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
    
    3月26日上午9点钟,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开庭审理谢福林、谢树林兄弟“窃电”一案,和其他异议、维权人士的审判一样,判决应该是审前早就定了,谢福林、谢树林两人各判6年重刑,并罚金各3万。
    
    谢福林因为祖产房屋上世纪50年代被政府“经租”霸占不还而上访多年,他还参与泛蓝联盟,并帮助其他弱势群体维权,为他们在博讯等网站呼吁报道,对谢福林兄弟的审判显然是诬陷和打击报复。
    
    
    以下是博讯收到的审判情况:
    
谢福林兄弟案件今日判决 冤判六载

    
     中国泛蓝联盟长沙负责人、湖南维权领袖谢福林涉嫌“窃电”一案,今天下午一点做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处谢福林、谢树林共同犯“盗窃”罪名成立,两人均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各处罚金三万,判决一出,家属表示强烈抗议,现场所以旁听人员都无法接受。
    
    谢福林兄弟“窃电”一案,于今天上午九点钟在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进庭前,谢福林之女谢欢,在见到久违的父亲后,大叫一声爸爸,也随即遭到法警喝止!辩护律师依然坚持为谢福林做无罪辩护。就公诉方提出的指控,马纲权律师指出,谢福林在本案中不存在主观故意窃电行为,也没有具体实施窃电行为。控方的证据为事后伪造的!且有些证据是孤证!不能定罪!且控方没有提供证据目录,及证人名单,且无一证人到庭指证.,也不能定罪。“盗窃罪”的构成前提必须是秘密窃取,而在本案中,谢福林显然不存在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所以不构成“盗窃罪”。
    
    因为:一、公诉方在现有的证据里无法证明谢福林有绕开计电表接线行为。
     二、接电所用电线是环卫所负责人派人购买的、并非谢福林所购买。
    三、谢福林根本不知道线是什么时候接的,其完全不知情,又何来参与接线。
     四、谢福林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要求安装电表,充分表明谢福林并不存在故意窃电。(另外原有电表的因雷击损坏,表上应有一定记录!)
    并且,马律师另指出,对第二次电费鉴定结果表示不认可,因为,鉴定方所依据的是2006年湖南省四部委关于窃取电能计算的文件,而依据法律常识,应该以新法为先原则,所以应该参照《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本条例2008年9月28日经湖南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自2009年1月1日起施行。依据本条例第三十四条 窃电时间能够查明的,窃电量按照下列方法确定:
    (一)在供电企业的供电设施或者其他用户的用电设施上私自接线或者绕越供电企业用电计量装置用电的,所窃电量按私接用电设备额定容量(千伏安视同千瓦)乘以实际窃用时间计算确定。
    (二)以其他方式窃电的,所窃电量按计费电能表额定电流值(对装有限流器的,按限流器整定电流值)所指的容量(千伏安视同千瓦)乘以实际窃用时间计算确定。窃电时间无法查明的,窃电量按照下列方法之一确定:
    (一)按同属性单位正常用电的单耗和产品产量相乘计算用电量,再加上其他辅助用电量后与抄见电量对比的差额计算确定。
    (二)在总表上窃电的,按分表电量总和与总表抄见电量的差额计算确定。
    (三)按历史上正常月份用电量与窃电后抄见电量的差额,并根据实际用电变化计算确定。
    (四)按照上述方法仍不能确定的,依照《供电营业规则》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窃电日数以一百八十天计,每日窃电时间:电力用户按十二小时计算;照明用户按六小时计算的规定认定。对于用电时间尚不足一百八十天的,按自开始用电起的实际日数计算。
    所以,第二次鉴定结果:前面餐厅:10836度(以265天计算),金额11811.24元;后面住房:29080度(以560余天计算),金额17099.04元。认定盗电度数一共是:39916度,金额一共是28910.28元。是不科学的,计算方式有误,因此不认同此鉴定结果。
    (注意:此鉴定结果为依“法规”,由法鉴机构,光明鉴定所所做的,并不是电力技术的鉴定,没有技术参数做指标,无技术数据,应无权威性。且鉴定方未到过现场勘验!)
    参照《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第三十四条,在不能查明窃电日数的情况下,以180天计算。因此,第二次鉴定结果无效。
     马律师表示,电业局是公共事业单位、是行政单位,想民众提供公共服务的,既然是公共事业单位,那么电表被雷击坏后,电业局应该对电表进行及时更换。电业局没有及时对电表进行更换,是渎职行为。
    
    根据:《湖南省电力设施保护和供用电秩序维护条例》第二十九条 电力企业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违反规定停电,无故拖延送电;
    
      (二)自立收费项目,擅自更改收费标准;
    
      (三)对用户投诉、咨询推诿塞责,不及时处理投诉、举报;
    
