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龙江森工系统造假骗保引不满 贫困职工不断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5日 转载)
    混岗职工补助政策绕了大弯儿
    
     黑龙江省森工系统出现的假混岗知青骗保现象引起了真正混岗职工的强烈不满,其中暴露出来的,是森工系统在落实补助政策时出现的重大问题。 (博讯 boxun.com)

    
    曾经的建设者生活贫困潦倒
    
    据黑龙江《森林工业志》记载,截至上世纪80年代末,黑龙江省森工职工有 499895人,集体经济职工有366106人。
    
    东方红林业局贮木厂原厂长戴兴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黑龙江森工系统的职工主要来源是部队转业官兵。
    
    当时的东北林区十分荒凉,为了稳定员工,除了让家属来到林区外,1959年国家在山东、河南等地还招募了一批女青年支边。1962年~1964年,因国家困难,随军家属和已婚的支边女青年强行办理了一次性退职手续。
    
    为了多赚工分,不吃闲饭,这些家属工跟男人们一样也得从事繁重的林业生产。森工系统把这些妇女组织起来,围绕木材生产成立多种经营公司,进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公司经济总收入提取30%作为公积金,20%作为公益金上缴森工企业,30%留在企业作为发展基金,20%支付家属女工们的工资。家属队受森工企业及其下属林场的双重领导。
    
    迎春林业局老家属工郑连玉说,迎春林业局鼎盛时家属队有1000多人,建起了被服厂、火柴厂、制材厂。林业局下属的每个林场、贮木厂、加工厂的职工家属都成立了家属队,最多时曾有18个家属队。
    
    三河屯林业局的李爱清出生于1941年,18岁从山东农村报名来到林区。当时跟工人在一个车间干活,拉锯、破木板,抬大木头装火车,跟正式职工没区别。在赶任务大会战的时候,为了装车几天几夜都不回家。
    
    绥棱林业局八一林场的李凤英出生于1942年,曾任家属队队长。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时的家属队还种地垦荒,为林区的职工提供蔬菜和副食品。
    
    家属队都有自己的资产,包括生产工具和土地。表面上看跟正式职工没有区别,但她们缴纳“两金”,即公积金和公益金。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期,由于森林资源枯竭,林区效益不好,这些企业也随之倒闭,这批家属工逐步失业,而家属队的资产也无偿上缴给了当地林业局。
    
    从那时起,集体企业的多数职工就长期在家待业,没有工资和劳动收入,没有基本生活保障。他们中多数人下岗后,就业无门,老无所养,无失业保障,生活十分困难,不少职工家庭贫困潦倒。从2001年以来他们不断集体上访,已经成为林区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黑龙江森工总局的文件限制了年龄和学历
    
    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农林水利工会主席王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2004年3月起,她带领调查组成员到内蒙古和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调研时,发现森工企业混岗集体职工生活困难问题十分突出。
    
    她说,内蒙古、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的混岗集体职工,是计划经济条件下形成的特殊劳动群体。他们绝大多数人常年爬冰卧雪,风餐露宿,从事林区最艰苦的林木采伐和森林抚育工作,成为林区生产建设的骨干力量,不少人还是地区、省级和全国的劳动模范和先进人物。
    
    自2004年以来,她连续两年提出“林业混岗集体职工应该享受国家有关政策,解决他们生活困难”的政协提案,并向中央领导提交了调查报告。
    
    王萍的调查报告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温家宝总理多次在各种场合强调,“要研究解决混岗集体职工的生活困难问题。”王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温总理曾对她说,农林水利工会的调研报告我批示得最多。
    
    多次提案最终催生了全国50万混岗集体职工享受社会基本养老、医疗等国民待遇的相关保障政策出台。国家林业局、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天然林保护工程区森工企业职工“四险”补助和混岗职工安置等工作的通知》。
    
    该文件称,要明确混岗职工和下岗再就业中心职工的安置标准和安置办法。混岗职工的安置办法、安置标准,由各省级人民政府自行制定并负责组织实施。对混岗职工安置,中央财政按人均8000元标准的80%即6400元安排补助,分3年拨付到位。
    
    国家林业局就天保工程森工企业职工“四险”和混岗职工安置等的“答记者问”中表示,混岗职工,是计划经济体制下为开发林区建设而形成的,与全民职工同工同劳同酬,但又不具国有身份的特殊劳动群体,主要集中在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他们为国家经济建设、林区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黑龙江混岗职工以为生活终于有了着落,但黑龙江省自行制定的政策让他们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下发了《森工原国有混岗知青参加基本养老保险暂行规定》,将参保对象规定为2006年60岁以下的混岗知青。
    
    记者得到的一份迎春林业局关于补办1966~1978年知青认定工作有关事宜的紧急通知中明确指出,范围及对象是1946年1月1日至1962年12月31日之间出生人员。
    
    国家林业局的92号文件到黑龙江摇身一变成了336号文件,限制了年龄和学历,把很多曾经的建设者排除在外。
    
    清理假混岗知青不彻底
    
    鹤北林业局农副业处原处长孙万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知青应该有男有女,但在各地林业局已办理的混岗知青中,女知青占了95%以上。
    
