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三千七百万嫖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1日 转载)
    
    3700万!
     (博讯 boxun.com)

    一个绝对够天文的数字。
    
    ——香港总人口的六倍。
    
    ——新加坡公民加永久居民总数的十倍。
    
     这个数字,正是联合国11月24日新出炉的《2009年全球艾滋病流行报告》里中国嫖客的总数。
    
     中国人口将近十三亿,男性公民是6.5亿。男性总人口除以嫖客基数,就是每17名中国男性必有1人是嫖客。嫖妓是一种高消费,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一般消费不起。嫖妓需要一定强度的性体力,65岁以上老年男人的性能力是日渐式微,一般情况对付不了嫖妓。有鉴于此,绝大多数的嫖客应当在15-64岁的男性人口里。按第五次人口普查的数字,15-64岁的男性是4.5亿。4.5亿除以嫖客基数,就是每12名15-64岁的中国男性里就有1人是嫖客。换言之,每 12名有能力嫖妓的中国男人里,必有1人没浪费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嫖妓能力。
    
    这样的浪费不算犯罪。
    
    不浪费,却是违法。
    
     一个男人嫖妓,可以一妓多次,也可以多妓多次。只要有持续作战的性能力和性爱好,嫖客就可以为中国嫖客嫖妓的次数总量多作“贡献”。应该说,一个嫖客一般平均每月嫖妓三次,也就是每十天一次。这个频率应当不算过分。也不算客气。生活现状其实就是这般光景。照此算,一个嫖客一年嫖妓共36次。全国算之,中国嫖客一年嫖妓的次数就在十三亿次之上,远远超越中国人口普查总数,相当于每一名中国人一年都嫖妓一次。
    
     联合国替我们新中国描绘了这样的一番新气象:咱泱泱大国其实早已是泱泱嫖国,嫖风之泱泱早已经殃及每一座城市和每一个村落。因而,这三千七百万中国嫖客的何去何从就成了社会性的一个严重问题。
    
     其实是早就成了问题。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只是国家一直没有提起足够的勇气、也没有拿出足够的认真来研究这个早应该从道德规范里独立出来的具有广泛的社会普遍性的生理问题。
    
     共和之初,国家曾经神奇式地消灭了娼妓和嫖客。嫖客数字的重新计算和累积是从五六十年代开始的,换言之,也就是从零开始。在三十年的禁黄扫黄中,这个数字小草般顽强生长,从单一的阿拉伯数字上升到现在的天文数字——3700万之多。嫖妓之盛,大江南北地蔓延开来,泱泱其风。
    
     客户来了,有按摩;上司来了,有桑拿;朋友来了,有美妓。不知从何时起,这泱泱嫖风已随风潜入夜,进入了寻常百姓家,成了一种隐性民风。禁而不止,越禁越盛。与其继续可有可无地禁黄扫黄,继续似行非行地管制中国男性的性道德,与其让泱泱嫖风蜚声国际毁我泱泱大国的声名,不如将娼妓行业纳入缴税之列,将嫖妓变成产业,将3700万的男性嫖客变成3700万的性消费者。
    
     有一笔账可以算:如果每次性消费的最低价是一百元人民币,以国内性劳动力每年嫖妓次数13亿次计算,这个未来的性消费市场估计可以产生至少1300亿的经济产值。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大量的国外游客对东方女性的性消费。
    
     这是一笔极其可观的经济帐。但如果继续以道德、以法律来评价与时俱进的嫖风,这笔宏观又可观的经济账就是一笔糊涂账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姐及嫖客全裸 四川疑似扫黄视频再引争议/图(图)
  • 薄熙来当政十大怪:嫖客当上了公安局长/姜维平
  • 嫖客不满卖淫女行事时接听手机将其刺死
  • 最牛党委书记嫖客——抗震救灾之时嫖娼致小姐休克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清白男子在派出所长严刑威逼下成嫖客
  • 世界日报:为求摊派罚款 公安将处女当嫖客抓
  • 疑惑:卖淫小姐记录了数百嫖客电话,发票给谁?
  • 刘逸明:他是嫖客,更是侠客
  • 晒晒这些中共政府官员嫖客的身份(图)
  • 嫖客的世界差别
  • 北海青年:为什么深圳高调顶全国压力对妓女嫖客公开示众
  • 崔書君:張鈺告導演,妓女告嫖客
  • 陈阳:扮“嫖客”督導失效之後會不會是發放“貞潔寶甲”?
  • 淫你没商量:如今嫖客和妓女们都牛气冲天
  • 妓女与嫖客论/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