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群体事件频发 广东小镇百名群众冲击市供电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4日 转载)
    
    南方农村网 
     (博讯 boxun.com)

    3月初突然而至的热浪,让广东省廉江市石角镇丹兜村村民老涂早早就把台扇搬了出来。随着按钮轻旋,清风迎面吹来。而与此同时,一把硕大的折扇也紧紧攥在老涂手里----他担心,这台电风扇会因为断电而随时罢工。“所以在这里,风扇都是‘半自动的’。”老涂调侃说......
    2010年03月13日消息,曾经的政府工作经历,使老涂早已养成了每天收看新闻的习惯。每晚7点钟《新闻联播》的开始音乐响起,他都会下意识地坐到电视机前,和其后的《广东新闻联播》连在一起,构成其每天固定的“时事一小时”。可是,自1993年之后,这个时段却变成让他忿忿然的“窝心一小时”。
    “一到晚上7点钟就停电,而且一停就是一个小时”,老涂认为,这电停得蹊跷,“难道是想封锁来自上面的消息吗?”

学校电脑成摆设

居民摸黑度除夕
    这不仅仅是老涂一个人的怨气,事实上,他的愤怒可以足足被放大6万多倍。当地官员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坦承,电荒存在于石角镇的所有村落。
    在户籍人口为60342人(2007年数据)的廉江市石角镇,停电是最为热门的公共话题。如果以频繁停电作为话题由头,可以接续的事实比比皆是。
    由于频繁停电及电压不稳,丹兜小学唯一的一台电脑至今无法正常使用,教育办公“无纸化”在这里成为一句空话,很多信息仍主要依靠传统的电话方式传达;
    2009年,丹兜村多台电视机因为频繁停、来电后产生的超高电压而烧毁;
    出于对电力供应状况的担心,作为当地工业经济主力军的多家木片加工厂几乎全部采用柴油发电;
    同样由于停电,2010年2月13日,石角镇居民在一团漆黑中度过了又一个除夕之夜……
    “停电一天多则几十次,少则十几次”,“昨天下午从下午6点多到晚上9点,不到3个小时就停了9次电”……2010年2月9日,两位石角镇农民将停电问题反映给前来倾听基层呼声的湛江市市长阮日生。

低价卖电电网亏

限量供电冲突频
    廉江市供电局始于1993年的限量供电措施,被公认为石角镇频繁断电的直接原因。
    “目前石角镇每年实际需求电量约为1700万度,而供电局的供应上限则只有900万度”,石角镇主管供电工作的副镇长吴春东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该镇电力缺口接近五成。
    在廉江市供电局一位负责人看来,对石角镇供电实施指标限制,实属无奈之举。“移民电价实在太低,我们无法承受这种巨额亏损。”
    1958年,在吞噬石角镇部分区域的农田之后,作为粤西重要水利工程的鹤地水库建成,也让大多数石角镇居民获得了一个新的称谓----水库移民。
    不过,没有人会想到,半个世纪以后这个身份会成为他们承受17年电荒之苦的“原罪”。
    1978年,在石角镇历史性迎来第一股电流后的三年之后,根据原广东省革委会指示精神,该镇作为鹤地水库库区的一部分,开始享受每度0.045元的优惠电价。1987年,这一标准被上调至每度电0.083元。
    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发展的加速度带来了石角镇用电量的闪电式飙升。1980年,廉江市供电局向石角镇的供电总量为61.5万度;2008年,这一数字已经被改写为963.8万度,增长了14倍以上。
    然而,在今非昔比的用电量面前,石角镇居民的核定电价始终被定格在每度0.083元的优惠水平上。
    目前,廉江市供电局所属南方电网来自发电企业的购进价已达每度0.3元,也就是说,按照0.083元的移民优惠电价,廉江市供电局每向石角镇输送一度电,就要亏损约0.2元。
    专项审计认定,廉江市供电局1980年至2008年向石角库区供电亏损合计约6600万元。
    严重的电价倒挂让廉江市供电局感受到了巨大的生存压力。虽然在此期间,廉江市供电局曾多次试图突破政策束缚,上调石角镇的电价标准,但由于移民问题的极端敏感性,其努力一直未果。
    而在优惠电价持续坚挺的前提下,限量供电无疑成为廉江市供电局减少亏损的不二选择。于是,每天用电量只要达到一定限度,石角库区线路便会自动跳闸停电。
    然而,这种“掐脖子”式的供电方式甫一推出,便打乱了当地居民正常的生产生活。而随着每次断电的发生,电企与村民之间的火药味也会骤然变浓,二者摩擦时有发生。
    廉江市供电局一座位于石角镇的35千伏变电站,首当其冲成为众矢之的。在该局提供的一份资料中,其中的一次激烈冲突被现场还原----
    “2004年7月3日上午10时多,石角变电站遭到200多名鹤地库区群众围攻。来人气势汹汹,直闯值班室,喊打喊杀,质问值班员为什么没电,并动手砸坏资料柜玻璃、摔碎茶具、掀翻桌椅、毁坏房屋门窗及空调等电气设备。个别人强闯高压室,企图合闸供电。11时30分,廉江市供电局工作人员前往石角供电所平息事态。闹事者转而围攻供电所,驾驶摩托车堵住门口,车龙长达200米。人们情绪激动,要求面见供电局领导,签字保证上述地区全天不限电。随后引发争执,廉江市供电局部分工作人员遭到殴打。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廉江市供电局工作人员弃车逃离了石角镇。”
    类似事件在1993、1994、1997、1998、2000至2003年均有发生,甚至出现了以炸坝、向水库投毒和倾倒煤油相威胁,要求恢复正常供电的极端案例,令当地政府大为紧张。
     村民电费并不菲

