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龙江东北虎园林豪赌:中国虎贸易开禁仍无定局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2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从最初作为探索野生东北虎保护的创新举措,到因为养虎为患而试图推动解禁虎贸易,成为野生虎保护的重大威胁,黑龙江东北虎林园25年的嬗变历程,如何南辕北辙?养虎为患究竟是生存压力还是博弈筹码?人工养殖究竟是老虎保护的正路还是歧途?
    
    黑龙江东北虎园林豪赌:中国虎贸易开禁仍无定局(组图) 
    就是这栋不起眼的小楼的冷库里,存放着价值过亿的东北虎尸体,从不允许外人进入,虎林园的经营者视其为未来最大的赌注。 
    
    黑龙江东北虎园林豪赌:中国虎贸易开禁仍无定局(组图) 


    2007年,第一次有记者走进冷库,拍下了这张迄今惟一可见的冷库内部的照片。一大一小两只未剥皮就直接冷藏的死虎尸体,皮毛已经发霉变质。
    
    黑龙江东北虎园林豪赌:中国虎贸易开禁仍无定局(组图) 


    2009年4月出生即夭折的小老虎,成为了东北虎园实验室里的又一个标本,这样的场面令人唏嘘。
    
    黑龙江东北虎园林豪赌:中国虎贸易开禁仍无定局(组图) 


    中国虎饲养场概览 数据来源:FAW2006及2007年调研,Greenetal(正在出版中)
    
    这座全球最大的东北虎园的危险豪赌仍在继续,赌注仍在升级,但无论终局如何,中国野生虎保护的代价都已是任何一方所无力承担。
    
    如果没有奇迹,2010年,这个农历庚寅虎年,仍不会是东北虎园经年豪赌的终局之年。
    
    身为全球最大的东北虎养殖基地----黑龙江东北虎林园(下文简称东北虎园、虎园)的总经理,王立刚的心情依旧要矛盾且忐忑下去,他的底牌全在他办公室往南50米外的那栋二层小楼里。这个偏安虎园一隅的灰色建筑,极不起眼,甚至没有牌子,只在门上写了“冷库免进”的字样,却承载着虎园里所有人的全部念想。
    
    这个容量达500吨的冷库更像是一座虎的墓园----其间躺着超过两百具成年虎尸。这是虎园成立14年来生老病死之虎的总和,虽然这个数字在2006年之后奇异地保持恒定。因为国家延续至今的对虎制品相关贸易的禁令,这200多只成年死虎至今一文不值。
    
    “这是典型的守着金饭碗要饭吃。”王立刚说,“冷库里装着的其实是价值过亿的财富。”他朝思梦想着,有朝一日这些死虎能光明正大地“走”出冷库大门,为此不惜每年花费上百万元的维护费,只为虎贸易开禁的那一天,“这算是一种赌注吧”。
    
    这一藏匿于不起眼小楼里的豪赌,同样牵动着千里之外的国家主管部门的心,然而,它的命运,从不为赌注----老虎本身掌控。
    
    被忽略的特殊身份
    
    名称貌似事业单位的“中心”却是一家正处级国有企业。
    
    距离哈尔滨市中心十几公里的松花江北岸,因为东北虎园而闻名。14年来,这个全球最大的东北虎饲养基地已然成了这座城市的名片。
    
    虎园总经理王立刚还有一个身份,黑龙江横道河子猫科动物管理中心(下文简称横道河子中心)主任。管理中心与虎园,采用中国特色的“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并存至今,只是前者的身份,一直隐于虎园身后。
    
    1986年,野生东北虎种群从十年前的80只骤减至不足30只,当年参加全国林业系统自然保护区会议的专家们心急如焚,挽救濒临灭绝的野生东北虎,变得刻不容缓。
    
    横道河子中心由是应运而生。中心选址于野生东北虎的栖息地、位于张广才岭(满语称谓)中部的海林市境内。在迄今得到国家批复的5个人工虎养殖基地中,横道河子中心历史最为悠久,很多记载认为,中国正是从这里开启了野生东北虎的异地保护之旅。
    
    事实上,这个“中心”从成立的那天起,其特殊的身份就为日后的争论埋下了隐患。
    
    鲜为人知的是,这个名称貌似事业单位的“中心”却是一家正处级国有企业,出资方为黑龙江省外贸厅(现在的商务厅)。在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所长张明海教授看来,横道河子中心从一开始就带有了经营性质,“当时东北虎产品的价格是很高的,外贸厅下属的土畜部门,主要做的是东北特产外贸。”
    
