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中国对民众土地、房屋抢劫的程度,古今中外,史无前例。即使战争年代,异族统治者也不会对基层百姓如此丧心病狂的抢劫,这一幕幕残酷的场面在中国“和谐”大地上,天天上演。博讯在2009年十大维权事件中有分析,这样的情况很难扭转,因为给土地、房屋所有者以市场价合理补偿,政府的巨大的财政收入会断了来源,政府会破产。GDP的增长又需要土地、房价不断做大,这又促进土地房屋重新开发、洗牌。中国新房还未入住就被强拆的不在少数,实在是土地价格上涨太快了。统计局公布房产价格上涨不到2%,这不是统计局愚蠢,这是算数科学。假设中国GDP的一半是房产,如果给房产50%的增长率,其它一半不就是负数了吗?而且负增长很多。统计局为了给其它行业一点增长率,让总增长凑成8%左右,房地产价格增长也只有2%不到的可能了。
    
    对土地、房屋的掠夺,都是在黑社会、警察、政府共同奋战下实施的,临沂梁永奎家的遭遇可以说明这点。
    
    全家几代人用心血及汗水建造的房屋,经历了日本鬼子入侵和动乱年代,还未受到毁房失地之灾,为什么偏偏在【宪法】、【物权法】等保护私产的“大法”下,却失去了遮风避雨的赖以生存的房屋呢?
    临沂打着“公益事业”的幌子,扩大拆迁規模,大搞拆迁移民,将抢到的土地卖给开发商建别墅出售每平方米8000-15000元,而补偿给被拆迁户每平方米150-2150元。被拆迁户不服,政府就签发红头文件强拆老百姓的房子。这是什么强盗逻辑。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找不到那个政府敢明目张胆地拆老百姓的房子。
    
    以下是梁永奎的描述:
    
“和谐社会”请给我一条出路 纵火、打人致伤之一

    
    2010年1月18日深夜,月黑风高,我与老伴因琐事,很晚才归,归来后我们唯一寄身的窝棚连同一切生活用品(具)被焚之一炬。一伙身穿米彩服的人阻止我与老伴近前,并叫嚣近前就打,我被手拿警棍的匪徒们吓到了,这时想起了人民警察,随既拨打电话“110” 。经过慢长时间的等待,警车终于来了,从车上下来几位警官,“大救星”来了,我的一颗心才落地。警官下车后,一位警号079460的韩姓警官问“谁报的警?”我说是我报的,韩警官问“你因为什么报警?”
    我说“我的家被焚毁了,并被一伙暴徒围住,不得靠近我的家,暴徒打伤了我的老伴,我的手指也被匪徒打伤了,所以才报的警。”
    韩警官问我“你们为什么住在这里” ,我说“我们为什么不能住在这里?我的房子在“物权法”正式实施后(2007年10月10日)被临沂市政府强拆了,但是、这块地皮经济南市历下区法院判决我继续拥有使用权,何况我六十多岁的身躯也须有地方存呀!”。
    韩警官问我“拆迁指挥部”沒有给你们协调吗?”
    我说“沒有任何人给我们协调,沒有任何人关心我们如何生存” 。
    韩警官说“这里已拆迁完了,这块地呢政府是要用的”
    我说“是把我们赶走,政府和开发商相互勾结建高挡别墅共谋暴利吗?”
    这时韩警官无话说带着被他认可“保安可持警棍”的二名围打我们的暴徒扬长而去。
    警车走了,警官也走了,侵犯我家园的暴行还在继续,求助无望。
    
    当我们求天不应、求地无门之际,地产开发商(鲁商置业)工作人員朱××,徐××来到我们面前,这时可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来形容当时我的心情。因这几个人经常到我们居住的、被我命名为“和谐居室”的房子来骚扰。我说“姓朱的,你们烧了我的房,逼我走投无路,我不会屈服也不会算完的” 。这时上来一个暴徒说“给我打,打死我抵命” ,手抓我的脖子把我堆倒在地,并动手打了我的老伴。这时我再打‘110’就无回应了。
    
