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阳菜价涨1毛将被罚款百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6日 转载)
    来源:万维读者网综合    
    
       3月23日,贵阳市物价局对恶劣天气下稳定物价工作进行细化分解,各级物价部门在干旱期间将对乱收费乱涨价从严查处,蔬菜经营户或单位若有哄抬菜价行为,最少处罚10万元,最高罚款100万元。 (博讯 boxun.com)

    
      物价部门将分成市场价格监管、价格动态监测、价费调整推进和平稳物价三个小组进行“维稳”,将密切关注水、气价格调整后的市场其它价格的波动情况,坚决防止趁机涨价、搭车收费等价格违规行为;要加强节日和恶劣天气期间的市场价格监测;根据物价总水平波动情况,适时加大对困难群众生产、生活的补贴力度,确保困难群众生产、生活基本平稳。
    
      贵阳市物价局局长张念举强调,干旱期间,尤其是涉及到民生的菜篮子工程,发现哄抬菜价,对个体经营户按法规以10万元高限处罚,单位或集体按100万元高限处罚。
    
    延伸阅读:
    
    贵阳市告诫卖菜者:干旱期间菜价一毛都不能涨
    
      旱期间,蔬菜经营者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串通涨价和哄抬菜价将被物价部门重处。3月22日,贵阳市物价局、商务局、工商局召集贵阳主要农贸市场和主要蔬菜经营户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贵阳市物价局向蔬菜经营者发出稳定菜价提醒告诫书:干旱期间,菜价一毛钱都不能涨,否则将被严厉处罚。
    
    “菜价一毛不涨”需要财政及时补贴
    
      大旱当前,民生为先。贵阳当地职能部门应对物价维稳工作的力度空前、手段得力,为了实现“菜价一毛不能涨”的目标,不惜祭出十万百万的罚单,此举可谓深孚民意。我们当然记得,在非典、禽流感、H1N1甲型流感传播之际,个别商品价格飞涨,给公众生产生活带来不小的困扰。这次西南旱灾受灾者甚众,旱灾引发的市场连锁反应也更为深远,在资本逐利的现实语境下,物价等职能部门如果不能及时介入,很可能令灾区群众雪上加霜。
    
      要求“菜价一毛不能涨”的决心可嘉、情怀可赞,但这种要求如果仅仅是一纸禁令,想靠行政强制的手段纾解市场价值规律下的价格波动,恐怕终究会力不从心,最坏的结果无非有两个:一是菜价该涨的还是会涨,甚至马上就会突破一毛钱的界限;二是菜贩个个都遵章守纪,坚决不涨一毛钱,但市场也无菜可卖。
    
      客观地说,旱情引发市场价格连锁反应是正常的,供求决定价格的道理是市场得以优化资源配置的核心,也正因如此,股市等资本市场的反应更甚,相关板块的涨价预期更是波涛汹涌。毕竟,旱情也会引发农作物的减产和种菜成本的上升,我们可以在特殊时期要求经营者尽点社会责任,把涨价的步伐缓一缓,但从长远来看,这样的要求不具有延时性、常态性。
    
      既要让受灾群众过好日子,又要让菜贩不亏损、愿意卖菜,这两者其实也不是鱼和熊掌的关系——只要地方财政给予适当的补贴就好:一方面,职能部门在关注市场价格异动的时候,可以给予受灾群众适当的生活补助,增强其应对灾后物价上涨的消费能力;另一方面,在要求“菜价一毛不能涨”的时候,给予蔬菜等必需品的生产经营者临时性补贴,化解其成本上涨的实际压力,确保市场供应量不在压价政策下萎缩。
    
      菜价可以一毛不涨,财政不能一毛不拔。这是市场经济建设了这么多年我们应学会的基本道理,也是真正帮助灾区群众买到便宜蔬菜的正常逻辑。
    
    相关阅读:因干旱而强压菜价并非良策
    
      在抗旱救灾期间,贵州市有关部门果断出台举措要求蔬菜经营户“一毛钱都不能涨”,让市民百姓深切地感觉到来自政府的关爱和恤民之意。但这项好的举措却未必能起到良好的预期效果。
    
      在旱灾期间,由于本地蔬菜已基本无法满足市场,市民百姓不得不购买外地菜,而外地菜的批发价必然高于当地菜,这必将抬升当地零售价格。这有其必然性,也符合市场规律。但政府的一纸“禁涨令”之下,因蔬菜成本上扬的损失最终由当地商家“买单”,这只会出现两种可能:一种是部分零售商家因“无利可图”被迫退出市场,反而会导致蔬菜供应更为稀缺,将对百姓和市场都极为不利;另一种可能是零售商为了保证最基本利润,不得不通过“缺斤短两”和降低质量的方式来维护经营,这恐怕也非市场和百姓之福。
    
    贵阳规定菜价“一毛都不能涨”是致命的自负
    
      云贵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靠天生长的蔬菜等食品紧俏,价格自然水涨船高,这势必加重消费者的生活负担。在这种情况下,贵阳市规定菜价“一毛都不能涨”,肯定会受到大多数市民的欢迎。但这真的能够把菜价稳住从而减轻市民的生活负担吗?
    
      在流通环节,零售价不能涨,批发价也不能涨,那么在生产环节呢?大旱之下,水贵如油,吃水都很紧张,蔬菜岂能不渴。由于种菜的成本大幅提高,菜农出售的价格肯定也要提高,市场上的蔬菜怎么可能不涨价呢?难道政府可以让蔬菜经营户都去做赔本的买卖吗?
    
