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军方高干大规模腾退多占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5日 转载)
    
    来源:钟坚的博客
     大陆各地城市一路高歌猛进的房价成为民生集中的议题,可以肯定的是,房子问题不仅是地方上的事情,也成为影响中国军队稳定的一桩大事。始于去年,目前进入高潮的中国军方自上而下的住房清理大行动,为这一判断做了恰如其分的注脚。 (博讯 boxun.com)

    
    “几乎可以肯定,没有任何职、级别的干部,能在这轮住房清退行动中幸免。”南京军区房清办的有关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营房统计清理工作本是营房基建部门的分内事,但此轮房子清退由南京军区副司令宋普选、副政委高武生挂帅,军区部门领导分别作为组成人员,足见其重视程度。
    
    该人士称,清退多占房子在中国军队内部是个敏感的话题,也是个老大难问题。以前清理往往是一阵风,从没有如此大的力度,这次清退政策直接从军委总部一条直线贯彻下来,所有涉及人员,必须按政策执行,丝毫不能打马虎眼。
    
    住房清退政策分三年分步执行,去年清理对象是大区和军职高级干部,今年针对的全军师职干部,明年计划清理离退休干部和转业人员。
    
    “但实际上今年是成熟一套,清退一套,必须在规定时间节点完成清理目标。”沿海某省军区后勤部王姓助理称,早在去年,省军区的司令和政委就各自清退了多余的住房,军职干部多数由外地交流而来,原任职单位已有分配住房,“我们把政策跟领导一说,他们马上作了清退处理。”
    
    仅据空军方面的最新信息,12月上旬,空军已下达首批在职师职领导干部住房情况认定意见,累计认定不合理住房2827套(间),清退2227套(间)。
    
    如此大范围的清理力度,连军内专家也称罕见。军方人士称,中国军方意在根治多占住房的顽疾,从而改善广大年轻下级军官的住房保障问题,以化解高房价对中国军队带来的负面影响,稳定军心。
    
    与此相呼应的是,从下月起实施的军队新修订营房面积标准中,营连以上军官的公寓住房面积首次提高一个职级。新标准还面向广大基层部队,增设了有利于官兵娱乐学习、休闲生活等基础设施。
    
    住房难渐成呼声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军方已历经数次大规模裁军,而营区房地产发展不减,每年以数百万平方米的速度增长。军方统计数据表明,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的新建改造任务。
    
    尽管如此,用于改善军官居住的公寓楼数量却始终窘迫,军队住房建设和军官住宅需求之间长期限于入不敷出的怪圈。
    
    军方人士介绍,随着国家的改革步伐,中国军队住房制度改革也在不断探索。从1987年开始,逐步建立起军队保障与社会保障、公寓住房与自有住房、实物供应与货币分配相结合的特殊保障体系。
    
    原有的营房面积标准中,对军官公寓居住面积做了明确规定,如连职为60平米,营职70平米,团职80平米。
    
    “按规定可以以此标准建连职楼、营职楼,但因为有限的军用土地和资金等因素,边海防、作战部队军官几乎都没有享受到与职级相对应的住房待遇。”军队营房基建部门人士介绍,很多部队住在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第三代营房,有些甚至是第二代营房,多年没有公寓楼基建计划。
    
    在生活便捷、条件优越的城市营区,则日渐面临地方高房价的压力。用于保障军官居住的城市自有型经济适用房屈指可数,且有多项条件限制。如南京军区规定,团职以上军官才能享受单位经济适用房,营职以下一般被安排在军用产权的公寓楼。很多营职以下干部转业后,客观上,无条件在所在城市购房居住,只能长期滞留部队公寓楼。
     按现时军队营房管理规定,军转干部中夫妻双方没有住房的,2年之内仍可以在部队公寓居住,按照部队的租金标准,每平方收取10块钱。若长期居住,则须依照所在城市的租房市场价收取租金。
    
    南京军区房清办有关人士称,公寓房主要是为了保障在职干部居住,但有的转业干部,人在地方,身住军营,自有房产用于出租。不少离退休干部早已解决住房,其子女却住在军产公寓楼不走。而有的高级军官职务多次交流和调整,每到一个城市,就分相应享受到一定的住房分配,久而久之,在多个城市,相对拥有多套闲置住宅。
    
    碍于面子和囿于权限,军队营房部门无法对之清退处理。“此类问题全军普遍,若再不解决,以后会比较麻烦,因为广大中下级军官改善住房条件的呼声普遍很大,住房的保障建设,事关军心和队伍的稳定。”成都军区联勤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军队多占住房问题积弊起码已有十数年之久,始终没有治理的良方。
    
    清理不留死角
    
    此番清退住房行动全军统一,军委和总部机关率先垂范,据初步估计,目前,全军师以上高级干部已腾出多占的数万套(间)住房。
    
    “清理不留死角,基本一个不留,让占有不合理住房的人无空可钻,无隙可乘。”南京军区房清办组长、副司令宋普选中将近日要求,要在年底前完成军区在职人员住房清退的目标任务,房子清退必须建立长效机制,把好政策关,堵住人情风、说情风,不搞变通,打擦边球。
    
