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武义看守所在押人员“睡觉死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6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在中国大陆,河南青年王亚辉在鲁山县公安局受审时“喝水死”事件曝光不过几天,浙江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看守所又发生一起在押人员“睡觉死亡”的事件。警方表示不存在虐待刑讯问题,但死者家属对此有疑问。 (博讯 boxun.com)

    
    据浙江“今日早报”3月3号报道,浙江武义县王宅镇下四保村32岁的村民何舍彪,因涉嫌盗窃被关押在武义县看守所。武义县警方表示,2月17号凌晨,何舍彪忽然呼吸困难,被送往武义县人民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称,目前没有发现死者生前遭受同监室在押人员的虐待,也没有发现监管民警有对他体罚的情况。死者可能是在睡觉时由于心脏骤停死亡的。
    
    何舍彪的家属则表示,在殡仪馆发现死者的鼻孔和嘴里有大量的淤血流出。对此警方的解释是,那天,死者家属搬过尸体,可能是他们翻动尸体时,死者肺里的血流了出来。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武义县公安局了解有关情况。
    
    记者:“我想请问一下对于何舍彪死因的调查,你们有没有新的进展呢?”
    公安局:“这个不太清楚, 因为是有关部门在管的,我们只是指令单位,所以不太清楚好吗。”
    记者:“具体是哪个单位在管的呢?”
    公安局:“应该是局领导他们吧。”
    
    记者又致电最早拘押何舍彪的武义县王宅派出所 ,询问此事。
    
    派出所:“这个我们不清楚的。”
    记者:“你们不清楚? 因为是你们打电话给家属说他儿子当时在医院抢救的吗,是不是?
    派出所:“主要调查的不是我们,是检察院在调查的吧。”
    
    北京政法大学法学博士滕彪律师告诉本台记者,中国大陆一些从事律师和法律研究的人,很早之前就发现中国目前的刑事诉讼体制问题颇多,各地警方看守所的管理制度也存在非常大的弊端。滕彪律师说,去年4月份,他和近20名律师一起联名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出公开信,要求改革目前中国的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
    
     “公安局它负责侦查、负责破案,但同时它又负责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关押和拘留,他就有动力去通过刑讯逼供的方式对犯罪嫌疑人逼取口供。这就是导致‘躲猫猫’等事件的很重要的体制原因。因为在中国刑事诉讼法里面有关于批捕和取保候审的规定,但是在实际运作当中,这个问题非常非常大。我想其中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整个的刑事制度, 包括刑法理论,犯罪理论, 它就把犯罪人和犯罪嫌疑人当做敌人,要严加处罚惩治的对象,对这种取保候审的申请一般的都不批准。”
    
    滕彪表示,如果中国各地的看守所从公安局转到由司法局管理,这两个执法机关就可以起到互相制约的作用,从而减少看守所内的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
    
     “但是我想最主要的障碍, 公安系统他们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管理看守所能够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利益。”
    
    原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昝爱宗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刚刚听完浙江某电台对何舍彪“睡觉死亡”事件的新闻评论节目。节目主持人讽刺了有关部门对看守所在押人员忽然死亡的种种“充满创意”的解释。
    
     “自‘躲猫猫’以后,公安一直都在出这种意想不到的创意,擅长策划和擅长创意。‘躲猫猫’、‘喝开水’,现在浙江也不甘落后,出来一个‘睡觉死’。
    
    据 “今日早报”报道,武义县公安局官员表示,警方原打算对何舍彪的尸体进行解剖检查,但死者家属要求对金华市检察院法医解剖尸体的过程进行全程录像,金华市检察院认为,由家属录像不符合法律规定。为此,家属不同意尸检。昝爱宗认为,对“何舍彪猝死”一案由武义县或者金华市的警方和检察机关出面调查,很难做到客观公正。昝爱宗说,在他看来,这一事件最终恐怕还是要借助媒体网络的力量,引起更高一级部门出面干预,真相才有可能水落石出。
    
