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7日 转载)
    2007年8月21日,江苏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向江苏所辖沿江各市印发《江苏省沿江地区 “十一五”产业空间布局规划》,规划用最严厉的字眼明确,江苏沿江地区的水源保护区内“绝对禁止”设置城市污水处理厂排污口、企业排污口、有污染源的项目、垃圾填埋场、有害物品码头等。然而规划下达了近两年,记者在江苏沿江水源保护区内调查发现,个别市县不但与《规划》背道而驰,而且其抵抗力度令人汗颜,其大胆制污、排污的程度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2004年12月21日国家环保总局正式命名了常州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这意味着江苏常州赢得了目前我国城市环境保护的最高荣誉。
    
    该市称,从2001年该市提出创建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的目标以来,该市举全市之力,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并与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同步推进,稳步实施了市河环境整治工程、生活污水处理工程、生活垃圾处理工程、生态建设和绿化工程、城市清洁美化工程、城市安静工程、入湖河道整治工程、生态文明社区工程等八大工程,城市环境质量明显提高,污染物排放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城市主要水体基本达到功能区划标准,声环境质量持续保持在国家二级标准以内,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能力明显增强,市民生活质量不断提高。
    
    然而不幸的是,随着本报“沿江生态记者行”周密采访、调查,“环保模范城市”荣誉背后的“假面具”得以慢慢揭开!
    
    “魏村——常州新北区已经成为中国十大癌症高发区之一”。
    
    来常州采访前,看到网上有这样的一道帖子,觉得“危言耸听”,但当采访过后,觉得虽然对于癌就症发病率的表述不那么准确,但就其污染魏村应该说是常州的重灾区,也是全市重要扩散区。
    
    魏村区域是常州重要水源区,常州60%的饮用水来自于这里,而新北区的化工园区就紧挨着水源区。
    
    “常州自来水大多取自魏村,紧挨着的江边化工区向长江排污十分严重。涨潮时,江水倒流将毒水直接进入饮水源;落潮与平常江水向下游流去,排出的毒水又威胁下游另一饮水源区,因为常州另一饮水源区就在新北工业园区下游至江阴之间。这种格局下的水源怎么能没问题?而我们的常州为什么要设计这样的水源区格局?没有良心的企业为何能在光天化日下胆大包天地向长江不停大量排污?那就是政府、环保部门不但不管,而且是放任!这关系到我们常州几百万人的生命健康,关系到常州的子孙后代,也关系到长江的生态环境呀……”
    
    大部份常州投诉电话及信函都是这样的内容。
    
    10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常州这个叫魏村的水源区。
    
    魏村水厂建在新德胜河的西岸,河口与长江交叉口处就是自来水厂的取水口处。
    
    位于取水口圩堤上竖立的“长江常州魏村水源保护区”标志牌明确了保护区的范围及级别:经省人民政府批准,长江自剩银河至省庄河,划定为长江常州魏村水源保护区,全长5.2公里。2010年水质保护目标为II类,2020年水质保护目标为II类。水源保护区规定:严格禁止在该区内排污或进行污染水质的开发利用活动。
    
    但通过记者初步观察,水源区的安全的确是不容乐观。取水口对岸及附近有许多装运繁忙及停泊重吨级航船的码头;取水口水面上从新德胜河对岸开出的各种游艇穿梭来往不断,好一派旅游繁忙景象;从取水口向长江下游看去,投诉中称的“化工污染区”近在眼前,夕阳映照下的“化工区”随意勾勒出“落日映江岸,飞烟舞长空”画面;细看园区天幕,化工塔架远近高低,黑黄烟囱林立参差。
    
    “风景”虽好,却给平静的水源区带来险情,构成无法避免的重大威胁!眼前的场景都是与“饮水源区保护规定”相悖。
    
     “这不仅仅是魏村一个小镇,而是整个常州市乃至长江下游的群众都受到威胁!你看,他们能在水源区逆法规行事,可想环保在常州是什么概念了!”
    