    王立刚毫不避讳当年的愿景,当中心东北虎种群繁殖到一定数量后,就应该考虑“国际贸易”、“正常死亡的老虎入药”、“自然环境食物链得到恢复的前提下进行老虎的野化训练以最终放虎归山”这三大任务,而当时尤其指出,所有收入都将用于东北虎的野化训练上,是为以经营为策略,以保护为中心。
    
    在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的项目主任华宁看来,横道河子中心从成立伊始就与保护野生东北虎的愿望背道而驰,“在野生虎的保护问题上,国际上没有大型猫科动物驯养后成功放归的先例,人工养殖以前很少放到国际讨论的台面上。”
     已经很难准确还原横道河子中心发起者的真实算盘,但彼时的它却肩负起了挽救中国东北虎的重任,这得到了国家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8只从全国各地选调出来的东北虎开启了中国野生虎异地保护的探索之旅。而1988年出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中鼓励人工养殖的规定,无疑给中心打了一针强心剂。
    
    从“骑虎难下”到“以虎养虎”
    
    如何养活这数百只老虎,与其说是压力,不如说是博弈的筹码。
    
    如果不是1993年的虎贸易禁令(下文简称禁虎令),横道河子中心的发展或许有一个很不错的“钱”景。
    
    从1986年的8只东北虎起步,到1993年5月,中心成功克服了人工养殖老虎的技术难题,老虎数量达到了一百多只。
    
    依照养虎者的愿景,此时的中心,正盘算着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开始着手开展国内、国际的虎贸易,与中国医科大学、中医药生产单位的死虎合作开发也在酝酿之中。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因为国务院的一纸通知戛然而止。1993年5月29日,国务院颁发了《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重申禁止犀牛角和虎骨的一切贸易活动,取消其药用标准。这一天被王立刚铭记,“这是给虎园致命一击的日子。”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也删去了“虎骨”这一项。
    
    瞬间的政策之变让横道河子中心真正地“骑虎难下”。
    
    禁虎令对中心的不利影响立竿见影,通知下发的第二天,银行就收回了贷款,“没有银行愿意给不能贸易的外贸企业发放贷款。”一夜之间,中心的负债达到了九百多万。
    
    这是横道河子中心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一百多员工连续18个月没有发工资,老虎的饲养也成了问题,饿死了十来只,因争斗和生病死亡的老虎超过了40只,到1995年末,短短两年间,中心只剩下不到50只老虎。
    
    所谓穷则思变,当时的出资方兼主管部门黑龙江省外经贸厅无奈之下,提出让老虎走出深山到城市打工、以虎养虎的折中思路,果断在哈尔滨市区旅游胜地太阳岛的北面划出了一平方公里的土地,建起了后来的“黑龙江东北虎林园”。
    
    这是一个区别于作为饲养繁育科研机构的横道河子中心的新企业,但实际上仍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只是各有分工,虎园承担对外经营的经济功能,而横道河子中心则承担国际国内的各种交流活动。
    
    从横道河子中心选出的28只东北虎开始了颇为独特的打工历程,“采取观光的方式,门票收入既解决了老虎和人的生存问题,又没有违反虎贸易禁令,在当时是一个很妥善的办法。”但王立刚现在觉得,前任者们的这一尝试只是把与生俱来的麻烦拖后了而已,“如果当时索性把那几十只虎杀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养虎为患了。”
    
    但在1996年初,东北虎园正式挂牌之时,这被公认为又一次的创新之举,而且效果彰显,不仅挽救了中心这一国有企业,还保住了上百职工的饭碗。
    
    王立刚的理由很充分,与北疆的东北虎园形成呼应的是南国的桂林雄森熊虎山庄,这家“幸运”的私人企业从一开就得到了国家林业局的750万元的“项目资助”。而黑龙江东北虎园却因为是挂靠在省外经贸厅的国有企业,而难以从国家得到相关的拨款,只能自力更生。
    
    虎园现在的行政主管部门是商务厅,但虎园从1993年以后就已经没有了外贸业务,从商务厅要钱没有名目;而作为野生动物主管单位的林业部门,也没法给一个挂靠在商务厅的国有企业拨款,“让林业部门拨款,从行政体制上行不通。”
    
