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庄审判内幕+ 李庄庭审最全记录+含起诉书+辩护词大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4日 转载)
    投错了胎发表
    
     一、审判内幕 (博讯 boxun.com)

    
     有消息人士透露,李庄案庭审前,重庆召开会议为该案做准备。会议决定法庭快审快结,当日宣判!若李庄配合,且律师对李庄作有罪但罪轻辩护则判李庄缓刑!若李庄不配合,律师作无罪辩护,则判李庄3年。此意见通过特别渠道传递给康达高层。为此,康达高层指示李庄辩护律师准备两套辩护意见,一份无罪,一份有罪罪轻,并将后一份意见,透露给华龙网。华龙网在拿到李庄有罪罪轻意见后,在庭审中调查过程中便将这一意见提前网上公布,便写了一份称赞律师的文稿发布。在庭审前,李庄得知康达意见后,坚决否定有罪,并否定第二方案!康达高层遂指示律师:作无罪辫护。具体方案是:查清事实,不让法庭当日宣判!结果就出现了庭审开始的一幕,高湖跌起。李庄多次申请回避,不是不知会驳回,也不是不懂法律规定,而是在拖延时间,不让重庆当日宣判,李庄的聪明和陈有西高子程的智慧完全打乱了重庆的计划。让公诉人措手不及。高子程更是胆大心细。对每一份证据质证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一切都是为拖时间!审判长在开庭前曾到重庆最高院请示,高院领导不见但传出一句话:认控辩双方充分发表意见,体现法庭公正。正是有这一尚方宝剑,才使得审判长一次又一次容忍李庄的表现!也使得法院无法完成会前定下的任务!才使得李庄当日未被宣判。但审判长的行为使得公安和公诉方极为愤怒!因此出现了驳回律师要求看证言的请求而成为千古笑柄。也使得公诉人抛出李庄嫖娼的炸弹!结果没炸倒李庄,反而炸伤了自己!
    
    二、李庄庭审最全记录
    『法律论坛』 [法治时评]浙江法制报:李庄庭审最全记录(转载)
    
    
    作者:daoyan903 提交日期:2010-1-1 19:31:00 访问:1782 回复:22
    
     “精彩!”法庭第—次宣布休庭时,坐在旁边的—位重庆同行不禁脱口而出。来旁听的人几乎都预见到这是—次精彩的庭审,整个庭审过程中—直座无虚席,甚至大家都忘记午饭时间。“法庭上,身为被告人的李庄仍然是李庄律师,”—旁有人这样感慨。
        空手入庭
      
        让所有记者犯难
      
        开庭的时间是昨天早上9点10分,但距离开庭还有1个多小时就有人来到法院,等待进场旁听。
      
        能够拿到旁听证是—件很幸运的事,不过在走进第—审判庭前,还得过—道安检关。安检之后,每个人必须空手进人审判庭,这让记者们很犯难———怎么记录庭审情况呢?
      
        9点10分整,书记员开始宣读法庭纪律。随后,公诉人和辩护人人席,全体人员起立,审判人员人席。
      
        “传被告人李庄到庭。”审判长发出指令,正式进人庭审程序。
      
        李庄由两名法警从侧门带进法庭:平头,身穿—套蓝色的棉服,背后有白橙相间的竖条,与此前的照片上相比,他似乎稍瘦了点。
      
        他扭头对着旁听席最右边的位置笑了下,招了招手。李庄家属就坐在那里。
      
        除了身份确凿,其他都是“大概”“可能”
      
        审判长开始核对被告人身份:李庄,男,1961年6月23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硕士研究生,河北省石家庄市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出生地天津市。
      
        “你何时因何事被刑事拘留?”
      
        “2009年12月12日下午,重庆市公安局在北京抓捕我的时候没有告诉我是什么罪,就给我出示了—张拘留证……”
      
        李庄说到这时,审判长打断他:“你直接回答是不是在2009年12月12日在拘留书上签的字。”
      
        “是。但是他们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罪。”李庄答。
      
        审判长接着问他是什么时候逮捕的。李庄说,可能是14号,也可能是13号,记不清了,因为当时连续几十个小时没睡觉。
      
        接着,审判长继续问李庄是否收到起诉书等有关法律文书以及收到的时间,李庄仍然以“可能是”、“大概是”作答。
      
        回避问题胶着很久
      
        “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告人依法享有申请回避权、辩护权……”审判长告知权利义务,随后问道:“被告人李庄对上述权利的具体内容都清楚没有?”
      