    根据全军和空军房清工作的总体部署,11月上旬,空军专项清理工作领导小组以通知的形式下达了第一批空军在职师职领导干部个人住房情况认定意见。首批清理住房集中在沈空、济空、成空、广空和空降兵某部,449名在职师职领导干部的685套住房,被逐一认定。
    
    空军房清专项整治办介绍,为把情况搞清,把房源搞清,空军房清办采取将个人填报情况,与住房管理单位统计上报的住房信息进行比较对比,拿出初审方案,再经过与军区空军交换意见后,正式下达认定意见,确保不漏一人、不漏一房。
    
    此次认定意见中,有60人的63套住房需要立即腾退,有11人的11套住房需要签订住房腾退承诺书,向住用两处以上(含两处)住房的213 名干部逐人下达了空军在职师职领导干部住房情况认定通知单。截至12月上旬,空军首批房清工作已累计认定不合理住房2827套(间),清退2227套(间)。
    
    “在职军队干部住房越来越成为难题,住房都解决不了,无法安心工作,从而影响部队的稳定。”军内专家告诉本刊记者,中国军队住房累积的旧账太多了,加上受地方高涨的房价影响,又出现一些新的问题。军委和总部首长多次批示“必须要解决好住房这个大问题”,对不符合居住条件的个人,不管什么职务、级别,一律都要清退。
    
    与全军清理行动同步,海军部署了为期45天的房地产集中清查整顿工作,海军首长对清查整顿下达的目标任务是,“四查清、一整顿、三健全,”同时要求建立健全严格的房地产管理控制体系。
    
    “师职以上军队高级干部大多通情达理,房产部门告知其房产登记情况后,超标占用的很快能在规定时间内腾空完毕。”让一位军队营房基建人士担心的是,明年的清理对象,离退休干部和转业人员。
    
    从统计的清退情况来看,转业干部占了清退的重头,某省军区现有的7000多套军产房子中,有460套房子被列为清退目标,转业干部占了其中的300多套。
    
    “这部分人地方和部队两头牵,清退工作相对会难一些。”军方人士称,清理整顿关键在于领导意志,只要上面下定决心要做,没有干不了的事。
     弥补历史旧账
    
    对军产房子的统一清理整顿无疑是为了内部挖潜,部分解决长期困扰军方高层的军队干部住房挠头难题。
    
    总后营房基建部部长谷俊山少将此前表示,中国内地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1978年为6.7平方米,2008年为28平方米,增长了四倍。这一时期,军队后勤其他保障标准也大幅提高,但保障官兵战备、训练、生活的营房面积标准始终未变。
    
    “要尽可能解决官兵生活待遇上的急迫问题。” 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军历来注重保障用兵随时和保障养兵的统一,官兵生活水平应当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了而得到相应的改善。
    
    解“急”之外,还需升级。熟悉军队营房建设的有关专家称,中国军队正处在由机械化、半机械化加速向信息化转型的关键时期,上世纪摊大饼式的营房战略分布,已不适应信息化军队建设需要。中国军队营房亟须更新换代,实现质的飞跃。
    
    据悉,军方目前已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的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急难问题。
    
    与此大规模改造相配套的是,军委总部近日下发了新修订后的营房建设标准。“普遍指标都调增,营职干部以上公寓楼享受职级亦调高一级。”军方人士介绍说,新建或腾空的公寓楼,营职可以享受团职住房标准,团职以上享受师职,以此类推。
    
    新修标准还增加了营连官兵住用房建筑面积;增补了军官训练中心、作战指挥用房等军事功能用房;参考引用国家标准,适度提高了文体、医疗卫生、会场、食堂等公共用房的建筑面积指标。
    
    “总体设计趋向人性化,”军方相关人士表示,军队住房改造更多地是为弥补以前的历史旧账。该人士称,明年起以新标准建设的营房和公寓楼将优先保障边缘贫困和要塞地区以及一线作战部队。“大部分是对旧房进行改扩建,因为要改变原有格局很难,需要统一规划。”
    
    有专家告诉本刊记者,中国军队现有营房已具相当规模,按人均计算已超过现行规定标准,问题在于原有三军营房管理体制自成体系,在同一地区,使用各种相同功能的建设项目。“陆军建了、空军建,空军建了、海军又建,还有其他兵种也在建。”大家都强调大而全,小而全。
    
    另一弊端是军队承担营房基建部门尚无归口部门应有的权威,不具有地方建委、规划部门所具有的计划立项、方案审定、标准控制等监督能力。“往往是由一把手领导拍脑门决定,”造成不必要的浪费。上述专家建议,“必须建立起营房基建的全程监管机制,签订责任状,把每一分军费都用在刀刃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朝鲜沙林毒气外泄 中国军方加强监察
  • 中国军方网站开通
  • 四位维吾尔男子抵达百慕大:最坏的经历是中国军方的审讯(图)
  • 中国军方暗藏压制日本的三大法宝
  • 周边国家挑衅海权 中国军方早有人按捺不住了
  • 中国军方每年派出三百多军事留学生 成为国防骨干
  • 达赖喇嘛指责中国军方在西藏东部向藏人开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