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通乡人大代表揭露干部征地侵权自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1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一位南通港闸区闸东乡人大女代表陆云经历了二次拆迁,上当受骗后,揭露了该乡领导利用征地拆迁侵害村民的权利,肥了乡干部自己。她说,当地的征地拆迁安置是以户口本记载的人员数为依据。这就有利于乡干部弄虚作假、侵权自肥,大肆侵吞安置款。她还以选举的亲身经历,揭露了“这个官看起来是代表选的,实际上是买官”的事实。
    
     在征地前,该乡领导一方面把自己亲戚的户口迁进来,每迁入一位亲戚,可得安置款30800元;另一方面,以“享受失业保险“为引诱。骗村民迁出户口,上当的村民不但不能享受失业保险,而且连本应享受的安置款也被取消了。为此,这位乡人大代表多次逐级上访,但政府部门互相推诿,至今未决。她向当地律师求助,而当地律师慑于政府的蛮横,拒绝代理。她无可奈何,又被迫走上了上访的不归之路。 (博讯 boxun.com)

    
    这位南通港闸区闸东乡人大女代表说,她一定要维权到底,揭露乡干部弄虚作假、侵权自肥的恶劣行为。下面是她的叙述:
    
    我是南通市港闸区唐闸镇长岸村二组的村民,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宅基地使用证并向国家缴纳农业税、乡统筹、村提留、生产基金、宅基地费用、劳力费等各项费用,尽了自己应尽的相关义务,全家都是靠承包土地种田、打工吃饭生活的地地道道的农民,一旦失去土地就等于断了我们的生活来源,可是我们长岸村对征地补偿及失地农民的安置补偿过程中,仅凭户口作为分配依据,这样就大大方便了村、乡领导为自己人服务,在征地前把自己亲戚的户口迁进来,把别人的户口骗出去,户口一到就拿分配款,每人30800元。导致了真正种地,尽了义务的农民没有享受到权利,而有权有势的人心安理得的享受了别人的权利,没有公平可言,因为我们的乡、村领导干部不承认国家法律,权在他们手上,自然他们说了算。
    
    无奈之下到新华书店买了两本法律书,一本是征地补偿安置,一本是拆迁补偿,拿着这两本法律书去找村干部反映情况,村干部说上面的政策是根据南通市2004年10号文件来的;到乡干部那里,乡干部用手弹了弹法律书说,这是没有用的,土地征收分配按2004年10号文件来的,你再跑就没收你的田;跑到区农工办,农工办的干部说我们是设区的市,你们是非农户口,你的地还没有收你的就算好的了。我说我家是失业创业激励的户口,城里并没有房子,这是因为没有文化,被失业搞怕了,就听你们政府领导说把户口转上来可以享受失业保险金,后来才知道不管你是什么户口,不交失业保险是没有失业金享受的,后来还发现,我们的户口只不过是从长岸村挂靠到另一个村,还是在农村,已懂得上当受骗。
    
    我把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给他们看,他们说这没有用,户口这门槛你跨不进去,拿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资格—就是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区领导说你以前是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现在不是。到港闸区国土资源规划局,109室干部接待了我们,我们说“征地是对失地农民的一种补偿,仅凭户口来安置太不合理,这对我们以农为主的农民来说等于断了生活来源,按江苏省人民政府第26令发布,江苏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保护条例,征地补偿和征地安置第十七条征地前拥有土地的集体经济组织内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承担农民义务的成员中产生,原土地承包经营者享有优先权;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承包期内,承包方全家迁入小城镇落户的,应当按照承包方的意愿,保留其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允许依法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可我们的户口是政府的奖励,我们城里没有房子,且一天都没有离开过长岸村二组,一直在尽义务。”这干部说“这些法律是没有用的,是编辑编编的,我也懂编”。看来法律在我们港闸区范围内都难以行得通,权利大于法,干部之间形成了利益链,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只能任其鱼肉了吗?!
    