    2003年SARS时期,虎园最困难的时候,一天只接待了一位客人,但正是这28只打工之虎的努力,即便是相继经历了1998洪水和2003SARS的困难时期,从虎的数量上看,虎园的发展仍显示了旺盛的生命力。据统计,2004年虎园的老虎数量已经从建园之初的50只增加到了400只左右。
     如何养活这数百只老虎对王立刚来说,与其说是压力,不如说是博弈的筹码。只要没人全额埋单,“以虎养虎”就是不得已的策略,虎园甚至已经让老虎走出了黑龙江,到全国各地打工。据介绍,目前虎园共有一百多只老虎在外打工,其产权仍归属虎园,但合作单位负责老虎的喂养并支付一定的租金,“挣的加节省的支出,一正一负,共计有三百万元。”
    
    被许可的暗箱贸易
    
    “对正常死亡的老虎怎么样开发利用,应该是这些虎园老虎的最根本出路。”
    
    依照虎园的对外口径,迄今为止门票收入仍旧难以弥合养虎资金的巨大缺口,这包括“为了减少饲养成本,老虎不得不改吃比牛肉更为便宜的鸡肉”。
    
    有人质疑,这究竟是应对外界质疑的无奈说辞,还是蓄意的更危险的伏笔?
    
    虎园正门的陈列馆里,赫然放着一个长2米、高1米多的玻璃酒缸,里面浸泡着四只成年虎骨,780元一斤的壮骨酒可以现装现售。陈列馆外的墙上挂着巨幅的“森林兽王”酒广告,酒的原料被写成“动物骨骼”,而并非“虎骨”。这一“欲盖弥彰”的表述,应是为了规避1993禁虎令中不得以虎器官作为产品原料的规定。
    
    虎园声称,这一“擦边球”有着更为崇高的目的:为解决东北虎饲养、繁育经费不足,为东北虎保护项目研究和放归驯化筹措资金。
    
    在虎园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南方周末记者以游客身份“参观”了虎园的酒厂,令人愕然的是,酒厂正对着装有两百多只死虎的“冷库”,相距仅10米。标价高达2800元一瓶的壮骨酒里,有几块小的骨骼,工作人员保证这是绝对的真虎骨,因为“对面就是装虎骨的冷库”。
    
    这就是王立刚所谓的“以虎养虎”计划的另外一部分,他显得理直气壮,“对正常死亡的老虎怎么样开发利用,应该是在没有国家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这些虎园老虎的最根本出路。”
    
    虎园壮骨酒的生产和销售,据称已经得到了国家主管部门的授权,在陈列馆和王立刚的办公室里,都放着一块该部门发放的特种经营许可证的牌子。
    
    国际公约的建议是,死虎虎骨应该予以及时销毁,而中国的法规则对死虎的管理有着严格的规定,所有的虎骨都应该有详细的记录。虎园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每只死虎的分割程序都有具体记载,做到手工记录与电脑记录同时进行,这是为防止可能出现的管理漏洞,避免死虎丢失。显然,即便拥有所谓的行政许可证,虎制品的相关贸易仍是见不得光的暗箱操作。
    
    从酒厂工作人员的介绍中,记者依然难以得知酒厂的虎骨是怎么从严格的监管中脱身而出的。而公开的报道中,虎园死虎的具体数字也一度成谜,从2006年至今,死虎数量从来都是“两百多只”。
    
    中国虎饲养场概览
    
    游说重开禁虎令
    
    主管部门高高举起的槌子被悬在了半空,“没说开,也没说不开。”
    
    为了让“以虎养虎”模式光明磊落地走到阳光下,东北虎园从没停止游说重开禁虎令的工作。这些年,虎园的经营者没少给省里、国家林业局甚至中央有关部门写申请,打报告。
    
    早在2006年6月,国家主管部门曾邀请国际专家组就虎养殖场所提出的恢复养殖虎制品贸易的提案做出一项独立评估,结论是允许合法养殖虎制品大量进入市场将会减少对野生虎的非法盗猎,从而有利于对它们的保护。但是这个独立评估却备受争议:所谓的专家组并未包括任何一位国际知名的虎管理或虎保护专家。
    
