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神兽“亚克蜥”诞生相关话题及图片遭屏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0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中国中央电视台2010年春节联欢晚会播出的新疆歌舞《党的政策亚克西》,由于网友不满该节目过分渲染中共对维吾尔族的民族政策,于是以“亚克西” 的谐音创造出网络“神兽”“亚克蜥”(蜥蜴)。不过,以动物“亚克蜥”命名的像册,却被网络管理员屏蔽。 (博讯 boxun.com)

    
    央视年三十晚播出的2010年春节联欢晚会中第一个通过审查的节目是新疆歌舞《党的政策亚克西》,亚克西是维吾尔语“好”、“优秀”的意思。中国网民不满歌舞过分为共产党歌功颂德,于是根据“亚克西”的音创造出自“草泥马”后,另一种叫“亚克蜥”的爬行动物蜥蜴。
    
    据网友风趣地介绍,2010年最新神兽“亚克蜥”,生长于新疆准葛尔盆地以北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至额尔齐斯河一带。属於爬虫纲,“亚克蜥种”,以蜗牛,甚至老鼠等为食。每年4至6月,亚克蜥会大批聚集到额尔齐斯河边,捕食岸上的死鱼、河蟹、青蛙等。
    
    在春晚播出之后,“亚克蜥”已在互联网晋升为中国网民的第十一大神兽。不过,网民对动物“亚克蜥”的评价,却被网管屏蔽。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发现,一些标题冠以“亚克蜥”又有评论文章的网页无法打开,甚至一些动物“亚克蜥”的相册,也被屏蔽。对此,前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表示诧异,他说:“现在这种网络管理,也没有一个分寸,看见什么就关,实际上这些东西传几天就过去了,没有必要这样做。公众不能张嘴,贴上封条,有那种感觉,我觉得很不适当,实际上这个社会每天都有新的事物”。
    
    焦国标认为,政府对互联网言论的这种态度,很容易造成年轻一代的反感情绪:“最后物极必反,我觉得春晚最糟糕的就是亚克西这个(节目),最露骨,实际上就是对人的情感的侮辱。本来比如说,因为这些事(7.5事件),新疆人心里不舒坦,结果他们又变本加厉的 ‘亚克西’,让维吾尔人更感到被侮辱,所以难怪网友就这个节目做很多的文章”。
    
    离休的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友渔教授认为,网友的这项发明是表达不满:“这肯定是发泄,性质跟上一次的‘草泥马’差不多,我觉得挺奇怪,因为‘草泥马’那种批评跟抗议的意图更明显,而且流传又非常之广,相当长时间也没有屏蔽。这可能说明当局对形势的估计,他们感到形势更严峻,因此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
    
    对于当局动辄屏蔽网页,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也认为,当前形势严峻:“形势是比以前更加严峻,控制得非常严,很多词汇都是敏感的,包括他们自己的一些宣传的东西,还有一些人的名字都成敏感词,所以这种管制是前所未有的”。
    
    夏教授说,今年当局新增500百万人,投入维稳:“现在每一年维稳的成本要增加很多,今年听说动员500万人进行维稳,维稳现在是困难重重,而且成本巨大,但是他们还要这样做,可以说是为了维持他们小集团的统治,再大的代价,他们都愿意出”。
    
    根据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今年1月15日发布的“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为止,中国网民规模已达3.84亿人。预料今年将到达四亿人。而对于当局采用压制的手段对待网民,徐友渔并不认同,他说:“有不满和抱怨,只能靠化解,靠压制总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厦门警方破巨额网络“外围炒股”赌博案
  •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 警方破网络色情大案 淫秽表演半年获利二千万
  • 大陆“网络解题达人”寒假间走红 可视频指导假期作业
  • 流传网络的被枪决美女任雪,原来是冤案:幕后真相(图)
  • 最高检:要积极参与网络虚拟社会的建设管理
  • 中国就网络涉黄公布司法解释
  • 中国参与建设网络审查企业曝光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北京各界成立游精佑案和超级低俗屠夫网络关注团(图)
  • 人大代表徐龙建议尽快实施云安全网络计划
  • 政府不签补偿协议,封杀网络讨论
  • 中国密集反击美网络指控 严厉措辞震动世界
  • 中国加快编织反腐网络 专家称反腐法出台要提速
  • 广州资深网络媒体人北风被传唤
  • 北京市“两会”首次尝试利用网络进行政务询问
  • 美国驻中国使领馆邀中国网络作家谈网络自由
  • 网络商品交易和服务监管办法尚在调研论证
  • 孔子学院网络建设花掉一亿 明说招标是过场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陈维健
  • 最恶毒春节拜年贴现网络,为何仇恨那么深?/张建
  • 中国打开网络问政大门伪民意泛滥
  •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 评论中国的网络监管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 网络民意,虎虎有生气/童光红
  • 廖祖笙:钳制网络自由给党国带来了什么?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廖祖笙: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
  •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陈维健
  • 希拉里的“网络自由”与中国事实
  • 网络监控扩展到移动通讯
  • 中国网络战攻势强度超过其它国家
  •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
  •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邵道生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李永峰
  • 禾刀:网络监督的成长需消除权力堵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