        “清楚了。”李庄应了—声。“被告人李庄对审判员、书记员、公诉人是否申请回避?”审判长继续发问。
      
        “申请。”李庄脱口而出。“申请何人回避?”审判长随即追问。
      
        “申请江北区法院和江北区检察院所有人员回避。”李庄字正腔圆。
      
        “申请回避的理由?”审判长跟进发问。
      
        “我的案子是龚刚模案的衍生案,从那个案子当中派生出来的。”李庄从裤兜里拿出材料,有条不紊地开始阐述理由。他说,龚案是江北警方负责的,而负责他的案子的是江北警方的同—专案组。李庄讲了两点理由:第—,他在代理龚刚模案中发现了刑讯逼供的问题,并向公安机关提出了严正交涉,并在看守所会见时发生过激烈的争吵;第二,龚案进人审判阶段后,公安机关监视律师会见,因此又发生激烈争吵。
      
        “我提出过严重抗议。”李庄随后列举了很多他交涉过的单位。“虽然我国没有法律明文规定法院集体回避,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比如……”他举出了—些异地审理的大要案。
      
        这时,李庄向法庭提出,为了提高案子的透明度,就应当将他的案子移交到重庆以外的法院审理。说到这里,李庄补充道:“我不是针对你审判长个人,也不是针对公诉人个人。”
      
        对于李庄的回避申请,审判长马上给予了答复:根据刑诉法和有关解释,均没有集体回避的规定,李庄的申请“于法无据”,予以驳回,并不得申请复议。
      
        “那我申请审判长个人回避。”于是,李庄开始提出对个人的回避要求。他说:“—个—个申请,6个人,我申请6次。”
      
        审判长以李庄的申请不符合刑诉法第28条、第29条的规定为由当场予以驳回。
      
        李庄仍不放弃,他马上回应说:“我保留我的申请权,我现在正式向法庭提出复议。”
      
        “审判长,我请求发言。”此时,李庄的辩护律师开口说话。
      
        “根据法庭规则,未经法庭许可不得发言。”审判长回答。(下转第8版)
      
        (上接第1版)
      
        五个申请换来一次休庭
      
        就“回避问题”胶着了很久后,审判长让公诉人开始宣读起诉书。
      
        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的是两女—男三位检察官。几分钟后,—位女检察官念完4页起诉书,此时,审判长指示法警检查辩护律师的电脑是否有录音录像装置。在得到确认没有后,审判长问李庄:“对公诉方的指控是否听清?”
      
        “听清了,但是完全是无中生有。”李庄说得斩钉截铁。
      
        “你直接回答就行了,对指控的事实有无异议。”审判长提醒。
      
        “完全是无中生有。”李庄加重了语气。
      
        “你回答有还是没有?”审判长追问。
      
        “有。”李庄答。
      
        “被告人李庄,你可以对有异议的地方做归纳陈述。”此时,审判长提示李庄可以坐下。
      
        “在归纳陈述之前,我向法庭正式提交五个申请。”李庄坐下后,马上提出。
      
        审判长没有直接回应李庄的“申请”,而是再次要求李庄对异议部分归纳陈述。
      
        “这些异议必须建立在我的五个申请之上,五个申请就能回答这些异议到底是什么。我的五个申请可以向法庭提交吗?”李庄坚持要求提交申请。
      
        当审判长再次重复此前的话后,李庄迅速地接过话头说:“所有的事实都有异议……我也是根据法院的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上的第五条提出申请的:法庭审理过程中,被告人有权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申请重新鉴定……”
      
        在没有得到法庭的许可后,李庄依然坚持要提交申请:“如果不答应我这个基本的诉讼权利,那么我很有可能在下面的庭审当中—个字都不说了,我也要求我的两个辩护人—个字都不要说了,完全由公诉方说、公诉方单方举证……希望法庭尊重我的意见。”
      
        这时,另—位审判员提醒李庄,庭审是由审判长主持的,希望李庄听从法庭指挥。
      
        李庄又与这位审判员辩了几个回合后,审判员表示,李庄的要求可以在合适的时候提交,法庭会认真审查。
      
        “权利义务书上明明写着的权利,你们为什么要剥夺呢?”李庄语气强硬地反问,“如果你们没有剥夺我这项权利,那么在审理过程中我有权提出各种申请,是否采纳,希望合议庭合议—下……”
      
