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原普陀区区长落马因情妇不断举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5日 转载)
     时代周报
      蔡志强受审记
     (博讯 boxun.com)

      时代周报记者 龙婧
    
      “他长得好像宋思明”,2月22日,当蔡志强走上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时,台下旁听席传来一片低语。事实上,作为上海原普陀区区长,蔡志强在出事后因为长相、包养情妇和落马经历都酷似热门电视剧《蜗居》里的贪官宋思明,被上海坊间冠以“现实版宋思明”的称号而大热一时。
    
    
      全盘认罪
    
      穿着深灰色西装的蔡志强,气色看起来还算不错。但与被捕前的满头乌发相比,出现在法庭上的他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半。尽管在其“双规”后,外界一直以 “现实版宋思明”来称呼他,但他那张酷似宋思明的脸出现在庭上时,还是引起了一阵低声的议论。
    
      蔡志强1964年出生在上海嘉定的郊区一个农家,1982年,考入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
    
      据蔡的同学郭定平回忆,大学四年,蔡虽没有担任过班干部,但他写得一手好钢笔字,课堂笔记记得一丝不苟,每逢期末,总是变成同学们参考的对象。而业余时间,蔡喜欢打牌,赢多输少,“他是个极聪明的人”。
    
      低调平凡的蔡志强,在毕业前却让同学们吃了一惊,本该被分配到宁波人事局的他,却进了上海人事局。
    
      当日整个庭审过程中,蔡志强都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跟大部分人在法庭上都会为自己辩护或拒不认罪不同,这位前区长显得出乎意料地配合,对于公诉人提出的所有指控款项,他都毫不犹豫地承认,不作任何辩解。
    
      更出人意料的是,其聘请的沪上知名律师、曾为周小弟等人辩护的徐晓青,在第一轮发言中就提出,蔡志强已经要求其放弃针对受贿罪定罪细节的任何辩护。
    
      整个庭审过程,蔡一直维持着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态,只有在下午庭审时,他的表情出现过一次波动—他的曾经好友、也是他主要受贿对象之一的宏泉集团董事长王岳祥的证言录音在法庭上播放时,他才显得有些吃惊。
    
      随后,他低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蜕变之路
    
      跟大学里的内向相比,进入官场的蔡志强显得如鱼得水,他很少在媒体上露脸,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低调、踏实。他逢年过节都记得给领导打电话,退休的领导也不落下,因此很受领导的喜欢,其同事下属对他的印象也很不错。“因为其很少打官腔。”
    
      复旦大学政治系主任曹沛霖对时代周报说,蔡志强年轻,能干,做事很到位。而他在人事局工作时,也颇得一些老领导的赏识。“我们有时候碰面,都觉得他以后还会有大发展。”
    
      曹沛霖的话并非夸张,在官场上,做事圆滑的蔡志强一路高升,40多岁就做到了正局级。
    
      官职爬升的同时,蔡志强也开始了自己的受贿之旅。1999年,蔡志强收受了他的第一笔贿赂。当时,他担任上海市人事局办公室代主任,利用职务之便,他为紫元公司张林昌一家4口将户口从浙江象山迁入上海,收取好处费29万元。2001-2002年,蔡志强担任人事局人才开发处处长期间,又利用职务之便,为吴斌担任主任的汽车城人才中心提供方便,并接受了吴斌赠送的价值31.2万余元的帕萨特轿车一辆。
    
      在人事局期间,蔡也有了情妇,而后来,正是在这名情妇的不断举报下,他变成了阶下囚。
    
      蔡受贿的尖峰时刻,还是自他担任普陀区副区长开始。2005年,蔡调任普陀区副区长,后来又升任区长,主管人事、财政和土地规划。
    
      此期间,普陀区的房地产事业蒸蒸日上,而主管土地这块的他,自然炙手可热。
    
      2006年,蔡志强担任普陀区副区长期间,为王岳祥的宏泉公司提供了房地产退税的便利,收受了100多万元,而他为唐晖所在的聚为实业发展公司名下的西部百货提供方便,将大产权证分割成若干小产权证。蔡志强分10次从唐晖处收取“打牌活动费”10万元,并在出国考察期间收取唐晖5万欧元。
    
      普陀区办公室主任殷昆能则摸透了蔡的打牌嗜好,变成了行贿者和受贿者中的职业中间人。在蔡担任普陀区领导职务时的4起受贿,每一起都有殷昆能影子的出现。
    
      行贿人一半以上都是通过殷昆能请蔡志强办事,但事后,他们再通过殷向蔡支付贿金;或者由殷出面安排麻将牌局,使蔡志强每次赶赴牌桌都有“打牌活动费”进账。
    
      祸起萧墙
    
      2009年3月,蔡志强突然从普陀区区长在上被调任了一个“上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巡视员”闲职。此后,他可能会出事的消息,一直在官场流传。
    
      关于蔡志强落马最流行的版本是,这位情妇曾机是蔡在人事局时的同事,并为其离了婚,但在其单身后,蔡却将自己的离婚事宜一拖再拖。在协商无果下,该情妇一怒之下,开始长达几年的举报。
    
      蔡由此开始被纪检部门调查,并被从主要领导岗位上调任闲职。而这时,上海展开反腐大行动,殷昆能直接落马,据知情人透露,这个办公室主任几乎是一进去,就一五一十全部交代。
    
      蔡终于案发。
    
      在被抓之前,蔡每年都会去玉佛寺烧香求福。据蔡志强辩护律师徐晓青透露,蔡志强被传唤到案后,几乎没有任何辩解,就全部如实供认了自己的犯罪细节,并且退还了全额赃款。此外,他还交代了一些别的情况,有立功的表现。
    
      “我跟他见面时,他总是强调在事实部分不要辩护。”2月22日晚,许晓青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他说,蔡志强被抓后,情绪很悲观,一度拒绝家人为其委托辩护律师,只是后来考虑到自己认罪态度比较好,可能会作罪轻辩护,在临近开庭前才又委托了自己。
    
      徐晓青说,由于蔡对指控的全部承认,他的辩护余地并不大。而在2月22日的庭审中,公诉人则建议法庭对其在10年以上或无期徒刑中量刑宣判。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