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实拍云南重旱惨象,村民凭票供水欲哭无泪(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6日 转载)
    来源:凯迪社区 
    
    实拍云南重旱惨象,村民凭票供水欲哭无泪
    会泽县钢厂村 6000方容量的大水池干枯, 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
         
    这是今天中央气象台公布出来的“气象干旱监测图”,大家看看云贵高原都到什么地步了,真是赤地千里,欲哭无泪!云南农业种植几乎全部绝收,黑龙江和吉林的粮食,今年可千千万万别出任何问题,就等东北粮食来救滇黔啦!
    
    实拍云南重旱惨象,村民凭票供水欲哭无泪


         
    富源村民杨能每天有一大半的时间花在取水上。 从早上7点到中午12点,他要往返四趟, 从村里新修建的集中供水点背回 100 公斤的生活用水,估计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 5 月底雨季到来。60年一遇的特大干旱, 让富源县的群众生活用水异常困难。近日, 记者走进富源县的富村镇、黑泥塘村等几个缺水特别严重的地区, 见证了该村干部、 群众抗旱救灾的一幕幕情景。
    
    富村镇村民凭票领水3月12日中午,富源县富村镇镇子中心的街道上,几辆运水车停靠在路边,车厢里装着的一个大帆布水袋,正通过水管给群众放水。每辆运水车的周围,都围满了群众,每位排队取水的群众,都要先交一张水票,才能取到水。
         
    富村镇党委书记龙春华告诉记者,整个富村镇共有3万多人,住在集镇中心和周围的有2.1万人。为了应对饮水荒,镇政府采取了分类管理、无偿供给的办法。3月9日以后,随着水源点水量的紧张,政府采取了分发水票、定期、限量供水方式。政府已经为镇中心的居民发放了3800张水票,每张水票“面值”100公斤饮水。每天上午,镇上的居民凭水票到临时供水点免费领水,供水车驾驶员收取水票后,按照每张水票2元钱到镇政府财务处兑取运费。“形势所迫,只能采取凭票供水的办法,要不然镇子上那些餐馆老板也来取水,一次来取几千斤水,水肯定不够。”龙春华表示。记者在镇子上看到,很多餐馆因为缺水,基本上已经关门歇业。
         
    龙春华说,镇上的水都是供水车从五六公里外的一个临时水源点拉来的。按照每人每天25公斤来计算,整个集镇片区一天需要380吨的生活用水。十几辆运水车每天要往返10趟左右,才能保障群众的生活用水。往年,富村镇居民的生活用水主要来自距离集镇5.8公里的迤左水库,该水库在2004年经过扩建后,库容量达到40万立方米。如果在降雨量正常的情况下蓄水,基本能满足全镇群众的用水需求。但从2009年1月份开始,当地持续的高温、干旱和少雨天气,迤左水库去年的蓄水只有13万立方米,不足其库容量的三分之一,而这13万立方米的蓄水,早在去年11月底已经用完。
         
    春节过后,当地干旱的局面进一步加剧。政府动员各村村民进山寻找水源,打井,山沟里的地表水、沟箐水被分段截流,作为水源点,解决了部分自然村的用水问题。自从迤左水库见底后,富村镇集镇片区居民的用水问题就成为政府的头等大事。通过开辟新的水源点,采用集中限量供水的方式,暂时解决了眼前的饮水困难后,当地政府正在规划完善供水基础设施,启动集镇二期供水工程。“这项工程完工后,可以满足今后20年集镇的发展规划需求。”龙春华说。
         

黑泥塘村不顾庄稼忙建水窖
         
    在距离富村镇镇中心大概8公里的黑泥塘村,这次大旱让地里的小春作物几乎全部绝收,村民们要到三四公里外一个水源点取水。眼下,这里的村民顾不上地里已经快要干死的农作物,而是全力投入到小水窖的建设当中。
         
    3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这个村子时,当地村民正在靠近公路边的半山腰处忙着修建水窖。“每家建一个水窖,可以存水30立方米,保证今后冬春季节的生活用水。”黑泥塘村委会主任罗光跃说,今年的特大干旱,加速了当地建设小水窖的速度。政府补助每家4500元,材料统一采购,群众投工投劳。村民在政府委派的技术员的指导下,在半山腰处开挖出一个个深五六米的大坑,放进模具后,底层和周边钢筋混凝土圈起来,然后再浇灌搅拌好的混凝土。水窖的底部安装了一根输水管,直接通到村民家中的水缸里。
         
