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杜光: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杜光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在《往事微痕》编者、作者、读者联谊会上的即席发言
    
     杜 光
    
    
     我在《发扬“补天”、“逐日”、“填海”的精神》这个书面发言的“简短的结语”里,申述了我为什么要写这些看法的原因,意犹未尽,现在再说几句。
    
     我在不久前写的总题为“岁末回眸2009”的三篇文章里,曾经想用“凶险”这个词来形容去年的形势。但后来没有用,主要是考虑到会不会被认为是言过其实,哗众取宠。所以就用了“严峻”一词。但如果从2009年出现的迹象,来分析未来有可能出现的前景的话,那么,用“凶险”一词也许并不过分,至少可以说是“虽不中亦不远矣”。
    
     2009年的“国进民退”、批判普世价值、两个党内反对党的出现、对民主呼求和维权运动的镇压、“毛泽东思想”方阵亮相等等,分别来看,似乎不足为奇,但联系起来,深长思之,却足以惊心动魄。特别是“毛泽东思想”方阵的出现,有人欢欣鼓舞,拍手叫好;有人疑虑不安,忧心忡忡。这些反应都是合情合理的。不过,大概很少有人把它同另一个事件联系起来。什么事件呢?去年8月15日,新成立的中国工人(共产)党主席齐志平发表了致中国共产党主席胡锦涛的建言书,其中提出:当前处理众多社会矛盾的切入点,是重塑毛泽东思想的权威;毛泽东思想是纲,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是目。一个半月后,冷落了多年的毛泽东思想就出现在国庆60周年的队伍里,而且是作为一个方阵的主题,引领着游行队伍前进,其涵义可谓不言而喻。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思想的默契?抑或是中国工人(共产)党在最高决策层找到了代理人?我不了解内幕,不能下断语。但我认为,这个表象所包含的内容,意味深长。它说明已经掌握高层决策主导权的权贵集团,同力图恢复毛泽东时代的毛左派,已经实现了指导思想上的一致和配合。我在不久前写的一篇文章中,曾指出这两大股政治力量有可能为了各自的政治目标而相互利用,进而联合起来,彻底排除改革派的在朝力量。这个趋势由于毛泽东思想方阵的出现而明朗化。
    
     这两股政治力量各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权贵集团有权力有地位,但没有群众基础,老百姓恨透了这些利用权力侵吞国家资财和人民财富而暴发起来的既得利益者。毛左派则利用民间因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对改革对现实的不满,造谣惑众,骗取了许多不明历史真相的中青年的信任,但他们无权无势,难以有什么大作为。这两派的共同目标是反对改革,特别反对政治体制改革。这个共同目标使他们有了合作和联合的政治基础,实现优势互补。权贵集团借助毛左派的舆论优势和群众基础,向毛左派接近、靠拢,以巩固自己的统治;毛左派则要依仗权贵的地位和权力,寻觅在最高层的代理人,来实现向毛泽东时代回归的夙愿。薄熙来的立毛像、唱红歌,国庆游行队伍的“毛泽东思想”方阵,就是他们相互利用、相互靠拢、相互配合的表现,反映了走向联合的趋势。
    
     这是一个十分凶险的趋势。工人党提出要实行工人阶级两党制,是要与共产党分庭抗礼。但一旦掌握实权的权贵资产阶级接受了他们的指导思想,两党实际上就合而为一了。工人党坚持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作为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内容,将会重新笼罩中华大地,重演父子反目,兄弟成仇,人性泯灭,兽性张扬的悲剧;我们这些人将重新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我们的子女、孙辈将再度成为被侮辱、被损害的贱民。毛左派向天真的民众宣传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平等的时代,我们这些当了20多年贱民的难友,深深懂得毛泽东时代的“平等”的涵义。
    
