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德英——一位无辜守望的天安门母亲/冯玉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0日 转载)
    
唐德英——一位无辜守望的天安门母亲/冯玉熙

     回望历史,我们更多记住的往往是那些宏大的场面,比如六四,广场上的那些激情澎湃的身影汇成的人海永远是关于那场运动的不朽记忆,而那些身影本身在其人生历程中所经受的苦痛却很少被人们忘情地感叹与品味,关于公民维权,在唐福珍之前,或许更多的人更多想象的是民众与政府对抗的场面,而鲜有人去在意那些绝望的民众内心的痛苦挣扎。对亲历六四和公民维权这样的民主运动的重大事件的个体本身的淡忘,已经显得如此的悲哀,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人难过的,毕竟这些运动的参与者终究会被历史学家重新研究与注释,他们承受的苦难一定会变成我们这个国度最为弥足珍贵的财富,它将感动和震撼民众的内心最深处的神经,唤起每一位热爱自由美好生活的公民的善良本性,其实更使人哀叹的是,那些因这些运动的牵连而遭受不幸的人们的悲苦命运。
    
     她叫唐德英,她既不是六四那场运动的亲历者,也没有走在民众维权运动的最前方,但是她却因为六四与公民维权的缘故,被现政权视为眼中钉,她是中国大陆第一位获得大陆当局变通赔偿的六四死难者家属,在受偿前,她坚持上访十余年,她为自己的房子遭到当局的非法暴力拆迁,又坚持上访了十余年,因此,我们要说,唐德英是六四及公民维权这两大中国民主运动的受难者,而正因为如此,近几年她始终生活在当局的严密的监视之下。而且,监视她的人很肯定地告诉了她,除非她死,否则她将不可能会摆脱掉政府对她的监管。
    
     唐德英的儿子死于六四,死亡的地点是成都市宁夏街派出所,唐德英得知其子死亡的消息,已是两年以后的事了,在领回儿子尸体以前,尸体一直被默认为无名尸,更令唐德英难以接受的是,当局始终未有对其子的死因做出任何正面解释,从此,唐德英开始了她漫长的上访之路,而令人感觉温暖的是,在唐德英上访的过程中,她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著名的维权人士黄琦先生勇敢地将她的案子报道上了六四天网网站,并时常关心看望她,最终使得唐德英成为了中国大陆第一位获得当局变通赔偿的六四死难者家属,在我看来,这个变通赔偿本该成为唐德英结束其痛苦的伸冤生活,安度晚年的开始,但是天并不随人愿,就在唐德英的儿子死亡后十年,她的房子被当地政府非法拆迁了,唐德英和其他被拆迁者一样,始终未有得到当局的公正合法的补偿,气氛的她继续上访生活至今,上访的结果令她感觉绝望,此时,黄琦先生及其他朋友们又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做了大量的帮助唐德英进行维权的工作,黄先生的努力使得中共政权的野蛮行径昭然于世,他们最终决定派专人长期看守唐德英。
    
     在零八年黄琦先生被捕后,这种看守变得更加的严密,不止于此,2008年的7月7日,唐德英还遭到了其社区所在地派出所的人身伤害,那天,唐德英本是去其社区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讨说法,但是,街道办事处让她去找派出所解决问题,于是,唐德英便去到其社区所在地的狮子山派出所,要求派出所终止对她的非法监视,还她以自由,并且希望派出所真正地解决其儿子死于非命及其房屋被强拆而不得合理赔偿的问题,同时,唐德英要求当局不能拿群众的纳税钱来干伤害她的事,并指责了那些成天妨害她的自由行动的人,这些人因为得到当局的承诺,只要卖力监视唐德英,便给他们买够社保,所以,他们不惜以伤害唐德英为代价,来无情地做着丧失人性的勾当,当唐德英正在表达自己的愤怒时,身边的一个陌生人狠狠地抽了她一耳光,此时,派出所的某警官也狠狠地警告唐德英,如果她再继续闹事,他们一定会继续整她。
     除了这种直接的暴力攻击,当局对唐德英的人身限制显得更加的平常,一旦唐德英走得稍远了些,总有人会将她扯回家去,据唐德英介绍,近一年来,她多次遭到看守她的人员的跟踪及骚扰,一次,唐德英避开看守她的人,前往省人大上访,当老人递交完自己的上访材料后,匆忙赶来的看护们坚持要让老人马上回家,并狠狠地将老人拽上了一辆他们开来的汽车。另一次,也就是前不久的虎年春节,老人前往她家附近的塔子山公园看灯会,唐德英本想,过年过节的,看守她的人应该放假了,她应该可以自由地去享受一下春节的快乐了,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看守她的人又出现了,而且照样是生拉硬扯地将老人送回了家。
     自黄琦先生被捕后的这一年半时间,老人就很少享有过这个国家的公民应享的正常的自由,她去某地上访,必然会立马被看守她的人送回住处,她去附近买菜散步,照样会被看守们跟踪,并且一旦超过了一定距离,一定时间,或是到了一个人群聚集的地方,也是必然会被她的看守带回她的住所,监视居住的。一位75岁的老人,她其实是走不了多远的,而且也决不可能有让这个政权立马倒台的能量,但是却始终忍受着这种不自由的约束,这让老人感觉十分地愤怒与绝望,其实,她早已知道她今生都将为这种残酷的非人道的类似于监禁的生活所折磨,但是越是这样,她就越发地相信未来民主中国的到来必将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我始终认为一个时代的苦难应该由这个时代的所有的人去承受,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无以计数的人们心安理得地漠视着他们的同胞经受痛苦,如果这种漠视是在不知的状态下发生,我想它是值得被原谅的,但是,当我们确切地知道某位同胞正在为我们所有的人共同犯下的罪过而去受难,而去担当,而我们却依旧无动于衷,甚至是雪上加霜时,那么我们便最后地失掉了进行自我辩护的权利。我时常发觉我自己便是如此,有时候,当我看着那些独自受难的人们的眼神时,除了感动于他们的无畏与坚强,更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我是如此地怯弱,以至于终究没能将自己的双手与这些崇高生命的双手紧握,同去为打破我们这个古老国度的悲剧性宿命而同甘共苦,努力一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 伟大的母亲唐德英/林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