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拆迁办新来的大学生 (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5日 转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官员磨拆迁户,拆迁户召“地痞”,拆迁公司养大汉,“地痞”救“钉子”,大汉拔“钉子”……好戏连台,看得人眼花缭乱。这是一场限时20天的农村征地拆迁战役。拆与被拆双方在俞村酣战之时,拆迁办从街道办借调来张伟他们四名大学生帮忙。
    
拆迁办新来的大学生

    
    天亮,张伟听“文戏”。天黑,张伟看“武戏”。
    
    在扬州这个古老而又充满青春躁动的城市,古城墙早已坍塌,各种新区在圈地扩张。坐落城乡结合部的俞村,在2009年定案的一份新区规划中,成为高新技术工业区块的用地。项目尚未落地前,政府已着手征用储备这片100多户农村居民的集体土地。
    
    到了“最后期限”的1月15日,戏终人散。俞村的100多幢水泥楼房已被卸去大半,只留下几处供拆迁队民工生火的灶台。年轻的大学生进拆迁办大半年,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行政效率。
    
    “搞懂拆迁,以后在政府里干什么都容易啊。”送张伟他们来拆迁办时,街道组织科科长鼓劲道。
    
    “面积评估不止是量尺寸”
    
    俞村里到处是城市化的遗产。集体土地上的双层住宅多建于新世纪,几百平米的房间里,大多只住着留守的老人,他们的儿女在外打工。
    
    2009 年12月下旬,拆迁办开进了村民小组。早听到风声的村民,在房宅外垒起围墙,框出几十平米的前院,或在房顶的四沿装上金属护栏。拼成护栏的空心钢管,不过几厘米的直径,一切只为了置换两年后交付的安置房。政府里传出的消息说,拆迁办村民的房屋每平米定为1300多元,安置房的价格定为2800多元,以两者比例折算换房。
    
    一切平静时,张伟他们的夜间任务是“保证(拆迁)物资安全”。第一天是“平安夜”,领导叮嘱,“注意个人安全”。
    
    四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去年夏天才离开校园,他们身后,无名校牌匾,无家世背景,即便回到故乡的这座城市,进事业单位、考公务员也屡屡碰壁。当“大学生村官”,到街道各部门顶差是最后的稻草。
    
    在拆迁现场的任务因此显出特别,这或许是张伟们基层仕途的开始。
    
    出来工作半年,张伟们第一次睡在农房。大红大粉的被褥,夹杂不习惯的气味,穿堂风吹过,全身都得缩进被褥,仅露出敲按手机键盘的手,链接他们真正熟悉的世界。
    
    四个大学生被分在三个村民小组,他们掌管各处的后勤,共约10000元的预算,没有任何财务程序,只需要在纸面上记载支出。他们“头一回管人”,是招募来做饭烧菜的农妇。
    
    他们要每天变换菜色,为不同领导递不同的烟,不能擅自向村民解释政策,这样逐渐进入拆迁中庞大的作业系统和其中约定俗成的规则。
    
    评估进行四五天后,各方试探完毕。张伟被叫到总指挥部,汇总评估获得的信息,包括各家各户的态度。他才知道,“面积评估不止是量尺寸”。这是一段知己知彼的时间。各家各户的信息,会在张伟不能进入的会议室里讨论,分析每家每户,“掌握情况要细化到每一户内部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以便针对不同的对象,制定不同的政策”。
    
    
    
    “地痞”救人,大汉拔“钉”
    
    拆迁指挥部所在的农宅,门厅的整面墙壁上贴着蓝底白字的工作进度表。100多户村民的名列其上,同意搬迁的名字旁,会贴上一面红旗。
    
    元旦前,征地批文落定,各种利益可能摆到了人们面前。拆迁办领导说,未来72小时要让全部农户签约。
    
    拆迁办里,每一个政府工作组四五个人,依照这个开发区过去的拆迁经验,准时完成任务,“可以分得四五万奖金”。拆迁公司同样领受了期限,大家都相信顽固的钉子户会蚕食他们共同的利益。人们争分夺秒,彻底把拆迁搞成了一个江湖。
    
