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长春马永田公司遭强拆,财产被‘没收’上访9年无果:美籍儿子替喊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目前,全国各地都进入城市开发和建设的热潮中,而拆迁可以算是城市规划不可缺少的一环。但是,几乎每天都发生拆迁引起的悲剧;自焚,家破人亡的案例更是多不胜数。

开发商经常利用与地区政府的关系,非法并强行拆毁居民的住所,抢夺居民的财产,拒绝给予被拆迁户合理的赔偿。执法机关的不作为更把拆迁问题严重化。

长春市市民马永田的公司因当地拆迁办擅自扩大拆迁的土地面积,将该公司得所在地划入拆迁的范围内,导致公司遭强拆,财产被‘没收’;家人被气病。马永田上访九年,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反而屡次被非法关押,受尽折磨。

马永田最近从北京赶回长春过年, 临行前曾滞留刘纯宝等访民所在地,向博讯记者表示:当地政府一直要抓她,估计过年后,两会前会拘捕她。而她至今并未告诉当地政府她儿子的美籍身份,理由是担心政府加害她在美国的孩子。

    附:马永田已经入美籍的儿子杨海涵发出的公开求助信
    
    尊敬的媒体朋友、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好!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与关注。我家曾在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经营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民营企业),我母亲马永田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01年我家公司遭到了长春市拆迁办、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及吉林鑫鹏房地产有限公司,官商勾结,违法强行霸占生产用地、强拆厂房、抢走产品788件,砸碎62件。我母亲上访九年,经过重重磨难,由于当地政府的某些官员不作为,相互推诿、至今也没给予分文补偿,使我的家人在经济和身心遭受到严重打击。尽管如此,今天我还是要事先阐明两个观点:第一、我拥护中国政府和中共中央,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政府和中共中央的领导下,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这是有目共睹的。第二、我坚决反腐败,对中国各级政府及党的领导机构中的某些腐败官员深恶痛绝,并尽我所能与之斗争到底。
    
    违法拆迁事情经过:
    
    2001年3月15日长春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在吉林鑫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商)五证不全不具备拆迁资质情况下,违法为其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开发商实际开发面积31000平方米,政府审批土地面积23982平方米,国有土地流失7018平方米。我家公司本不在开发商土地审批范围内,而拆迁办擅自扩大土地拆迁面积,将我家公司划入拆迁范围内。拆迁办于2001年9月11日违法向我家下发《限期搬迁决定》其内容“不给我家公司任何安置和补偿,让我家公司无条件搬走”。这就是长春市的强盗逻辑、官商勾结、违法强占、强抢民财。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马永田的国家土地使用证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拆迁办给开发商下发的房屋迁拆许可证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
    开发商的规划许可证(政府审批的土地范围并不包括马永田公司的位置)
    
     2001年9月14日我家公司向长春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申请复议。2001年9月20日,市复议办公室向市拆迁办、南关区法院下发《停止执行通知书》,明确指出:“因该决定使用规章错误若执行将给申请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拆迁办、南关区法院及开发商,为了达到抢占的目的,2001年9月24日拆迁办又向我家公司下发裁决书,其内容:“我家公司厂房按民宅安置,并少给50平方米左右房屋面积,不给过渡费”。当时的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对我母亲说“你不要,连这些也没有”,以权压人,仗势欺负老百姓,一副强盗无赖嘴脸。开发商公开扬言“我宁可把钱扔在道上也不会给你的”,明显的官商勾结。




    市行政复议办公室给马永田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市拆迁办下发的裁决书

    2001年9月12日,拆迁办、南关区法院及南关区法院雇佣的社会闲散人员、开发商及开发商雇佣的黑社会打手,在没有任何合法证件,违法闯入我家公司,(当时公司工人已经放假)将当时在场的我的外婆和我一岁半的小弟弟强行赶到大街上,强占生产用地、推倒厂房、抢走产788件,杂碎产品62件,公司合同、账本、票据等一些文字档案被灭失。将公司厂房夷为平地后,拆迁办、南关区法院、开发商互相祝贺大放鞭炮40几分钟,我的外婆被气得脑出血,几年来一直瘫痪在床,我的小弟当晚发高烧,第二天到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炎、癫痫。我们原本是非常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长春市政府和法院给毁了。



    

