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克勤的良知与新华社给中国人民强刺于神经系统的“三聚氰胺”/孔灵犀、赵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6日 转载)
    转自 中国人权
    中国青年基金会主席 孔灵犀
     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赵岩 (博讯 boxun.com)

    
    
    2010年3月17日,震惊全国的山西疫苗事件,被中国大陆黑社会开价人头值六百万人民币的王克勤记者曝光于其供职的中国经济时报上,王克勤的调查历时半年以上,被调查的受害者近一百人。顿时,还没有在河北“三鹿奶粉”缓过神儿的国人又一次愤怒了,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舆论界和民间认为,这是继在医药卫生行业里的又一起“三聚氰胺”的恶性事件。
    
    随后,隶属于中宣部的两个部级新闻单位先后发出不同的声音,首先表态的是新华社,3月17日当天晚上,该社记者刘翔霄在太原来了个短平快,发出对王克勤的否定之声:这起报道基本不实;但该记者没采访受害者家属。新华社否定声音刚刚出笼的几小时后,3月18日人民日报在人民网转发了王克勤的文章。 中青网和检察日报的正义网等上百家网站不顾中宣部的禁令,跟进转发王克勤的相关文章,中国青年报著名记者刘万永亦站出来支持王克勤的表态,刘万永说:王克勤兄曝光了山西高温疫苗至数十名儿童死、残、病的恶劣事件。山西省疫苗惹的祸,他早在三年前就写过报道,可是山西省委宣传部来北京找有关领导把中国青年报给封口了。另据人民网报道,多家媒体闻讯赴山西采访,省卫生厅以记者“跨行业采访”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调查此案的山西省纪委则称“没时间接代”。
    
    3月19日中国经济时报领导表态与王克勤共进退直至战斗到底。人民日报社虽然没有派记者去调查,但利用人民网读者面大、发布信息快,把王克勤的声明和刘万永的表态登在网上,给王克勤和刘万永这些对历史和人民负责任的记者提供了平台。
    
    3月20日王克勤接受正义网和大众网的采访:“坚决不能接受新华社对我的调查的否定”之观点公开表达在上百家网站上,并呼吁中央政府介入调查,同时希望所有有良知的记者和媒体一起调查这起耸人听闻的事件。同日,王克勤进一步披露2008年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曾对该事件有过采访,可该采访在中央电视台要播出的前一天,中央电视台被有关部门封口。上百家网站跟进了王克勤的报道。
    
    3月20日曾任新华社社长的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批示:立即调查,妥善处理。
    
    3月21日,数十名受害者家属在山西省卫生厅和省政府抗议,家长们打出-----抗议新华社关于疫苗的虚假报道的条幅。3月21日晚,多名被害儿童的家长却接到黑社会通过手机短信的威胁和恐吓。
    
    3月22日,山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巨宪华,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透露省委书记张宝顺的批示,同时巨宪华迫于压力,不得不承认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粟文元有经济问题,可是他又称粟文元已于不久前被撤职,现已“出国旅游”。何时出国?经济问题有多大?巨秘书长拒而不谈。
    
    多家媒体关于山西疫苗乱象的报道非本文讨论的主旨,笔者更为感兴趣的是,以新华社单独一家媒体为反方的新闻机构,与人民网(人民日报)、中青网(中国青年报)和正义网(检察日报)为代表的上百家网站进行了对抗式的报道。身为新闻人,大家都知道,新闻机构和新闻人以报道真相和事实为基础,让人们分辨和思考事件的起因和过程,培养人民从善如流、爱憎分明本是新闻人和媒体的天职。
    
    前不久刚刚上任的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说出与一般中共高干对新闻的不同看法:“正确的舆论监督也是主旋律。我欢迎舆论监督我。”当我们仔细阅读王克勤记者通过长达半年之久的证据和翔实而确凿的系列调查,看到受害者家长义无反顾的控诉山西省政府的官僚主义和司法系统的严重的司法不作为,给患儿家庭带来的苦难的悲惨事实得以揭露,这无疑是卢展工先生所提倡的正确的监督和当有的主旋律。可是身为体制内一贯认为自己声音正确且每天都有通稿的正部级“老大”新华社,却在没有调查的基础上发表了自己所属记者根据山西省政府卫生厅提供的材料。尽管,新华社记者刘翔霄在全面介绍了山西省卫生厅的观点后,不得不附着了一些王克勤的记录,但是我们认为新华社没有是在做一个新闻,他们是根据山西省卫生厅的文件和依照山西省卫生厅的意志试图把这个新间描述成一个旧闻。
    