     “现在被报道的说媒体还没有被收买,或者是没有分清自己的责任, 现在正好两会期间嘛,省里面的领导也都在北京开会,他们看到本省出现这么负面报道,会调查这个事情, 只要是能有第三方做调查,这样可能是更客观一点。”
    
    报道说,目前何舍彪的尸体冷冻在武义县殡仪馆。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武义县检察院表示,因尸检没进行,对于何舍彪的死亡原因,暂时还没定论。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访民徐江姣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被抓走(图)
  • 浙江看守所内在押人员死亡
  • 浙江巨化股份又一高官落网 原副总陶杰获刑十年
  • 浙江温岭、湖北武汉分别有大批访民被截被关
  • 浙江海盐县某副县长秘书“涉嫌强奸罪“被刑拘
  • 浙江将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至1100元 跃居全国最高
  • 浙江5名儿童失踪溺亡后,水池又浮起一具女尸
  • 浙江一货船江苏海域失踪8名船员下落不明
  • 浙江村民网上发贴遭威胁(图)
  • 浙江天台五姐弟死亡原因确定:溺水亡非他杀(图)
  • 浙江义乌校长带头集体嫖娼 警方避谈抓捕细节
  • 浙江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 年减通行费10亿
  • 浙江警方称5姐弟水库溺亡事件不排除人为因素(图)
  • 浙江留守儿童失踪事件直击 五小孩遗体全部找到 (图)
  • 浙江5姐弟失踪地发现可疑糖果 警方找到一尸体(图)
  • 浙江5名儿童结伴出门失踪 警方介入调查(图)
  • 浙江外国人最多的城市:不是杭州是义乌
  • 浙江绍兴一家化工厂发生火灾2人轻微灼伤
  • 春节期间浙江访民钟亚芳仍关精神病医院(图)
  • 国际人权日来临,浙江老访民徐江姣给中央领导的公开信(图)
  • 给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的一封信:要求重新审理永嘉法院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的错误判决
  • 浙江黑监狱受害者连续3天到检察院申诉遭冷遇(图)
  • 浙江桐庐公安惧怕拒不组织听证的申请书/钟亚芳
  • 浙江省缙云县冤民联合控告官员迫害(图)
  • 浙江湖州军分区欺人太甚关起门来打人!!!!
  • 急呼吁浙江省委赵洪祝书记督办核投毒杀8岁女童冤案桐庐公安局长周建杭是黑恶势力后台!(
  • 我于6月10日下午被释放/浙江台州吴高兴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郭晏溱控告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控告书
  • 浙江温州灵昆人民在喊“救命”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我是中国浙江弱女子谢丽君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杨在新:讨伐浙江龙泉“公匪”坑害百姓的恶行
  • 浙江龙泉公安激起民愤,遂昌黄塔山民集体奋争(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浙江警车撞死人竟拉警笛狂奔2公里
  • 浙江电信军转干部致全军将士的信
  • 浙江车祸伤者家属跪求 公安见死不救
  • 张林:拯救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荣清的生命!
  • 赵伟:“浙江奇迹”破灭了么?
  •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 浙江许日辉绝望吁求与呐喊
  • 吴高兴: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 浙江桐庐官员对钟知含核素毒害事件说法于法无据几近愚民/钟亚芳
  • 浙江台州吴高兴--囚诗一首
  • 遭致死迫害浙江桐庐钟亚芳被逼写下人世间最惨的病退申请书
  • 浙江反腐“作秀”的六大特征
  • 四川浙江基督徒赈灾“有罪”
  • 浙江慈溪市政府大楼内外的共同愤怒声
  • 宪章签署人叶航:浙江大学论文造假事件”最新进展
  • 戴备军被免去浙江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主任职务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浙江破产大潮如何破解/樊健军
  • 孙维正:又快又狠经济发展中的浙江省慈溪市
  • 浙江萧山事件一案,中国司法欠公正?
  • 作秀:浙江省委书记谈非正常上访 要建立起花瓶法制化制度
  • 浙江萧山事件、先陷害后杀人灭口:“偏执性精神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