    “黑泥塘村一共149户人家,计划建设水窖不少于110口,目前已经基本建好30口。”罗光跃说,黑泥塘村群众生产生活用水历来无固定水源,主要靠雨季蓄水。村子里有两个蓄水池,但在去年8月份已经干涸,去年10月份以来,全村人畜饮水就已经严重紧缺。等水窖修好后,如果天气还持续干旱,村委会将考虑通过供水车往水窖里储水,先解决村民眼前的吃水困难。
         
    在水窖修建现场,问及眼前喝水问题,一位妇女说,现在村子里唯一的一个水源点在三四公里外的山谷深处。
         

小羊场村 村里修建供水点
         
    紧挨着富村镇的黄泥河镇,也是富源县受干旱影响非常严重的地区之一。3月12日早上10时,记者来到黄泥河镇小羊场村委会小羊场村时,建在村子一个山坡上的两个临时集中供水水箱前面,已经排出了几十米的长队。特大干旱让这个位于大山深处的村子在年前就已经断水了。
         
    小羊场村委会共有8个自然村,1084户4233人。在人畜饮水遭受较大影响的白石岩村,村子里的一个水库的库存水量,初步测算最多可用15天;迤光村村中的水井已近干涸。而受干旱影响最为严重的小羊场等3个自然村,附近千余米范围内都没有水源。往年,这里的村民深秋和冬春季节的生活用水,都要靠储存的地窖水,如今村子里95%以上的地窖都已经无水可取。
         
    富源县煤炭工业局在今年2月份挂钩小羊场村委会指导抗旱,在当地寻找到可作为生活用水的水源点5个。通过修建饮水管道,小羊场等四个自然村设立了临时供水点,村民们每天每人可以领取25公斤的生活饮用水。
         
    35岁的杨能就是小羊场村的村民,自从3月份村子里修建了供水点后,他不用每天跑几公里到村子外面找水了。“以前我们喝的水都是下雨时收集的,污染很严重,你看我们这里人的牙齿都是黑的。”杨能说,虽然每天从供水点取到的生活用水数量少,但是已经经过有关部门的检测,证明水质可以饮用。杨能希望,在此次干旱结束后,村子里能修建集中供水设施,最好把村子外面合适的水源引进来,结束大家靠天吃水的局面。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正遭遇历史上罕见的旱情。全省各地不少水库干涸见底,人畜饮水极为困难。记者走访该省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时发现,这里旱魔肆虐,水比油贵,不少村民生存困难。
         
    3月14日一大早,记者驱车从寻甸县城出发,顺着弯曲而颠簸的山路,向寻甸县东面行驶,踏访被称为“云南最渴的村庄”——河口乡石岩子村。沿途狂风吹起铺天盖地的黄灰,路两侧松林低头,松针枯萎,不少幼树已经死亡。驾驶员蒋勇指了指山上的桃树、梨树对记者说:“往年这个时候,满山桃花梨花,风光无限,但今年只剩下些枯桩桩。”
         
    中午,吉普车行驶近40公里后,在石岩子村委会白河新村停留。这是一个居住着28户104口人家的小山村。坐落在一个山凹里,几片小平房,村民们一户挨着一户。在村头,看见村民们排着队,有的提着桶、有的端着盆,正在守候从乡镇送来的水。队伍里老人们衣服看上去好久没清洗过,妇女们脸上带着苦涩,嘴唇已经开裂。
         
    记者走进该村困难户李绍荣家,这位75岁的老人和老伴正吃午饭,桌上没有汤,一点咸菜和几根萝卜条。柜上落满很多灰尘,干硬的毛巾和抹布挂在墙上。老人舍不得浪费有限的“生命水”,每天只滴几点水,用手湿润一下眼晴。李绍荣说:“自从长眼晴,就没遇见这么厉害的干旱。半年没下一滴雨,小春种的蚕豆、油菜全死了,家里的粮食也快吃完了。乡镇从去年腊月就开始给我们每天送点水解渴,否则日子没法过”。
         
    村支书刘泽章说:“白河新村因地质灾害,2005年从白岩子村委会扯干河搬迁来这里,这地方本身水源就缺,加上今年遭遇60年未遇的大旱,3个月前就断水源,交通不畅,政府送水成本高,老百姓生存困难。”
         
    离白河新村6公里山路的猴子洞,也是一个自然村,车子开不进村,记者随乡干部走了一段山路进村。见村口几位老人正静静地守候在一个小水窑旁,手指头粗的一条水管正往小水窑里进水。73岁村民周晓又说:“眼下整烟地了,一点水没有,瞧着这些烧焦的田地心里也焦了!”
         