南关区法院下发的裁决书

南关区法院强走产品证据

    我母亲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依据我家公司有合法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房照、土地使用证及生产用地等实际情况,按照拆迁条例,依法上诉到法院。一审南关区法院,是违法对我家公司强抢、强拆的法院,判我家公司败诉。2002年11月4日,。二审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判我家胜诉,在(2002)长行中字第183号《行政判决书》判决认定拆迁办在开发商没有提交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回迁房屋建设专项储备资金到位的证明、建设项目资金证明的情况下,不具备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的资质,其行为违反了法律、法规的规定(后附判决书),市拆迁办违法为其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认定市拆迁办违法行政、一审南关区法院枉法判决,撤销一审南关区法院的判决。开发商违法拆迁。判决尽管我家胜诉,但是某些相关的政府官员无视百姓的疾苦,漠视百姓的利益。分文没给我家公司赔偿。我母亲从此到各级政府、各级法院祈求、诉说我家的遭遇,在吉林省副省级以上的政府官员我母亲都递交过材料,从地方到中央我母亲苦苦上访9年,中央多次交办、督办,可长春市政府就是不办,每一次督办、交办,办案单位都是市建委拆迁办或南关区法院办理,每一次他们都是以造假材料上报结果。例如:是建委拆迁办为了达到不给我家按非住宅赔偿,是建委拆迁办勾结省工商局工作人员,将我家公司2001年在省工商局注册营业执照的档案多出处涂改,最明显的是手写部分,我家公司地址是长春市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被涂改成长春市南关区东岭街4委80组。我母亲就这样一年一年的努力,一年一年的失败。在长春市像我家这样遭遇百姓的很多,2003年吉林省审计厅审查出长春市建委拆迁办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仅2001--2002年64件,长春市政府根据上访人数统计受害老百姓5111户。违法抢拆我家公司的开发商房屋拆迁许可证就是其中一件。

    





中级人民法院裁决书

    2003年5月26日长春市改善经济发展软环境领导小组办公室、长春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文件长改办发(3002)2号关于对2002年度行政执法错案情况的通报,通报了市拆迁办的9起错案,我家公司是其中一起。2009年1月4日,省委书记王敏批示、省委副书记省联席会议召集人王儒林签发了《吉林省处理突发信访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交办单》(吉信联案字【2009】7号),决定由长春市市长崔杰负责协调办理,并要求“案解事了,上访人息访,并请承办部门于2009年3月底将办理结果上报省联席会议办公室”。表面上,成立了由市长助理吴德金任组长、市建委及市拆迁办和律师参加的工作小组。在2009年3月底前,长春市没有人通知我母亲,更没有上报结果。事实上长春市政府并没有把两位省委书记的批示当成一回事。后省联席会议办公室在次交办、督办,不得已,2009年4月市建委通知我母亲配合调查。对我母亲提出的赔偿方案,市建委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作出的结论令我母亲无法接受。他们所谓的调查就是在收集、捏造虚假证据。市建委、南关区法院和开发商,官商勾结强抢、强拆霸占我家公司的全部财产,市建委和南关区法院是违法机构也是赔偿机关,而每次上级交办和督办我家的案件,办案单位都是由市建委或南关区法院办理,这样,市建委、南关区法院、开发商互相出假证,作为依据,上报假材料。这一次也不例外。
    
    假证之一:南关区法院为市建委出具一份带有南关区法院公章的《情况说明》其主要内容:“我家公司已主动搬出,并和开发商达成协议,南关区法院没有实施强制拆迁,我家公司产品是因为没地保存,我母亲要求开发商保管”。南关区法院把违法强拆说成是没拆,把强抢产品说成是,我母亲请求开发商给保管,产品被抢收条确是南关区法院给出的。再看南关区法院法官蒋莉萍出具的假证二:全文抄录“我厅于2001年10月12日来到被申请执行人马永田家的被强迁房,被申请执行人已主动从强迁房屋搬出。”此证明说明南关区法院是来强拆我家公司的。另外,在建委这次给我母亲的答复意见中说明了南关区法院违法强制拆迁的事实。假证之三:长春市地税局为市建委出具带有公章的假证:其主要内容:我家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在2002年法院庭审时,市建委拆迁办是第一被告,我家公司向法院出据了税务登记的复印件,市建委明知道我家公司是在国税局办理的税务登记,却让长春市地税务局来证明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明显造假。假证之四:开发商为了配合拆迁办达到抢占我家公司财产的目的进行违法公正:2001年9月10日,开发商在我家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拿着第26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到市公证处对我家公司厂房进行公证,而该《房屋拆迁许可证》经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是违法的,长春市公证处的公证没有通过我家公司,依据开发商手里违法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将我家公司的厂房进行公证。可到今天我母亲没有看到公证处公证的任何资料,只在南关区法院卷中复印了一份公证书和几张照片,很难确认是我家公司厂房。长春市公证处的公证属违法公证。到底长春市建委在这次调查中还有多少假证我们还不清楚,我母亲只看到这几份假证。

    
在市建委抄来:南关区法院给建委出的假证据


在市建委抄来:长春市地税局给建委出的假证据


马永田公司的税务登记证


南关区法院蒋莉萍给市建委出的假证据

    2009年11月19日,长春市建委给我一份关于马永田信访事项的终结性答复意见。(以下简称答复意见)两位书记的批示、交办,我们大喜过望之外,还是深深的失望。在省委书记批示、交办之后,在我母亲配合调查、交涉过程中,6月末7月初长春市市长崔杰命令,公安机关到处抓我母亲,抓到我教养二年。我母亲不知道犯了什么法,更不知道是省委书记的批示有错呢,还是省委书记的批示根本就不值钱。在很多人眼里,省委书记的批示,是轻视不得的,必须立即落实。可事实是省委书记的批示,在长春市也不管用,告诉我们一个严酷的事实,当上级批示与下级官员利益相关时,下级官员总是采取拖延战术,将事情拖得不了了之,或是采取镇压战术,把受害人关进监狱,以此欺骗上级案件了解。