镇府居间赚差价
    每度0.083元的优惠移民电价,似乎成为导致石角镇17年电荒的核心。然而,在石角镇居民的电费缴费单上,其实际缴纳的电价却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据南方农村报记者多方了解,目前石角镇均由各村自定标准收取电费,多则每度1.2元,少则每度0.4元,而南方电网在粤西地区的居民生活用电价格为每度0.63元。换言之,所谓0.083元的优惠电价在石角镇早已成为一个伪命题。
    在石角镇居民每度电的电费构成中,除0.083元以移民优惠电价的名义被转交给廉江市供电局外,石角供电所成为其中另一个“吸金主角”。
    与廉江市其他20个镇街供电所截然不同的是,石角供电所与廉江市供电局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石角镇政府是其唯一的上级主管部门。
    目前,石角供电所按照每度0.42元的标准向各村收取电费。这其中除了用以负担供电所29名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外,结余部分则全部成为石角镇政府的“囊中之物”。
    据石角镇政府一位退休干部向记者透露,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石角供电所每年至少可以向镇政府贡献利润200-300万元。
    而在0.42元之外,各村用电管理人员的工资、从变电站至农户间产生的供电损耗等,种种负担将石角镇居民电价的“气球”越吹越大。
    虽然石角供电所在每度0.083元优惠电价之外收取数倍的高额附加费用,但长期以来电网的维护改造却投入寥寥。
    在此情况下,石角镇电网的维护目前只能由财力更加贫瘠的村一级自行负责。
    几年前,石角镇某村变压器被盗,连续停电几日。万般无奈之下,村委会卖掉了两间公有用房和一台手扶拖拉机,才换回一台新变压器恢复正常供电。而这一费用,最终还是要平摊到每个村民头上,成为其实缴电费的一部分。
     并网谈判屡搁浅
     镇府被指太贪心
    长期以来,由于体制畸形,特别是石角镇政府直接参与电力经营,导致6万移民电价遭遇“被优惠”的同时,市供电局的限电措施也让地方经济发展被扼住“咽喉”整整17年。
    日复一日的电荒,已经让越来越多的石角镇居民不愿再纠结于所谓的优惠电价,而是强烈地希望能够并入南方电网,以求尽快享受同网后带来的优质服务。“只要不停电,什么都好说。”一位村民对南方农村报记者说。
    其实,廉江市供电局收编石角镇电网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
    1999年12月,廉江市政府就已经决定将石角供电所移交廉江市供电局接管。然而,石角镇政府提出供电所移交后由廉江市供电局每年补贴镇里300万元的条件,令后者无法接受。
    与此同时,双方的谈判也多次因当地民众的冲击而中断,并最终升级为百人冲击廉江市供电局、并试图挟持领导的恶性事件。廉江市供电局认为,一系列事件背后,均有石角镇部分村干部的影子。廉江市政府随之决定石角供电所移交工作暂停。
    此后,随着石角镇电力供应状况的持续紧张,在廉江市政府的协调和直接参与下,廉江市供电局与石角镇政府有关供电所接管事宜的讨价还价一直在断续进行,目前已进入最为艰难的收官阶段,但双方分歧依然明显。
    南方农村报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消息是,为了弥补供电所移交后的损失,每年将由湛江市财政负责补贴石角镇政府300万元。
    不过,由于认为年补300万的数额仅着眼于目前1700万度的年用电量,并没有考虑到此后的增加额度,所以,石角镇政府对于这块“蛋糕”并不领情。此外,石角镇政府的另一个担忧是,这笔钱并没有长效机制保障,“2、3年之内可能会按期付给,但一旦财政有困难,则有可能泡汤”。