        “现在宣布休庭10分钟……”庭审至此,审判长第—次宣布休庭。
      
        证人到底该不该出庭
      
        10分钟后,庭审继续,审判长准许李庄提出具体的申请事项。
      
        李庄开始—项—项地提申请:第—项是司法鉴定申请,要求对龚刚模的伤情进行鉴定;第二项申请要求吴家友、马晓军、程琪等人尤其是龚刚模出庭作证;第三项申请要求调取他会见龚刚模时的录像;第四项申请要求延期审理;第五项申请要求异地审理。
      
        李庄——说明了这五项申请的理由:申请对龚刚模伤情鉴定是为了证实龚有无被刑讯逼供;申请证人出庭,那是依据“证人应当出庭作证”的法律规定;申请调取录像是为了查明他是否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被刑讯逼供的口供;申请延期审理是为了有时间调取相关证据,澄清事实~~~李说,他的这个案子办理速度之快“刷新了审判史上的记录”;而申请异地审理是为了确保公信力。说到异地审理,李庄甚至带调侃意味地说,他这案子是个“烫手山芋”,对于审判人员来说还是早点扔了好。
      
        对此,法庭当庭评议后,对李庄的五个申请进行了——答复。对于第—个申请,当审判长告知李庄,法庭已经在12月27日委托重庆有关部门进行鉴定并已有鉴定结果后,李庄提出:“我要求重新鉴定……”他紧接着质问,为什么没有把鉴定报告依法送达他,为什么他还不知道已经鉴定。
      
        在短时的沉寂后,法庭答复李庄:已经做了鉴定,并将鉴定结论送交了辩护人,重新鉴定理由不充分。
      
        李庄当即反驳说:“我提请法庭注意,辩护人和被告人是两个独立的诉讼参与主体,送给了辩护人在法律意义上不等于送给了被告人……”
      
        此时,辩护人高子程律师跟着解释道:“鉴定报告是昨天晚上10点送给辩护人的,所以不可能再送给李庄。”
      
        李庄因此依然要求法庭对龚的伤情做进—步鉴定,而且应到重庆以外的地方鉴定。但法庭没有允许,其他的几个申请也被法庭相继驳回。
      
        庭审程序推进很慢,到下午4点,法庭调查还在公诉人举证阶段。质证过程中,公诉方和辩护方之间的争辩几度达到白热化,尤其在龚刚模被刑讯逼供是龚自己先向律师诉说的还是李庄教唆龚编造的、李庄会见龚刚模时到底有无录像资料、控方的8个证人到底该不该出庭作证这些问题上。
      
        在证人该不该出庭的问题上,李庄反应尤其强烈,他甚至在法庭上说:“如果8个证人—个都不出庭的话,尤其是龚刚模不出庭,那么这个庭开下去,对我、我的辩护人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庭审的过程中,李庄反应迅速,口齿伶俐,情绪激动,同时他在激动之余又会对自己的激动言辞向法庭道歉,表示对审判人员个人没有意见,而是对—种现象和制度的抨击。
      
        后记:因发稿时间原因,记者提前离开庭审现场。后得知,当天晚上庭审仍在进行之中。记者将在明天作后续报道。
      
        ■本报记者余春红
      
      
      李庄案整整审理了16个小时,到昨天凌晨1:03结束。控辩双方的辩论相当精彩,法庭没有当庭作出宣判。
      
        前天晚上10点左右,当完成发稿任务的记者再次回到重庆江北法院时,此案庭审已经进行到了举证质证的收尾阶段。
      
        有没有刑讯逼供?
      
