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石家庄“买卖”书记王亚丽事件看胡春华“第六代”的执政能力/赵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赵岩
    2010年2月12日《新京报》发表一篇披露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伪造身份,与当地富商王破盘的儿女争父亲、争遗产。在王破盘于2008年8月8日奥运开幕当日撒手人寰之际,正当王破盘亲身女儿王翠棉与兄弟姐妹在河北医学院停尸房,伏在父亲遗体上哭天喊地之时,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带领二十多位警察,突然闯进太平间,并指控王翠棉害死“其父”,为了争夺王破盘的4.5遗产,且把王翠棉反告到石家庄市纪检委。王翠棉亦不示弱、以牙还牙同样将书记大人王亚丽告到市纪检委。
     王亚丽原名丁增欣,简历上说她是高中毕业后考入军医大学,后分配到部队干休所,看简历王亚丽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宗培养的“接班人”。转业后王到河北石家庄某区交通局当一般干部,十几年前奈不住寂寞下海经商追随王破盘,一来二去不仅成为王破盘的公司顶梁,也当上王破盘的“二奶”,此一层《新京报》记者虽然没有将此点破。几经警方帮忙,丁增欣先后把户口转移多次,名字改成王亚丽,年龄‘缩水’了六岁,且从公司又跳回政府。时间不久王亚丽又调到河北省委宣传部管辖下的西柏坡纪念馆工作了五个月后,就又被调到了石家庄市某开发区当管委会主任。看好了团派在中国未来的政治大局中会成为赢家,于是王亚丽又辗转腾挪施大法,把自己直接移到石家庄团市委当副书记。王亚丽这一路可谓是商场、官场、情场三场皆畅,在当地绝对能够呼风唤雨。市委和省委组织部门没有人,绝对办不到从交通局这政府机构到西柏坡纪念馆这党委部门角色的转换;她也绝不可能从石家庄市管机构跳到省管机构,而后又反身杀回石家庄团市委当书记。可见省委的组织和省委宣传口的要害部门的官员之关节全部被王亚丽打通了。王亚丽凭什么有如此之神通?另据‘新华网’报道:王破盘在无极县是当地‘第一大能人’,在中国身价过亿的‘大款’们,能出入‘县太爷’家有如走平道的,即使出入省、市领导们的家也不会成为太难的事。笔者给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关组织部门打电话询问“此道”,对方告之,无可奉告。 (博讯 boxun.com)

    但王翠棉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十几年前向父亲要学费曾多次在父亲的住处见过一个叫“小丽”的女子,在父亲的住处••••••, 不想十几年后的今天这位“小丽”摇身一变成为团市委书记和政协常委。笔者向河北新闻界了解才知:没有王的父亲花大钱支持与帮助,王亚丽不知在哪里种地呢,王亚丽是个实实在在的“买卖”书记--------卖青春、卖色相、买官位。
    怎奈十几年前石家庄有过‘黑脸包公’之称的原市委纪委书记 --- 姜瑞峰(央视、新华社都为其大吹特吹,还为该人拍一部电视连续剧《黑脸》,本人曾经为石家庄市管辖下的皋城市岗上镇小岗村的村民因在《中国村民组织法》实施后的1999年的上半年,因该村村民欲罢免村长而成为中国首起‘因罢免村长而被抓被判刑的事件’,河北的一位律师拿着《南方周末》的1999年4月25日刊发的,由 我和该报记者寿蓓蓓合作采写的《罢免村官第一案》到北京找到我,我赶到石家庄去找‘黑脸’姜瑞峰,一连五天守候在石家庄市纪检委的办公室,然而,这‘黑脸包公’让我这满怀希望的人既看不到‘黑脸’,也看不到‘白脸’,更看不到‘红脸’。他也依然是个民谣中所描述的‘门难进,脸难看’,事实上,是‘难看的脸’也看不到)。这位在岗时,为党‘呕心沥血还未等退休的好干部,于2009年5月19日累死在巡视的工作岗位上,在离开纪委书记的岗位时,他没有向他们的党推荐一个好的、有能力的接班人,以至于新选的堂堂市纪委书记李文起调查此案,但无能处理如此简单的案子的时间,却用了长达十个月之久。到2009年6月,王亚丽才被免职,2010年1月,经中组部部长批示:‘闻所未闻’后,才将王亚丽控制。
    其实处理这个案子有两个途径,一是交给记者用新闻来曝光,二是司法机关公安局把王亚丽和王翠棉双双请到DNA鉴定中心做个法鉴,也就非常清楚了。可是‘黑脸包公’的接班人李文起,偏偏不给现代‘黑脸包公’争口气,硬是把问题没给捂住。让真假“美猴王”闹到封疆大吏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和中国“第六代”领导人河北省长(也是当然的省委副书记)胡春华的案桌上••••••看来这指定接班人的办法实在是没准。
    2008年至2009年河北出现天字号的大案,不仅影响中国,也给远在南太平洋的新西兰添堵。那就是残害了中国大地上数十万儿童健康的“三鹿奶粉”事件,本来拿三个农民顶了死罪,又把揭露和举报“三鹿奶粉”事件的牵头人、维权人士赵连海抓入狱中,就已经在民众中失去民心的张云川和胡春华,完全可以抓住王亚丽造假事件(经《新京报》记者披露,王亚丽除了性别是真的,其他所有身份要素都是假的)给自己争回点面子。然而,无论是张云川这第五代‘封疆大吏’还是胡春华这‘第六代’国家领导人(很多媒体分析报导,胡春华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指定的中国‘第六代’接班人)都没有及时地按照现代政治的规则将此事公开化并及时处理。如果,一个有希望成为中国‘第六代’领导人的未来接班人、堂堂的正部级省长,连一个处级干部的违法乱纪事情都处理不了,并充分地表现了自己的无能。由当事人捅到中纪委或中组部才能有人来河北省处理王亚丽的事件,对此,我们“屁民”们也只能对‘胡六代’的执政能力抱有怀疑。有人说,这是‘胡六代’--- 胡春华在韬光养晦,他不想得罪人,那我们不得不说,这样的‘韬光养晦’定是误国误民的。就在此事要浮出水面之时,“胡六代”被提升为内蒙古自治区书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石家庄原团委书记王亚丽如此成为最“年轻”的政协常委
  • “造假门”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曾被强奸
  • 爆料:“造假门”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曾被强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