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0日 转载)
    
     来源:开放 作者:朱健国
     (博讯 boxun.com)

    
    
     一个香港老人领着1318个老右派与我见面
    
    
    
    2009年11月28日,于我是一个值得回忆的日子。其时深圳阴风阵阵,似暧实寒。一个香港老人领着1318个老右派与我见面——在深圳罗湖关旁一个小酒家的厅堂里,申淵(陈愉林)先生双手颤颤地将他十年采访撰写的力著《五七右派列传》(四卷)赠我。我望着面前这个素昧平生的白发苍苍老右派,翻阅书中1318个老右派的命运,万千感叹化为两个字:谢谢——!
    
    
    
     守井待薯知“右派”
    
    
    
    第一次听说“右派”,我大约五岁——1957年我随父母居住在湖北洪湖县委机关大院。机关食堂前有一口水井,井边常有人洗红薯,让我有时可享生吃免费红薯:大人一高兴会扔来一个半头小红薯。有天又去守井待薯,却被几个在井边拍照的警察严厉呵斥“不要走近!”才知,有个常扔红薯给我吃的阿姨被称为“右派”后投井死了!这井水从此不能洗红薯了! “反右”让我不能守井待薯了!这让我产生了最初的反感“反右”。
    
    后来上小学,一个漂亮女同学的爸爸是个“摘帽右派”,老师总是批评这个女同学没有与“摘帽右派”划清界线,女同学每天只好低着头,眼红红的,脸黄黄的,日益枯萎。从此又体会,“反右”摧残童心。后来文革来了,父亲被判为“漏网右派”、“特务”,全家被赶出机关大院。这让我更明白,权势者可以随时给任何人戴上“右派”帽子进行迫害。“右派”并不是一个严格定义的特称,而是所有“异议者”难逃的罪名。1993年我在《南方周末》以一篇杂文热讽省委书记选不上人大代表时,“巡抚”一针见血,说我是“老右派的新枝叶”,逼得我扔掉铁饭碗南下蛰居深圳。
    
    虽然我所亲历的这些“右派杯具”,《五七右派列传》中并没有记载,但它记录下来的1318个老右派,让我想到了552877名官方認定的右派分子,想到了官方遗忘的三百多万名“中右”、“內控”、“拟右”、“右言”、“右童”,想到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老右派的新枝叶”(新右派)——“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让我这个“疑似新右”感悟良多。
    
    首先,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右派”。关于“右派”的传统解释很多,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主张资产阶级自由化”,但读罢《五七右派列传》,人皆明了,所谓“右派”,其主要思维特征,不过是提倡多种选择共生,或主张赞扬与批评共生,或希望民主与专政共生,如此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得了“阶级仇”、“变天梦”。请看,胡适的次子胡思杜(见《五七右派列传》第四卷P178),本来可以随父亲同去台湾,但为了证明中国人应当有多种选择,就拒绝父母的一再劝说,坚持留下来体验中共专政下的社会主义生活。然而当初欢迎胡思杜对政治制度有多种选择的中共,却坚决禁止胡思杜让批评与赞歌共生的选择,将胡思杜响应毛泽东号召帮助党整风的善良建议皆视为“与反动父亲一鼻孔出气”,逼得胡思杜别无选择,只能自杀。曾经自以为比父亲胡适更理解中共的胡思杜,最终是死也不明白,中共何以容不下一个善意建议者?胡思杜宽容毛泽东恨胡适,毛泽东却不能宽容拥戴毛的胡思杜,定要斩草除根。如此对宽容者绝不宽容,真是人性荡然无存!
    
    
    
     反右逼中国人别无选择的经典
    
    
    
    与以往众多反右研究著作不同的是,《五七右派列传》显示,反右逼中国人别无选择至绝境的经典,并非一些直呼民主自由的大右派和青年学生先锋,而是一些“另类右派”,比如,中国最小的“右派”——年仅12岁的 “右童分子”张克锦,比如“地方主义与地方民族主义分子”。
    
    1957年,12岁的张克锦只是四川达州市通川区第一小学5年级学生,根本不知反右为何事,只因有点绘画天赋,被对单位领导有意见的邻居冉叔叔请去帮忙画了一幅漫画,讽刺领导一言堂。这样一个小学生被动画漫画的事件,竟然会被当地政府定为“右童分子”,判刑七年,真是古今中外第一奇冤!
    