    同时,双方争执的另一焦点是,廉江市供电局坚持只接收石角供电所的全部固定资产,其工作人员则全部由石角镇政府负责分流安置。石角供电所所长罗明兴认为,如果一个都不接收,“绝对不能理解”。
    对于石角镇的强硬回应,一位长期参与谈判的廉江市供电局负责人并不感到意外。在他眼中,石角镇政府置6万多居民的整体利益于不顾,只局限于“小团体利益”的短视行为,是收编谈判屡屡搁浅的根本症结所在,“石角供电所每度电的供电成本不超过0.2元,这部分利润谁也不愿意让出去”。
    新闻延伸:在特定历史时期,有关部门通常以优惠供电价格的方式,来弥补水库移民对国家和地方水利建设作出的贡献。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供电成本的不断提高,超低移民优惠电价逐渐背离市场准则,一方面迫使电网逐渐通过限量供电等方式减少损失,而另一方面,断续不稳的“抽风电”、“低压电”也被移民们视为政府对历史承诺的一种公然撕毁。在市场经济游戏规则与移民供电优惠政策之间,平衡正在被打破。
    居于廉江市东北一隅的石角镇,便是一个电力上的“独立王国”,同时也是洞窥目前移民供电利益纠葛等体制难题的典型案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快讯:广州黄埔大道发生堵路群体事件(图)
  • 快递公司倒闭引发群体事件 广州局部出现瘫痪(图)
  • 传苏州工业园联建科技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图)
  • 重庆公安《群体事件处置手册》内部教材曝光引关注
  • 昆明市市委书记仇和的政治脑袋与群体事件
  • 中国股市不法行为泛滥 多发群体事件
  • 济宁发生强抢公司经营场所致流血群体事件
  • 滇煤矿爆群体事件 11警车被砸
  • 湖北省委书记:公安局长要第一时间到群体事件现场
  • 湖北石首群体事件14人被捕 (图)
  • 中国建基地培训官员应付群体事件
  • 吉林通钢因重组引发群体事件 重组方一名管理人员被殴打致死
  • 湖南省沅陵县城管打人引发大规模群体事件(图)
  • 群体事件接连发生 武汉锅炉厂千人堵路 (图)
  • 武汉接连发生群体事件 武汉锅炉厂千名工人堵路(图)
  • 最高法院再次出台文件要求化解行政纠纷避免群体事件
  • 罗清泉:反思“6·17”石首群体事件的原因教训
  • 中国民众「仇官仇警」群体事件频发
  • 广东省中山市港口镇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图)
  • 未来10年群体事件将极限挑战中共独裁地位!/李志友
  • 吉林通化钢铁集团群体事件:建龙集团有背景?
  • 制度性损害是引发群体事件的主要原因/康新贵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石首群体事件疑与官员贪腐有关
  • 倘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湖北石首群体事件缘何由小拖大?
  • 胡锦涛担心枪杆子镇压群体事件时,无法控制军队(图)
  • 群体事件狼烟四起:北京轮训2000名县官用心良苦
  • 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 主政官员不能把群体事件预定为“闹事”
  • 反思云南群体事件:如何走出施政和维权的暴力困境?
  • 重庆巫溪因车祸引发群体事件/李书进
  • 谁是北京奥运最大威胁:恐怖主义还是群体事件?
  • 廖祖笙:从瓮安群体事件看官民底线的逾越
  • 学习识别群体事件中的便衣特务(图像特征)/上海维权(图)
  • 林云海:人权是内政,群体事件是国家机密?
  • 制度性损害是引发群体事件的主要原因/康新贵
  • 群体事件和政治改革/高峰
  • 北京解决处置群体事件“非常紧迫”为哪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