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残疾人访民上访经过博讯发表以后,被地方强行截回以后被打成这个样子(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上级领导:你好!
     99年,我货 物被抢劫,女儿被害死不明,妻子被绑架,二七公安分局一直不给处理,反而一直对我家人作案,很多次对我们关押拘留劳教判刑和毒打,打得我双腿残疾双眼模糊看不见,小便失禁,急性应激性精神病,他们官场勾结,04年在齐里阎劳教胡队长在大门上把我 吊一夜零一早上,打得我鼻口穿血,07年在白庙劳教所用6个吸毒人员24小时看管着,9月4日至15日用棍和胶带把我双手双腿全绑住,6人对我的肋骨进行拳打脚踢,用火烧火烤,用胶带粘住嘴不让叫出声音,用针扎,用开水烫,脚上现在都还有新旧烧伤,还有头上铁管捣得伤口印记,严管一年多都没有给我减期,队长说就是要给我整成残疾,就算是你到中央告也不会有结果,我夫妻二人向河南省劳教管理委员会递交的申请复议书,到现在已有2年也未得到任何答复,07年给我夫妻二人劳教一年半至两年,家里的三个孩子无人管教,15岁的儿子流浪街头不再上学,还偷了工地里的钢管卖钱被判刑7个月,我80多岁的老母亲活活气死,我这三个孩子以前都是三好学生,现在大女儿和小儿子学习都很差,二七分局很多次对我夫妻二人和亲戚朋友拘留、劳教、判刑,孩子也得不到父母的管教和关爱,才走上歪路,我多次向劳教所申请保外照顾家里的孩子,也得不到任何回应,别的学员有儿子结婚、妻子生孩子、去单位领工资、买房子等,都能请假回家办事,我大儿子开庭、老母亲去世,都不让请假送行,07年,7月20日是接见日,我三个孩子冒着大风大雨来看我,他们都不允许我们见面,所里装的有检察院投诉信箱,也不让我投信,09年元月十六日我要求见张书记也不让见,大队长说再见张书记就不让我和家里人见面,不让用小便尿管,不让打电话等等。
     1999年2月19日上午一点左右,吴仁美领着他两个儿子共10人把我货物抢走,当天下午把我妻子绑架并且毒打。
     2001年5月26日上午邹保合、顾科长把我毒打一顿。
     2001年6月9日去二七分局要处理意见,邹保合科长又把我毒打一顿。
    
    2001年6月16日上午11左右,二七分局邹保合和一马路派出所所长蔡永支持十多人将我和弟弟刘亮打伤并砍伤我喉咙。
    
    2001年10月18日夜,把我送到遣送站,打我,不让我上访。
    
    02年2月10日,大过年把我和我妻子打昏在派出所门口。
     3月8日下午把我妻子、孩子拉到黄河喂鱼,把我拉到荥阳白寨毒打。
    3月11日上午把我拉到派出所,到所里抢走我的材料并关到天黑。
    11月9日在北京上访把我拉回来拘留毒打九天。
    03年10月10日在市政府上访二七分局把我拉回来让中原分局把我们拘留起来。
     03年10月16日,我在拘留期间,分别把我妻子关到派出所两天两夜、把我关到拘留所,说要给我处理就有4个条件:1、给六万元人民币。2、在敦睦路给找个摊位干8年,保证不收任何费用,不让我们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3、寻找我二女儿。4、把刘学抓捕归案。我若不愿意,当天就要劳教我们一辈子,我们只好同意,六万元人民币当天兑现,给的摊位不到七平方,每天都有人找事闹事,向所里、分局反应也无用,让我先干着。
     04年3月12日10点左右一马路办事处对我摊位打、砸、抢,给我弟弟打轻微伤。
    