    我们知道作为新闻机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其实中共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也曾经对共产党的官员们说过这样类似的话,这么简单的道理想必新华社的记者、编辑和现任领导们当是懂得,但是,新华社的记者和领导们却不愿意遵循“没有调查、没有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的这一普通新闻法则。他们甚至都没有给王克勤先生通过一次电话,就把王克勤先生的报道直接剪裁引用。由于新华社的报道混淆了视听,一时让一般的读者很难分清哪个声音是真哪个声音是假。中国经济时报的领导看到新华社的文稿,立即把王克勤找到办公室表态:报社和你坚决站在一起把这场舆论战进行到底。我们暂不知道中国经济时报的领导坚持战斗到底的结果,能否会像几年前中国青年报因处理《冰点》事件那样令人失望,(中国青年报的《冰点》主编李大同和卢跃刚被撤职,因为报道了胡锦涛和政治局之“帝师”的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叶中剽窃著名青年法学家王天成的著作而引起的知识产权案)。我们更不愿意看到站在正义和良知一边的中国经济时报的领导和王克勤记者,在不久后成为《经济观察报》的副总编张宏第二(张在今年两会召开期间,根据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讲话精神,策划并带头发表了关于户籍改革的时评文章后被革职)。我们希望面对一个新闻事件,不同的新闻机构应该发出不同的声音,但是无论这个新闻机构是所谓的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论是正部级还是没有级的民间传媒或国外传媒,都应当本着尊重新闻规律、坚持新闻人的职业操守来从事新闻活动。而不是新华社山西分社那样按照老领导的意志或猜老领导的想法而去掩盖事实和真相。
    
    这次由山西疫苗患儿所引起的事件,令人欣慰的是人民日报对新华社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这在以往是很少见到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同属于中宣部系统,中国经济时报则属于国务院的下属系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尽管现实中的三家机构被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意识形态分出来了高下,但是在历史和人民面前、以及真正的读者面前,新闻机构只有发表符合新闻规律和客观事实的好文章,它才在人民的心中有其至高无上的地位。王克勤所在的新闻机构是个厅级单位,但是王克勤所写的文章,却远比目前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所有记者加在一起的影响力还要大得多。这是为什么?很简单,因为王克勤遵循了一个记者所应遵循的职业道德,因为新华社的戴煌和杨继绳这样有良知、有水平的新闻人已经几乎绝种。人民日报自胡继伟时代以后赶走了刘宾雁和王若水,到了范敬宜和周瑞金时代也只能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写一写时评而已,深度调查跟本见不到。进入张研农统治时代,人民日报子报的记者刘杰,虽有勇气在人民大会堂向湖北省长李鸿忠就关于邓玉娇事件的感想进行提问,但是由于底气不足,被李鸿忠这政治流氓抢了录音笔后竟然委屈地落泪了。作为同道,我们虽然同情刘杰,但是我们更希望能够看到人民日报拥有着新生代的刘宾雁和文革前常写三家村专栏的那个邓拓,而不是面对政治流氓李鸿忠时不知所措而哭泣的弱女子刘杰。好在人民日报还有有良知的编辑,还能把王克勤的调查和心声编到自己的网上,以至于新华社无法倚仗权势垄断所有的声音。
    
    新华社在未经调查的情况下发表山西省卫生厅的说辞,表明新华社已丧失了新闻机构的功能,放弃了人民交给他们的舆论监督的权利,记者也丧失了新闻人的职业道德。看罢刘翔霄的文章一般的读者不知道他要表述什么,他时而说说卫生厅的观点,时而引引王克勤的记录。由此可以看出,新华社试图把全体中国人当成已没有知觉和嗅觉的植物人(把比三氯氰胺更毒的谎言直接鼻刺给读者,有的读者看过令人费解的刘翔霄的文章说真有喝迷魂汤的感觉)。
    
