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百色市举报者在政府门外自焚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1日 转载)
    
    广西百色市举报者在政府门外自焚
     13日,阮广睿之妻在灵堂前。
    广西百色市举报者在政府门外自焚


     15日,百色右江区政府门前。11日下午,阮广睿便是在这里自焚。人物简介
     阮广睿
     49岁,广西百色市右江区百城街道东笋社区居民(村民)。
    1月11日下午,阮广睿在右江区政府门外自焚身亡。生前,他参与了对村组干部涉嫌贪污腐败的举报。自杀前,他表现出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
    家人认为,是对举报失败的后果感到害怕,阮广睿选择了惨烈的方式,以引起对举报本身的注意。
    49岁的阮广睿,用一瓶汽油,一把火,把自己烧了。
    1月11日下午,广西百色市右江区东笋社区五组村民阮广睿,在区政府门前自焚而死。
    13日,阮家的小院内,三三两两的村民进出,点一炷香,祭奠逝者。出门后,他们会把几张零钞使劲塞进阮妻邓玉莲的手中,以表安慰。
    遗像上,阮广睿面带浅笑,目光炯炯。
    邓玉莲见到记者,脸上现出奇异的笑容,仿佛等待很久。
    她说,阮广睿曾叮嘱她:“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有记者来采访,你要敢于讲实话,全部交代”。
    邓玉莲说,她没想到,阮广睿真的会死,让这一切成了真。
    自杀前的征兆与安排
    那天上午,阮没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他目光呆呆、一言不发。他去找弟弟,要他帮着看好孩子
    事后,亲朋们回头想,认为阮广睿在最后的日子,进行了有条不紊的安排。
    11日清晨,阮广睿告诉妻子,要去银行把存款转到她名下。
    邓玉莲说,一个月前丈夫就提过这事。理由是,他签名参与了告村组干部,如没有告赢,他担心公安来说他无理取闹,查封他账户。当时邓玉莲说又不是我们贪污,谁敢封啊。
    11日清晨这次,阮广睿很坚决:“你就听我一次!”邓于是答应了。
    村民翟强在这天早上9点看到了阮广睿。两人熟识多年,翟强商店门口的一角,摆着阮广睿卖肉的木案。直到1月10日,阮广睿都在这里卖肉。
    11日9点多,阮广睿在商店门口坐下,他说今天没批到肉。
    翟妻发现阮有些异常,没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而是一言不发,目光呆呆的。往常他会帮着卖零食给周边小孩,这天,他看到小孩也不招呼。
    坐到11点,阮广睿一声不响地走了。他去了三弟阮广亮家。
    阮广亮记得,二哥到来后说,“今天我可能要死了”。阮广亮一激灵。
    他说,此前一天上午,二哥也突然到来,神色难看,说“我得罪了大官,有人要杀我”,具体却不愿多说。当时阮广睿要了大哥电话,打电话要大哥回来,听说走不开,便挂了。
    11日上午,面对再次说起此话题的二哥,阮广亮说:“没那么恐怖吧?大白天的,谁敢杀你。”
    阮广睿说,“那帮人的势力很大。你帮我看着小孩,别让别人给杀害了,上学的时候,看着点。”又说,“我连累你们了”,便转身走了。