     6月19日,二七执法局对我摊位打砸抢。
     6月24日,给我亲戚朋友全抓起来,给我们打伤也不出委托鉴定书,共抓7人,判刑5人,一年半至两年,给我劳教一年半,妻子判刑一年半,妻妹刑拘20多天毒打,也不给拘留手续。
     06年10月24日,一马路派出所早上7点左右砸、踢我家门,趴着窗户把盐和味精都弄洒,堵门不让出去,把我三轮车抽翻,把我妻子腿磕伤,把我脖子勒伤,前轮胎踢掉,王新敏所长把我录像机抢烂,控制我的人身自由,还扬言说:‘‘再告就让刘炳同躺着死’’。(现在 脚、腿不能走,眼模糊看不见)连看我们5天不让我们出门。
    06年8月17日,二七区政法委和公安分局让我写保证书,不让我上访要给我处理,给我找工作,当下给转到河我医大治脚、腿、眼等伤病,处理家庭所有困难,8月21日医院让我写保证书,保证书若不写,就不让我出院,也不给我治伤病,下午6点左右,二七分局来人让我写的保证书15天内处理家庭所有的困难。23号出的院。
    9月25日下午,二七分局对我抢劫。
     07年1月12日,二七公安分局在北京京宛宾馆强行把我们双手背后绑住毒打,拉到山西太原尿裤子不让解手 ,很多次唆使我老婆和我离婚,又挑拨离间侮辱我老婆和别的男人一起睡觉,不是去北京上访,而是去挣钱的。
    
     1月30日,在龙凤宾馆,给我们带出北京市,把我夫妻二人绑住毒打,把头按在车座下面,他们坐在上面,在路上还要挖坑活埋我们,拉到所里23点左右,王新敏所长打骂我们,把治安人员叫走,在大厅里所长给我脸上到大粪便,逼我们跳楼自杀、到北京引火自焚等,还说:‘‘别的领导怕告,我可不怕。分局派专车去北京拉你,上面口口声声让我这样干,我就这样,想处理你的事,去做梦吧。’’很多伤都有市院的诊断证明,他们不出委托鉴定,还撕烂我的衣服。
    2月11日,我们在本省乞讨,当地公安抢走我200余页证明材料,30余张照片和衣服布料上写的内容,王新敏所长骂我说:‘‘我叫你家买个复印机,看是你印得快还是我撕得快,见一张我撕一张,想叫处理做梦吧。’’
    4月27日早上,刚出家门,南关办事处截住就不让走,叫来10多人,抢走我的材料,又打电话叫王新敏带领5人来,把我的材料全撕烂,把我 的双手背后绑住,打伤,又把我拉到家毒打,用凳子、拖把对我拳打脚踢,给我三轮车后门砸掉、抢走,向各级部门多次要都不给,鉴定公检法互相勾结,对我们栽赃,压案不处理,也不出意见。
    从1999年二七公安局,一直对我家作案,向上报假处理意见,欺上瞒下,他们官官相护。找那常年占道霸道的黑社会和一马路办事处有亲戚的人员和执法局有亲戚的人,对我们栽赃陷害。执法局办事处,公安交警,常年倒卖摊位,,对我们栽赃陷害做伪证,多次把我们打伤,多次抢我们的材料,把材料抢撕烂,多次扎烂我们的三轮车带,也不出委托书做鉴定。我们有医院的诊断证明和照片,把我亲戚朋友判刑,对我们打击报复,定妨害公务罪,我二女儿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立案。我双眼到现在模糊看不见,双脚腿麻木疼涨二级伤残不能自理,我们上访连关押、毒打余10年,家里无劳动收入,吃住无有,全靠亲戚朋友借款,欠他们30余万元人民币,我们是相信党中央,国家的所有政策和法律,才上访10年,请上级所有领导能给依法公正处理,谢谢。
    受害人:刘亮、霍礼英、刘炳轩、李炳芳、刘淮各 上访人:刘炳同、李炳珍
    2009年五月---------------
    此事经过博讯发表以后,2009年12月4日被地方截访接回郑州以后就被打成现在这个样子
    
河南残疾人访民上访经过博讯发表以后,被地方强行截回以后被打成这个样子
河南残疾人访民上访经过博讯发表以后,被地方强行截回以后被打成这个样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的残疾访民遭遇截访和志愿者(视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