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出现一批精神病院受难者 “毒针”打死二受害者(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2日 转载)
    
    近日,民生观察工作室收到河南农民何永阁等人的投诉,反映其因上访被投进精神病院的经历。根据何永阁的介绍,我们又获悉有一、二十位精神病院受害者的情况,其中,二名受害者因关精神病院死亡。
    
    何永阁是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孟庙镇何庄村的农民,因宅基地等问题而上访,2006年因上访何永阁被漯河当地电台电视台以“扰乱社会秩序爆光”。同样因为上访,何永阁多次被关“黑监狱”被殴打。不仅如此,何永阁还四次被关进精神病院,多次被“过电”。由于饱受打压,何永阁撰文说:“似乎50多岁的我,其实是37”。
    
    2007年9月12日,正在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的何永阁被突然赶来的孟庙镇政府干部及镇派出所人员共七人截住,何永阁被强行推上车时因不从被打致昏迷。在绕经洛阳等地回到漯河市后,何永阁即被投进了漯河市郾城区孟庙镇三周乡精神病院。这次关押,何永阁直到当年的10月27日才被释放。
    
    2008年7月9日,因上访,何永阁再次被漯河市、郾城区和孟庙镇的人员投入了精神病院,这次何永阁被关在洛阳市精神病二医院(白马寺精神病院)。在这里,何永阁被打针吃药。打针吃药后,何永阁说眼睛就看不清东西,走路腿发软,头昏眼花。当何永阁向院方询间打的啥针吃的啥药时即被指“不老实”而遭电击。何永阁说,在白马寺精神病院内,她几乎每三天就要被过电一次。有时“过电”往嘴上过,一过电就生不如死出不了声。在被关白马寺精神病院期间,何永阁还被推进司法鉴定室,因其坚决不从,这次精神病鉴定未做成。
    
    2008年的9月7日,在何永阁的兄弟保证其不再上访的情况下,何永阁被当地政府人员从白马寺精神病院接出,但何永阁并没有被送回家,而是又被送到了孟庙镇三周乡精神病院,开始了他的第三次精神病院生活。在这里,何永阁一直被关到当年的十一月份才获释回家。
    
    2009年8月27日,当何永阁到省会郑州上访时,漯河市及孟庙镇截访人员又赶到了郑州。何永阁于是逃到了北京,但最终还是在北京南站被截访者抓获。当何永阁拒绝上车时,先被截访者照着脸煽了几巴掌,随后在车上又被戴着手铐一路押回河南,并被投入河南驻马店市精神病院,直到10月初国庆节过后才释放。
    
    在被关孟庙镇三周乡精神病院和白马寺精神病院期间,何永阁认识了大量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的受害者。何永阁还用卫生纸记录了一些被关押者的情况,但最终被院方搜出。在众多的关押者中,有一位名叫曹全银的受害者,他在精神病院一直被关到奄奄一息,出精神病院二十多天后便告身亡。在何永阁的介绍下,民生观察刘飞跃电话采访了曹全银的儿媳张新红,了解了这一悲据的基本情况。
    
    曹全银是漯河市源汇区问十乡曹店村的村民,因村里分地1996年前后就开始上访。十几年间,因上访,曹全银已十来回被关进精神病院。2009年春节刚过,曹全银便又到北京上访,结果很快被抓回漯河,关进了孟庙镇三周乡精神病院。
    
    张新红说,这次被关后,政府没有通知他们家人。后来她“掌柜”(丈夫)翻墙进入三周乡精神病院后,才发现他果然又被关到了这里。张新红的丈夫进去后,发现曹全银已瘦得只剩皮包骨头。曹全银说,他在医院内天天被打“毒针”,一直吃不下饭。
    