    再往前,10日晚,阮广睿到了同组的罗玉升家。罗玉升是和他一起举报村组干部的人。当时,罗请了几个朋友在家喝酒。
    罗玉升回忆,阮广睿到来后大家一起喝,喝了两口,他突然说:“兄弟,我闯了祸了,我得罪了大人物,准备面临电棍拷打的下场。”
    罗玉升说,阮神情悲哀、要流泪的样子把他吓了一跳,便问他是不是举报时被哪个领导骂了。阮广睿说“你说对了一半”,但再不多说。只说:“我不想让你分担,我一个人扛”。后来起身走了。
    更前的7日晚,临睡前,阮广睿突然跟邓玉莲说要写遗书,说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敢讲实话。
    邓玉莲说,她以为丈夫只是举报受了打击,心情不好,就没太多想。她说丈夫一贯是开朗的。
    参与举报村组干部
    参与到举报团队后,阮广睿很快成为领头人。妻子说,他是个“讲正气”的人
    阮广睿的花名叫“小鸡”。在百色农村,小鸡形容个子矮小、性格开朗的人。
    翟强家商店的墙上,就写着“小鸡”的电话,许多要买肉的人会从这上面抄走阮家的号码。
    翟妻说,阮广睿平时好说话,脾气也好,性格很开朗。邓玉莲说丈夫很幽默,总有办法让她笑。
    阮广睿卖肉快20年了。以前他自己宰猪卖肉,后来政府统一管制,他就从屠宰场批了整猪回来卖。
    他卖肉的地方靠近东笋纸厂。纸厂工人收入低,一些工人会来赊肉,阮广睿从不拒绝。
    翟强说阮广睿身体健壮,每天4点起床去批猪肉,100多斤一块的猪肉,一手就撂上摩托车。
    罗玉升称阮广睿从小习武,擅长洪拳,“很厉害,肌肉很发达”。阮广睿的三弟阮广亮是个保安,他从哥哥那里学到一些武术。
    阮的一个女儿在读大学,儿子读初一,他们夫妻卖肉,一月能赚2000多元。翟强认为,阮广睿正是家庭美满的时候,“如果没有很特别的原因,他怎么可能去自杀?”
    邓玉莲和阮广亮以及一些朋友都认为,阮广睿的自焚,与他举报村组干部的事有关。
    阮广睿本来与村组干部没有交集。他高中文化,在村里属文化水平较高的人,但从未竞选过干部。
    邓玉莲说,丈夫不想当干部,家里做生意顾不上,另一方面不愿搞人际关系。
    不过,阮广睿还是跟村组的事“纠缠”到了一起。他参与了对村组干部涉嫌腐败的举报团体中。
    罗玉升介绍,东笋村五组长期不公开账目。2008年8月7日,当了两届组长的黄国辉下台,会计陆玉枝和出纳吕国平也一同落选。但他们拒绝公布账目,也拒绝把账本移交给新任组长李延装。
    于是,李延装与罗玉升、王月姑等村民,开始到东笋社区反映情况。阮广睿也参与其中。
    按罗玉升等村民统计,黄国辉任组长6年来,组里因租地、征地等收入400余万元。而李延装说,接手的只是一张32万元的白条。
    但没有账本便一切无从查起。据罗玉升讲,他们反映了一个多月后,社区书记许霞只是公布了一份“不合规范”的账目复印表,但黄国辉他们依然拒绝移交原始账本。
    2009年8月,东笋社区书记许霞,副书记钱武生和社区主任黄政权及东笋社区四组组长等4人,被右江区检察院抓走。东笋社区四组村民举报他们涉嫌在征地中贪污。
    这让五组村民看到了希望,他们的举报更积极了。王月姑说,文化水平最高的阮广睿,很快成了大家的领头人。
    在邓玉莲看来,丈夫性格刚强、做人磊落,“他遇到不平事,就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她说,阮广睿常在饭桌上教育孩子不要搞歪门邪道,做人要光明磊落,讲正气,“这话他讲了不下100次”。 唯一坚守的举报者
    
