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7日 转载)
     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陈永苗
    
     在我看来,《网络革命宣言》还不如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 (博讯 boxun.com)

    
     海外民运人士严家祺,王丹,胡平,郑义等在新年发起《网络革命宣言》,指网络正是中共的“软肋”,可以群起攻之,探寻秘道,分享翻墙技术、制造信息井喷,用电子邮件、传播、博客、论坛、聊天室等计算机阵地,以不需流血牺牲的方式,发动互联网革命。
    
     《网络革命宣言》由2月12日发出,目前正在国内的维权网站跟贴、讨论、签名、特推当中。宣言提出,网络世界处处是战场,无需短 兵相接,更无需流血牺牲。计算机是阵地,鼠标是武器,可以随时投入,随时撤出。可以游击战,也可以是阵地战、集团作战,位置不拘,时间不限。宣言呼吁国人分享翻墙技术、制造信息井喷,用电子邮件、传播、博客、论坛、聊天室等方式,传播真实,击中中南海封锁网络的“软肋”。
    
     《网络革命宣言》的目的,从国境之外,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民主化压力加大的政治形势之下,一鼓作气,很清楚在于获取新闻言论自由。获得新闻言论自由的下一步是在大陆成就反对党制度,也就是在政改的落脚点之外。值得庆幸的是, 《网络革命宣言》下一步目标隐藏起来,那么就为《网络革命宣言》另外打开了一个模糊的空间,那就是新闻言论自由也可以用来促进维权运动。
    
     也可以说在获得新闻言论自由与成就反对党制度之间,又横向增加了一个卫星变轨的动力。获得新闻言论自由的路径是不可能走向成就反对党制度,但是增加了新能源和新动力,就有了可能。所以目前需要的是卫星变轨,把主力军队和已有的政治能力,从原来的轨迹中跳脱出来,进入新轨道。
    
     当下民间的政治宣言或者政治意志的宣告,只有两个落脚点或者着力点,要么呼吁政改,要么维权。呼吁政改要么泥牛入海,要么招致打压。最为要命的是,政改呼吁将民间作为体制的对立面,作为未来宪政的母体这个根本维度丧失了,丧失了自由民主的主体性和政治面目,又将民间纳入在体制的羽翼之下。目前需要的是自由宪政的政治面目“清洗”出来,而成为一个站在专制对立面,可以供民众选择的政治力量。
    
     2004年美国总统在提出设立民主基金的构想。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推了这项提议,使它在联合国60周年大会上得到世界各国领导人的支持。我曾在《动向》发表《联合国民主基金不如变为维权资金》。
    
    我认为,西方国家的颜色革命在西亚能够成功,北京当局已经做好很充分抵抗,在中国未必能够成功。所以民主基金诸如此类的象征不设也罢,如果要设还不如设立一些维权资金,用于支援国内避开中共锋芒的维权运动,避免颜色革命的嫌疑而遭受北京当局反对而成为花瓶。所有的政治政府,都死亡在其内部瓦解,而不是外部摧毁。来自外面的推动民主化的力量,要转化为内部,这才是有效的。
    
     我对张伟国在中国人权基金会提出的,支援国内维权运动提案被拒绝印象很深。如果海外民运不变轨,还是按照原来的惯性和思维方式运行,那么将暗淡无光。其实海外民运可以同时是先锋部队和总后勤部。海外民运可以利用国外的言论自由或者政治自由空间,为国内的群体性事件和重大维权事件努力,例如上街游行示威,募集资金支持,获得国际支援。
    
     追求新闻言论自由的媒体力量,可以用来辅助于维权。例如《南方周末》和《财经》都是群体性或者体制性案件的维权,而威震华夏,并不是其阐述改革理念。
     应该从单纯关心新闻言论自由,退一步回到关心民生\生存权,这样渴望越多的新闻言论自由,就会有更有效的维权运动,能撑开更大的公民社会空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改革时代初步言论自由的形成,并不是通过言论自由本身的诉求和抗争,而是通过维权运动所带动的,例如89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就造成当时一段特别放开的新闻言论自由时期。
    
     只有将越多的新闻言论自由,服务于维权运动,才能反过来保障新闻言论自由。这二者互相帮忙,越帮越“忙”,于是前景就开阔起来。如此 《网络革命宣言》才不是空洞的呐喊。也就是《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才是正确的名字。要推进新闻言论自由,也必须先推进维权运动。这是唯一可行的\可靠的强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 陈永苗:玉娇龙案是一个分水岭:维权或启蒙
  •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 陈永苗:“卵民论” 县长是为党说真话的粪青
  •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 陈永苗:两个大熔炉:香港“七一”游行与四月青年论坛
  •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 陈永苗:公民社会道德法庭判决邓玉娇无罪
  • 后改革《中国人不高兴》/陈永苗
  •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官民矛盾是主要的/陈永苗
  • 陈永苗:谁有害人的太自由,谁有被害的不自由
  • 《中国不高兴》:烂人眼里的烂书,牛人心里的牛书/陈永苗
  • 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大国崛起”/陈永苗
  • 陈永苗:二批刘吉
  •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 重建公民社会/陈永苗
  • 陈永苗:改革三十年是奴隶上升的时代
  • 鼓吹“还地于民”:一次猴子捞月/陈永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