     面对这样一个凶险的趋势,我们怎么能等闲视之?现在正如《国歌》的歌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如果听任这两股政治势力合而为一,不但我们要重返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最平等”的贱民生活,而且全国人们都将承受更加深重的灾难。因为毛泽东时代还没有那么多权贵豪强、贪官污吏,没有那么多恬不知耻的精英和丧尽天良的走卒,没有那么强的国力可供夸耀,没有那么多的财富可供掠夺。遥想中国竟然还要经历如此曲折的历程,还要如此大踏步地倒退,真是不寒而栗!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应当怀着强烈的危机感、紧迫感和责任感行动起来,避免这个凶险的前景。最佳的途径是大力发展、凝聚民间的民主力量,利用互联网和其他一切可以利用的形式,揭露权贵资产阶级和毛左派合流的阴谋,揭露毛泽东时代的残暴和不平等,揭露权贵豪强的劣迹;支持在朝的改革力量,支持深化经济改革和开展政治改革的决策,支持符合于民众利益的方针政策。用我在书面发言里的比喻,水滴石穿,我们要滴出尽量多的水,滴到石片上去。
    
     《国际歌》里说:“这是最后的斗争”。对于我们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来说,我们面临的确实是一场“最后的斗争”。因为我们余下的岁月不多了,斗争的机会也不多了。回想我们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大家意气风发地参加革命,为争取祖国的自由、民主、独立而奋斗。不料却被毛泽东带进了专制主义的泥坑,承受着无休止的磨难,岁月蹉跎,坎坷一生。在我们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又要参加“最后的斗争”,这既是我们的不幸,也是莫大的幸事。我们斗争的目标是粉碎毛左派和权贵集团复归毛泽东时代、重拾“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图谋。这是一场民主主义和专制主义的大决战,斗争的胜利将为深化经济改革和推进政治改革创造良好的条件,将为建设一个自由、民主、宪政、法治的新中国开辟道路。在这个“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希望难友们和所有老年朋友,都能珍惜这个最后的机会,为民族,为国家,为社会,也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力所能及地投入到这个斗争中去。也希望中青年朋友正视这个凶险的前景,竭尽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粉碎毛左派和权贵集团的复辟野心,杜绝向毛泽东时代回归的任何途径,克服凶险的民族危机,把危机转化为生机。让我们老中青几代人共同努力,共同奋斗,共同克服危机,共同创造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
    
     (本文原来准备在3月27日的会上,就书面发言做些补充的即席发言,26日上午获悉会议将被查禁,乃将初步考虑的发言内容,于26日下午打出,以便发给与会者,聊补遗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 杜光:对自由理念、自由权利的误读和自由宪草的真谛
  • 杜光:凝聚民间力量,推进宪政改革
  • 杜光被调查对刘晓波判刑的看法
  • 杜光:谴责盗用邮箱、冒名发出倡议书的卑鄙行径
  • 杜光: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 杜光:收缴《往事微痕》为哪般?
  •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杜光:不要忘却那个被血光照亮的日子
  • 杜光:参加网络公民颁奖会受盘查小记
  • 茅于轼、杜光、铁流、徐景安、胡星斗等倡议书
  • 杜光:从移民维权谈到维权运动的前景
  • 我们确实已经到了非转折不可的时候了/杜光
  • 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杜光
  • 杜光:“国进民退”的危害和深层次根源——“岁末回眸2009”之三
  • 杜光: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岁末回眸2009”之二
  • 杜光:愚蠢的判决,可耻的判决
  • 杜光:不许践踏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
  • 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杜光
  • 我为什么要推崇普世价值?/杜光
  • 在贱民家庭的阴影里挣扎成长/杜光
  • 杜光:抗议北京律协迫害维权律师的违法行径
  • 宪政民主在中国的百年轨迹/杜光
  • 杜光:填平认知“五四”精神的“代沟”
  • 杜光:一位伟大的民主主义者—纪念胡耀邦同志逝世20周年
  • 張英:鮑彤、杜光等談平反胡耀邦是「人同此心」
  • 杜光:《胡耀邦传》和山寨文化
  • 杜光:愤怒谴责毒打孙文广教授的暴行
  • 实现普世价值是人性的复归/杜光
  • 不要再做以友为敌的蠢事/杜光
  • 从“先有蛋后有鸡”说到普世价值/杜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