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紫阳被软禁时 如此预测邓后政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3日 转载)
     以下是《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的一段节选,赵文中的“我”是前不久刚去世的在赵被软禁时常常以气功师的身份访问的忠实战友记述人宗凤鸣,赵紫阳说出的是作为好几年的国务院总理、总书记的视角了解的、观察的一些信息。
    
     节录的这一段谈话的日期是1994年6月7日,我看太经典了。第三小段说了当时在职的几个重要领导人和刚卸任的元老的从政心理及政治风格,第四小段是当时执政的领导集体的整体执政心态,可以从这种普遍的占主导地位的政治心态理解当局的执政,第五小段尤其直接,特别是现在的2010年,离邓小平离世已是接近13年,近年确实是“变乱、左派大的反复也不至于有”,“稳定一个时期”,同时当时说这段话时在世的超级元老邓小平、陈云、杨尚昆、彭真都已去世,万里作为现在的第一大元老确实“在邓走后”“不能起到什么作用,”现在万里身体也不是很健康(即使1997年邓过世后身体健康时也没有什么政治意见,当年六四前后他的子女成功地配合当局让他态度沉默下来),对近年的大政方针从来没有提出过意见,去年下半年仅有的一篇针对性的政治谈话还是伪托的。 (博讯 boxun.com)

    
    节录如下:
    
    我说,安志文的看法,目前就是邓后时代,邓已把新领导班子安排好了。新领导班子也是举的邓的理论旗帜,没有路线之争。邓在“六四”前后有个转折,“六四”前,他接受毛的教训,不搞一长制,对胡耀邦、赵紫阳都没提过核心;“六四”后,他又接受“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怕乱,对江泽民提出“核”心定位。安说这当然是他自己的体会。安志文又说,由于现在世界经济不景气,正处在结构大调整中,生産过剩;中国经济又发展这样快,国外都看准了中国这个大市场,经济界现在对中国说好话的不少。“六四”被澹化,许多人愿意到中国投资,逼得克林顿不得不把贸易同人权脱鈎。在国内,只要经济不发生大的问题,上层领导也不会出现问题。而地方也没有敢向中国出头挑战的,也没有不服从的。老同志里边也没有敢站出来,杨家在军队中没有人支持,对万里老同志也不支持他,所以,新领导班子在邓走后,稳定一个时期没有问题。
    
    我又说,但童大林的看法是,在新的班子中,看不出谁是改革派。
    
    赵说,无论江或是其他人都不是真正的改革者,乔石不敢担风险,什么事都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这样不行;不过乔石还是能看出问题,有见解的。李瑞环,则是小恩小惠,在搞小聪明,在天津他也只是在市政建设上搞了些东西,在企业、经济上没有什么表现。朱镕基,搞经济是可以的,开始是我推荐上上海的,当时江泽民还不大同意,是我将了江泽民一军,我说听说朱镕基去你们那里工作,你们不大同意是不是这样,江泽民说,没有,没有。我说既然这样那就定了!是这样朱才去上海的。看来朱镕基是强调控制这套办法的,还是计划经济思想体系。
    
    赵紫阳略加思考后又说,新领导班子这些人,都不是报什么理想抱负,不存在为贯彻什么样的原则而有不同路线之争,而只是在维护地位上曾有分歧,这样的领导状态容易发生权位之争,也很容易接受逆转形式的政策;由于他们是采取功利主义观点处理问题,只能是被潮流、被形势推动着走;如果对维护自己的权位有利,就怎么走;而且也不能彼此共患难,在大的危机到来时,既会结成联盟,也会发生分化;但在一般情况下,在利益一致的情况下,也会统一,采取对策共同应对局势。
    
    赵最后说,同意安志文的看法,即便邓走后,大的变乱、左派大的反复也不至于有;会稳定一个时期的。说到万里,赵说,:在邓走后,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节选自《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的一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民众不畏禁令前往赵紫阳故居凭吊
  • 实拍:赵紫阳逝世5周年,各界到赵家悼念(视频)(图)
  • 赵紫阳5周年忌日 天安门母亲拜祭被阻
  •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 在紧张中度过上午 /天天
  • “天安门母亲”与一批维权人士被阻止纪念赵紫阳
  • 天安门母亲:强烈抗议中共警方阻止“六四”难属拜祭赵紫阳先生
  • 赵紫阳5周年忌 北京加强监控异见人士
  • 赵紫阳故去五周年祭日前,齐志勇,李金平双双被软禁(图)
  • 赵紫阳五周年忌日临近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软禁
  • 《赵紫阳軟禁中的談話》作者宗凤鸣逝世
  • 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香港出版(图)
  • 修缮赵紫阳故居:家乡乡亲无惧当局压力
  • 赵紫阳九十冥诞 六四相关者自由遭限
  • 富强胡同6号: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天天
  • 原新华社社长、原中宣部副部长朱穆之:要为赵紫阳平什么反?
  • 赵紫阳90寿诞将至,梁伯琪女士病重(图)
  • 实拍:有关赵紫阳的禁书北京街头开卖(图)
  • 赵紫阳留给我的最后任务/鲍彤
  • 赵紫阳的绝密录音出书,中共当局异常冷静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读后感/秦晋
  • 赵紫阳“不镇压人民”原则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 赵紫阳的五周年祭日/张鹤慈
  • 格丘山: 纪念赵紫阳离世五周年(图)
  • 鲍彤:异数中的异数——纪念赵紫阳逝世五周年(图)
  • 中国往何处走?——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 从回忆录看赵紫阳对李瑞环之积怨/冼岩
  • 评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张一帆
  • 赵紫阳为何临死都不反对共产党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四)/老七
  • 梁湘放走赵紫阳儿子赵二军,中央震怒:尉健行发明双规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二)/老七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 破解赵紫阳对八九年“四二六社论”的疑惑/吴庸
  •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读后的问题/张鹤慈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一)
  • 万里不同意“智囊”公开赵紫阳访谈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