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亚莲:可恶的访民 忠勇的警察_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被刑拘、劳教(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6日 来稿)
    
    

——对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在当局敏感节点前被刑拘、劳教的感触
    
    
    如果要问上海各级政府官员见到什么样的民众最头疼、最恶恨(除纯为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外)?我想,答案当是肯定和统一的:访民,官府又称“刁民”。笔者何以如此大胆定论?只要看各级政法机构在对待访民的手段和措施上,便可窥其因。
    
    比如,每有节事、国事活动,现在已到稍有风吹草动时,各级官府就都要忙着给这些访民准备圈养的处所、物品,至于圈养的级别与环境,则视此民在官员心中可忍受的程度和该级官府人员良心和“吃性”(贪性)大小而定。有的给生活费(维稳)在适当范围内放养,有的特设人员暗控,有的陪同外出“散心”,有的大门口专设人员强制“侍候”,有的度假村、宾馆、小旅馆强制卧躺“静养”。准备的物品也因人而宜。“吃性”大的部门当然尽量减少不会“来事儿”懦弱访民的开销,但基本都好吃好喝的待见着,但你可千万别误会成是善待刁民,那只是适当安抚被非法关押的刁民,重要的是笼络好特聘上岗充当临时管教们的心,让这些只需些微好处就可死心塌地的社会底层失业和闲散人员认真履职,否则上面拨下的维稳费怎么以此籍口划拉着另作他用呢?对于那些“不懂事”的,黑头套、钢盔、绳索则是少不了的,本人就多次尝验过这些待遇。当然,对更“不懂事”的,就只能借用拘留所、看守所、甚至劳教所、监狱来好好款待了。90年代还有个更厉害的:暗无天日、牲畜都难待的遣送站、收容所。如果你还不识相,嚷嚷着要讨什么公道,在里面上个刑架呀,戴个腕戒(手铐)、脚链呀,弄个群殴呀,那也都是平常事。甭以为那只是笔者的想象,因为俺全都体验过,那可是真实的,绝非电影版。至于罪名么?就随便拟一个,反正法律这玩意儿,在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本就是个忽悠与娱乐!
    
    总之,在这些官员的心目中,访民对社会稳定(严谨地讲,应该是政绩工程)的危害性远远大于那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刑事凶犯,其“罪孽”简直到了不杀不足以平官愤的地步。可恨这些刁民也真是坏,虽然屡屡惹官府生气,但所犯“罪行”却又逮不得、杀不得,更令政腐们和办“案”警察咬牙的是,刁民们昂声叨咕着的法律用语,竟比他们要娴熟、专业得多。虽然顶着“法律”的名义直接以权特批,已让部分不知官高权厚的刁民尝过铁拳、黑牢、……等等厉害,但那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本人就干脆替官府出个点子,也顺带着拍个马屁,“求”权者今后对俺下手时不要太过威猛,已被折腾得多病缠身的俺小小弱女不值得你们如此下功夫。俺建议:今后凡访民“犯事”,通通都以“可恶罪”定性,不要再用牛头不对马嘴的什么“扰乱社会管理秩序”“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妨害公务”“寻衅滋事”……等等套帽,给这些刁民抓着小辫子,反而愈加起劲地跑到中国首府、甚至美领馆、联合国人权机构、……等等呼冤,给中国政腐们闹出更大的笑话和“祸害”来,丢尽咱老祖宗和现政权的颜面。
    
    不过,值得官府欣慰的是,在高收入的剌激和鼓励下,“人民”警察们虽然执“法”能力、办案水平上甚至书写功底上都还普遍稚嫩、不足、毛糙甚至歹煞,但他们思想上表现出来的忠勇、态度上呈现出来的盛气凌人、行为上四肢运用上的发达和英猛,可是越来越突出,真可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士。不负最高首脑对他们寄予的厚望和所下的钱功,也足以让“人民”们唏嘘、感叹不已。
    
    就在上个月,上海就发生了几例访民被刑拘、劳教的案例。比如童国菁、单妙发被劳教,李惠芳、陈启勇、谢金花被刑拘。在动辄以关押手段对付访民的上海,尤其正奉“隆重的、团结的、盛况的、胜利的、体面的、赢利的(个人腰包)、……”世博召开前夕,上海政法握有胡温交赋加大“维稳”力度的上方宝剑,假此名义大肆抓捕“不顺眼”的访民是上海当局的惯用和传统,也都在访民们的预料之中。但此时公安却在办理李惠芳和陈启勇刑拘案时创有了新意。
    
