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阳市花溪区村民厂房和住房被强拆——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莫建刚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博讯》编辑部:
     (博讯 boxun.com)

    现向你们提供一条,中共官府对一个极度残疾的弱女人的住房和厂房进行强拆的个案。当时的情景极为凄凉,现在已经是大年三十夜,这母女俩依然面对被拆除的房屋 的一遍废墟,在寒风中无家可归。希望你们能尽快地发表这一信息。
    
    祝你们新春愉快!
    
     莫建刚 2010-2-13
    
    
    
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维权义工焱文提供】2010年1月26日中午13时左右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村民,身患十级残疾的女人李毫美,她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专门生产工艺石料的厂房,被党武乡政府非法用暴力进行了强拆。
    
    李毫美2007年11月18日因交通事故使变为了运动性失语损伤导致为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现在唯一生活的经济来源——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已被党武乡政府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使用暴力将其拆除。在无助的情况下,终日以泪洗面。
    
    被党武乡当局暴力强拆的李毫美的工艺石材厂和住房,总面积为2700平方米,这一土地面积是她的责任地。为了生存,一个极度残疾的弱女人东拼西凑,并在花溪区农业合作银行贷款30万元,在这块责任地是建立一个自食其力的工艺石材厂,并按国家的政策规定上缴工商及其税务(按国家政策规定,像这样极度残疾的人是可以免掉一切税务的),在这个工艺厂工作的就业人员为5、60人,也为国家减轻了一些就业负担。并且厂房建立之前,李毫美女士已经办好一切相关的手续,在这个意义上,是符合国家的政策规定的。
    
    可是,就在这个工艺厂进入正常的运作阶段,当地政府为了摆排场,突出一种虚假的所谓繁华,便和开发商进行私下交易,这种交易就是一种权钱交易的结果。因为李毫美的工艺厂地处贵阳市花溪国宾大道的路旁,所以当地政府便和开发商勾结准备在工艺厂的地盘上,修建豪华大酒店,以供这些中共官员享受。
    
    于是,这些乡政府的权贵们,迫不及待的抛出对这个残疾弱女人,赖以生存的唯一经济来源——工艺石材厂的限拆令,并推翻了这个工艺厂所有的合法手续。也只因为这些狗官们,知道李毫美是极度残疾的弱女人,对付这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2010年1月26日,当地政府派出了近二百人的强拆队伍对李毫美的工艺厂及其住房进行了穷凶极恶的暴力拆除。致使李毫美和她的女儿至今无家可归。
    
    这就是在当今中共的统治下,中国民众在这个党及其党徒的压迫和盘剥下,人权受到侵害,做人的尊严受到践踏的又一实例。
    
    【附】
    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
    
    尊敬的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爷爷:
    
    我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的)一个我的十级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深夜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我真想一死了之。但是,为了我那可怜而残疾的母亲,我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及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遍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的十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此呈
    
     中共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爷爷
    
     敬礼!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
     学生:吴文燕
     2010年1月3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 济南暴力强拆严重,旷古绝今(图)
  • 袁年生死于暴力强拆 无锡市北塘区政府装不知
  • 常州拆迁逼死人命后,继续暴力强拆
  • 成都抵制暴力强拆的唐福珍伤重身亡
  •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图)
  • 河南潢川开发商暴力强拆,受害人称开发商涉黑
  • 临沂暴力强拆导致60多岁男子不辛身亡
  • 福建南平:开发商暴力强拆,政府装聋作哑(图)
  • 内蒙古赤峰暴力强拆致被拆迁人重伤
  • 江苏如皋暴力强拆视频,非常震撼
  • 烟台暴力强拆系列:孙万宝被关42天后无罪释放
  • 临朐县动用大批警力暴力强拆
  • 扬州市教场惊现暴力强拆 黑道打手向住户喷射毒酸(图)
  • 组图:济南市历下区姚家村暴力强拆实录(图)
  • 济南残忍暴力强拆 荆山村民以暴治暴(图)
  • 武汉市的暴力强拆何时终了
  • 视频:柳州暴力强拆实拍
  • 薛祥彪控诉:扬州暴力强拆是政府行为无人能管?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