    再看中共残酷打击党内 “地方主义者”,实属秦始皇也不齿的蠢事。《五七右派列传》第三卷首篇是《地方主义与地方民族主义》,收录了古大存、逢荆、陈恩、欧新、陈华等11位因“地方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获罪的右派。其中关于广东1952年和1957年两次借反地方主义之名,残酷打击三万多名广东籍县团级以上干部,并将一万多名广东地方干部以“地方主义”定为“右派”,进行惨无人道的“关管批”。而事实证明,这些所谓的“地方主义右派”,并非对党中央的政策有什么意见,其获罪的真实原因只是曾与林彪四野的某些部队有过摩擦误会,对出身四野的陶铸个人品德有所批评。而党的主席毛泽东居然为了维护亲信林彪权威,压制与周恩来亲近的叶剑英等广东干部,就让数万忠诚于党的广东地方干部与真正追求自由民主的知识分子一样遭受反右酷刑。这就更深刻地揭示了所谓反右,就是禁止一切人的多种选择——不管你是党内久经考验的英雄功臣,还是党外自由思想者,不论你是想自由选择体制制度还是只想在党内自由选择工作方法和朋友,都会因多一点选择性的愿望而遭到铁腕专政。
    
    
    
     许多老右派已变成新左派
    
    
    
    说来颇怪,四卷《五七右派列传》给我最大的震动,并非当年中共反右运动的灭绝人性,而是五十三年前的百万右派,今天只幸存一万多人,而这幸存的一万多老右派,却又大分裂——许多老右派,已变成新左派;许多老右派,早已左得无出其右,只管颂圣赚钱图名利。
    
    比如,《五七右派列传》一卷介绍的朱镕基,是平反后职务升迁最高的右派,但其升官秘诀,是靠讨好邓小平女儿,靠当面向邓小平表态效忠“夹紧尾巴做人”!其担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时,对提意见的干部严厉惩罚,对民营企业残酷打压,对下岗工人无情剥夺,早已忘却自己当年“给党扫扫灰尘”的呐喊。
    
    比如,1958年被打成右派的茅于轼,为庆贺“新中国六十大庆”,2009年10月16日在《南都周刊》大赞中国特色专政,宣称“大家要客观地承认专政有它的好处。专政还是要继续下去。”这分明比新左派还要奴才。
    
    倒是刘宾雁、李慎之、张思之、铁流、袁隆平等一些死不改悔的老右派,始终坚持多种选择共生的“第二种忠诚”。袁隆平在受到官府科技重奖时,仍然“忘恩负义”地证实“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的确饿死三千多万人”,坚持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右派精神!湖北省社科院老右派于真先生年逾八旬,仍然撰写八十万字《共生论》,猛批“一党专政”,活到老右到老,滴水穿石,锲而不舍。
    
    更有武宜三、申淵、陈诗等人,在香港组织“五七学社”和“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大规模地撰写、出版、研究中共反右真相。这既让人快意,又让人悲哀:反右已“改正”三十多年,却至今仍然只能在香港特区“非法研究反右运动”!这不仅仅是中共专制的大倒退,也是许多右派犬儒如“茅于轼化”的“杯具”。
    
    虽然没有精确的调查统计,但从各种信息推断,今天中国大陆仍然不改初衷的老右派,可能已低于半数,不到五千人!
    
    老右派在新三十年何以如此大分化大分裂?新右派何日继往开来,青胜于蓝?这是《五七右派列传》时刻惊响的弦外之音。
    
    
    2010年 1月11日 于深圳 早叫庐
    
     (原载《开放》2010年2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健国:金文明狙击“中国特级犬儒”余秋雨—访辞书专家金文明
  • 王鲁湘鼓动百姓开始向政府讨债/朱健国
  • 朱健国:3400万失业大军与中共的博弈
  •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 朱健国:解放思想必须先解放冤民—给胡温上一课
  •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朱健国:“天沔苕”刘洪波
  • 朱健国:京奥浮夸,秀才有责
  • 朱健国:“京奥”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 朱健国:国家监狱化的新浪潮
  • 朱健国:五个“福娃”是福还是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