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府拆迁,我睡马路——重庆拆迁户的哭诉(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齐思仁
    
    
    
政府拆迁,我睡马路——重庆拆迁户的哭诉

    
     被强拆的房子照片
    
     (参与网2010年3月18日讯):从参加两会归来的重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可能不会发现,在欢迎他们的鲜花和掌声后面,还有一个因政府拆迁被迫在马路上睡觉的拆迁户黄先生,因为他被挡在了警戒线后面,他的状纸被警察收走,人被赶走,他只有把自己的呼吁和被拆迁的照片发到了网络上。
    
     黄先生说:我住在重庆市南岸区弹子石学堂巷12,都说拆迁后住新房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是在我这里却成了灾难,因为我的房子被强拆了,我的住处却没有着落,只能睡马路。
    
    
     黄先生住的是七八十年代自己修建的私房,属于老一代留下来的,老的也还健在,这房子修起来是供老的和她三个子女居住。目前一共是三家人居住在这里。黄先生说,由于都是一家人,也没有想到以后会拆迁,所以当时修的时候就只办了一个房管证,没有把证分开。后来老人的幺儿成家了,就办了一份公证书把楼上的分开了,但由于黄家当时一直在吃低保没有钱去办理公证书,所以就未能把楼下分开,现在楼下居住着二家人-----老人跟着二儿是一家以及我们家。目前我们一家三代5口人居住在楼下一间13平米左右的屋子里,由于不够住只能靠搭建违章建筑来解决居住的问题。现在来搞拆迁问题也就来了,最先是说一个房管证还一套房子。事实是我们住了三家人,一直在这长住,户口也在这里。如果只凭房管证安置我们,现在我们只有一个房管证,也就是说只还一套住房。那其他二家怎么办,难道就睡大街了?
    
     后来拆迁办人员叫我们去办公室协商,他说他们是街道办事处的,是代表这次拆迁来进行协商的,说楼上办了公证书的可以算做一户,楼下由于房管证名字是老人的所以老人也算有一户。也就是说拆迁办最多只给我们两套住房,由于房管证没有我的名字,且没有分开,那我们一家三代五口人怎么办呢?我们是一直在这里长住,在其它地方也没有任何住房。现在政府来拆房子那不是连我们唯一的窝也给撬了,要说房管证没分开那不是我们的原因,因为他们不给分户了,其实我们做老百姓的都很纯朴,根本没有想到要钻国家的空子,要多分多得。如果不是政府来拆迁,我们可能还会继续世世代代在这居住,也不会想到什么分户,现在问题来了,我们根本没有其它的办法。我们只希望能还我们一家五口一个家。这么基本的要求,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安置我们吗?
    
     黄先生问,不是说党和政府要为人民做好事做实事吗?要为人民排忧解难吗?现在我们真的有困难,而且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现在又办不了分户手续,而不分户呢拆迁办的又不能完全解决我们的问题。何况我们家里又没钱,其它地方也没房子住,现在如果真的拆了不予以安置我们的话,那我们一家三口5人真的就是无家可归了。国家出台了这么多关于拆迁的优惠政策,到了我们这里为什么就不能落实呢?为什么对于我们这种特殊情况的事情不能特殊处理呢?其实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和无理,就是妥善安置我们三家人,让我们有地方住,有一个温暖的家就行了。
    
     黄先生最后对记者说:我们老百姓真的是很可怜的,不会无事生非。真的希望有关部门能帮我们。希望这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能够让我们有的安身之所,温总理说要给人民以尊严,让人民居者有其屋。我们没有这么高的要求,只求政府不要让我们睡马路就行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前:沈佩兰家强拆、詹荣妹家物品被抢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房子世博会开幕前夕遭强拆
  • 衡水强拆1190户经济适用房,欲建世界最大广场(图)
  •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 强拆幼儿园分毫不补网民持续声援抗议
  •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图)
  • 兰州工业城被强拆(图)
  • 武汉7旬老妇阻止强拆被活埋致死(组图)(图)
  • 临汾金灯堂教堂“两会”后将被当局强拆
  • 临汾金灯堂教堂将被政府强拆(图)
  • 上海市民黄玉芹家遭遇强拆(图)
  • 拆迁新条例出台前夕,无锡强拆更趋疯狂(图)
  • 北京数所农民工子弟学校面临强拆
  • 北京数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正遭受强拆威胁
  • 芜湖市法官宿舍面临强拆
  • 北京警方就正阳艺术区强拆事件邀当事人听取汇报
  • “很有来头”老板500万新买别墅强拆重建
  • 终于拆到自己头上?芜湖市遭强拆60名法官法警求助(图)
  • 正阳艺术区流血强拆:北京艺术家口述被强拆经过(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强拆,是为了公共利益吗?
  • 池墨: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 成都强拆投诉中心 谁来保证它的公正性
  •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 《物权法》被当局强拆/舒仕明
  •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 强拆死人:法律面对尊严---公平的烤问/普人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一次强拆:三条人命╱詹荣妹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2008中国北京奥运、上海强拆/上海维权
  • 邵薇娅:强拆民房为哪般?!记新港镇违法拆迁事实真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