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举报信:南宁借死者名冒领拆迁补偿费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1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3月11日,本网信息员收到一封举报信,揭露广西区南宁市南湖开发区十一组组长梁新海伙同土地局偷梁换柱侵占村民的权益,多次冒领拆迁补偿费的情况。土地局征地拆迁办公室的莫绍军、周其发、李如松等人同流合污虚报骗取房屋补偿费,借死者名冒领拆迁补偿。举报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中央领导: (博讯 boxun.com)

    
    您好!我是广西南宁市南湖开发区的非农拆迁户受害者。由于地方政府及南宁市土地局违反法定程序和法律法规,没有秉持公正原则,导致南湖区很多拆迁户利益严重受损和侵占,甚至无家可归。
    
    土地局某些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别人的利益占为己有,他们以南府复(2001)52号文来欺骗群众。那份所谓的南府复(2001)52号文是南宁市土地局和郊区政府给南宁市人民政府的批复文,并不是南宁市人民政府对南湖区土地征用和拆迁房屋的法律法规,没有经过南宁市人大及广西自治区人大表决通过,不具备法律依据。
    
    在南湖区非农户回建安置案中,很多非农拆迁户却莫名其妙的得到土地局的安置,只因为他们是某些干部的亲友。此事引起受害群众极大愤怒,现特向中央政府举报。
    
    具体情况如下:
    
    南宁市国土资源局2003年5月27日公布的《市国土资源局关于确认南湖区符合非农安置资格人员名单的通告》中有几位持证人非常蹊跷。
    
    1、埌东十一组的梁文英。她早在50年代横县古城村还没有移民时就出嫁到南宁水街一带了。跟埌东村一点关系都没有,根本没有埌东的户口,更没有房屋在埌东。而且早在七十年代就死了。这样一个没有户口、没有房屋被拆、甚至早就没有生命的老太婆为什么能在拆迁补偿中领取了一笔又一笔的补偿费呢?经过我们顺藤摸瓜的调查,发现原来这个早已过世的梁文英是11组征地拆迁组组长梁新海的姑妈。我们去找土地局理论,土地局的莫绍军解释说梁文英是有其人的,现在住在江南区,是超大运输公司的退休职工,2003年左右去世,时年84岁,是具备补偿资格的。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据查,此梁文英非彼梁文英。两个人年龄相距至少三十岁,只是恰巧姓名相同而已。梁文英是埌东埌西征地十一组组长梁新海的姑妈,在家中排行老大。她的最小的弟弟今年也已经90多岁了,梁文英如果活到现在,也超过一百一十岁了。一个早在阴间的人怎么能具有补偿资格呢?中间的猫腻不得而知,就是十一组组长梁新海伙同土地局偷梁换柱、浑水摸鱼侵占了我们的权益,多次冒领拆迁补偿费。
    
    土地局征地拆迁办公室的莫绍军、周其发、李如松等人同流合污虚报骗取房屋补偿费。(周其发、李如松已因腐败被判刑,但土地局仍然对土地赔偿错案不予作为)我们多次向上级反应这些问题,但是地方官官相护,南宁市纪检监察部门无所作为,竟然还为梁文英这个名字审批了房屋宅基地。市纪委负责调查拆迁安置案的简厚赞居然明目张胆的说:说你能得你就得(得到安置住宅),不得就不得,有些人不应得的,就是“特事特办”。
    
    2、原津头乡副乡长梁丽珍,退休后被土地局返聘为非农安置工作组组员。她利用职权为梁氏家族谋取利益,为自己的亲属安排非农回建地,取得不合法的利益,其中梁丽珍的姐妹梁丽莲、梁丽梅并没有被拆迁房屋。梁丽莲在梧州地区某县邮电局工作了几十年,连户口都不在南宁市,却得到了非农回建地。
    
    祥宾路居民二区14栋7号房,持证人姓名不详。埌东村民传说是梁丽珍找人顶替其叔父的名字取得的,实际上归她所有。而梁丽珍的叔父在解放战争时随国民党去台,并于70年代客死台湾,当时埌东埌西还未开发,他也没有财产和房屋在大陆,又谈何非农户口房屋安置呢?至今,由于某些人做贼心虚,祥宾路居民二区14栋7号房门外空空如也,不敢悬挂门牌号。屋主是谁也不知,其中隐藏着多少内幕,事实如何,都不为外人所知。恳请上级领导深入民间调查。
    