      (四)其他损害用户合法权益的行为。
    
     另,谢树林辩护律师刘月祥指出,电表所有单位是环卫所,并不是谢福林和谢树林,与电业局构成关系的是环卫所,应该缴费是环卫所,而谢福林和谢树林在征得环卫所同意后使用其电,谢福林、谢树林应该是给环卫所电费,不存在窃电,而且谢福林、谢树林所用电还是征得相关政府部门同意的,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电业局派人前去剪电,每次都是区政府出面协调而没有成功。
    
    最主要的是法庭及控方认为,谢的房屋产权问题与“窃电”案无关!这是最大的焦点!是本案之根本肇!因谢氏兄弟认为,没有给房屋产权,只管使用权,他们无法安装电表!要用电如何?且没有否认没付钱,问题是电费出给谁?同时,谢福林自辩时说到:几十年来,为了祖业的讨回,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远非电费所能比!且长期以来,自家房屋被用作公用的厕所、垃圾站,应对社区众人有所贡献才是。
    
    刘律师认为,电力部门应行政处罚在先,且只能用行政处罚解决问题及矛盾或纠纷!
    另外,刘律师认为,以谢树林妻陈林玲的证词是孤证,孤证是不能定罪的,而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偏偏敢如此无视实施,作出有罪判决。所以,实际的违章用电和产权纠纷、民事纠纷,就变成了刑事案件,这太不合常理,且不尽人情,也是违背我国立法精神的!
    
    只有谢树林在法官询问他:“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没有偷电?”,谢回答:“你把我抓起来了,我如何去找证据?”。另外,谢还说:“白天我在单位上班不去抓,要等到晚上十点钟把我骗出去,是什么道理,你们政府尽做些没屁眼的事,我是为了房子上访的,你们要是认为我上访有罪,那么随你们判。”
    但最后,法庭完全没有采信辩方律师的辩护及证据。
    
    马律师在法庭上提出,本案件审判程序存在违法,按照程序,公诉人必须向法庭提交证人名单等证据,但是本案件中公诉人没有提交证人名单等证据。并且,马律师要求公诉方证人出庭作证,接受律师质询,但是遭到拒绝,所以无法证明公诉方证人的证词的客观性。本案件整个审理过程中,公诉方证人都没有出庭作证及接受律师质询。
    
    审判结束后,众人情绪激愤,李东卓在法院前院拍照,被法警制止,随即,十多名法警准备将李东卓带走,遭到参加旁听人员都纷纷指责,说此地并无明示不准拍照,你们凭什么不准拍照,并不准带走人,法警最后强行删除照片后离开!
    
    下午两点半,马律师和谢福林妻子金焰随即感到长沙市看守所会见谢福林,谢福林表示在昨天晚上他就得到消息是五年以上,另外向律师表示坚决上诉,家属也表示会继续上访。
    
    中国泛蓝联盟对此案件认为法院及当局:不识因果、不辩事理、不明典制、不尽人情!这是又一起典型的政治迫害,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一起蓄意制造的冤案。什么司法公正,在此案中我们看到的只是长沙这片所谓的“法制天空”的黑暗。
    
    谢福林妻子金焰女士电话:13637499975
    
    本案审判长办公室电话:0731-84784840
    
    马纲权律师电话: 13810822928 刘月祥律师电话:13974919086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


    长沙谢福林、谢树林兄弟被诬陷审判情况(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快讯: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谢树林被重判
  • 湖南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兄弟被判刑六年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马纲权律师抵长沙会见
  • 刘正有案退回补充侦查谢福林案下周长沙开庭
  • 谢福林案下周五重新开庭
  • 两会前夕谢福林妻子上稳控名单被监控
  • 两会前夕 谢福林妻子遭监控
  • 谢福林案最新进展:重新鉴定结果公布
  • 谢福林案旁听侧记:有人高呼打倒共产党(视频)(图)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律师赴长沙会见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天 湖南警方严控维权人士
  • 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案下周开庭
  •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案1月14日开庭
  • 谢福林案件最新进展:马律师赴长沙会见谢福林
  • 谢福林案 检方说谎(图)
  • 谢福林案被起诉 案件移送至法院
  • 谢福林、谢树林家属遭24小时严密监控
  •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案被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图)
  • 马纲权律师会见谢福林、谢长发
  • 作为独立作家的谢福林
  • 谢福林案跟踪报道:律师暂时不能去往长沙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张子霖:接受审判的不应是谢福林而是政府
  • 谢福林案开庭在即 望泛蓝成员及友人前往支持/张子霖
  • “窃电罪”分明是逼良为娼:我为谢福林鸣不平/黄军
  • 持续对谢福林兄弟一案表示关注及再次分析/张子霖
  • 谢福林兄弟一案,让国内异议人士“人人自危”!
  • 对谢福林兄弟一案的关注及分析/张子霖
  • 谢福林:官员作恶
  • 救亡/谢福林
  • 谢福林:我的这次北京之行......
  • 对谢福林一案不公判决的严正声明/张子霖
  • 党纪部门介入,司法公正如何保障?/谢福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