    “江边的秀丽景色不错,可谁能明白生活在江边的人生活原来是在这样的毒化环境中呢?江边还有好多学校,学生们现在连早操都取消了,很多人都出现头痛现象,浑身无力,睁不开眼。”
    
    “这水源区就这般样子,都是环保部门失职、放任造成的。管我们怎么投诉、上访,他们(环保部门)就是不理我们。我们这里许多人都上访到北京过了,一转下来,还是老样。”
    
    “据病情统计数据,正是我们这水源区却是癌症发病率呈上升的地方,许多民众说,住在这里有等死的感觉。”
    
    听说是记者来调查环保情况的,魏村许多民众争先恐后谈起了自己的感受,情绪异常激愤。
    
    就在新德胜河东岸,离取水口也就百米之内,记者发现有一口径在100公分的大铁管申进水里,水面上“红浪翻滚”,向河道两边散发着不尽浑浊的“红水黄浪”。
    
    在取水口设立排污口并随意排污水,难道真的是无胆了,环保部门真的放任?
    
    记者立即于下午5点10分拨打常州市环保投诉热线。约5点45分,一位姓陈的科长乘着苏D00603车来到事发现场。
    
    他看到现场情况后,对记者解释说,那“红水”是自来水厂自己排的处理过的污水。
    
    “自来水厂的污水是不是污水?”
    
    “严格的讲不是,是一种循环的泥水。”
    
    陈科长进一步解释说,当然这样处理循环水,不是十分科学,但它本身不能算是污水,对饮水源不构成污染。
    
    可记者通过相关专家那里得出不同解释,自来水厂将处理过的废水又排入取水口处,那肯定是错误的,也是饮水源区保护法及取水口取水操作规程所不允许的。以长江水为水源的自来水厂处理过的废水不但有处理过的对人体有害的水分子,而且有大量沉淀的泥沙,将这些废弃水物再排入取水口有悖科学,不符合环保原理,增加再处理成本,同时大量泥沙通过排入河道,对河床抬高,阻止交通造成重大威胁。
    
    陈科长似乎对记者的咨询以及提出的不同看法不以为然,他将记者车带到市区,觉得没有必要再作过多解释就扬场而去。
    
    可陈科长的一番话,足以让记者在常州水源之地,初试了常州实践与理论结合的“污染锋芒”。
    
    满园之毒 领教常州“‘污’江”胆大
    
    “从七圩汽渡港到百庄河排涝站之间的长江大坝下集中了近百家大小化工企业,而这段上下游又邻近常州两主要饮水源区,无论毒气还是污水对水源区都是一种严重威胁。我们就是不明白,政府为何要在水源区之间规划这座化工园区?”
    
    “这片水域,不但聚集了许多污染有毒化工企业,而且一些不法企业通过暗排管道、水闸大量向长江排污,这样的环境能保证水源干净吗?”
    
    记者从七圩汽渡顺长江大坝向上游观察,发现化工区范围内向长江“开口”、伸管多处,细数一下,大小排水闸四五处,新建的大水闸一处,排水管道三处。
    
    这些闸门与管道形态不一,有的开在江滩上对着一小水沟以连长江;有的开在港湾直接与长江零距离对接;管道有的捅破长江大堤对着江滩小沟;有的从大堤窜出伸向江边草丛;有的大管从大堤飞出通过桥架与江边机房相连。
    
    在离七圩港八百米左右的青龙闸弯道处,一位船民指着一根50公分的铁管说:“这根管子就是化工厂用来排污的,只要一排,整个江面都是黑的,鱼死一片,那种气味让人喘不了气来。”
    
    在青龙闸边,几个运输船民对记者说:“这个闸是专门排污水的,排量之大很是惊人。一般是夜里排,也有园区污染水多了白天排的,几乎每天都要排一次,排时,整个港湾与长江交界处乌黑一片,死鱼浮在水上一片。那种气味,让人作呕,呕又呕不出,敝住气又敝不住,就像要断气一样,难受极了……”
    
    在青龙闸以西,不远处发现有一小水闸和一暗管伸向长江,其中暗管正在向长江哗哗排着暗黄色、异味的水流。
    
    再向西也就是对着“武新制药公司”的长江大坝上,正在修建一座新的排水闸。知情人介绍说,这座闸就是为满足日益发展的化工园区排污需要而建设。站在大坝上用望远镜进行观察,只见一条宽大的“黑河”从园区南方向新闸区伸来,直到进入闸区排水区域。
    
    难道果真如此,常州果真要对长江水源生态“大开污戒”?
    