        重庆警方是否存在对龚刚模的刑讯逼供,是李庄是否教唆龚刚模作伪证的关键。这—直是庭审焦点。
      
        辩护律师提交的证据之—,就是中央电视台对龚刚模的采访。电视上,龚刚模说:“李庄向我使了—个眼神,暗示我翻供。”而公诉机关提出的其他证据中,有的证人说李庄把头凑到龚刚模耳边轻声地跟他说该怎么翻供;有的说李庄直白地教他怎么翻供;还有的说李庄用肢体语言教他怎么翻供。几个证据之间相互矛盾。
      
        “央视光盘属于视听资料,它的取证主体是央视,不是辩护人,不符合刑诉法对取证主体的规定。”公诉人发表意见。
      
        对此,辩护律师陈有西不予认同。他说,光盘中的内容确实是央视采访的,但辩护律师从网上下载后用以提交法庭就是律师取证,这完全符合取证主体的规定。
      
        (下转第8版)
      
        (上接第1版)
      
        在新的一天开始时,众多旁听者被环环相扣的辩护折服
      
        双方还就“审讯时间”展开唇枪舌剑。公诉机关认为,笔录反映的审讯时间,得不出刑讯逼供的结论。而陈有西认为,笔录反映的审讯时间是晚上5点到晚上8点、甚至凌晨一两点,推翻了“文明审讯”之说。
      
        另一份争论激烈的证据是:重庆法医验伤所2009年12月29日作出的《法医临床学鉴定书》。报告提到,龚刚模自述:带过手铐,近期未受损伤。鉴定结论为:龚刚模左腕部色素沉着、减退区系钝性物体(如手铐、钝性物体碰撞等)所致擦伤后遗留。
      
        陈有西说,龚的自述很值得玩味,留下了很多可以“遐想”的地方。相反,这份证据说明龚刚模确有伤痕,显示了龚刚模确实被刑讯逼供过。
      
        对此,公诉方表示,这并不能表明龚刚模被刑讯逼供过。公诉方还当庭提供了一组证人证言和数十页的龚刚模健康检查记录。看守所3名狱警、讯问龚刚模的民警以及龚刚模本人均提供书面证言证明,对龚刚模,不存在刑讯逼供。讯问龚刚模的民警证言证明:“每次讯问最长不超过7小时,中途会让被讯问人休息。”
      
        李庄自认正义、善良、负责
      
        22点20分,庭审进人了辩论阶段。公诉人开始发表公诉意见:
      
        “李庄在会见中,向龚刚模宣读同案人的供述笔录,诱导并唆使其翻供,编造并不存在的刑讯逼供的事实。这是一种帮助当事人伪造证据的犯罪行为。”
      
        “根据我国律师法的相关规定,律师提供辩护必须忠于法律和事实,维护司法公正。而李庄背离了这一要求,李庄帮助龚刚模在推翻原有供述的基础上,形成了一种针对案件事实所做的新的供述。由于司法机关侦办及时,尽管这种新的供述还没有在法庭上呈现出来,但不影响对李庄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应受刑法惩罚性的总体评价。”
      
        “辩护人的脚印必须踩在法律的红线之内。一个健康理性的社会离不开律师,律师是法治社会的催化剂,是公民权利的保护者之一,但李庄知法犯法,已经违背了以事实为根据的辩护人行为准则,远远超越了依法提供法律帮助的界限,走向了反面。”
      
        李庄开始自行辩护,他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十分苍白。可能是过于激动,他的语速很快,他说,自己写了18页的自辩书,但今天不准备用。
      
        李庄一字不差地背出了刑法第306条第一款、第二款。他特别指出,刑法第306条第二款规定,“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供、出示、引用的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失实,不是有意伪造的,不属于伪造证据。”
      
        说到这里,他特意放慢语速地说:“至今为止,我没有向任何司法机关提供、出示过证据。”
      
        李庄表示,自己是一名正义的、善良的、负责的律师。希望公诉人撤诉,宣告他无罪。
      
        律师认为不虚此行
      
        最后,李庄的两位辩护律师发表
      
        辩护词。
      
        高子程律师认为,他们介人李庄案共10天时间,有些证据都没来得提取。“尽管如此,有一个事实没有异议,那就是:到李庄被刑拘为止,李庄在龚刚模案中未提供过任何证据;到李庄被刑拘为止,龚钢模的控方证据已经固定并提交法庭,李庄没有也不可能毁灭或帮助毁灭控方证据……由此说明,李庄并不成立伪造证据、妨害作证。”
      
        因为时间的原因,陈有西律师最终没有宣读他的1万多字的辩护词。他谈了自己的感受,认为不虚此行。陈有西认为,真正能坚守在刑事法庭上的律师太少了。李庄的脱口秀自辩非常精彩。
      
        陈有西律师随后提到了李庄案背后反映的问题:中国律师法规定的律师权利的界限在哪里?他套用了英国首相威廉·皮特的一句话,“臣民的茅草房,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陈有西认为:“中国律师的辩护领地,风能进、雨能进,警察不能进!”
      