    为了户口问题我也到乡派出所问了一些,我说我们常住长岸村五十多年一天都没离开过,城里又没有房子,政府奖励户口后,怎就不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了呢,后来派出所的同志说这是你们乡里和村里弄的,在农村怎么好出现城市户口,我说现在怎么有好多人把户口迁到我们村组来的。他说户口迁到有啥用,他们没有田不可以参加分配的,他们把你户口变成城市户口,你有田,你去买些法律书看看,看哪些条件符合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你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说我已买了好多法律书,他们就是不承认,他说你要看到哪一条符合你,证明你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能维护你的合法权益,我问了派出所这情况后,再去村里找村长,我拿了法律书、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自己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村长不承认法律,我就把派出所同志说的话如实说了一遍,村长问他是不是真的这样说的。我说是的。之后村长冷笑了几声。
    
    过了几天,我看到法律书上有律师提醒“在其土地被征收的时候,集体经济组织以发放征地补偿款的方式弥补村民失去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损失,因此征地补偿款的发放对象只应当是征地前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切实履行了村民义务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并不是所有仅仅具有一村户籍的人都可以享有被分配征地补偿款的权利,对于那种只有户口挂名在农村、但实际没有承包任何土地或从来不向集体经济组织履行相关义务的人是不能参加被分配征地补偿款的”。
    
    关于承包经营权:只要农民可以证明自己享有本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就可以证明自己是本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这里就必须提供能够证明自己享有权利的书面文件—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可叹从村到区没有一个干部承认国家法律。这书是给律师看的,只有律师才有用,我就拿了法律书去派出所找那位同志,想让他帮我看看法律书,按照法律我是不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到派出所才知道他被调走了。后来我一直再想,他的调走是工作需要还是另有隐情?!
    
    我也去过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12348,有一位同志接待了我,我把所有的资料(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宅基地使用证、承包合同、农业税票、户口簿、农民负担监督卡等)给他看了,我问他按照国家土地承包法我能不能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他肯定的说,现在还多了个物权法,你完全符合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他拿了笔想给我写什么,可是笔又放下了说你们港闸区订的硬性政策,你的这事可就难办了。
    我也几次去过市政府,找市领导反映,但是骑着自行车进不去,去市信访局,接待的领导还是港闸区的,说的话还是那老一套,就这样有理没处说,有法他们又不依。
    
    就这样,两次拆迁、两次征地,田被征了,补偿没有得到,房子被拆按城市市民来算平方,平方越拆越少,第一次拆迁是2003年7月份签字,10月份被拆迁,楼上280元 /平方米,楼下375元/平方米,为什么2003年7月份签字2003年10月份才拆迁?因为,郭德新副乡长不同意拆迁户的房子建到他家前面,村干部谎报我们二组没有田了。区、乡政府把我们安排到别的组,分别是四组、十二组、一组等地方,人家村组不同意,说我们二组的土地最多,后来区、乡领导干部了解了实情以后,乡党书记冯兵、乡长刘俊山到我们二组河南、河北都查看了几次,郭德新副乡长说他家门前有条路。后来冯书记说他们到市规划局去查一下,到底这儿有没有路,有路你们就听安排,到别的组建房,没路就让你们一字排开建在本组,他们查了没路。郭德新副乡长还在说想房子建在我家门前梦想。后来区里下了压力让他回家做工作把土地让给拆迁户建房,工作做通了再上班。这样村、乡干部就在田头把建房面积批好了给我们二组拆迁户建房,每户都是15×15的宅基地面积,19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高6.8米,生怕闹矛盾,管房地人员经常到实地查看,不肯超标,就这样房子后面是水泥路,前边是一公尺外就是排水沟。我家大门前一公尺内还立了电线杆,我每天上班就从电线柱子内钻进钻出,后来想了个办法买来楼板把水沟盖上才好进出。到2008年2月23日拆迁公司发来了通知,2月25日下午2:30分到长岸村村部召开拆迁会议,下午3点多钟就到我们组来谈拆迁,我看了通知,这不仅是真的,因为郭德新副乡长家年前我还看到他家在装修装新,难道要拆迁他也不知道?他老婆就是市规划局的,他家有公房,家里又装修干嘛?原来装修是为了拆迁。连过五年计划都没有,我们拆迁,我们乡党委书记冯兵被调走。
    
