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0日 转载)
    来源:维权网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2010年3月9日,人大、政协两会正酣,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政法委书记叶刚带领1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来到该乡大坝井村村民李毫美刚被强拆的房屋废墟上,当众高喊:“打!给我打!”
    
    李毫美是一位残疾人,与丈夫在伤残前即已离异,带着正读书的女儿。为了生计,她拼搏多年利用积蓄和银行贷款开了一家石材厂,不但自己有了生活来源,还解决了近20名待业者的工作,日子步入小康。乡邻里无不称羡。
    
    但厄运突降。政府要在其厂附近修建“国宾大道”,令其拆除红线内建筑,李毫美积极配合,不争条件,带头拆除道路规划占线建筑。政府某些官员得寸见尺,后又称其厂房在大道旁影响美观,为达成显而易见的私利,不顾国家法律和被拆人任何权益,一纸加“公章”强行宣布其建厂时依法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等等合法手续无效,要强拆李家其余2700平方米厂房。这一宣布对李家如五雷轰顶,是灭顶之灾。李据理力争,陈述政府无权单方面宣布她依法在政府相关部门办理的建厂手续无效。
    
    但其是一名四级残疾人,哪是政府工作人员对手。李的前夫是一名刑侦警察,在他们离婚后,李因意外致残,又带着他们的女儿,故就一直未娶,多年来一直帮扶着这个残破的家。
    
    这位情离责未弃的人民警察在此时也帮着向相关部门陈情,说明其前妻的工厂是其合法财产,其经营也依法办理了相关的工商、税务登记手续,依法纳税,自食其力,一名四级残疾的妇女,不但要供女儿读书,还有老母要养,恳请政府依法办事。
    
    但一切无果,无法无天的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终于今年1月26日,不与被强拆人谈一丝一毫的补赔偿问题,用野蛮的暴力强行将李家2700平方米的厂房和含在其中的住房转瞬夷为平地。李毫美两次要跳楼自杀,均因被其前夫和未成年正在上学的女儿发现,苦苦哀求其放弃自杀念头,才在废墟边用废料遮挡拼凑,一家人权且住了下来。
    
    3月8日上午,为表抗议,李毫美在废墟上挂了几幅标语。
    
    3月8日中午,党武乡政府伙同当地警察来威胁警告,要其放弃标语抗议,一无所有的李毫美不从。尽管当天还有乔装打扮的某些人企图偷走标语,她仍在废墟之上,苦苦以残躯守看护着横标。
    
    3月9日中午1点多,政法委书记叶刚,吆喝一伙妇女工作者和打手,拿着做伪证的摄像机耀武扬威,冲着这些抗议的标语而来。
    
    李毫美当时正在做饭,这伙人到来后冲进小屋抢走李手里切菜的菜刀,随后高声叫嚷着要烧掉“非法标语”。李就和其年迈的老母亲出来阻拦,尽力保护。
    
    政法委书记叶刚当众高喊:“打!给我打!”
    
    打着政府旗号的官员打手们仗势欺人,李母脸部、胸部多处遭到拳击。这两母女一个残疾一个年老,哪是他们对手,结果标语被抢去就地烧成灰烬,两人不同程度受伤,在打手们嚣张的气焰中呜呜痛哭。李家附近的村民皆目击到这伙暴徒们对这对弱势母女的非法举动。
    
    两会期间政府人员大打出手,口出狂言,蔑视法律,确实给两会增色不小,不知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代表”们有何感想?莫非依然只会对暴徒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继续与国家法律和人的权利与尊严为敌,干些“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政绩工程”呢?
    
    花溪区党武乡党委书记 杨桂林 手机 13885046129
    
    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 叶刚 手机 13985047318
    
    花溪区党武乡乡长 王春风 办公室 0851-3790000
    
    附件: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片)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一拆迁工地发生垮塌事故 3人死
  • 胡燕再谈上海世博会拆迁:医院也参与了迫害(图)
  • 拆迁楼风:北京全面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
  • 忧拆迁新法挡财路 地方官员要代表委员嘴下留情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五)
  • 又现暴力拆迁,七旬老人被拆迁队活埋致死
  • 武汉七旬老人被野蛮暴力拆迁队员活埋致死
  • 江苏刘国华控告拆迁部门遭报复
  • 海南乡镇发文奖励拆迁得力村干部
  • 全国优秀校长因被拆迁成“孤家寡人”(图)
  • 拆迁新条例出台前夕,无锡强拆更趋疯狂(图)
  • 江都拆迁办正月十四深夜推到居民房子,律师释法认定构成犯罪(图)
  • 江苏宿迁被拆迁人路承明的泣血控诉 (图)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四)
  • 江苏连云港市:全国仅存的民国一条街即将拆迁(图)
  • 关于北京打工子弟学校拆迁问题交流会
  • 北京将拆迁30所打工子弟学校 超过1万名孩子将失学(图)
  • 开封违法建筑蚕食古城墙 居民为套取拆迁补偿
  • 北京警方调查处理艺术家被强制拆迁及游行事件
  • 非暴力拆迁时代 莲花区拆迁办最新动态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其实我不想当拆迁钉子户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大力发展拆迁经济”/邹宇泽
  • 童大焕:这样的拆迁该如何赔偿?
  • 拆迁中的“巧取”与“豪夺”/乐南
  • 荷兰如何进行拆迁和土地征收/程雪阳
  • “暴力拆迁”行将就木,“暴力搬迁”呼之欲出/乌支农
  • 遭遇“被拆迁”,维权别进误区(图)
  • 1/3被拆迁人不被安置能叫钉子户吗
  • 新拆迁条例第四十条违宪应予废除/马光远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价值观被拆迁的支离破碎/符鹏
  • 長毛僧:拆迁新政手太软,征收何如改没收!
  • 拆迁为何拆出10个亿元户和400户千万富翁家庭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练洪洋
  • 宁波拆迁出怪事 国土局状告房管局/王俊秀
  • 土地制度造成拆迁困局/李子暘
  • 傅蔚冈:拆迁假离婚背后的真问题
  • 陈晓峰:艺术区“拆迁”的社会性思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