弥漫至湖南。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对于如此严峻的旱灾应对显得颇为无力。旱灾的发生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损害情况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社会各界方才较为高调的动员起来。对于大旱的根子在哪里,目前尚无权威说法。
    很显然,像干旱这样的自然情况,是一种天灾。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气候应用与服务室主任张培群告诉《瞭望》新闻周刊称,“复杂的海洋环流和大气环流异常”造成了我国西南地区持续干旱。中国科学院院士、2009年度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爱丁堡公爵保护奖”获得者陈宜瑜也称,西南地区发生的旱情是正常的、是周期性的自然灾害,“水灾、旱灾的发生都是正常的,因为地球总是在变的。气候异常是肯定的,毫无疑问的,但区域的环境和整个大环境的关系并不是直接相关的,像美国雪灾、欧洲雪灾都非常厉害。今年是整个全球气候异常,很突出,中国的旱灾也是全球气候异常表现的一部分。”这些权威说法,固然不无道理,但是,西南旱灾就算是大自然的调整,但人类的活动对这一调整,是否有干预不当的问题呢?
    一个地区的气候变化,往往与本地生态系统的改变有紧密的联系。此次西南旱灾中的一些“人祸”因素的蛛丝马迹应当引起足够重视,比如为了经济效益,西南一些省份一直在砍伐原生态林,大力种植橡胶林和桉树林,而这两种速生丰产林都被形象地称之为“抽水机”,大面积种植会导致地下水位下降,涵水能力很差。另外,西南地区的水电站建设近年来密集上马,这将对流域生态带来重大改变,并且,水电站对水资源的“挟持”,这成为旱情加剧的一大原因。在中国西南地区遭受特大旱情之际,东南亚一些国家也出现严重旱情。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等国认为,中国在湄公河(我国境内为澜沧江)上游修建水坝导致其旱情加重,四个东南亚国家将于下周就此问题向中国提出交涉。或许,他们都是为了国家利益,而以这种借口向中国施压,逼迫上游的中国开闸放水,但是,这种反应本身,也是一个信号:那就是,过度的拦坝发电,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自然生态,有可能诱发天气异变。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这些年经济的发展,以城市为中心的理念一直是主流,对农村和农业人口的利益保护,被有意无意忽略了,仅有的一些水利设施,多为保护城市人口的,在农村,一些水利工程年久失修,不堪重用。一旦发生灾变,则应对无力,只能听天由命了。水利工程在调节水资源方面,如此脆弱无力,这难道也不是人祸之一吗?专家出于什么原因,否定了上述因素是干旱的重要因素,这有待观察,但是要说一点关系也没有,恐怕谁也不敢这么武断。
    西南大旱,应该给我们敲响警钟,包括旱灾在内的一些自然危机,是威胁和危害国家安全的非传统因素,是必须予以高度关切的时候了。不仅要加强研究,制定科学有效的应对措施,在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方面,也应未雨绸缪,权衡上述一些可能影响天气异变的因素,果断而科学地予以取舍。
    
森林覆盖率低 中国旱 出口一次性筷子

     几天,沙尘暴侵袭中国多个省份,连台湾和香港也受到影响,空气中的悬浮物比平时多了6倍。我长期生活在俄罗斯,在这里从未碰到过沙尘暴。原因何在呢?
    
    来自俄罗斯网站的资料显示,俄罗斯全国森林覆盖率达50%,首都莫斯科为39%,在世界上位居前几位。光是莫斯科,市内就有森林公园11个,其他大大小小的公园和林地600多个,出了中心城区后更是连绵不绝的森林和湖泊,让人叹为观止。正是俄罗斯全国茂密的森林,防止了沙尘暴肆虐和蔓延。
    
    相比之下,我国森林覆盖率只有全球平均水平的2/3,排在世界第139位。人均森林面积不足世界人均占有量的1/4(据国务院新闻办去年11月公布的资料)。森林覆盖率低,应该是中国发生沙尘暴的最直接原因。
    
    与此同时,中国还在大量出口一次性筷子,使得本来就少的森林资源雪上加霜。日本是世界上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是日本从不采伐自己的森林,而每年向中国进口大量一次性筷子。所以,中国治理沙尘暴,除了要向俄罗斯学习植被技术外,还要防止过度砍伐,立法禁止使用一次性筷子
    
    继续砍下去,未来几十年可能除了北京和上海估计都是沙漠了,我猜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南大旱引发水资源分配之辩(图)
  • 云南大旱:半片竹筒引清泉 一线水养活158人(图)
  • 七问大旱:建水电站,江河污染,植被遭破坏...
  • 大旱使珠江源头断流 植被枯死小春作物绝收
  • 目前南方大旱 7年前美国竟已预测出来(图)
  • 西南大旱 湄公河四国与中国抢水
  • 贵州大旱 茅台镇多家酒厂缺水停产
  • 中国百年一遇大旱引发逃荒潮
  • 西南大旱三季才引重视 (图)
  • 广西大旱 挑水老人跪求政府修路(组图)(图)
  • 亲历大旱:无奈的老农拨掉菜秧、一锅水用四次(图)
  • 朱廓亮:世纪大旱升级警察治国力度
  • 中国西大旱使天灾还是人祸
  • 中国百年一遇大旱百万人逃亡(图)
  • 世界水日:中国多省市罕见大旱 各地旱情汇总(图)
  • 贵州大旱 亚洲第一瀑布黄果树竟成这样了(图)
  • 大旱:广西西百色重旱区滴水贵如油(图)
  • 大旱:村书记劝逃难“出去吧,等着渴死吗”
  • 特大旱灾围剿广西13市失守,南宁变“孤城”
  • 含泪追问温总理:什么才是云南大旱的最坏准备?/司马平邦
  • 深思:世纪大旱痛彻西南大旱原因何在
  • 西南大旱五十年不遇是个大谎言/石三生
  • 云南大旱:是历史循环还是纸企破坏
  • 西南五省大旱,高官应该引咎辞职/宋晓军
  • 云南大旱是伪环保破坏生态环境的必然结果/水博
  • 大旱能否遏止城市圈水冲动?
  • 龍緯汶:后羿射紅太陽.河南大旱
  • 中原大旱呼唤天河雅鲁藏布江之水/冯锦华
  • 王鑫海:北方大旱沙漠化危机迫近,离京证炒到两百多万一张!
  • 中共60周年末日预兆 中原大旱 天怒人怨
  • 郑风田:北方大旱影响我国粮食安全
  • 中国大旱五百万人面临饮水困难
  • 重庆大旱热死人 正厅干部上山避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