    正月初十我女儿结婚,正月十八乡长、村会计、拆迁公司开始到我家丈量房子、登记、谈价格,明明2003年拆迁建房的时候批好的15×15宅基地面积,建筑面积190平方米,高6.8米,为什么仅我家一户变成了2006年4月份施春华副村长要篡改我家的平方,拆迁公司人说你别为了平方争了,跟政府你是争不过的,一夜之间就把你家的房产全批好了,我想是不是2006年4月份篡改的,还是在拆迁过程中篡改的。因为利益驱动,乡、村少数干部相互勾结,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也找过律师,只要说我是港闸区闸东乡长岸村的拆迁户请他们来帮我谈,他们说你们那里拆迁政府行为太野蛮了,我不去。找了好几个律师都是这样讲的,有一个年轻的律师答应了,但是他要求我再请一个律师一起,一个人他不来。没办法就没有请律师,在这次拆迁当中为了我的财产权益,为了证明自己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能享受到190平方米,拿了承包法、物权法、江苏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马义良副乡长不承认国家的法律,他说合法不合理,合理不合法,我们南通市2004年8月取消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统称为居民户口、家庭户口或集体户口。据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黄书杰副大队长称“市政府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实质,就是从根本上打破城乡分割的户籍管理二元结构全面建立以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以合法固定住所或稳定职业(生活来源)为户口准迁条件的新型户籍管理制度”我家的户口籍是家庭户,派出所那里的底册是非家庭户,我说我们的户口是创业激励的户口,你们有谁知道自从1998年失业以后创业有多难,先做浴盆失败,又做玻璃钢失败,创业失败也想到过死,每天吃的是咸菜煮土豆,没有油,不放盐,不放味精,就这样吃,后来朋友帮忙借了几千元,买了人家粘纸袋子,做纸盒子的旧机器,没有营业执照不好办厂,要领营业执照要50万验资,这对于我们家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又是朋友帮忙向他们本厂的工人借工资东拼西凑了50万元开着汽车送我老公去验资。
    
    2001年11 月领到营业执照,2002年8月份激励户口,2003年5月份开始谈拆迁—2008年2月23日开始第二次拆迁,在这次拆迁天天夜里有人到我家里来谈,我也说我们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我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宅基地使用证,这些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你们不承认我就去北京上访告你们去。拆迁的负责人之一马义良副乡长说你上北京上访哪个承认你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书面文件来,我们就补给你。连续几天,我和老公被叫到乡政府签合同,还是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3—5人享受190平方米进行争辩,2008年3月16日马义良副乡长叫我老公在空白合同上签字并嚣张的说“不会给你们吃亏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还是说我是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也拿了江苏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住宅房屋自竣工之日起至拆迁许可证颁发之日止,不满五年被拆迁的,拆迁人应当对被拆迁人增加补偿金额,具体办法由设区市人民政府另行制定,但增加补偿的比例最低不得小于补偿金额的百分之十五”。乡政府负责拆迁的领导就是不承认。我们据理力争,但是在权大于法的环境下,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啊,由于在拆迁过程中,看到太多的残忍残暴的事情,我还听说,乡政府拆迁的口号是打伤人看,打死人赔。想想为了女儿的安全起见,因为女儿当时已怀有身孕,万一在为了平方争的时候打到我女儿怎么办。无奈之下,在确定去北京上访的念头,且马义良副乡长答应“只要上面有书面文件承认你们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损失我补给你。”我让我老公在空白合同上签了字。之后就听马副乡长和拆迁公司的人在商议给多少钱,我们当时已经听不下去了,从乡政府出来,我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老公把我带回家,我就病倒了,整天昏昏沉沉的,休息了好多天之后,我女儿不许我想拆迁的事情,带我出去走走,说些让我开心的话。
    
    想想这么大的港闸区闸东乡,为什么那么多的干部不懂法,再想想1999年我被乡办厂选上人民代表参加乡里选乡长,当时有几个组,每个组里提一名参加选举,我们提的是凌建华,当时是红五月的村支书,政治思想好、年轻能干。过了一会儿乡里组织各代表组组长集中,集中过来就叫我们组所有代表选郭德新,因为郭德新年纪大了,没有下次,凌建华年轻,还有下次。就这样全体代表都投了郭德新的票。真正的在职的乡长还没有选得上。等第二次开人大代表会再选上的。就这样郭德新当上了闸东乡副乡长,也就是这样闸东乡多了一名自私自利、会拍马屁、心狠手辣且报复心强的副乡长。这个官看起来是代表选的,实际上是买的官,郭德新当了副乡长以后到横河村当代支部书记,利用职权把他的亲戚的户口转到横河村拿土地征收补偿款,后被横河村村民知道了,向上反映了情况,作出的处理仅仅是再把他调到红五月村作书记,在此期间他利用职权联合我村的干部把河北4米宽,1000米左右几百户人家门前的水泥路硬是造到他自家河南10家人家门前。等到2003年拆迁户根据我组的情况画了图证明我二组有土地,到乡政府刘乡长一看就说你们的图画错了,河南10家门前是泥路,河北是水泥路。我们答没有错,河北泥路到2003年7月份才开始建4米宽的水泥路。
    