    沒办法,我们徒步去了兰山区沂州路派岀所。在派出所里,还是那位韩警官接待了我们,对我们说“你们是和集体单位发生的纠纷,你们可以去法院起诉”。
    我说“我的家被放火焚毁了,我能不能报案?我们被打伤了,能不能报案?。
    韩警官说“是谁打伤了你们,你们如果在他身上,例如在他脸上抓伤或做上标记,我才能去抓他,或是你们抓着打你者” 。
    我说“如果我能抓到暴徒,还用向你们报案吗?还用着警察吗?你韩警官能说出这样的话不觉着愧对头顶上的国徽吗?。
    韩警官脑羞成怒,又去处理别的“公务” ,又走了。临走说“你们等着吧” 。这时已到了公元2010年1月19日凌晨3时了。
    
    走出派出所,抬头看看天,灰蒙蒙的一片。低头看看地,哪一块也不会是我的存身之处。想一想这难道就是和谐社会吗?这样的和谐有什么可留恋的。有心随唐福珍回归天国,还想看一看被称为“恶法”的“拆迁条例”被废止时,社会将是个什么样子。谁能吿诉我如何选择,我还有路走吗?
    
    被逼无奈的难民:
     姓名: 梁永奎 魏兰玉
     现状: 无家可归
     原住址 山东临沂兰山区东关顾家园226号
     电话 13953902965
    
房子被强拆了,何谈“幸褔” 、“尊严”

    当受害人被暴徒肆掳时,我们的公安熟视无睹。当受害人奋起反抗时,我们的公安就会严格执法!
    我今年61岁,与共和国同龄。记得七岁上学时,第一节课,老师庄重地说,“同学们,台湾是我们祖国的宝岛,那里还有我们的同胞正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等待我们去解放” 。 这一教导一直激励着我,担心、掛念台湾同胞的生存伴随我一生。谁知台湾还沒等我去解放,我却被“强拆”推进到水深火热之中。
    今年我退休了,退休前在一国营企业供职40余年,默默无闻地为社会贡献了一生。未参加房改,沒有福利分房,勒紧褲腰带自力更生,解决了住房问题。可是,全家几代人用心血及汗水建造的,唯一生存的房子被市政府给强拆了。原因就是我家不服政府为向开发商供应土地建高挡别墅共谋暴利而强行移民;不服以“取消退休金”做杀手锏(见法制时报);不服市政府成立的“拆迁指挥部”用珠连、殴打被拆迁人、停水、停电视、停宽带网络、停学、停工、共产党员政府机关的局长出具伪证等卑鄙下流的野蛮拆迀行为,沒有屈服“指挥部”的暴政之举,未及时与“指挥部”签订所谓的协议,我的房子、全家四代九口人唯一的房子被市政府在【物权法】正式实施十日后,也就是2007年10月10日被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土匪给强行拆掉了。
    用时髦的话说,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建康成长。可是临沂市政府为什么如此狠毒,叫我在晩年遭此大难,逼我流离失所、寄人篱下、饥寒交迫、沦为难民?
    我老岳母今年八十岁了(我家房产的户主),经历了日本鬼子入侵和动乱年代,那时她还未受到毁房失地之灾,为什么偏偏我在【宪法】、【物权法】等保护私产的“大法”下致我失去了遮风避雨的赖以生存的房屋呢?公房租不到,私房主会把房子租给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住吗?我怎么生存呢?这不是把我及家人向死路上逼吗?
    打着“公益事业”的幌子,扩大拆迁規模,大搞拆迁移民,将抢到的土地卖给开发商建别墅出售每平方米8000-15000元,而补偿给被拆迁户每平方米150-2150元。被拆迁户不服,政府就签发红头文件强拆老百姓的房子。这是什么强盗逻辑。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找不到那个政府敢明目张胆地拆老百姓的房子。
    我手捧“房权证” 、“土地使用权证” ,两本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物权证阻挡不了强行拆迁的铲车。在上位法阳痿、下位法无力的年代,掠夺式拆迁暴露了其狰狞面目。
    我拥有合法使用权的土地未被合法征收,政府为自我完备“拆迁许可” ,将属于我使用的土地划拨给临沂市兰山区建设局使用,后又莫名其妙地卖给“鲁商置业” 。一女三嫁,这种卑鄙无耻行为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号称法制国家里,我拿起法律赋予我的权利做武器,依法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是临沂市中级法院收到我的起诉书至今二十六个月了,既不受理、也不裁定不予受理。法律武器在权力面前也“受潮哑火” 。
    我为悍卫法律授予我的土地使用权,在被拆房屋的废墟上搭建棚厦遮风避雨、艰难度日,但在一月黑风高之夜(2010年1月18日午夜)被暴徒纵火焚毁了,并打伤了我及老伴。我向公安局“110”报案,至今未“破案” 。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在2010年2月12日说“……使人民群众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的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可是,我的房子被政府强拆了,我的幸福在哪里?我的尊严又在哪里?
    