    在新闸不远处,江心洲大桥以东50米的样子,一排水闸刚刚排过污水。从闸口及通向江口的河道水印看都是刚刚排过水,尤其从闸口至长江口处的水色还处于黑黄分散期。
    
    排水闸就在坝下没有围墙,从水闸前面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条乌黑的水渠从化工园区内伸进水闸的“腹中”。
    
    “这些水闸名义上是用于排涝,实际上就是为化工园区排污,每个闸都连着园区污染水渠,分工负责,定期排污。”
    
    经知情人指引,记者来到园区内对污水源进行考察。
    
    顺着滨江三路一直向南,明蒂树脂有限公司围墙外有一灌满黑污水明渠,它向南贯穿整个化工园区的西区,其色泽黑而油亮,浓烈的气味,令人望而生畏、嗅而乱觉!
    
    “这些黑污水,都是每个企业排出来的,等到了一定的量,有专人掌握定时通过通江水闸和暗管道向长江排放。而那些通江水闸也是各有分工的,分别担任不同区域的排污任务,当然也有连在一起共同承担排污的。”知情人对记者说。
    
    在港区中路与滨江三路的交叉口处,一企业正在用泵向墙外的“黑水渠”排放黑色的污水。顺着黑色的水渠,记者发现这些“黑水路”在园区都是四处相连,多头连接江边的水闸和管道(水闸偏多)。
    
    在园区龙江路上,记者看到一条宽有十米左右的大黑河从南向北,在武新制药公司东侧向北伸进新建设的“大水闸”“腹腔”。这基本验证了,长江堤坝上的大小水闸几乎都担任着化工园区向长江排污的重任!甚至就连江心洲大桥以西的水利部门负责的百庄河排涝站也难辞之责!而此排涝站边上就竖立着“饮水源保护区”的警示牌。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见吓一跳。“对谁警示,谁被警示,警示为谁?”发达的常州难道失语?智慧的常州领导者更不会失明、失聪吧?!
    
    尽管长江大堤上,竖立着许多“保护大堤人人有责”的警示标语,但化工区域“勇者”照样将长江大堤捅得千洞百孔;尽管“水源保护区”是硬性的强制保护规定,但“发展是硬道理”让常州“智者”照样有胆量将“化工园区”安插之间,并大肆向邻近水源区的长江水体排污放毒!真是“满园之毒尽‘敬’长江啊”!
    
    站在江边大堤,摇拍化工园区:好一派“黄黑烟共舞乱日头,黑水沟交错染天颜”的“壮景”!
    
    除了领教了常州排污之大胆之感想外,还能有什么?
    
    毒水疯狂 惊叹常州“放任”恶意
    
    为什么饮水源区间要规划高污染区?为什么常州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向长江及饮水源区大肆排放污染物?
    
    “即使是我们多次投诉,环保部门都不来解决。环保部门不是用来保护环境的,是用来专门保护排污企业的,专门替他们说话!”
    
    10月7日,记者面对排污现场采访、现场投诉以及环保部门的恶意对抗,记者有理由相信当地群众长期抗议与环保执法部门不作为的真实性,更有理由相信之所以化工园区能明目张胆地向长江与饮水源区排污,是由于当地政府胆大包天的蓄意性!
    
    当天上午10点25分左右,当地知情者告诉记者,常州新北化工园区“明蒂树脂”后面的水闸正在向长江排污。
    
    当记者快速赶到现场时,一幅令人震惊的画面出现在记者的眼前。
    
    离江心洲大桥下“饮水源保护区”标志牌不足两百米的水闸面向长江豁然洞开。低头,闸下污浪翻滚,黑波汹涌,涛声震耳,臭气冲天;放眼,黑红色的污水向着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大有衔巨轮吞长江之势。
    
    港区的渔民、船民看到记者进行现场录相,开始沸腾了。
    
    “你们记者看看,这放一次水,鱼不知道要死多少,这毒性这么多的水不断向长江排,我们渔民还怎么打到鱼呀!”
    