    新组长退出了,亲密“战友”也一一退出了,阮广睿仍不愿放弃
    
    罗玉升说,阮广睿擅长分析,他俩的分工是,阮分析情况,他写材料。罗负责递材料,阮则去查询举报落实情况。
    
    2009年8月26日,他们完成了一封举报信,正式送到了右江区检察院。到10月,还没得到任何回应。
    
    罗阮二人于是找到了检察院,一名工作人员说,举报对象是村组干部,不符合反贪局查处对象,属公安局经侦大队管,已将材料转给右江区公安分局。
    
    此后,百色市迎来了百色起义80周年庆祝活动,身为城管的罗玉升忙于维护城市形象。
    
    于是,阮广睿一人来回到检察院和公安局去,查询举报的下文。
    
    一天,阮广睿回来告诉罗玉升,查到材料的下落了,检察院转给了公安局法制科。二人找到了法制科,对方说转到经侦大队了。他们又找到经侦大队,队长覃义没找到材料,说材料丢了可以重写,但要按控告书格式写,才能受理。
    
    罗玉升回忆,他们回来后,阮广睿气得喘粗气,“内容都一样,换个格式有什么意义?看来还是官官相护,不想管。”
    
    与阮广睿一起的举报团队成员,除了罗玉升,还有6名本组女性。她们分别是64岁的王月姑、56岁的廖彩和、56岁的龙爱棉、53岁的廖荣花、47岁的陆兰荣和44岁的陆美媚。
    
    13日,王月姑说,曾有人放出风来说“谁举报杀掉谁”,所以组内很多人不敢出面。只有“我们这帮上了年纪的女人,不怕”!
    
    不过,因举报一直没有人理,去年12月之后,王月姑等6人放弃了。“阮广睿喊我们一起去,我们说跑累了,放弃了。”
    
    而新任组长李延装早已退出举报。“团队”里的人介绍,他的退出是因受不了被举报者辱骂。李延装受访时说,开始时有人骂他,后来没有了。
    
    罗玉升也放弃了。他说,城管的工作很忙,而且他参与举报一年多了没反应,灰心了。
    
    但阮广睿坚持不放弃。罗玉升说,阮一个人往返于检察院和公安局等单位之间。回来后曾发牢骚,“执法部门,国家的机密单位,怎么可能举报信随意就不见了?我不服!”
    
    他不会写控告信,时常催罗玉升写。
    
    小圈子里的大压力
    
    邓玉莲说,丈夫后来越来越怕被报复,他怕一旦举报失败,被反咬诬告
    
    村子是一个完全的熟人社会,邓玉莲说他们面临的压力是:“如果告不赢,人家会耻笑我们,我们会没法在村里做人。”
    
    邓玉莲称他们遭受了被举报者的长期谩骂。她举例说,她和丈夫在村里路过,陆玉枝就在背后大骂:“你告啊,告了这么久,告赢没有?有本事告到死……”
    
    阮广睿便低头装没听见。
    
    但阮广睿觉得难以接受,跟妻子说:“真理在我们手上,干吗要低头做人!”
    
    邓玉莲回忆,曾有被举报者给丈夫传话:“我们有很硬的后台,百色镇大大小小的公安部门我们都有熟人,随便你们去哪里告。”
    
    这些话让阮广睿很受打击,他跟妻子分析,如果对方没后台,怎么会“我们去找那么多次,都没有人理”。
    
    邓玉莲觉得丈夫后来越来越害怕,怕一旦举报失败,被举报者会反咬一口,说他诬告。
    
    罗玉升分析认为,这或许就是阮广睿生前说“将遭到电棍拷打”的缘由。
    
    虽然依然坚持举报,但邓玉莲觉得,阮广睿越来越灰心了。
    
    她说丈夫自焚前一个月,几乎每晚给她讲举报的事情,而以前他不会讲那些。
    
    1月5日,阮广睿又去了反贪局。他得知,社区书记许霞等3人已被判刑,是因东笋四组的问题。
    
    邓玉莲说,当晚丈夫非常沮丧,说了很多丧气话,“为什么五组的问题没一起查?看来五组的账目没希望查下去了”,“我们是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
    
    她记得,当晚阮广睿还说,“如果我有个什么意外,你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捅出去”。
    
    她认为,这件事给丈夫的打击最大,让他彻底心灰意冷了。
    
    尚未结束的对峙
    
    官方称村民举报问题不存在,也未发现有人实施威胁,对此部分村民表示不接受
    
    东笋五组的原始账目,目前由百城街道经管站接管保存。
    
    仍然不让村民查账。百城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唐光平解释说,当地农村有个风气,“你当组长时,查我的账,下次我当组长,再查账整你。我们要维护大局,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便查账的。”
    