    2010年2月20日下午,上海被强迁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因疲劳正在里间午睡,儿子在旁用电脑,长宁新泾街道派来监控、跟踪李惠芳的社保人员则坐在外间。突有新泾派出所警察张庆友和一个不明身份便衣者擅闯入室,非法告知不许集访等并拍摄二人穿睡衣盖被躺卧照,随后无任何手续数次口头传唤,李惠芳和陈启勇虽据理力争、依法抗议,但最终在二十几个尽职忠权的英猛警察猛力出击并踢坏了卫生间的厕所后,被抬头扛脚、揪扯头发强制带往派出所。详见:维权网“上海访民李惠芳等人被带往派出所”,网址:http://127.0.0.1:8580/do/Qa_k/tttLx2f.Yg_L02y/G2aAxDN/eDv33WU/s-r--s/20100221004318_20008.html;大纪元“送告知书擦枪走火 2上海访民被刑拘”,网址:http://127.0.0.1:8580/do/Q__Z/totLNkjeQaRhg3Lx0h/yw/r-/s/sr/n2824118.htm。
    
    当晚,被李惠芳临时居住地甘泉派出所的警察、陈启勇隶属的虹口区街道政法书记王仁宪都认为拍照便衣人员工作太过粗糙、应该赔礼道歉的事件,却只因李、陈二人要求删去侵犯隐私录像、出示传唤证、指责警察违法,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刑事拘留了。因为李惠芳、陈启勇
    
    “损害”和“挑战”了他们作为至高无上的“执法”者的尊严、威望和权利,在权者铁血执政的理念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中国千年的传承,哪容小民“侵犯”和“玷污”。非善类的他们,更不会考虑和顾及到:仁慈的李惠芳虽然痛恨违反法律、侵犯人权的非法监控,但念及这些社保人员也都是底层人员,故让他们坐在室内取暖的善举。
    
    据李惠芳家人说,当晚深夜警察们还到李家扣留了一把菜刀,李的儿子悲切地对笔者讲:2005年8月李惠芳家被非法强迁时,愤极之下曾用菜刀割颈自杀被送武警医院救治,故至今颈部留有刀疤。假使此次再次使用过菜刀,必定是妈妈激愤中再次欲以死向不合理的强权抗争。李惠芳曾告诉儿子,最近几天,政府官员说要来和她谈房子的解决,为此心理、肉体遭受过重创和磨难的李惠芳一度心情转好,没想到却因指责、抗议“文书”(在李、陈抗议和责问、甘泉派出所警察询问下,便衣人员自称)和警察违法而再被拘押。
    
    近几年的上海,在官权指使和允许下,“人民”警察们又多了一项常用职能,就是无任何手续和犯罪事实下,可任意擅闯入室,任意对访民告知、拍照、摄像。所以笔者认为他们此时的身份应称为“进察”,才更为贴切,这样也才可将他们的权力进一步放大。比如无需传唤证和搜查令,“进察”都可随时入室;上厕所时,“进察”们无论男女也都可入厕“保护”、察看。这二个待遇笔者数年前就开始多次享受了,故对本人来说不算是新鲜的,劝访民们也都能慢慢“适应”并“忍受”才是,否则气出病来对维权上告不利,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
    
    比较鲜见的是,此次的“进察”叔叔对男女穿睡衣盖被睡觉看来特别感兴趣,其中便衣者闯进门后,举起摄像机就拍,随后不顾当事人抗议和表明身份的要求,掉头急速下楼欲逃之夭夭,被陈启勇追住后才自称是“文职人员”(应该无公安执法权)、并表示磁带录像删不掉。如此不敢暴露、狼狈和亵渎身份的举止,真是要让狗仔队都瞧不起的,不知其究竟是因明知违法执法、无权执法的尴尬和心虚,还是打“工作”招牌满足偷窥、强拍他人隐私的心理后,怕被民众指责而丢不起脸面的露怯?但无论如何,此二仔毕竟有坚强的公安机关靠山,结果最终受到伤害的李惠芳和陈启勇反被冠以“妨害”刑拘了。
    
    明明是警察理亏违法,却虚拟罪名以刑事侦查措施整治被害者,有的甚至被以劳教、判刑加害,这样的结果再次重复必然激发所有知情访民再念杨佳拭警案。而最近,就在2010年2月24日,本人遭遇老西门派出所17969号警察恣意凌辱欺负、违法不作为的事件,也再次证明社会同情舆论集体倾向“暴徒”杨佳绝非偶然。
    