    “这么毒的水就这样直接放到长江,放到饮水源区,你说不是害我们是什么?”
    
    登上小船,录相机镜头前面,黑红交织的水面就像一股股爆炸的云团一样迅速向江心铺去,已经铺开的“云团”上漂满了已经失去生命的和正在失去生命的鱼虾,它们有的像飞花落白,簇拥着随波而去;有的却还有水中极力挣扎,它们似乎不太明白在这安全的水域会成为毒物的牺牲品,所以它们的抗争姿势毫无疑问就是一种控诉……
    
    当天上午10点45分,记者拨打了当地环保投诉热线12369,一位姓张的人员说派新区环保局的执法人员前往。大约11点9分,新区环保局自称是信访负责人许明军来电(15312586659)说,执法人员少,都忙,没时间前来。当记者电话里提及化工区还存在乱排烟情况时,许明军当即表示不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鉴于这样的情况,记者又打了一遍市环保局电话。大约11点45分左右,许明军终于乘着苏DY5901小车来到现场。但此时的闸口已经停止排污,通江河道与江口仍然看到被化工污水染成的黑水。
    
    到底是经济发达的常州,公务人员“牛气”还真的有点大。
    
    许明军和他一起来的几人,来到现场首先给记者规定了几条:一是不能采访,要采访要得到当地宣传部门的同意;二是不能对他们现场工作进行拍摄;三是记者只能作为举报人配合他们工作。
    
    在记者配合他的工作中,他先是不承认园区排放的烟雾是没经处理的有害烟尘,后又否认“明蒂树脂有限公司”北堤水闸排放的黑水为化工园区排出的污水。
    
    整个“接警”处理过程,仿佛是纠正“举报者”举报有误的过程,又像是指教记者要懂得“举报”规矩的过程。
    
    在记者的要求下,许明军让随行人员取了水样,但他始终认为,这可能就是沉积时间长的雨水而非工业污水。
    
    但当记者带领他们前往工业园区内进行“污水渠、沟”进行现场考证、取样并弄清园区黑污水渠、沟连接排水闸时,许明军这才表现出无话可说的样子,并表示一定调查清污水处理情况。
    
    中午时分,许明军没有向记者通报一点有关园区环保现状情况,只对记者说了声“谢谢举报”作为辞行语,就匆匆而去。
    
    下午,2点30分左右,记者接到电话,反映位于“长江大堤211标志”以西100米处青龙闸和“明蒂树脂”后面水闸同时向长江排污。
    
    “上午才来执的法,怎么下午又排了,这么大胆,是得到了环保人员的默许?”举报群众对记者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两个水闸向大江洞开,滚滚黑浪奔腾澎湃,将成千上万吨的有毒之水疯狂地排向长江母亲河。
    
    记者于下午3点打了常州市12369电话,电话说新区的环保人员还在新区化工园区执法。后来记者与许明军又联系上,原来还在园区执法的就是上午进来执法的几人。
    
    “许明军还在工业园区,还在执法,怎么园区就敢重新排污呢?”
    
    难道当地群众讲的,环保人员“执法虚假”、“放任排污”、“帮助污染企业开脱”等说法能是真的?
    
    大约3点15分,记者看到许明军的那辆小车从园区内驶出来到排污现场。
    
    满以为面对“执法不听、强行排污”现场的许明军作为一名环保执法人员会表现出一种应有责任感而带领记者迅速前去排污企业进行调查处理。然而令记者始料不及的是,中午在园区“执法”执得面红耳赤、一身酒气的许明军从车上下来后,看了一眼闸下川流不息的“黑流”,说了一句令国民都会大跌眼镜的话:“我们只能管企业排污,现在这水闸是水利部门排的,我们管不到。”
    
    “依你之说,环保部门只是管理企业排污,其他不管什么单位排污或者有什么污染环保的事都不属你们管,是吗?”
    