    2010年的第一夜,拆迁办灯火长明。“最牛钉子户”的女户主被找到指挥部谈话,之前,她们全家躲了一周,坚持不从。这次,谈话一直持续到深夜----如果不签约,谈话就不会终结。
    
    一场体能和意志的较量。眼看女户主快要崩溃之时,一群人踢开房门冲进屋,接走了户主。
    
    之前,张伟在屋外看到,谈判过程中,这些人一直蹲在拆迁指挥部院墙外的草丛里。张伟听拆迁办的人说,这帮人是女户主找来保驾的当地“地痞”。
    
    拆迁公司当然也有自己的人马。第二天,十几个苏北口音的壮汉驾车前来,张伟眼见他们冲进这家钉子户的宅内,将那个女人包围,随之,签约完成。
    
    “真是一篇游侠加酷吏的列传。”好读《史记》的张伟说。在学校时,张伟在网上并不少听说这样的事,那时张伟和同学们会批评说这是“不讲法治”。现在,张伟明白,这是校园之外的土地上再自然不过的现实。
    
    在东面的一个生产组,村民们曾信誓旦旦要“共同进退”,但这一联盟很快瓦解。带头人们被独自请到拆迁办,接受语重心长的劝导。政府发动的亲朋好友也会在此时刻轮番登场。
    
    对于顽固者,劝说的艺术会更上一层楼。街道的领导会屈尊拜访,带上七八个政府人员和拆迁公司的人。唱黑脸的说客们说,“不签后果自负!”领导则在恰当时候小做退让,说客们立即惊叹,“天啊!都这个条件了,你还不签,再退下去领导可是担不起责任的!”
    
    犹豫的户主通常继续耷拉着头,领导叹口气,屁股稍一离开座位,就有人冲上去拉住,其他人进一步劝户主,“别犹豫了,要不领导一走,优惠就全没了”。
    
    官员的杀手锏很简单:“上面有期限,最终房子肯定会被拆,早搬还可以拿到优惠。”在元旦期间交房的村民,可以获得上万元,户型也优先选。
    
    拆迁办的三个办公点都选址在过去村民小组组长家,承诺优惠他们“先选户型”、“多折算面积”,既得利益者不得不先交出钥匙。
    
    这场拆迁没有同意与否的选项。村民们只能各自盘算着如何获取更大“优惠”,这不仅关乎迁徙的安逸,更意味着几辈人未来的人生。
    
    这个苏中农村的格局与中国的其他农村并无二致。人们过去近亲聚居,总有着各自的算盘和隐藏的矛盾。现在,富裕的家庭大多在外开办工厂,拆迁并不会改变年轻一辈的生活,老一辈的感情已挡不住散落的人心。
     “他们不得不成为城市人。”值班的一天夜里,张伟说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那其中充满无从选择的人生。
    
    “游侠加酷吏列传”
    
    消失的俞村,还没人给出肯定的未来。
    
    在当地国土部门的土地公告中,整个新区内还有多个地块尚未有项目落地。根据新区规划,俞村在内的4平方公里,为“三新”产业园区。政府希望吸引光伏等高新产业聚集落地,已给出了所能的政策优惠。
    
    这个失落的旧朝都市,一直跋涉在复制邻近城市科技兴城模式的路途。张伟听说,在扬州今年的“烟花三月”商贸节上,这块土地会正式签下项目。
    
    现在,官员、谈判手,还有那些不明出处的苏北大汉,先期获利的人们已经离开。这里暂时的主人是游走各地的拆迁民工队,在荒田里拱洞状的防水布里,他们用石块垒成床。他们从村落走出,推平别人的家园,却依旧是居无定所的城市开荒者。
    