    梁丽珍为何能一手遮天?她的丈夫就是土地局一科科长梁式才,夫妇两狼狈为奸,利用权力为他们一家分得宅地三宗。正是这个梁式才做贼心虚,屡次在土地局挡住埌东埌西上访村民。如今梁丽珍也已经退休,退到安全港再也没有人查根问底了。土地局号称当年南湖区开发安置时有四个部门监督工作,却为何还出现这冤假错案呢?!那不是官官相护吗?!这些人置国家的法律于何处呢?
    
    3、梁秀莲、梁丽英是同堂姐妹。是七十年代分别出嫁到南宁市郊区凌铁村和雅里村的菜农。她们的所在村因为建大桥被开发,为此郊区政府已经给她们发放了生活补贴并分给宅基地。她们既然已经得到了所在地的农户赔偿,又没有埌东埌西户口,为什么还能多拿一份埌东非农回建地和赔偿费?就因为她们的堂哥梁永广是埌东十组组长,靠弄虚作假,为她们强取到回建房同时领取着政府农业和非农业户口两份赔偿。现在梁秀莲、梁丽英领到的宅地已经出租,每月领着不属于她们的不菲租金和政府的双份补贴。
    
    以上是广西南宁市南湖开发区拆迁安置案中部分不合法情况的举报。在南湖开发到现在十年的时间中,有不法分子以权谋私就有无辜百姓受害受难,我们为了申述操劳疲惫,黑发熬成白发。跪求政府领导秉公执法,深入调查。还我们公正,还我们一个栖身之地!
    
    此致
    
    广西南宁市埌东埌西受害非农
    
    2009年12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南通野蛮拆迁,导致群体信访
  • 武汉一拆迁工地发生垮塌事故 3人死
  • 胡燕再谈上海世博会拆迁:医院也参与了迫害(图)
  • 拆迁楼风:北京全面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
  • 忧拆迁新法挡财路 地方官员要代表委员嘴下留情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五)
  • 又现暴力拆迁,七旬老人被拆迁队活埋致死
  • 武汉七旬老人被野蛮暴力拆迁队员活埋致死
  • 江苏刘国华控告拆迁部门遭报复
  • 海南乡镇发文奖励拆迁得力村干部
  • 全国优秀校长因被拆迁成“孤家寡人”(图)
  • 拆迁新条例出台前夕,无锡强拆更趋疯狂(图)
  • 江都拆迁办正月十四深夜推到居民房子,律师释法认定构成犯罪(图)
  • 江苏宿迁被拆迁人路承明的泣血控诉 (图)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四)
  • 江苏连云港市:全国仅存的民国一条街即将拆迁(图)
  • 关于北京打工子弟学校拆迁问题交流会
  • 北京将拆迁30所打工子弟学校 超过1万名孩子将失学(图)
  • 开封违法建筑蚕食古城墙 居民为套取拆迁补偿
  • 非暴力拆迁时代 莲花区拆迁办最新动态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其实我不想当拆迁钉子户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大力发展拆迁经济”/邹宇泽
  • 童大焕:这样的拆迁该如何赔偿?
  • 拆迁中的“巧取”与“豪夺”/乐南
  • 荷兰如何进行拆迁和土地征收/程雪阳
  • “暴力拆迁”行将就木,“暴力搬迁”呼之欲出/乌支农
  • 遭遇“被拆迁”,维权别进误区(图)
  • 1/3被拆迁人不被安置能叫钉子户吗
  • 新拆迁条例第四十条违宪应予废除/马光远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价值观被拆迁的支离破碎/符鹏
  • 長毛僧:拆迁新政手太软,征收何如改没收!
  • 拆迁为何拆出10个亿元户和400户千万富翁家庭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练洪洋
  • 宁波拆迁出怪事 国土局状告房管局/王俊秀
  • 土地制度造成拆迁困局/李子暘
  • 傅蔚冈:拆迁假离婚背后的真问题
  • 陈晓峰:艺术区“拆迁”的社会性思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