    面对记者的问话,许明军没有正面回答。也可以说,以他有意的错误逻辑根本无法正面回答。
    
    就这样,这位执法者拿着执法证却无法给人民环保而执法,在他的脚下,完全没有理由却放任着汹涌澎湃的黑水向长江发出疯狂的呼啸……
    
    以至这位执法者在青龙闸排污现场都没有听从记者的举报而停一下他的“座骑”。
    
    然而,许明军的车却在出园区大堤卡口处停了一下,他的停一下,让记者来去无数次没受到检查的车子在他后面通过时第一次受到了相关必要的盘问。
    
    出了化工园区,记者在“脱险”后深深感知:此次采访,验证了群众的说法,领教了常州的环保执法,惊叹了常州环保执法者如此“放任”污染的恶意!
    
    告诫常州 污染长江 损人害己
    
    采访前,闻听常州化工园区向长江排污严重令人不敢相信;采访中,亲眼所见令人发指的排污,面对环保人员的恶意失职、渎职以及环保管理限于恶性循环等如此恶劣的执法环境,记者除了用“震惊不已”来形容当时的心境,另词无可替代!
    
    长江的境况也告诉我们,现行的环境监管体系、处罚机制,面对汹涌而来的污水是那么的单薄无力,无力到让排污者受到变相的鼓励和怂恿,无所顾忌地向长江大量排污。
    
    江苏建设厅一位领导在一次水资源论坛这样说,受水源水质污染等因素影响,江苏癌症发病已经占到全国的12%。全省27处水源地都受到污染,有7400个小水厂直接打井取水,没有水质检测,直接供居民饮用。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全省有1.2万个小化工厂,污染相当严重,沿江生活污水直接排入长江,危害下游。
    
    长江生态恶化,体现了沿江当地政府与企业合谋把长江当成了最大的“排污沟”,以牺牲环境和公众利益来换取暂时企业效益的“战略失误症”,同时,这种上游污染下游,转嫁污染、损人利己的行为,也暴露出一些政府官员和企业负责人环境道德严重缺失。
    
    如果一任长江污染加剧之势发展下去,它所带来的综合损失之巨无法估算。如果仍沿着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走下去,治理长江污染的投资之巨更加无法估算。重病缠身的长江之痛,唤醒沿江各地是到了该深刻反思的时候了,是到了该综合整治的关键时刻了。
    
    常州市委书记范燕青在“环模城市”授牌仪式上说,获得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的称号,仅仅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第一步,只是取得了加入生态环境较好城市行列的 “入场券”。然而,常州的实际环保现状,只能证明这张虚假的“入场券”上,铭刻着“全国环保创模”活动的耻辱,证明着“全国环保模范城市”荣誉的悲哀!也让人透过这张伪装的假面具看到了常州为政者面对社会的公信、面对人文的关怀所呈现出的不诚的执政心态!
    
    网上戏称:繁荣的表面让常州假冒得像是“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看化工园区日夜不停向长江疯狂排污,常州就直接是个“国家污染模范城市”!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魏村水域是常州重要水源区,按相关规定,该“饮水源一级水源保护区”全长5.2公里。而离取水口也就百米之内,魏村水厂新德胜河东岸,有一口径100公分的大铁管,日夜不停地向河水排放“红水黄浪”。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常州“饮水源一级水源保护区”范围内的长江“化工污染区”呈现出“落日映江岸,飞烟舞长空”,“化工塔架远近高低,黑黄烟囱林立参差”的污染景象。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常州江北区化工园“从七圩汽渡港到百庄河排涝站”之间的长江大坝下集中了近百家大小化工企业,其化工污染“油黑”之水就是通过沿江密布的“通江水闸”直接排向长江。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常州化工园区内“纵横交错”的黑水沟壑,让化工园区呈现一派“毒光”;“油黑毒水”源源不断排向污水沟渠并源源不断通过江堤“水闸”排向长江。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离江心洲大桥下“饮水源保护区”标志牌不足两百米的水闸面向长江豁然洞开:闸下污浪翻滚,黑波汹涌,涛声震耳,臭气冲天;放眼,黑红色的污水向着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大有衔巨轮吞长江之势。
    