    俞村的村民已经散落各处,只祈盼两年后顺利住进安置房。规划中的安置小区,距俞村不过公交车两站的路程。
    
    张伟回到了自己原先工作的街道,重新日复一日的办公室生涯,“3月份又会有新的拆迁任务。”张伟说,他们这群不介入拆迁利益分配链条的“后勤大学生”,很有希望再次进入拆迁办。
    
    张伟他们这一批街道村官,在去年年末才领到下半年的工资,“不到一万,保险、福利就不用想了。”而在当地那些土地价高的城区,村官们名义上工资相同,但却有额外的福利收入。
    
    这其中的门道,让张伟们参与的故事正在整个国家遍地开花。
    
    “缺乏议价的程序和平台,非国有土地快速征用,正成为城市化进程里埋下的隐忧。”姜明安说。这位研究行政法出名的北大教授,在2009年12月同他的4位同事一道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审查现行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对拆迁户而言,现实的利益纠葛无法诉诸程序,对政府发展而言,这些相对容易获取、价格便宜的集体土地在流转中可能留下巨大的寻租空间。”1月20日,参加国务院就《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草案)》举行的研讨会后,姜明安对本报记者说。
    
    面对每天都可能走高的拆迁成本,地方政府多选择尽早“入市建仓”,加上集体土地征用程序的便利,这种城市化的脚步很难减慢,也很难变得优雅一些。经历了拆迁,张伟也似乎悟到了这一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村官及所在村庄均为化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制拆迁活动应予立即叫停/朱孝顶
  • 五名北大法学学者急谏国务院 遏制两节突击拆迁
  • “搬迁”取代“拆迁”新法只涉公共利益的搬迁
  • 国务院拟以“搬迁”替代“拆迁”:住户搬走了,房子归政府
  • 中共拟以“搬迁”替代“拆迁”
  • “拆哪”变“搬哪” “拆迁”将退出历史舞台
  • 大陆新“拆迁”出台 能否阻止暴力征收
  • 上海四百寃民守望相助吁废拆迁条例
  • 2010北京市“城乡一体化”大规模拆迁征地的危害!
  • 济南槐荫区非法拆迁仍继续,拆迁户无路可走(图)
  • 宁波拆迁怪事:意见不一,国土局状告房管局
  • 无锡拆迁乱象的背后
  • 无锡当局加快“五毒”拆迁,欲复制成都唐福珍惨剧
  • 长沙赶新拆迁条例未出台前疯狂拆迁
  • 北京“拆迁阎王”的助手判刑11年
  • 北大法学教授:物权法实施拆迁条例已自动失效
  • 北大法学教授称物权法实施拆迁条例已自动失效
  • 山东拆迁户来港诉冤情
  • 广东顺德村民拒绝拆迁被拘 释放后房屋已拆毁(图)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练洪洋
  • 宁波拆迁出怪事 国土局状告房管局/王俊秀
  • 土地制度造成拆迁困局/李子暘
  • 傅蔚冈:拆迁假离婚背后的真问题
  • 陈晓峰:艺术区“拆迁”的社会性思考
  • 拆迁纠纷多中国"城市病"/乔新生
  • 上海陶冬莲控诉中共《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恶“法”
  • 徐百柯:解拆迁冲突难题请从维护宪法权威始
  • 关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之合宪性的审查意见书/秋风
  • 傅达林:别对司法化解拆迁冲突期望过高
  • 北大法学院五教授——奉旨上书还是早老型老年痴呆/《拆迁条例》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酝酿两年 新条例的难产 /于明
  • 李琼:拆迁是法律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 新京报:暂停拆迁条例,避免拆掉人心
  • 暴力拆迁难遏制,根源何在
  • “拆迁”概念根本不能成立/秋风
  • 拆迁如杀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李泓冰
  • 拆迁潜规则源于防百姓不防官员/曹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