    在曹家人的强烈要求和吵闹下,曹全银终于于2009年8月初回到了家中,但回家后的曹全银吃不下饭、痴呆、走路歪歪倒倒。2009年8月底,曹全银去世,终年81岁。张新红说:“我公公就是被打毒针打死的“。曹全银去世后,老实的曹家人不敢去找政府,而全靠大胆的何永阁帮他们跑前跑后“去找”。
    
    刘飞跃对张新红的访谈录音请见:http://www.msguancha.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3222
    
    据何永阁介绍,在她被关洛阳白马寺精神病院期间,发现不少的上访者也关在这里。何永阁在2008年7月9日进白马寺精神病院后,即有被关押者向其透露,有一名叫张春花的访民前几天被过电、打针打死了;伍彩霞是洛阳东方红拖拉机厂的职工,何永阁说她见到伍时她已被关了六、七年了。伍彩霞一直喊冤,为此她嘴里被“过电”;杨乔臻,是一个老头,他是三门峡市一工厂的工人,杨乔臻(音)是在何永阁之后被关进白马寺精神病院的;洛阳人王银怀,在何永阁之前被关精神病院;刘志明是漯河市南河刘村人,何永阁离开白马寺精神病院时,他刚进去。何永阁说,她还看到一个女孩在精神病院内被过电过得小便失禁。
    
    由于多次被关三周乡精神病院,何永阁了解到了更多的受害者。陈联银是漯河市大刘村人,现在还关在三周乡精神病院内;陈春岭(音)是漯河市临颍县皇帝庙乡皇帝庙村人,她也在三周乡精神病院内关过;另外,临颍县的严水英、漯河郾城区十五里店乡的刘永欢、漯河市的李黑妞都在三周乡精神病院被关押过。
    
    多次被关精神病院,虽然使得何永阁眼睛几乎看不到东西,但不屈的她一直坚持举报精神病院非法关押访民这一问题。在举报抗争的过程中,何永阁又了解到漯河市召陵区老窝乡吴月英、漯河市舞阳县杨大棚被关当地精神病院的情况。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0-2-22
    
    河南出现一批精神病院受难者 “毒针”打死二受害者
    何永阁
    河南出现一批精神病院受难者 “毒针”打死二受害者


    何永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访民陈翠琳交五万元保证金才从精神病院放出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第一批收录名单(图)
  • 上访女向驻京官员讨“情债”被强送精神病院
  • 上海异议人士何健被关精神病院
  • 金汉艳老家政府欲套取医保费用为精神病院买单
  • 浙江访民被关精神病院 长期注射不明药物
  • 公民被关精神病院 江苏政府愚弄威胁百姓(图)
  • 上海访民被强制关押精神病院
  • 江苏访民陈翠琳被关精神病院(图)
  • 探访精神病院:我为金汉艳、金汉琴姐妹维权/刘士辉(图)
  • 河南省开封县格菊被强行关精神病院(图)
  • 内蒙古民警上访惹怒领导被扎针强送精神病院(图)
  • 内蒙一民警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领导批示“强送”(图)
  • 武汉访民陈寿田的控诉:妻子关精神病院、工厂被抢(图)
  • 英国天空电视记者访民生观察谈精神病院(图)
  • 湖南女访民辜湘红第六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天空电视台记者采访武汉精神病院受难群体被带走
  • 彭咏康遭关精神病院六百多天被暴光 呼“救救我”(图)
  • 北京民警强制送人进精神病院(图)
  •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精神病院可以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中国精神病院已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 “精神病院监狱化”是中共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法
  • “送访民进精神病院”,胡锦涛的锦囊妙计?/老访民
  • 当精神病院成为“契约型监狱”,还有什么不可以?
  • 将上访群众送精神病院是法西斯暴政/李朝灿
  • 当代最可恨的人排行榜 中国精神病院
  • 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看还敢上访不?
  • 杨佳母亲有幸见识了中国的全免费精神病院/林云海
  • 为何将杨母送精神病院治疗?
  • 上海中共党员颜芬兰向海内外急切求救:因奥运遭暴力被关精神病院!/上海维权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