     在市建委抄来:王儒林书记交办的原文

     终上所诉:拆迁办是政府执行法规及监管职能部。可这样一个监管职能部门,在我家的问题上,竟然六次违法,(1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2违法下发限期搬迁决定;3违法下发裁决书;4擅自扩大土地拆迁面积,造成国有土地流失7018平方米,5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情况下,违法对我家工厂实施强抢、强拆;6违法勾结省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对我家公司营业执照档案多处进行涂改;)那么,在长春市法律法规如同虚设,执法者就是违法者,违法者就是执法者,例如:长春市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处级)在拆迁办任职期间,2003年吉林省审计厅审查出,仅2001年--2002年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64件,在他任拆迁办主任期间,很难确定他到底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多少件!违法下发多少件裁决书!国有土地流失是多少!违法拆掉多少老百姓的房屋!就这样一个违法者,却从拆迁办主任提升到开发办主任,(副局级)这种边腐边升的潜规则,在长春市很多政府官员身上得到应验。政府违法老百姓到法院去告,法院却比政府还要黑,以我家案子为例,南关区法院不但没有公正的判决,反而与这些贪官同流合污,强抢强拆,出具各种带有法院公章的假证据。法院严重法律失衡。政府、法院有法不依、违法不纠、执法犯法。在我母亲上访的过程中,多次被政府、法院无端限制人身自由,公安局非法传讯。我母亲在北京合法上访,每次被政府抓到都要被关进黑监狱。各位媒体朋友,老百姓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的生命、财产还有什么保障,她的人权何在?
    
     现在我家的财产被抢九年,分文没得不到赔偿,我母亲上访的权利也被长春市政府给剥夺了,我更不知道我母亲什么时间被捕入狱!而违法抢我家财产的长春市开发办主任徐源江、南关区法院行政庭庭长韩志宽等人却官运亨通、连连高升!!!这就是长春市的法制社会!这就是长春市市长每天强调的民生!!!
    
    各位媒体,我作为儿子,为了保护我母亲、为了我的家人,我恳请媒体朋友帮帮我、关注我,我要让世人知道我母亲的冤请,我要揭露长春市政府的黑暗,我将在1月初到联合国去,向世界人权组织呼吁,在这个和平的世界里不能没有人权,不能没有公理。再一次恳请各位媒体关注我。谢谢。
    
    杨海涵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2/11) (Modified on 2010/2/1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长春中了刘志军和刘云山的诡计
  • 李长春之子李慧镝出任中国移动副总裁
  • 太子党抢位 传李长春之子李慧镝任中移动副总裁
  • 长春发生燃气泄漏起火 12人中毒入院(图)
  • 长春发生燃气泄漏起火 12人中毒入院(图)
  • 李长春奇怪论点:宣传部门要善于对付媒体
  • 吉林省长春市被劫持人质成功获救 嫌犯被击毙
  • 吉林长春两日发生两起轻轨事故 造成46人受伤
  • 长春轻轨高架桥工地发生大火 暂无伤亡报告(图)
  • 长春供水管线漏水造成市区五分之一面积停水
  • 李长春赴湖南调研 专程考察韶山“一号工程”(图)
  • 长春公安称受审者自杀 家属质疑死因
  • 吉林省长春市市民惨死公安局审讯室
  • 长春高校甲流疫情已控 近10万人接种疫苗无异
  • 长春发生持枪抢劫银行案 一死一伤
  • 吉林长春发生持枪抢劫银行案造成1死1伤
  • 中国将申办2018冬奥会 哈尔滨长春提出意向
  • 长春储油罐“爆炸”
  • 长春:自家院里被八九个人冲进来一顿狂砍
  • 李长春用手机发过“黄段子”吗?/石述思
  •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姜维平
  • 李长春给季羡林“国学大师”帽子?/王晓阳
  • 胡扬毒案扑朔迷离 李长春肩负使命秘会陆克文(图)
  • 长春市医药化工技校退休教师的无奈
  • 长春电视台无聊的活动——寻找川岛芳子
  • 赵本山移民 李长春掌嘴/王子生
  • 西风烈:李长春祸国殃民,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 请胡锦涛、李长春、周永康、贺国强辞去担任的国家职务
  • 北京市委不能胜任,锦涛与长春同志已将奥运权限收归中央
  • 李长春如何巴上了江泽民/温毕熙
  • 朝鲜特种兵流落长春 宁可坐牢不回朝鲜
  • 给参加长春第六届亚东会的中华民国代表团加油!/启靖
  • 如果李长青是李长春的兄弟/林保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