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元龙: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0日 转载)
    李元龙更多文章请看李元龙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李元龙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0年2月10日讯):
    

歌声、笑声和谴责声

——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2月8日下午2时许,我和马桂荣赶到贵阳花溪一个民居,与近四十位人权捍卫者一道,参加在这里举行的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
    
     四时许,茶话会在资深人权捍卫者、虔诚的基督徒陈西的主持下,正式拉开序幕。陈西先回顾了多年来,在专制集权及其豢养的国保多方打压之下,贵州人权捍卫者热暖研讨会和新春茶话会的不容易和意义,完了之后,作为基督徒的陈西率先垂范,为大家深情款款地演唱了,《平安夜》等两首赞美诗。
    
     一个融会贯通着歌声、笑声和谴责声的新春茶话会,就这样在看似不协调,而又不得不如此,必须如此的特色情景中展开了。
    
     莫建刚,贵州启蒙社老会员,诗人,他以自己诗人特有的激情,为大家朗诵了自己诗歌一般的新春致辞。小王子,一个云南籍年轻的诗人,在朗诵自己的诗作《不要把我逼成杨佳》之前,他向大家介绍了贵州国保如何在一次非法冲击人权集会时对自己拳打脚踢,自己如何奋起抗议的经历,讲了以及不甘做任人宰割的羔羊的意义。一个年轻,文静的诗人,也写出了投枪、匕首般的诗作,也在诗歌里喷发出了大侠杨佳般的愤怒,这样的挟裹着烈酒力度,夹带着佳酿激情的诗作,执笔的,是小王子,“酝酿”者,不得不“归功”国保。场下的几十个听众纷纷如此发出了自己对小王子诗作的感言。
    
     雍先生自告奋勇走上台来,说他要为大家献上一曲文革红歌,“歌颂歌颂”伟大领袖。谁知他一开口,乐曲倒是红色原配,但是,歌词却被他“篡改”成黑色狗尾。顿时,四周的人们,文静的,颔首微笑,豪放的,哈哈连天。能不笑吗,人家奉若神明的伟大领袖,你看他怎么唱的——站没站相,唱没唱规,手脚“脱头楔板”乱颤乱动,眼睛翻白眼只望天花板,你叫人家毛左看了,不气个七窍生烟才怪。
    
     《别梦成灰》是原籍四川,如今漂泊到美国的异议作家蔡楚的诗集,今天,《别梦成灰》辗转来到新春茶话会现场,内容也与眼下共话新春快乐、谴责专制独裁的气氛十分吻合。因此,《别梦成灰》一出现,顿时成为人们爱不释手的新春佳礼,人们纷纷收藏,几十本《别梦成灰》,顷刻间都跑到来宾的手里、荷包里去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在私下阅读之后还不尽兴,她走上前来,在讲述了自己当初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摩人权研讨会,也被国保威胁的事情后,给大家朗诵了一首《别梦成灰》里面与现场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气氛十分吻合的诗作
    
    《人的权利》:
    
    
     有人说
     一棵树 就是云梯
     可以爬到宇宙中去索取
     有人说
     一条船 沉到海底 能够穷尽
     百慕大的奥秘 
     有人说
     要象奴才那样活着并死去
     做一台永远转动的机器
    
     有人把马戏团内
     排练出的狮吼
     翻录成自由的歌曲
     有人把石林中
     一排排举手似的石笋
     规定成民主的定义
     有人把古旧的经书上
     摘录下的一段文字
     注释成神圣的法律
     有人把人民
     当作牛羊
     驱赶向一片不长青草的土地
    
     够了
     我听腻了虚伪的呓语
     我猜透了贪欲和王权的谜底
     --凡是假、恶、丑的东西
     都在人的尸体上建筑海市蜃楼
     祭起半圈装点江山的虹霓
    
     凡是真实的
       善良的
          美好的
     都已经
     或者必须死去
     因此
     我大声疾呼--
     人 的 权 利 !
    
    
     在两个人上来讲述了自己对人权践踏者的“阶级仇、民族恨”之后,全林志老先生走上来,说刚才的内容太沉重,他准备让大家放松放松,给大家演唱一首后爱情歌曲。接着,他用自己宝刀不老的情谊,为大家演唱了一首爱情民歌。全林志对生活的热爱和不错的歌喉,赢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
    
     在河南籍段先生演奏了一曲悠扬欢快的笛子曲目,以及杜和平先生讲述了自己对人权理念的感受之后,我走上前去,给大家讲述了毛泽东三次和我“过不去”——小时候梦见毛打我屁股,我落入文字大狱那天是毛翘脚的9月9日,贵州省高院最后“裁定”我有罪的日子是12月26日,毛长尾巴的日子——的瓜葛。接着,我给大家讲述了流沙河老先生记载的一个有关毛的幽默故事:一个重庆知青下乡之前,来到毛的水泥像前转圈子:主席啊,主席,我倒是愿意响应你的号召下乡,但是,你也得告诉我,我这一去,得几年才回城,给我个盼头吧?转到毛像前头,抬头一望,毛伸着五个手指头,指向前方。知青一看,喜忧参半:五年啊,长是长了些,不过好歹有个尽头,我能克服。五年过去了,六年、七年也过去了,直到八年之后,这位知青才结束知青生涯,回到城里。经过毛的水泥像时,知青又围着毛像转圈子,并念念有词地埋怨:“主席啊,你怎么不守信用,害得我在乡下多受了三年罪?”转到毛向后面一看:天哪,毛后面那只手弯着两个手指,可是有三个却是伸着的,小伙直怪自己:“原来后面还有三年啊,主席啊,你怎么把这三年藏在后面,你这不是玩赖吗!”
    
     大家听了,笑得前仰后合。
    
     律师周先生,他是在网上意外得知,在人权重灾区的贵阳,居然还有这样一帮子不畏强暴的人权捍卫人士,以及贵州居然每年12月10日都有世界人权纪念日活动。周先生走上前来,从专业律师的角度,和大家简单讲述了贵州,乃至全国人权收到严重践踏的典型案例,以及保护人权之于自己和他人的深远意义。
    
     东道主徐先生则现身说法,现场说法,他指着遭遇暴力拆迁,被砸坏的楼顶对大家说,这是贵阳城管等趁他不在家留下的“政绩”,也是他们侵犯人权的铁证。徐先生说,我不服气,我要依法保护自己的私人财产,这不光是保护我的人权,也是在保护他人的人权——我们人人都保护好自己的人权,专制独裁政府就不敢那么放肆地暴力拆迁、践踏人权了,如果不是众多的人们和暴力拆迁说不,那么,我的房子就不只是被他们砸坏房顶了,而是只剩下断壁残垣了。
    
     就这样,在歌声、笑声和谴责声的交替中,在“捍卫人权,人人有责;共话春天,春春来此”的互相勉励、互相祝福声中,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一直进行到晚上十点来钟,才完全落下了帷幕。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元龙:抓捕赵达功扑灭不了《零八宪章》的火种
  • 李元龙: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 李元龙:“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李元龙(贵州)
  • 就良心记者 李元龙 先生刑满释放 暨“北京08奥运”进入倒记时
  • 为了和谐社会,请撤消对李元龙的判决/华云展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曾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