    2000年8月南房集团动迁组未经我同意和违反区府信访办葛主任指令,擅自将我剩余生活用品放入白洋二弄37号全霉、浸水亭子灶间,致生活用品全部损坏。之后区府以房子解决时让南房一并赔偿答复,当时无房居住的我无可奈何。2009年4月我得知白洋二弄动迁,鉴于政府经手人都已调换,我立刻将此事分别向街道政法书记和派出所反映,并指出保管人是南房集团动迁组,我连钥匙都没有。他们到该地查看后表示会告知动迁组,到时再想法处理此事。
    
    然2010年2月24日,我去该房查看发现已空无一物,房门都被卸掉了,街道政法书记去电询问后说:东西的确全部没有了。当晚我去派出所备案,XX警察做询问笔录时,虽问事情经过却对我已极简要的陈述懒得听、懒得记(当晚他主动道歉,故警号省略)。17969李警察更在根本未听过我半句陈述情况下,就用手指着我大声瞪眼训斥,表示决不会按我的陈述记录,我必须听从他的记录要求,并扬言“谁知道那间房子里的东西是否你的,我就不管,不记,你能怎么样!”“有彩电或者其它什么都与我无关”……等严重违反公安办案规则、程序的话,并一次次用手指我鼻子骂“我知道你是谁,你现在就去告好了,随你告到哪里去,我才不怕呢!”态度极为粗暴、凶悍,与流氓无异。
    
    第二天,虽然17969警察在事发时看到部分情况、听到该警恶言的老西门派出所施(取音)副所长的要求下,极不情愿地向本人赔礼道歉,但此事件不正是当下部分“人民”警察违法时有恃无恐、嚣张凌人和信访控告机制实际缺失的真实写照吗!被权钱豢养的他们忠于的绝不是法律赋予的职责和人民,而是腐恶的官员和权制,故他们不怕告。而更让我震撼和恐惧的是,本已记录水准低下,还如此粗暴、懒惰办案,将有多少老百姓吃这些高薪“人民”警察的苦?怪不得现在公安虽动辄发动民众协助办案,还依然破案率低下,更怪不得社会治安如此之差。难得幸运的是,当天施副所长还是讲道理的,并为该警的不当言行作了弥补,否则……。可访民们现如今能遇上几个讲理的?
    
    而将警力滥用在“败坏”官员“政绩”的访民身上,而不去打击真正的刑事犯罪,也是社会畸形、腐败和治安、人文环境恶劣、道德缺失的重要原因。2009年,当警察、警车24小时在我家门口实施“保护”时,马路正对面的邻居家门被撬,煤气灶等都被偷盗一空。邻居愤懑难当,却敢怒不敢言。
    
    怎么样,全球范围内,通翻史页,都找不到代表当今中国最先进、最大款的城市——上海如此对待普通小民的例子吧!但真因稀奇,才吸引眼球呢!所以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甚至文明程度应该比咱低下的亚非拉人,也都背着个摄相机,一群群的涌到中国来,到处逛着找访民问个究竟呢。想想,外国人到中国都要消费的,这无疑就增长了GPT嘛。嘿!看来中国官员真是深谋远虑啊,打着“养”着让咱访民也作了贡献。再想即将到来的“嗜剥”会和眼下真热闹着的那个“全国任命代表屁会”,那得吸引世界上多少眼球的关注啊!相信到时外记们感兴趣的除了这座迷离的上海城市和其“高速”发展背后制造了多少访民和穷人外,肯定还有拿着高俸的忠勇警察们是如何围追堵截地应对、管治这些可恶的访民们。
    
    可恶的访民,忠勇的警察,何时才能结束官腐强加的对峙,回归正常的警民鱼水情?
    
    李惠芳儿子联系电话:13262751216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0年3月5日
    
    
    附:一、李惠芳、陈启勇情况简介。
    
     二、2010年2月20日李惠芳、陈启勇刑事拘留家属通知书2张。
    
     三、2010年2月20日长宁区公安分局新泾派出所扣押物品清单1张。
    
     四、告知书1张。
    
    
    李惠芳、陈启勇情况简介
    
    李惠芳与家人原居上海市长宁区北瞿路屈家桥980号,系独幢一百多平方的二层楼洋房。离异后独自抚养儿子的她,曾到欧洲经营多家餐馆数年,生活富足。2002年回国办理事务时恰遇家中拆迁而耽搁返洲,2005年8月7日,地方政府借“麦沙台风”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名义,投放二枚烟雾弹破门强拆,并将割颈抵制非法强迁的她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转取保候审。之后李惠芳不断上访告状,2006年有关部门不顾她身患重病需立刻住院手术和未成年儿子无人监护,以“上访滋事,扰乱秩序”罪名再次刑事拘留一个月后,于6月13日将她非法劳动教养一年,致使李惠芳重要器官摘除,成为残病患者和部分丧劳人员。李惠芳的私财也被政府指使他人抛扔路边。
    