    像我们两次拆迁、两次失地,我女儿还拿不到失地就业证,像施春华副村长一直住在公房,不用种地,更没有失地,什么损失也没有,现在种的田是郭德新副乡长给了一块田给她的,她家拿土地补偿款92400元,我家第一次拆迁两底两搂,有厨房、有厕所、有猪圈、鸡鸭鹅圈,连搬迁费、安置费都在内84800元,自己再建房。郭德新副乡长的亲戚仅凭其权利在分配前把户口迁来,有的甚至都没有听说过的人,都拿征收土地赔偿款合计246400元,也没有失地,还拿失地就业证、交社保,还有得返还。失地、拆迁的村民拿不到失地就业证,城里有房子,不种田的他们都列入集体组织数据库,我们村的数据库人员名单都是施春华登记的,村的十几亩鱼塘也是施春华老公承包的,施春华承包的鱼塘也有一段在路上,要赔钱。郭德新副乡长二十多年的房子也在这次拆迁当中,他自己本身还是这次拆迁的负责人之一。在拆迁过程中想不吃亏,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地方官员,生产队组长以上干部;一种是混黑社会的。如果你不是这两种人当中的一种,平民百姓要讲理就把你往死里打。像我们这条路900多米长,拆迁两百多户,耗资三千多万,从南通火车站至南通外环北路两千米不到的距离,除去四米宽的水泥路不算,现有四十米宽的柏油横路就有四条,连现在这条的就是五条,要这么多路干什么?为了利益,施春华副村长、郭德新副乡长对二组所有拆迁户了如指掌,他们能压就压。
    
    2008年6月18日,我想一个人去北京上访,我女儿不放心,带着五个月的身孕陪我一起去北京中央国务院信访局上访。我只看到拆迁就进了城市规划里,到了二层211室,接待我的领导就收了我家房子的照片,农村经营权证和其他资料看都没看,就跟我们说他打电话到港闸区叫我们到港闸区信访局解决,后来我想我们跑错窗口了,6月19日再一次去了信访局,这次我们进了处理农村经营权的办公室,底层111室的领导接待了我们,我把经营权证、宅基地使用证、农业税发票、农民负担监督卡、2003年拆迁需建房的租田合同、承包合同、拆迁公司的拆迁通知单、还有我写的征地、拆迁发放安置款情况等全部给他看了,而且他也全部收下了全部的复印件,只有拆迁公司发的通知单是收的原件。还叫我把所有的原件都收好,这位领导问我第一次拆迁补偿了多少钱。我如实回答了。他问我区里有没有去过,我说能跑的我都跑了。他又问南通市有没有去。我说我没有进得去。他又说我把你们这个问题放到南通市信访局,我发交办文到南通。我问什么时候能解决。他说回南通就能解决。我就跟这位领导告别,他又说等一会儿你们回去以后一定要满意为止,记住要书面答复,不满意再到上一级上访,再不满意还到我这里来,我派人下去查。
    
    回到南通到了南通信访局,信访局的干部说没有收到交办文,我就说你既然没收到交办文,那给个书面证明给我吧。他们又说我们是门诊医生,看病不算数的,就这样,连上面发的交办文也被南通市信访局给扣了,把我交到港闸区信访局,区信访局一位姓李的女局长接待了我们,开口就跟我们要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证书,我就问她这个证书是什么样的。她说是一本红色的小本本。我说我没有。她说这是最起码的条件,你都没有,你跑有啥用。我说我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她说那个有什么用啊,这样她召集唐闸镇办公室主任、拆迁办主任、农工办主任一起开个会。就这样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会议开始了,镇办公室主任看了我家房子的照片后,拍桌子说谁说你家房子有这么好,你拍人家房子的照片还说是你家的。我说你拿着照片到长岸村访一访不就清楚了吗。他不知声了。农工办书记说了你是非农户口,集体经济组织这门槛你是跨不过去的,你有经营权证,交农业税承担各项义务是没有用的,我们是按南通市2004年10号文来的,2003年10月15日前迁出的户口就不好参加安置分配。
    
    我说南通市2004年10号文统计的时间点为2003年10月15日,下列人员可计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数据库:户口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依法享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并承担相应义务的常住人口。我没有哪一点不符合,我家的户口是挂靠在乡派出所,还是在农村啊,何况还是你政府奖励的户口。我家完全符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他们不承认,我说你们不承认也行,你给个书面答复给我。这位姓李的女局长回答的更绝“”你不是我的上级领导,无权向我索要书面答复,我也没义务给你书面答复,你去北京上访,中央信访局给你的答复你拿给我们看看。”
    