    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信访接待室毕长虹处长说,其实就是家属工和支边女青年。换了个说法,就是把一件本来可以简单办理的事变得复杂了。
    
    60岁以上的人都不可能成为混岗知青而享受政策,森工系统的这些60岁老太太不服气。从2006年开始办理混岗知青手续时,她们就联合起来,去森工总局、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甚至去北京上访。
    
    由于这些上访老太太的压力,黑龙江森工系统曾多次下发清理混岗知青的通知,2008年11月25日,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发出44号文件《关于清退不符合混岗知青条件参保人员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表示:“由于个别企业在混岗知青身份认定过程中掌握政策和标准不够严肃,致使个别不符合政策人员经认定后进入养老保险统筹范围,群众反应强烈。”通知要求“严格执行政策,严肃清退不符合条件的人员纳入森工林区混岗知青认定和参保范围”、“对于年龄大改小或者小改大、非林区户口、户口在固定时间以外迁入等不符合认定和参保条件人员进行清退。”清退后的人员“停止缴费,缴费后已经办理退休手续、享受养老待遇的,停发有关待遇”。
    
    2009年3月10日,森工总局又出台36号文件,《关于认真做好混岗知青清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将“在年龄、户籍等方面违反规定弄虚作假的要全面清理”。“清理结果在返还资金前通过电视公示和张贴公示同时进行的办法公示一周,无异议后进行资金返还。”
    
    根据总局的通知,各地林业局也下发了一些清理通知,如迎春林业局曾在2009年9月20日发出清理通知,但只清理了少数人。记者在最新的公示名单中仍看到十三四岁就参加工作的、毕业于尚未建校的中学的学生。
    
    李凤英说,要查假混岗知青非常简单,当年混岗时都有计件工资支付单,如果混岗达十年的肯定能在上面查到记录。关于学历辨认更是简单,“拿出一张纸让这些混岗知青写自己名字,能写出自己名字的都算有文化”。
    
    有地方林业局干部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些都是总局下的命令,各地只得执行。不过有极少数林业局一直按着,不给身份不明的混岗知青发退休金。
    
    在不满的声音的压力下,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和黑龙江省财政厅联合下发了《关于将“五七工”、“家属工”等人员纳入基本养老保险统筹范围的通知》,将2009年7月1日起年满60周岁的“五七工”、“家属工”纳入基本养老保险。年满75周岁及以上缴纳1万元养老保险费,每小一岁多缴1500元,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按每月413元发放养老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省地方政府与黑社会勾结逼人乞讨上访(图)
  • 上访给访民带来的除了拘留还有什么?
  • 哈尔滨访民赵景洲自编自演“上访铁窗泪”(视频)
  • 河北农民工为讨工资集体上访
  • 郑州三起上访事件:女孩在建行控诉被骗奸(视频)(图)
  • 南通张华北京上访:幸获维权义工救助(图)
  • “自杀”副市长遗孀北京上访 被软禁在医院
  • 燕山大学以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引发村民上访 (图)
  • 全国各地各类退伍军人纷纷集体上访请愿
  • 寿宝庄初具规模的新上访村(视频)(图)
  • 河南要求法官适当补偿长期上访者
  • 榆林100多上访工人在严寒中请愿
  • 因代写8份上访材料被关押11个月未放
  • 南宁访民腾德满客车被广东交警“没收”,再次来北京上访(图)
  • 江苏兴化市政府门卫殴打上访市民称政府只管大事
  • 为什么上访的洪峰始终未退,谁是洪峰的推手?
  • 榆林进京上访维权工人铩羽而归
  • 贵州毕节刘俊春因上访被关押 (图)
  • 天津市居民孔美丽二十七年的寻亲上访之旅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交警事故后放走肇事司机,伤者妻子周安风上访多次被拘禁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 我不想上访/河南省富源集团负责人汪洋妹妹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老人上访控诉刘忠敏、高金芳、吴爱国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 张晓明参军9天被殴打致死,母亲上访遭残酷迫害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剖析违反《宪法》的深圳14种“非正常上访条例”/赵国莉(图)
  • 上访现代化/司法难民 赵景洲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 杨涛:上访女被强奸案的胜利不止在法庭
  • 人民网评“洋秋菊”上访,羞臊各级政府的官僚主义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 退休信访办主任上访的黑色幽默
  • 报告党中央 我们被零上访了/吴田丽
  • 刘杰:政府违宪乱编的新词——非正常上访
  • 澳门日报:深圳严惩“非正常上访”引发热议
  • 逐条点评深圳规定的14种“非正常上访”/茶香阁
  • 孙金栋:点评深圳14种“非正常上访”
  • 深圳严惩14种“非正常上访”
  • 严寒下进京上访者的苦况(图)
  • 农行员工团结起来一起上访
  • 书记和上访者
  • 中共不倒 上访不已/林国奋
  • "文字狱"再现,逼人上访/林国奋
  • 白岩松:乌纱帽压力致地方堵截上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