    新华社拿不出任何事实依据的不实指控,其展现出的是良知泯灭后对生命那种令人惊愕的冷漠,目睹王克勤们对生命价值的捍卫与决绝时,无论人民网如何低调地在跟进,这次事件都凸显出官方媒体在意识形态上的分裂,我们或多或少的看到,体制内的记者都在内心拷问着自己:在党性与人性的较量中,你选择的是什么?当失去幼儿的父母痛苦而绝望地看着你的眼睛时,你都做了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保持了可耻的沉默吗?王克勤们作为官方“喉舌”,在党性与人性的较量中拒绝保持沉默,他们用客观的调查,沉重的心情和事实的真相来为生命作着义无反顾的辩护,对黑暗、黑金与冷血进行无情地揭露。
    
    体制内的记者应该怎样对待如此强势的新华社所造出的谎言呢?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已经不会再忍受谎言以及对人性的冷漠,于是应该像王克勤那样不再恐惧地给大众提供充分的资讯,并让公共讨论变得丰富和不受限制。新闻人作为社会责任的象征和引导,是成熟社会的健康基础,让阳光下的诉说与倾听免受恐惧和威胁地得到充分的表达,同时通过与蛊惑人心的言辞在同一个平面上的博弈,让善与好的观点胜出,允许、甚至鼓励原本虚伪之人(及其背后操纵者)通过同善与好的交流来改变他们的观点和立场。对伪善文字的最好回应是真理与光明,对党性阴暗的最佳回应是人性的伟大与光辉,因为每一个记者都有着历史和人民所赋予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像王克勤那样用真实的文字去面对并击溃虚假的说辞。
    
    我们看到新华社发表其谎言后,上百家媒体和记者直奔山西围歼新华社和山西省制造的物质的疫苗和精神的三聚氰胺。仅仅一个回合后,山西省委省政府就立刻改变了自己的说法,(当然,也有可能又是因为某位大领导从中做了有利于中国经济时报的批示,山西省委省政府才有所收敛)。曾任新华社社长的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做了批示,但谁又能保证批示过后,王克勤不成为原山西土地上自己生长的著名记者高勤荣呢;谁又能保证给王克勤提供举报信息的山西省疾病控制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不再成为像当年给高勤荣提供山西运城渗灌腐败线索的举报人高满强呢?(高勤荣和高满强分别被原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和运城市委书记黄有泉分别以法律的名义判处了十二年刑罚和七年刑罚,高满强在走出冤狱的当天,被当地黑社会在黄有泉的指示下用铁棍击到在监狱大门口,经两个月抢救后才没有成为植物人。可是迫害高勤荣和高满强的胡富国在北京退休养老,黄有泉在山西运城继续为非作歹,大量地抢夺农民的土地,暴敛运城的国资民财而无人敢查。)
    
    我们还愿意看到王克勤们继续追问下去,我们要知道到底是谁在2008年央视要播出采访节目的前一天,使用了特殊的办法将中央电视台封了口?可哪个人是谁?他为何有那么大力气?
    
    就在本文要收笔时,3月25日的中午,山西省公安厅老毛病又犯,仿照当年抓捕高勤荣的版本在未经北京市公安局同意的前提下,再次开数台警车到北京抓捕被害人王小儿的父亲王明亮……王克勤说,他决心用生命来保护举报人王明亮的人生安全。今天的山西省委书记是否要重走胡富国当年迫害高勤荣的老路呢?我们拭目以待。我们但愿那样的悲剧不再重演,我们也希望每一位记者和公民都用实际行动来支持王克勤们所捍卫的人类的生命、良知与尊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记者王克勤就山西疫苗案呼吁更多的人求证真相
  • 王克勤:邓玉娇案采访遭遇记
  • 王克勤:邓玉娇案采访遭遇记(图)
  • 探望陈光诚家人,我们被打出村庄/王克勤
  • 山西疫苗悲剧/王克勤
  • 不努力将永远不会改变/王克勤
  • 王克勤:(请求国外媒体同仁关注此事)邓玉娇案采访遭遇记——我的一次很失败的采访经历(愤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