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流行毛语录图片反腐败专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0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近期中国互联网上开始传播一系列引用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言论内容,并用语录体表现的图片。网民们设计不同的格式,用毛泽东在几十年前所说的语录内容,批评共产党的腐败现况。 (博讯 boxun.com)

    
    《毛主席语录》是中国七十年代之前人们耳熟能详的党教育内容之一,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中国的两会期间,大量新创作的“毛主席语录体”图片在各个论坛和博客空间进行传播,人们主要引用其中关于执政腐败问题的言论来讽刺,如果按照毛泽东的标准,今天人们完全应当推翻共产党的执政。
    
    对此现象,历史学家程巢父星期二向本台表示,“他(毛泽东)说的话不算数的,他是一个翻云覆雨的人,他的语录就是神话时代,是一些御用文人给他整理的出来的。老百姓有气没有地方出,就利用网络,所以民间智慧得到大大的发挥,五花八门,真是挖空心思。所以中国老百姓对反专制、反极权、反腐败、反倒退,这(方法)是很有用的。”
    
    近日两会期间,网民们大量传播的毛语录图片,其中一个图片上写着,“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将不国。如果臣下一个个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而国家还没有办法治理他们,那么天下一定大乱,老百姓一定要当李自成。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会是这样。”另一张图片这样写着,“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打倒假共产党!”
    
    网友蓝无忧认为,毛泽东有很多讲话、著述并未出版。《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文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毛主席语录》,都是精心编纂的,并非真实面貌,目前没有毛泽东全集。《毛泽东选集》也只有前五卷,收录到1957年。所以很多话,少是以讹传讹。但值得注意,有意思的是,传播者的心态。
    
    浙江一位网友张先生表示,用毛泽东说过的话才不会被删:“如果谁要贪腐,他要割谁的脑袋。这是在新浪微博上这两天传的非常火的一个图片。这种话任何人都能够读出来,是网民或人民在表达一种对目前贪污腐败恶劣程度的愤怒,但是,如果这句话不是毛泽东说出来的,你不打着毛泽东旗号的话,这样的言论就不让发表了。”
    
    人们将毛泽东语录传播,并非怀旧,而是要讽刺共产党自身的腐败和信仰的谬误,以及制度本身的缺陷。对这种现象,蓝无忧认为,“反腐败还是要靠民主、法治、宪政的方式,以法治的方式来反腐倡廉,而不是像毛泽东所奉行的古代的专制帝王,以人治的方式进行反腐。比如朱元璋,他作为一个开国君主,也曾经以非常严厉的方式来进行反腐倡廉,但是从现在人看来是不足为训的,而且是不能持久的。”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记者屡次挽高官手臂出镜 走红网络(图)
  • 两会期间网络审查之一周指令(图)
  • 自由表达PK理性责任:网络考验政府监管智慧
  • 游精佑案网络关注团致两会的公开信
  • 中国最帅乞丐爆红网络,原是退伍兵沦落街头(图)
  • 中国有网民号召向政府网络审查系统发起全面袭击/姬励思
  • 广东省委做出承诺 欢迎网友参与网络问政
  • 网络传烟草局长日记中心工作是喝酒玩女人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三期)
  • 我国公安机关将严厉打击整治网络赌博行为
  • 北大清华开始试点网络高校
  •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网络限制不利于中国长远利益
  • 公安部:当前我国网络赌博蔓延迅速
  • 利用网络手机散布谣言 造谣山西地震5人被拘留
  • 所有网络记者非法,公民知情权“被代表”
  • 共军少将呼吁:成立机构反击网络攻击
  • 解放军少将呼吁成立机构反击网络攻击
  • 中国加紧网络控制发布网站信息核实制度
  • 北京宣布网络记者采访属非法,准备打压中国公民记者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美国誓言推广网络自由中南海顿时软塌下来/陈破空
  • 在中国网络空间,为何人们会以煽动反韩情绪为荣/赵博渊
  • 侯文卓:与中共网络游击战的策略和招术
  • 网络革命战术:劝说大小戈培尔悔罪自新重新做人/纽约新闻评论员
  • 解龙:网络革命续篇
  • 网络自由:极权政治与公民权争战新焦点/许允仁
  •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陈维健
  • 最恶毒春节拜年贴现网络,为何仇恨那么深?/张建
  • 中国打开网络问政大门伪民意泛滥
  •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 评论中国的网络监管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 网络民意,虎虎有生气/童光红
  • 廖祖笙:钳制网络自由给党国带来了什么?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廖祖笙: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
  •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陈维健
  • 希拉里的“网络自由”与中国事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