    揭开“环保模范城市”的假面具/曹峰峻
    常州化工园的每日千万吨“毒水”向长江疯狂倾泄,沿江水闸外的江水已被染成“黑色油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学生注射疫苗后发生急性再障贫血,至今无人过问
  • 江苏泰州2000教师被强行要求捐两月工资
  • 江苏南通城中小学新校建设中毁坏古树(图)
  • 江苏暴力拆迁致人重伤入院
  • 江苏滨海10余8旬老妇挖掘机下打吊瓶阻止毁路征地(图)
  • 江苏无锡歹徒入室劫持两人被特警击毙
  • 江苏盐城再现“唐福珍”,6旬老人因拆迁问题当街自焚(图)
  • 江苏省交通厅3年内将获2000亿元综合授信
  • 江苏GDP超三万四千亿元 仍居大陆第二
  • 江苏盐城丹顶鹤数量逐年减少 保护区面积缩水
  • 江苏征地血案震动中央 75人被控制赔偿50万(图)
  • 江苏化工企业排污污染全市自来水被判罚百万
  • 江苏邳州征地血案震动中央 75人被控制(图)
  • 江苏女律师王莹诉计生局案下周开庭
  • 江苏邳州一村支书涉暴力征地被拘
  • 公民被关精神病院 江苏政府愚弄威胁百姓(图)
  • 江苏男子因强奸并长期霸占小姨子被判刑4年
  • 江苏无锡一化工企业发生氯化氢泄露 无人员伤亡
  • 江苏连云港政法委副书记圈地建豪宅续 (图)
  • 江苏无锡陈雪华致中国社会保障部长尹蔚民的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给江苏省长罗志军公开信
  • 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最“腐败”乡长、书记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是谁让就职于江苏上海的知识女性、单亲母亲成了“六无人员?”(图)
  • 江苏南通打砸抢事件/徐汇萍
  • 江苏灌南孟祥驹被抓捕死亡“躲猫猫”(图)
  • 救救江苏省宿迁市杜永伦一家人的性命
  • 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公然挑战“国际禁止酷刑公约”
  • 唐玉珍:妄法裁定的江苏省高院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江苏灌南县一位抗日老战士的求救信(图)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江苏省建设银行被迫“买断工龄”人员的“请愿书”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江苏受害人家属的紧急呼吁!!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江苏泗洪县半城镇的渔民:快点救救我们吧!
  • 江苏一个普通民警遭遇的自述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投訴中国江苏沈林詐骗劳务人員到泰国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江苏也有收容少女被买给发廊卖淫现象
  • 陆文:作家亲身经历──来自江苏常熟关于捉赌的最新报道
  • 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江苏惊曝“处女卖淫案”
  • 拔枪“示警”“误”杀男童 江苏一法院副院长被判刑
  • 江苏壹警察“经侦大队办公室主任”开车撞死19岁女孩,故意逃窜
  • 茶香阁:常州地区企业军转干部给江苏省委、省政府领导的信
  • 致正在台湾访问的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的一封信 /陈雪华
  • 给江苏省省委书记人大主任梁保华书记的一封公开信/刘萍
  • 优秀青年朱孔剑:向江苏赣榆行贿买官者开战!/何其
  • 何兵:江苏高院处理律师申诉的荒唐之举
  • 评《江苏省宗教事务条例》修正案/杨凯乐
  • 江苏宿迁拆迁砍人事件,请公民投票表决/惠林泉
  • 陈巍:大陆江苏妇女被强制参加计划生育妇检被殴打侮辱
  • 李秀兰:谁告状就弄死谁?江苏沭阳阳光下的罪恶
  • 江苏省小康调查造假活脱脱的瞎折腾/陆志坚
  • 黑暗中共江苏省委(二)
  • 月儿弯弯照九州/江苏南通唐玉珍
  • 唐玉珍:江苏百姓上访难
  • 华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办公室主任传记
  • 江苏平民被双规判受贿罪谈司法
  • 江苏省高院和南通市地方法院是一丘之貉/唐玉珍
  • 江苏变了味的土地流转/王才亮
  • 江苏省反腐访民周育华在冤牢中紧急呼救!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