    2008年9月下旬我跟我女儿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当时我女儿已经有八个多月的身孕了,很巧的是这次去中央国务院信访局还是211办公室的领导接待了我们,他看到我们也很惊讶,怎么你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然后就叫我们跟他走,他把我们送到南通市驻京办事处的陈局长的车上,上车前还嘱咐陈局长,你们回去后就解决,一定要尽快解决,3-4天解决,说了好多次。回来后还是交到了唐闸镇乡政府,给的答复没有任何改变,向他们索要书面答复,今天说明天,明天说后天,反正就是不给。后来我再去找律师咨询,那个律师看了看我的户口簿说“我当了三十多年的法官,审理了多少案子,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户口簿,常住长岸村二组49号的一家变成,一个高店八组,一个是闸东一组,户口等于是在村与村、组与组之间变动一下,就变成了非农户,假如碰到一个野蛮的村民就到高店八组和闸东一组要分配”。
    
    现在我决定要第三次去北京上访了,这次决定请律师写状子,请了山东济南的律师。2009年12月27日上午律师到了南通,我给律师看了所有的资料后,我问律师写状子要收多少费用。律师说免费,我已退休了,生活不成问题。中午我们就带律师去小吃店吃饭,吃完饭后我们就到鸿鸣广场旅店订了一个205房间让律师住下,我想这下事情就办好了,我就送小孩回家睡觉。过了半个小时,就来了电话,说律师被不明身份带着电棍的人带走了,还拷了手铐。接完电话人就要倒下,全身打颤,心想人家是为了我的事情来的,出了人命怎么办啊。因为在此之前我也听说港闸区闸东乡内有些党员干部有黑社会背景,手下有打手,没有想到闸东乡黑恶势力如此猖獗。2008年以后,我种田没有拿到涉农补贴,租的田五年没有拿到租田费,现在长华路两遍又要各拓宽26米栽树、河两边泊石泊子,拆迁还在继续。只要老百姓不服说要告你,村干部就说“告你上哪里告,陆云两次上北京还没用,你上哪里告去,哈哈……”
    
    我一直坚信中央的政策是好的,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只要我还有一条命,我就要继续上北京上访维权,正义是不可战胜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大代表建议廉租宿舍 博士生住二人间或单间
  • 谢燕益致全国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 “二会”召开之际,武汉女访民致全国人大代表一封信
  • 农历小年,网友讥评人大代表不如灶王爷(图)
  • 小熊:广东人大代表要求每个公务员都入狱坐牢一周
  • 人大代表徐龙建议尽快实施云安全网络计划
  • 浙江人大代表“凶狠”率人冲入法庭打当事人
  • 原人大代表、政协常委遭强拆,9旬老人险冻死(图)
  • 四川人大代表建议将醉驾撞人定性为二级谋杀
  • 天津人大代表联名呼吁为防止网瘾立法
  • 河南人大代表再次建议试办博彩业
  • 房价问题成北京人大代表关注焦点(图)
  • 重庆09年任免国家公务员155人次 罢免6人大代表
  • 东莞莞城人大代表为城管喊冤:媒体不应偏帮小贩
  • 南京取消铁路内部购票特权 人大代表等将监督
  • 少女查甲流查出怀孕 竟牵出人大代表强奸幼女案
  • 忠诚的美国公民, 中国人大代表 殷秀梅
  • 广东一人大代表卖假“伟哥” 案值超千万被拘
  • “最牛通缉犯”:被捕后凭人大代表身份潜逃四年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 永康市人大代表妨碍司法公正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辽宁师范大学法学院教师对江必新等19位人大代表的质询
  •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图)
  • 李新德:人大代表死亡之谜(图)
  • 临沂全国人大代表在机场的恶行(图)
  • 人大代表超越法律谋求一己私利 霸道少妇横行小区皆因后台关系
  • 为何在法律和正义面前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却不敌村霸 ----中国百姓难得公正
  • 人大代表平均每天会务费100万
  • 人大代表平均每天会务费100万/李尚利
  • 参选人大代表行动建议
  • 人大代表:我宁信民间不信专家
  • 人大代表能否城乡同比例选举/于建嵘
  •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 人大代表成人大老爷/洪巧俊
  • 夏洪密:如何做好乡镇人大代表大工作
  • 試論人大代表專職化/北方可可
  • 人大代表拍马太迟,政协委员拍马过早/颜昌海
  • 人大代表无意爆出果汁业内幕
  • 贪饱嫖足人大代表胡言乱语 政协委员吹牛扯皮
  • 敬请人大代表走进阳光/航亿苇
  • 两会已经走形变样:人大代表胡言乱语,政协委员吹牛扯皮
  • 王全杰 :吁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再提官员财产公示议案
  • 盘和林:“网民人大代表”,会不会出现“宋江式招安”?
  • 对有志“参选人大代表”者的话/汪智平
  • 李吉明:人大代表,你代表谁呢?
  • 廣東人大代表開倒車,籲撤最低工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