    2009年3月5日,李惠芳又因到北京申请游行而受到欲加之罪的行政拘留5天整治;同年11月奥巴马访问中国期间,李惠芳因在北京国宾馆附近逗留,而被处行政拘留10天,同时被拘的还有陈启勇等其它共31位访民(涉及陈启勇的部分,下不再重复)。
    
    陷入困境的李惠芳曾试图求助司法救济,并多次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所有案件法院都违法无理拒收。随着维权知识的丰富和历炼,李惠芳意识到单靠个人的力量是极其弱小的,只有互助团结才能推进中国民主法制的实现。为此现在的她不仅坚强不屈依法维权,还尽勉薄之力帮助他人,在访民中享有良好声誉。2009年5月,她因与陈启勇一起帮助冯正虎先生向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府有关部门寄发督察简报,而被公安传唤、抄家、威胁。但自2003年5月23日至今,遭受了暴力强拆、栽赃陷害、劳教、拘留,软禁、武力截访、抄家等无数次黑恶厄运罩应的她,早已适应并不再惧怕任何强权的打压和迫害,原先只知赚钱养家、构画明天、追求安逸的她已被腐恶官员激发为学法知法、为权利而战的维权勇士,虽然屡告屡败,她也必将维权进行到底,为中国的法治进程作出公民应有的努力,更为还她和无辜儿子公道,为下一代不再遭受类似我们今天的悲惨命运!
    
    访民陈启勇也因抵制非法强拆走上上访之路,与李惠芳一样,他也热善厚道,并曾多次因打抱不平而遭上海当局的痛恨、整治。
    
    2009年4月7日上午11时,陈启勇路过徐汇分局田林派出所门口时,见民警强夺访民家年老者祭典祖先的容器,善打抱不平的他指责警察违法、劝导警察从善,当即遭到田林派出所民警的群殴,撕破衣裳、掐住喉咙、击打面部、轮流狠踢下身,为防门外民众指责,还将陈启勇强行拉进派出所,将他双手反拷后,又拳打脚踢,施展淫威猛劲。
    
    当晚20时,历时9小时后,才结束被非法拘禁的状态。多处负伤的陈启勇立刻往医院就诊,结果血尿三个+。
    
    与李惠芳和上海绝大多数访民一样,陈启勇无论是被非法拆迁、还是被非法限制人身、殴打致伤,都跑断腿也状无处告。
    
    穷人和访民,上海法院拒受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0年3月5日
    
    马亚莲:可恶的访民  忠勇的警察_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被刑拘、劳教
    李惠芳:刑事拘留家属通知书
    马亚莲:可恶的访民  忠勇的警察_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被刑拘、劳教


    李惠芳: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
    马亚莲:可恶的访民  忠勇的警察_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被刑拘、劳教


    陈启勇-刑拘家属通知书
    马亚莲:可恶的访民  忠勇的警察_上海李惠芳、陈启勇、童国菁等被刑拘、劳教


    告知书-10022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睹和平奖得主风采,上海张英被看守所唆令同监犯暴殴/马亚莲(图)
  • 马亚莲:大恐惧!
  • 马亚莲:沪访民在抓殴中体验“七一”的“伟光正”(图)
  • 马亚莲:上海维权者迎接冯正虎回国被监管、侮辱
  • 上海李惠芳寄发督察简报被传唤、抄家/马亚莲 (图)
  • 马亚莲:上海访民到看守所喊冤遭抓殴(图)
  • 马亚莲:上海截访者把持中央信访接待室
  • 马亚莲:上海访民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被拘留
  • 马亚莲:屁会召开,冤民遭秧!(图)
  • 上海马亚莲就法院违法致全国二会、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控告信
  • 马亚莲:愤然!形同走尸的信访制!(图)
  • 马亚莲:上海驻京办侍令暴虐 访民被打眼底骨折
  • 马亚莲:王水珍“寻衅滋事”案再审申请书(图)
  • 马亚莲:怎有如此比“黑社会”还黑的上海市“人民”政府!
  • 马亚莲:最“艺术”的国家
  • 马亚莲:上海私法受害者张雪英的血泪控诉之感(图片资料)(图)
  • 马亚莲:上访有罪?暴殴有理?——看上海私法受害者张雪英的血泪控诉之感(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