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4日 转载)
     中共所谓的反网络色情运动已经进行四个月了,中共政府关闭了数千个网站,其中有些是色情的,很多却不是。尽管中共不断的对网络实施更严密的封锁,有数不清的网站在中国被扼杀,然而更大层面的事实是:网络审查正彻底失败。
    
     《华尔街日报》记者ORETTA CHAO和JASON DEAN十二月三十一日报导,外国网站,比如Facebook, YouTube 和 Twitter,自从中共准备十月一日庆祝其在中国的六十年统治那天起就遭审查封闭,至今许多中国用户依然无法连上。 (博讯 boxun.com)

    
    自从网络进入中国后的十几年来,曾遭受中共多次打压,被批评者们称之为“超级防火墙(Great Firewall)”的网络过滤装置,其封锁的范围不断扩大,封锁技术也越来越尖端。
    
    艾撒克·毛(Isaac Mao)是创办中国博客的先锋和中国网络的研究者,他说:“尽管审查在各处战役中都有获胜,却在输掉整个战争”。
    
    在二零零九年,北京甚至在一场大战役中失败,也就是所谓的“绿坝”事件。这是网络审查力量有限的最戏剧性的表达。
    
    现在“翻墙”这一网络管制异议者的术语,已经成为许多中国网络用户的标准语言。
    
    2009年,对“绿坝”的抗议通过网络迅速传播,对那些长期以来不许公开讨论的事情在网上进行了生动的讨论,还转载了一位女子邓玉娇的证词,她在自我防卫中杀掉了试图强奸她的当地政府官员而被起诉。
    
    互联网给中国人提供了一个对一些敏感问题进行讨论并组织行动的机会。
    
    爱滋病问题的杰出活动家万延海(Wan Yanhai)在电子邮件和网络的帮助下,在北京成立爱滋病问题非政府组织,他说:“在过去十年来,(网络)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给了人们勇气来改变这个社会。”
    
    共 产党一直对信息的力量有非常敏锐的认识。从它一开始统治起,它就禁止国外新闻来源,宣传部门的官员们则紧紧的控制着国家的每一份出版物和广播的内容。中国 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有过短暂的自由,那时大学生们和精英成员被容许更多的自由聚会探讨。但是由于信息传播速度受科技及其它限制,那种自由是有限的。这 段时期以政府在一九八九年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的民主请愿进行镇压而告结束。
    
    不到十年后,网络进入中国,给中共带来了一个一直无法排解的难 题。中共官员知道网络是与外部沟通和进行商务活动的有利工具,但又担心其“危险”性。从一开始,他们就计划着如何控制网络。在一九九六年,他们规定所有网 络申请者必须到当地警察局登记。那时全国网络用户不到一百万,似乎还可行。但是很快,用户增加到数千万、数亿,再行不通了。
    
    在二零零三年,中共宣布了一项大型计划叫“金盾工程”,来管制互联网,明显的目的是让公安人员进行网上监控。
    
    今天,许多中共政府机构都在负责互联网监控,包括管制本地运作的网站,强迫他们过滤“非法”内容。
    
    但是当局每阻止一个异议,就带来更多的异议。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专研中国互联网的学者萧强(XiaoQiang)说:“有那么多人。他们能对一个很小的人群进行监控,但是这种方式肯定无法吓阻更多线上的声音。”
    
    尽管中共政府对网络内容控制越来越内行、越来越快,但是它依然无法跟上网络的用途成番增长的速度。根据官方数据,在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平均每天有22万995个中国人开始使用互联网,也就是每分钟有153位新用户。
    
    互联网最终会打破中共的信息垄断,这是自由活动人士和中共官员们少数几个认识一致的事实之一。在十二月份中共政府的一份刊物上发表的文章中,公安部长孟建柱警告,互联网“已经成为‘反华势力’进行渗透和颠覆,并扩大他们力量的重要工具”。
    
    柏克莱分校的萧先生说:“其实,互联网是主流媒介。在互联网上报导的任何事,全国都会知道,中共政府的神经也会被触动。”
    
    他说:“审查变得越来越尖端越来越强大,但是依然充满漏洞”。当政府试图封锁网络时,“主要的结果只是引起中国网络用户更多的抵制和反抗。他们在制造多得多的网络审查体系的敌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严打网络色情 公安部门抓了5394人
  • 中国网络电视台半瘫痪用户激增致服务器崩溃(图)
  • 中国进入网络严冬聊天软件出“监控版”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
  • “妈妈评审团”招募成员 监控网络不良信息
  • 中国政府控制网络游戏
  • 中国各级政府纷纷设置网络发言人
  • 调查称69%网友认为网络有助官员了解民意
  • 夸大网络“打黑” 人民网:请勿“黑打”民意
  • “零八宪章”大型英文网络系列片第二集上网
  • 中国网络“白名单”制度管控更严
  • 网络水军水落石出:谁在操纵黑色产业链
  • 重庆十大网络红人评选 网友书记“振中华”居首(图)
  • 网络人士北风被搜查居所并抄走电脑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一期)
  • 因使用推特网络工程师“北风”被传唤
  • 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简史(后续评论)
  • 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简史/黄健
  • 中国维稳官员要求加强网络新闻管制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李永峰
  • 禾刀:网络监督的成长需消除权力堵点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网络黑社会”国安背景公司贼喊捉贼
  • 网络封锁危害国家利益/毕研韬
  • 青年时报:“奥巴马女郎”何以蹿红网络
  • 于建嵘:福州严晓玲案,惊现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于建嵘: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长平:奥巴马与中国网民——无法回避网络自由问题
  • 格丘山: 长城, 柏林墙, 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图)
  • 网友原创《妈呀,中国》走红网络
  • “临时派”称霸网络江湖 寂寞派酱油派甘拜下风
  • 警告中共当局:开放网络言论自由刻不容缓/李悔之
  • "最疯狂美术老师"抱蟒蛇上课 蹿红网络(图)
  • 《南风窗》:中国网络政治新透视
  • 我们为什么要攻击博讯网——主要领导在全国网络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 用网络打击腐败
  • 网络发言人 掀翻总书记/王旭明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