    
     山东临沂市兰山区 梁永奎
     电话: 13953902965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政府+警匪对民众史无前例的抢劫:临沂梁永奎的遭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边是总理漂亮的言辞,一边是政府无耻的抢劫 (图)
  • 李鸿忠涉嫌抢劫 公民吴淦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
  • 专访胡燕:公开抢劫的上海世博会动迁(图)
  • 惠州市博罗最牛村长 抢劫工人过年回家血汗钱(图)
  • 民工被抢劫报案警察不理
  • 扬州“1-07”自助银行抢劫杀人陈伟被判死刑
  • 广州20岁姑娘奋不顾身抓抢劫歹徒 被车拖上百米
  • 北京死缓犯减刑获释后抢劫强奸
  • 将结伙持枪抢劫定性为“执行公务”在打谁的脸?
  • “鸡蛋砸车成抢劫新方式”蹿红事件真相调查(图)
  • 内蒙古“12.20”金店抢劫杀人案告破 三嫌疑人落网
  • 山东市民路见抢劫浴血擒凶 摁住劫匪不松手(图)
  • 闹市绑架抢劫强奸 潍坊市捣毁恶贯满盈八人团伙
  • 5菲律宾男子乔装女子在沪色诱抢劫被判刑
  • 男子为给母亲治病入室抢劫面临10年徒刑
  • 北京3名男子携催泪弹抢劫超市
  • 银行门口抢劫:男子取4万元现金之后,被一枪爆头 (图)
  • 青岛治安混乱仅两个星期就发生10余起抢劫
  • 西安一男子持刀抢劫 落网后笑着接受采访(图)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河南规定农户收玉米要办砍伐证,每亩收500元,抢劫凶过土匪!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 陕西五羊公司“合法” 拦路抢劫(图)
  • 刑警队长持枪抢劫、私吞赃物逍遥法外
  • 究竟是谁在抢劫老百姓的财产
  • 究竟是谁在抢劫老百姓的财产 --- 党政犯法事实备忘录
  • 我们正在遭到抢劫
  • 警察抢劫建筑材料被制止 怒而拔枪重伤保安
  • 创造性的抢劫/五岳散人
  • 创造性的抢劫
  • 中共抢劫已抢到最底线!!/杜明容
  • 天津市和平区副区长冯绍宽私自令他人抢劫
  • 刘晓波:打破行政垄断就是消除“合法抢劫”
  • 抢劫组织部长家的刑事犯成了组织部干部
  • 有一种抢劫受到中国法律保护
  • 刘晓波:打破行政垄断就是消除“合法抢劫”—向罢运的“的哥”致敬
  • 是抢劫,还是历史遗留问题
  • 抢劫 算是哪国警察的“误会”?/陈赐贵
  • 改革变成抢劫加分赃 中国已无共产党
  • 胡温伪政权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 征地拆迁是抢劫——中国大陆土地问题实质
  • 秦晖:不能用抢劫来降低交易费用
  • 沪指3600点泡沫仍严重,兼论两种抢劫/昭明
  • 抢劫有理做民案,损坏不赔执行难,昌吉地区司法暗,八十年代就胡判(图)
  • 戴长斌:谁利用南京市委书记抢劫我家财产
  • 征地拆迁是抢劫---土地问题实质/苦斗
  • 明火执仗的抢劫——杭州市清河坊强迁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