    此后,重开虎贸易在激烈的争议声中被搁置,主管部门高高举起的槌子被悬在了半空,“没说开,也没说不开。”
     然而,正如东北虎园所遭遇的那样,养殖虎的难题却仍在继续并不断扩大,全球超过5000只的养殖虎,已然成了历次虎保护国际会议的讨论焦点,而中国养殖虎的出路,更成为各方关注的敏感话题。
    
    这迫使中国在虎制品贸易上的态度一度“暧昧”。
    
    2007年,被普遍认为是虎贸易解禁最为敏感的一年。当年7月,在“虎保护策略国际研讨会”上,国家主管部门一负责官员表示:目前关于虎保护的种种努力并没有逆转全世界野外虎种群持续下降的趋势,令人遗憾,许多机构和专家对现行保护策略进行了反思,其中,基于人工繁育虎取得成功,提出的关于启用人工繁育所获虎骨入药的建议,尤其令人关注。
    
    据一位与会的专家介绍,此次会议上,中医药的代表还对虎骨的药用做了详细的解释,从药用需求方策应虎贸易解禁。而当时对于虎贸解禁,国内专家持赞成观点的较多,国际保护组织的代表和专家反对的较多,阵营分化明显。
    
    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IFAW为代表的致力于虎保护的国际机构则纷纷给予警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虎产品消费国,中国重开虎贸易的日子,将是野生虎走向灭绝的日子。
    
    最新的变化来自1月29日刚刚闭幕的首届亚洲老虎保护部长级会议。亚洲13个境内有野生虎出没的国家,一致同意在2022年之前,通过栖息地保护使现存野生虎的数量翻番。
    
    而有国际媒体披露,这次“救虎大会”上惟一的疑问,是中国成功地将有关号召坚持长期禁止虎贸易的用语从宣言草案中去掉。
    
    “中国关心的是这样的表述将给其国内虎贸易带来的影响。自1993年起,中国政府全面禁止虎制品贸易,但他们正在游说重开禁令。”美联社在报道中援引一位不具名的参会代表说。
    
    但在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的项目主任华宁看来,这或许只是谈判桌上的一时策略,并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此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致力于栖息地的保护。”
    
    无法落槌的虎年
    
    这依然是一个语焉不详的表述,“双方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解读”。
    
    中国政府在重开虎贸易上表现出了犹豫和谨慎,而王立刚觉得,政府在国际社会的声音应该更独立一些。
    
    尽管禁虎令未开,相关的准备工作已然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中。曾经一度为国际舆论诟病的养殖虎监管问题,在2007年取得了突破。黑龙江东北虎园开始了虎标记试点工作,在活体虎身上包埋芯片,芯片有惟一的编码,当时的报道称:这些标记了的档案将全部录入国家主管部门的野生动物管理数据库。
    
    “这同时也是为了将来的动物利用方面的监管做好准备工作。”王立刚更愿意将之看成利好消息,监管就意味着可以利用了。
    
    这家国有企业的负责人说他的要求很简单,“要么把虎杀了,要么给钱,两样都不行,那就给政策。”
    
    接受采访的国际组织代表并不能对东北虎园的两难境地给出更为实际的建设性意见,他们的评价是,“政府对虎养殖企业缺乏果断的措施,使得这些企业作茧自缚”。
    
    而王立刚则继续着他的赌注,“坚信虎贸易可以放开,所以我不会销毁死虎。”2010年的黑龙江东北虎林园,有着一个更为明确的目标,借着建园15年的历史之机打造“千虎园”。
    
    而对绝大多数致力于虎保护的国际组织来说,这个赌注太危险了,“野生虎的保护绝不能因为中国重开虎贸易而被威胁,没人敢下这个赌注。”在WWF公布的世界十大最受贸易活动威胁的物种名单中,老虎仍旧名列榜首。
    
    2009年岁末,为了迎接庚寅虎年的到来,国家主管部门重申了对于野生虎保护的三点意见:强化野生虎种群极其栖息地保护,严厉打击走私、非法经营虎产品等违法犯罪行为,规范和强化虎驯养繁育活动及虎产品监管。
    
    在养虎企业和中国国际组织看来,针对是否放开虎贸易的焦点问题,这依然是一个语焉不详的表述,“双方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解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龙江发现一只野生东北虎 拍下背影照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