    1月15日,右江区反贪局局长凌冠奎说,他们确实接到过东笋五组举报前村组干部的问题,他们转给了右江区公安局经侦大队。
    
    右江区检察院负责人说,查处东笋四组问题是因许霞和村组干部贪污了征地款,但阮广睿等人举报的问题中不涉及征地腐败,所以归公安经侦查处。
    
    右江区公安局经侦大队长覃义说,他们接待过阮广睿等人。对于丢失举报信,他说不好回答,对于经侦大队为何没立案调查,他拒绝了采访。
    
    阮广睿自焚后,百色市16日发布消息称,有关部门调查后未发现东笋五组原村组干部有违纪违法问题。百色市警方称,未发现阮广睿有违法记录,也未发现他人对阮广睿进行威胁恐吓的证据。
    
    对此,一些村民表示“不能接受”。
    
    有不愿具名的东笋村民称,被阮广睿举报的前任组长黄国辉的弟弟在当地开赌场,“他们有猎枪,还认识黑社会的人”。
    
    17日,黄国辉说,他并没威胁过阮广睿。前任会计陆玉枝称她没骂过阮广睿,不过她说知道阮在背后举报她,“他们十来个人经常在王月姑家里开会,商量怎么举报我。我怀疑自焚是不是这些人教唆的”。
    
    唐光平认为,当地农村人“文化素质低,你天天去告我,我就收拾你,这在当地很正常”。
    
    自焚的动机猜测
    
    阮广睿之妻和弟弟均认为,他自焚是为引来关注,从而让“上面”查他举报的问题
    
    阮广睿是否受过威胁,以及他所说的有人要杀他,具体的所指,已不得而知。
    
    11日上午,他跟弟弟交代了几句话后,未再多说便回家了。
    
    中午12点多,阮广睿跟妻子邓玉莲一起,到邮政储蓄所进行了转账。
    
    下午1点多,阮广睿又回到了翟强的商店。大家看他情绪低落,拉他一起打牌。
    
    打到下午3点,阮广睿说句“不打了”,起身骑着破摩托车走了。
    
    他回家拿了瓶子,用塑料篮挂在摩托车上,直接去了加油站。
    
    这些邓玉莲后来才知道,她说自己很后悔,事发后她一直在想如果自己当时在家会怎样。
    
    那天下午4时许,右江区政府大门对面服装店的店员,目睹了阮广睿自焚的过程。
    
    他们看到一名中年男子骑摩托车到了政府大门口,大喊大叫了几声后,迅速拿汽油往自己身上浇、点火。随后烈火中挣扎、翻滚,不到3分钟,便在火中倒下了。
    
    警方、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时,已宣告不治。不久,尸体被移走,摩托车也被运走,现场被撒上石灰消毒后,消防车赶来,高压水枪把现场冲洗得干干净净。
    
    事后,警察凭借摩托车牌,才确认已烧得面目全非的是阮广睿。
    
    1月16日,百色官方发布消息称,阮广睿自疑有人会对他打击报复,心理压力过大,而其身体患有严重肝硬化,对其情绪和行为失控产生了一定影响。
    
    邓玉莲称,丈夫从未得过肝病,她无法认同这样的说法,拒绝在尸检报告上签字。
    
    阮广亮分析认为,二哥自焚是因“与其被人不明不白杀死,不如自焚,还可以引起上面的关注,来查东笋村的腐败问题”。邓玉莲也认为这是阮广睿自杀的动机。
    
    邓玉莲说,她和丈夫看电视新闻时,丈夫经常看着就叹气,“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号召反腐倡廉,为什么我们在下面反映就是没有人管”。
    
    她认为,丈夫死前叮嘱记者来了要如何之类的话,说明他早考虑到事后反响,“他的目的就是通过牺牲自己,引起社会的关注”。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