        此时,两位辩护律师的嗓子都已经明显沙哑。昨天凌晨1点整,李庄最后陈述。法庭宣布定期宣判。
      
        当两位辩护律师拖着疲惫的身影走出审判大楼时,不少旁听者为他们的精彩辩论叫好,乃至是一些起初为“给坏人辩护”感到不理解的旁听者,也不得不为陈有西、高子程两位律师缜密而环环相扣的辩护而折服。
      
        这时,已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本报记者余春红
    
    
    ===================
    [陈有西按]这份辩护词,30日公开开庭一结束已经交付法庭。全文12300字。迟迟不公布的原因,是考虑这样的真相公布出去,可能影响不好。想不到这三天来,全国媒体对本案的庭审情况,公开得比我们的辩护词还透明。连一些我们都不知道的重庆方面的决策内幕,记者们都深追披露出来了。网络时代,真的无法控制一件大家普遍关心的事件真相。由于这些报道,读者产生了很多的猜测;很多律师和新闻界朋友都向我要辩护词;本网上好多读者也要求强烈。有些同行认为我们可能只会说豪言壮语而没有辩到位;重庆方面组织的西政的两位教授甚至称关证人取证、只读证不出示是合法的。如果我再不公布这份辩护词,会产生更多的猜想和误解,把事实都搞混。因此,考虑再三还是将其公布。欢迎各位律师同行批评指正。
    
    
    
    
    
    李庄律师被控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
    
    
    
    第一审辩护词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
    
    尊敬的合议庭各位法官:
    
    
    
    我们受本案被告人李庄的委托, 分别受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和京衡律师集团事务所指派,出庭为李庄被控“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进行辩护。根据我们庭前的调查、认真听取李庄本人对全案真相的介绍和自我辩解,分析控方《起诉书》和指控证据,分析《刑法》306条的构成要件同本案的案情,再经过今天的公开开庭的庭审质证,我们认为本案被告不构成犯罪。李庄不但无罪,而且是一位非常优秀、负责任、敢于冒风险对当事人负责的中国刑事律师。因此,我们决定对本案进行完全的无罪辩护。
    
    本案案情不大,但包含的意义重大。中国律师在刑事诉讼中,法律规定的为被告辩护权、会见权、调查权、法律帮助权、帮助控告权、不被监视干扰权,其界限到底在哪里?怎样做才是合法的?怎样做算是违规的?怎样做是犯罪的?这个问题,从《刑事诉讼法》、《律师法》的立法和修改开始,长期争论着。我国的侦查权和辩护权一直发生着冲突。全国人大法工委试图进行过协调,但一直没有解决。法学理论和法治观念上的碰撞,在李庄案中集中表现出来。中国的最敢说话的律师,最敢为被告负责任的律师,往往是公权机关最讨厌的律师、最容易出事的律师。李庄由于他办案的认真、负责、敢于直面公权力,敢于在律师普遍不敢真辩的环境里,直接挑战和指出侦查机关的违法现象,努力寻找证据证明这样违法现象,不幸成了这种观念碰撞中的一个牺牲品。法院审判的作用,就是通过公开证据和真相,通过控辩各方的质疑和争辩,让法庭兼听则明,作出合法公正的判决。我们会认真听取控方和警方的证据和观点,也期望控方和合议庭能够实事求是地分析我们的意见,作出客观公正的判断。现在我向法庭发表辩护意见,请审查、采纳。
    
    
    
    一、 基础之辩:
    
    《起诉书》本身直接违反《刑诉法》,概念明显错误,
    
    指控的罪状在法律上就不能成立
    
    
    
     法庭的调查和辩论,针对指控罪名和情节进行。因此我们必须审查《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和事实的基本点能否成立。
    
     《起诉书》在案情总述的头尾部分原文是:
    
    “2009年11月24日、11月26日、12月4日,被告人李庄在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会见龚刚模时,为帮助龚刚模开脱罪责,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公安机关对其刑讯逼供,并向龚刚模宣读同案人樊奇杭等人的供述,指使龚刚模推脱罪责。
    
     “被告人李庄的上述行为干扰了龚刚模等34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
    
     这就是控方认为被告犯罪的理由。(相关指控情节后面分别分析)。这一指控是明显违反《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的。
    