      最少处罚10万元,最高可罚100万元,这样的处罚力度足以让大多数蔬菜经营户倾家荡产,物价等部门的自信大抵就来自这种严刑峻法。但惹不起躲得起,人家不种菜或者不卖菜了,总可以吧?菜价太贵和买不到菜,哪一样更糟糕呢?
    
      历史上用行政管制的办法治理物价而最后失败的例子不胜枚举,最近最典型的非非洲的津巴布韦莫属。前些年,该国的通货膨胀达到了惊人的70倍。于是总统下令,所有商品价格统统减半!刚开始,老百姓们欢呼雀跃,纷纷走上街头帮助政府检查商店的价格。结果怎么样呢?商店经营亏损,纷纷关门大吉,生产越发萧条,失业大幅增加,局势更加糟糕——总有一些政府或者官员认为市场可以按照他们的“计划”去运行,甚至迷信行政权力可以“控制”市场的走向,这就是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所说的“致命的自负”。
    
      贵阳市物价局等部门也许认为,规定干旱期间菜价不能上涨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种“特殊手段”根本奈何不了市场规律。权力的“有形之手”虽然貌似强大,但在市场的“无形之手”面前,它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根本没有力量可言!
    
      也许有人要问:面对物价的大幅波动,政府就应该袖手旁观吗?当然不是。但政府所应该做的不是行政管制,而是遵循市场的规律、引导市场的价格,或者想方设法减轻困难群众的生活负担。比如千方百计地帮助蔬菜经营者增加货源、扩大贵阳的蔬菜供应,或者发放临时性物价补贴,保障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质量,等等。虽然这些措施的效果也是有限的,不太可能让市场的物价和群众的生活保持正常时期的水平,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物以稀为贵”,价格主要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在百年不遇的天灾面前,群众也都会理解这一点。
    
      总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都要清楚自己的角色、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尤其是在“特殊时期”,政府更应该保持清楚的头脑,绝不能干那种帮不了忙反而添乱的蠢事。
    
      相关评论:涨一毛罚百万,百年大旱贵阳“淫威”大发 来源:王大麻子-新浪博客
    
      贵州,一个与瑞士地域大小和自然条件相类的地方,在中国向以穷山恶水著称,历史上以夜郎自大、黔驴技穷而出名。虽也曾是龙兴之地,但近年来却以官贪、警匪、民刁而出名,曾创造出俯卧撑等敏感词汇。
    
      贵州,近两三年天灾连连,冰冻灾害才过去一年多,又遇百年难遇之大旱。干旱容易使人上火,动物也发狂,这不贵阳市掌握价格监管权的黔驴就淫威大发:“贵阳物价局:干旱期间菜价一毛也不能涨违者可罚百万。”
    
      秋冬春连旱,菜价必涨,目前菜价、粮价已经见涨。旱情有继续发展趋势,未来菜价还会大涨。按照供求原理,菜价上涨是大旱使供给不断减少的结果,是不可抗的自然和客观规律。若管死菜价不涨,就会导致有价无市。因此,要么菜价上涨,要么没菜吃。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根据印度的实际,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大饥荒和饥荒中的人不是饿死的,是政府害死的,是政府不许哄抬物价的粮价管制政策害死的。
    
      人都是逐利的,无论商人在何处、物品在何处,何处价高,商人和物品就往价高处走。本地供给短缺,价格上涨和市场开放下,外地供给就会源源不断地短缺地区,从而解决本地供给短缺问题。
    
      自然灾害下,菜价和粮价上涨是必然的,民众的福利会降低是不可避免的。若真的关心旱灾下的穷苦百姓,只要给予适当的金钱补贴,并开放慈善即可,何必呈淫威管死物价整死人呢。当然,说这些贵阳那些骄傲自大的“黔驴”是听不进去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阳国际会展中心工地垮塌致7死19伤(图)
  • 贵阳国际会展中心工地垮塌事故造成7死19伤
  • 贵阳在建国际会展中心发生垮塌 7人死亡
  •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 贵阳发生客车坠坡事故致13人死亡
  •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图)
  • 贵阳市花溪区村民厂房和住房被强拆——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莫建刚
  •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 鹊巢鸠占——贵阳市市西路办事处再次违法
  • 贵阳市公安局在人权日镇压人权活动
  • 贵阳维权人士纪念“世界人权日”被阻拦
  •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靈公園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 贵阳七旬老汉法院内引爆雷管 两名法官被炸伤
  • 贵阳云岩区法院1名当事人引爆雷管3人受伤
  • 贵阳警方处置一起拆迁引发的违法堵路群体性事件
  •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图)
  •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图)
  • 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收缴旗帜的荒唐行为!(图)
  • 贵阳6000余人被取消低保 “人情保”受重创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中学生的请求书
  • 抗议贵阳花溪区派出所警察侵权骚扰行为/紫电
  • 贵阳检察长王筑生怎么如此霸道猖狂/吴洪森
  • 严厉谴责贵阳“国保”的无耻行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黄燕明:严正抗议“贵阳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拒绝公民办理护照
  • 控告:我为国民党翻案/贵阳评剧团退休干部陈永身
  •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上)
  • 中共贵阳是如此害怕六四/莫建刚
  • 贵阳两座抗日英雄纪念被毁:九泉之下不冥目!/ 赵亮
  •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 贵阳公安不作为是那般/徐国庆
  • 公理何在?正气何在? ——贵阳市小河区珠显村现象调查/廖双元
  • 陈西: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 ——贵阳民主沙龙座谈奥运
  •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维权感想/陈西(图)
  • 针对贵阳市“清退夜市”的维权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