    从村民口中得知,这条小水管是乡亲们一家一户集资,从3公里外的水源点采水,再经过三级泵站一级一级送达到这个小水窑。村民们形象地称它作维持生命的“输液管”。当地村民说,他们日夜派人守班。电费、电机费、买水管费、抽水费、值班费等加在一起,平均每户村民已花费了1200元人民币。“算下来,一吨水的成本比用一吨油还贵。”
         
    连续几个月没休息的河口乡党委书记张应良说:“河口乡是个回、彝、苗民族居聚乡镇、共有17个村民小组、263个自然村、6666人。类似白河新村和猴子洞藏于深山仍躲不脱旱情肆虐的自然村还有76个,这些山村自去年腊月就干涸,有的要从十几里外找水源,拉一转回来前后要用5小时。交通不便,山路难行,乡镇送水成本高,汽车跑山路一个月要更换两次轮胎。公路不通的要用马车拉、牲畜运”。
         
    寻甸县一名官员称,由于干旱影响,全县40万亩小春作物85%绝收。近10万人和9万余头大牲畜饮水特别困难。他告诉记者,“像河口乡这样的地方,在寻甸不胜枚举,解决人畜饮水已成为县里的头等大事。但寻甸是贫困县,政府资金有限,投入抗旱杯水车薪,难以为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云南旱情最为严重县见闻:一吨水成本比油还贵
  • 云南省委副书记李纪恒:尽快将某些家属关精神病院 (图)
  • 云南高法为逼婚的杀人凶犯庇护(图)
  • 云南宾川县发生森林火灾 大部分明火已扑灭
  • 云南省多名少数民族代课教师进京上访
  • 云南东川一冶金公司发生中毒事故致1死7伤
  • 云南红河矿坑爆破后炮烟未散尽致4死1伤
  • 云南货车失控 撞向边防武警营房致3死
  • 云南局长跳楼续:按因公殉职标准补偿(图)
  • 云南寻甸在建隧道坍塌事故致4死2伤
  • 云南抗旱捐款到账仅一成 民政部门逐一联系催款
  • 云南被清退代课教师寻求法律援助
  • 云南泸西发生客车爆炸1死11伤 疑是倒客惹祸端
  • 云南泸西发生一起客车爆炸事件 已致1死11伤
  • 云南禄丰-元谋地震已致30人受伤
  • 云南省高院法官拿着公函也进不了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大门
  • 云南禄丰-元谋地震已致30人受伤
  • 云南5.1级地震:知名景点土林、恐龙谷未受影响
  • 云南遭遇严重旱灾土地龟裂用水告急
  • 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的腐败/楊建中.、关桂英
  • 云南普洱思茅工行买断员工赖俊平的起诉状
  • 云南蒙自刑警杀人案:潘俊的家属致高院公开信(图)
  • 云南的一桩执政坑民的集资诈骗大案:3325名离退休人员受骗!
  • 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 严正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 只因小说“影射”法庭庭长 云南文学青年被判死缓
  • 云南大旱是伪环保破坏生态环境的必然结果/水博
  • 不是云南怪事多,而是我们更敢于公开 /伍皓
  • 云南盐化——请政企分开吧,别再盐猫猫了
  • 缅甸难民进入云南:中国处境十分复杂
  • 强烈谴责云南景谷“穿越雨林”行为/黄恩鹏
  • 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 周蓬安:云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尹欣咋很不满?
  • 刘晓尘:云南亚洲第一硅谷骗案,獭娼星远华走私案贼骗中华正府!匪首相同!
  • 云南亚洲第一大硅谷诈骗犯恒娼盗窃团伙刘晓尘何时绳之以法
  • “躲猫猫”事件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又哗众取宠
  • 在云南看守所躲猫猫躲死--在湖南看守所花巨款免挨打 (图)
  • 星耀五洲=星耀集团,骗完云南人民,现在轮到天津人民了
  • 我也说说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的腐败/举报人:永泽
  • 宋光明:张田欣的黑手又伸向云南文化重点工程
  • 宋光明 白司司: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前任书记赵任永与云南省委宣传部长张田欣共享情妇
  • 云南铜产业,你在等死吗?/常向乐
  • 云南省长秦光荣、省委宣传部长张田欣侵吞2亿国有资产!
  • 云南高官和北京高官互相勾结侵吞国家救灾款4个亿!/毕威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