     第一,“为帮助龚刚模开脱罪责”,这对于辩护律师而言是合法的。这是法律规定的律师职责。《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和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律师的这一目的是合法的,不是犯罪。关键是看是不是进行了非法的帮助。而本案中所有证据显示李庄全部是合法地帮助当事人。
    
    第二,“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公安机关对其刑讯逼供”。1)起诉书假定的前提错误。龚刚模案是确实被刑讯逼供,还是没有?这是一个前提。在龚案没有审判、龚刚模不能到庭的情况下,怎么知道他没有被刑讯?怎么能说律师在教他诬告?2)是被告先告诉律师被逼供,而不是李庄诱导而为。3)《刑法》306条只对“证人”的言词证据的影响构成本罪,对“被告”的言辞影响不构成本罪。控方指控在法理上错误。此问题下面我会专题陈述。4)“唆使”,法律上没有“辩护人教唆罪”,辩护人对被告进行法律帮助,保护自己不被误导,是基本辩护功能,指控没有法律依据。5)“编造对其刑讯逼供”,本案中公安机关自己的笔录中明确记载,被逼供吊打,是龚刚模自己先说的,李庄再追问查证的。哪来的律师“唆使编造”?
    
    第三,“向龚刚模宣读同案人樊奇杭等人的供述”,这是《刑诉法》三十六条规定的审判阶段辩护律师“会见和通信权”。是对被告犯罪事实是否存在、是否承认、事实有无错误进行核实的基本权利,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准律师这样做。律师不对口供、证言进行事先当面核实,根本无法判断真相,理出辩护思路,写出辩词;根本没有办法上法庭辩护。
    
    第四,“干扰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法院是否开庭,这是法院的权力范围。律师有什么权力?如果是律师的质疑导致法院发现重大问题不开庭,检察院退查,恰是法律要求律师辩护的功能所在,可以防止冤假错案,是职责所在。是有功,怎么说是“干扰”?本案中,李庄向法院指出了严重刑讯逼供问题,口供矛盾问题,申请对龚刚模有无被刑讯的伤情进行依法鉴定,何错之有?何来干扰?
    
    因此,《起诉书》概述中,每句话都体现出了严重的刑事诉讼法基本概念的混乱,都出现了基本法理上的违背《刑诉法》规定的错误。体现了本案案情是建立在一种错误观念基础上,全案的案情本身存在基础性、全局性的差错。在这种错误的基点上,组织起诉指控犯罪,在本源上就是一种错诉。
    
    
    
    二、 程序之辩:
    
    从李庄介入龚案刑诉阶段看,
    
    不可能构成本罪
    
    
    
     龚刚模案2009年11月20日提起公诉,李庄11月24日第一次介入本案会见龚。这已经是在审判阶段。侦查起诉阶段李庄没有任何介入。一直到李庄被抓的12月12日,法院都还没有开庭。也就是说律师还根本没有举证。李庄什么证据都还没有形成,也没有提交给法院一份证据。这个阶段,说辩护律师发生了“伪证犯罪”,是十分可笑的。为什么这样说?
    
    刑案审判阶段,侦查、审查起诉都已经结束,控方证据都已经固定完毕,案件和被告、证人、证据都已经移交法院。也就是说国家法律给予公安、检察机关的指控证据准备,已经全部完成。这个阶段,法律规定是辩方进行工作的时段。即通过法院阅卷知道案情,获取控方证据副本,对被告口供、证人证言、相关证据进行审查、核实、质疑,其功能就是找出指控证据的漏洞,保护无罪的人不被追究,罪轻的人不被重判。这种审查,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向被告本人进行核对证实。这时候出示所有法院提供副本的证据给被告,都是合法的。所有证据都是可以出示的。因为法庭上也是必须经被告质证的。他有权知道、必须知道。被告知道其他被告人的说法,确实有可能改变原供,但这种改变已经不可能影响原有在卷证据,包括他已经向侦查机关作的口供。只会让法庭多一种判断座标。其新的辩解,只会让法庭更加全面的进行分析,不可能因为这种辩解而会误导法庭导致错判。因为法庭的功能就是为了兼听则明,辩析各种说法,哪个更接近客观事实。指控证据已经固定好,不会因为被告知情、辩解而改变其固有含义。如果被告的辩解被法庭采纳,恰说明原证据本身有问题,而不是因为被告的辩解。辩解只起发疑的作用。这种宣读、核对、交叉审查,是每个刑案律师都必须做的。除非只收钱不办实事的律师、害怕被整只想自己安全而不顾被告利益的律师,才会不去做这一工作,而且这种律师肯定不可能真正辩到焦点上。因此,说律师会见被告时不能出示口供和证言给被告,是根本不懂刑事诉讼制度,以及一种特权观念。是直接违反刑事诉讼法的。
    
