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防火墙短暂失效3个半小时 中国网络获短暂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6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中国网络防火墙短暂失效,对敏感网站的屏蔽暂时解除,广大网民享受到几个小时的网络自由。 (博讯 boxun.com)

    
    中国网民将政府网络过滤手段称为中国网络防火墙(Great Firewall of China)。
    
    这道防火墙星期一午夜似乎开始失效,北京等一些地区的网民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可以毫无困难地登录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等平常无法连通或顺利连通的网站,并随意使用。可惜好景不长,当大多数人从睡梦中醒来时,对敏感网站的屏蔽又恢复了。
    
    即使如此,短暂的网络自由还是让很多网民感到兴奋。博客EFanZh写道,“终于解除封锁了,原因不详。我希望网络不再受封锁。我受不了了。”Twitter一个用户说,“网站解除封锁,可能仅仅是因为中国网络防火墙在维修。”另一名用户说,“中国网络防火墙在东北没有解除。这道防火墙十分冷酷、坚硬,像以往一样无法穿越。”
    
    很多人猜测,可能是负责网络管理的中国联通(China Unicom)正在维护网络;有人认为,是中国北方周末的大雪导致这道防火墙失效。也有人怀疑,这是中国网络防火墙在升级换代。
    
    中国联通和政府网络安全官员没有对事件发表评论。
    
    YouTube已被谷歌(Google)收购。 谷歌总部发言人斯科特・鲁宾(Scott Rubin)对美国之音说,无法证实中国网民星期一能够自由使用YouTube网站,因此无法置评。
    
    去年7月以来就遭到屏蔽的单位(danwei.org)新闻网站负责人金玉米(Jeremy Goldkorn)对华盛顿邮报说,网站封锁是从星期一午夜到凌晨3点30分这段时间失效的,共延续三个半小时左右。他说,单位网站的屏蔽平常时有解除,地点也不一样,特别是在一些中国的大学。但是,如此多的高知名度网站同时失去屏蔽,平时很少发生。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只有北京等北方地区经历了这段网络自由,还是包括中国所有地区。
    
    密切观察中国网络屏蔽问题的美国民主技术中心(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Technology)研究员辛西娅・黄(Cynthia Wong)认为,中国政府对网络的封锁有时间和强度之分,政治敏感时期的严密程度肯定超过平常,特别是假日季节。
    
    辛西娅・黄说:“如果你看看趋势,就会发现,封锁时有时无,不是时刻都存在。”
    
    哈佛法学院网络与社会伯克曼中心(Harvard Law School's Berk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创始人兹特雷恩(Jonathan Zittrain)对华盛顿邮报说,“(中国)政府并没有显示出放弃网络检查的任何迹象”,“他们正在更新并寻找其他(屏蔽)途经。”
    
    辛西娅・黄认为,过去一年来的经历证明,中国政府对网络的控制没有放松,而且得到加强。
    
    辛西娅・黄说:“过去一年来的趋势,是在增加网络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走下坡路。六四周年前夕,出现了(网络)镇压,新疆骚乱事件时得到加强,十一国庆之前进一步强化。所以我认为,趋势是,中国政府试图关闭越来越多的言论自由网站,但是民众正学会如何使用代理服务器(Proxy Servers)等不同的其它技术手段来绕过封锁。”
    
    代理服务器是指利用电脑作为跳板,转到另一台电脑上去,以隐藏本机的真实IP地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大型英文网络系列片第三集上网
  • “网络问政”有其限度不能取代制度
  •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 中国严打网络色情 公安部门抓了5394人
  • 中国网络电视台半瘫痪用户激增致服务器崩溃(图)
  • 中国进入网络严冬聊天软件出“监控版”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
  • “妈妈评审团”招募成员 监控网络不良信息
  • 中国政府控制网络游戏
  • 中国各级政府纷纷设置网络发言人
  • 调查称69%网友认为网络有助官员了解民意
  • 夸大网络“打黑” 人民网:请勿“黑打”民意
  • “零八宪章”大型英文网络系列片第二集上网
  • 中国网络“白名单”制度管控更严
  • 网络水军水落石出:谁在操纵黑色产业链
  • 重庆十大网络红人评选 网友书记“振中华”居首(图)
  • 网络人士北风被搜查居所并抄走电脑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一期)
  • 因使用推特网络工程师“北风”被传唤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李永峰
  • 禾刀:网络监督的成长需消除权力堵点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网络黑社会”国安背景公司贼喊捉贼
  • 网络封锁危害国家利益/毕研韬
  • 青年时报:“奥巴马女郎”何以蹿红网络
  • 于建嵘:福州严晓玲案,惊现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于建嵘: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长平:奥巴马与中国网民——无法回避网络自由问题
  • 格丘山: 长城, 柏林墙, 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图)
  • 网友原创《妈呀,中国》走红网络
  • “临时派”称霸网络江湖 寂寞派酱油派甘拜下风
  • 警告中共当局:开放网络言论自由刻不容缓/李悔之
  • "最疯狂美术老师"抱蟒蛇上课 蹿红网络(图)
  • 《南风窗》:中国网络政治新透视
  • 我们为什么要攻击博讯网——主要领导在全国网络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 用网络打击腐败
  • 网络发言人 掀翻总书记/王旭明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