    进入审判阶段后,公安机关侦查使命已经结束。在没有退查的情况下,按《刑诉法》已经无权插手本案。看守所不是侦查机关。他只是法定羁押场所,除了在羁押管理中附带对在押嫌疑人进行狱侦深挖犯罪,他没有对其他社会人进行侦查的权力和职能。更无权监视、侦查律师。看守所不是公安局,在我国,只是把看守所交由公安系统管理而已,在其他国家,也可以由其他司法机关管理。用看守所行使警察权力,监视律师、干扰律师会见、甚至动员罪犯来检举律师,这是中国特色的非常荒唐的现象。已经结束侦查的公安机关,也没有权利对审判阶段的律师,还进行监视性质的"陪同"。那种认为涉黑案可以特事特办的观念和所谓的规定,是直接违法的。任何部门无权违反《刑诉法》自订政策,自搞一套。由于我们警察权力的长期侵越,使这种错误做法习惯成自然,违法成常态,提醒和制止其违法的律师反而成了违法的、可以抓的。
    
    本案法院还没有开庭。伪证罪,必须有个“证”。本案这个“假证”在哪里?律师还没有向法庭提交一份证据。如果一个律师尚在会见、尚在调查、尚在向证人取证,其行动就要由指控被告有罪的警察一方来监视和评价,来判断其会见行为、调查行为是不是合法、有没有伪证,并由其作出判断,而且是该不该抓的判断,那么,所有律师、公安机关不高兴看的律师,都可以被罗织成罪。律师举证都没有进行,司法机关没有拿到任何的律师举证,证据的物质载体都没有产生,伪证“标的物”何在?他伪造了什么证据?伪证罪的侵害客体是法庭判断。法庭举证都没有开始,他侵害了谁?公安有没有权利去违法越权干预律师审判阶段的会见权和证人调查权?因此,这一阶段,根本不可能产生辩护人伪证罪。这是一个最简单的法律常识。但在重庆江北居然发生了。
    
    三、 事实之辩:
    
    李庄帮助伪证的事实不存在
    
    
    
     任何案件,事实和证据之辩都是基础。李庄到底有没有进行证据伪造?他伪造了什么证据?法庭开到现在,一份也没有。这么全国关注的伪证案件,居然是一个没有一份“伪证”的案件。
    
    查清本案其实很简单。伪证罪,一种是指影响被告,一种是指影响证人。控方指控的伪证,主要是指影响被告。因为龚刚模案的180多个的证人,李庄一个也没有找过,也没有间接影响过。因此“妨碍作证”就没有了。其他的辩方证人,由于没有控方的笔录,就不存在“改变”的问题。他们即使“被影响”,只要李庄没有带上法庭,都不是证人。不可能构成本罪。李庄也只是通过家属寻找中,没有直接接触,没有做过一份笔录,都是希望他们到法庭作证,何来帮助伪证?那就简单了,只要看他有没有影响被告。我们来看事实。
    
    (一) 被刑讯逼供,都是龚刚模先告诉李庄律师,而不是李庄律师指使编造
    
    这有公安机关自己做的笔录为证。有刑讯逼供,是龚刚模先讲,李庄据此追查,并要其当庭指控,并要进行伤情鉴定。根本不是《起诉书》所称的李庄指使编造。《起诉书》同自己的证据体系直接矛盾。
    
    12月10日龚刚模检举李庄引诱他伪证的第一份笔录,(《检察卷》112页),就露出了马脚。龚交代说:“接着,他(李庄律师)问我被刑讯逼供了没有。我说被吊了的。” (P113) “他问我:‘在审查中你被打了吗?’我就说:‘被吊了几天,还不准吃饭’。他说:‘这些话你要在法庭上讲出来。’”(P114)“我在法庭上问你被刑讯逼供时,你要大声承认,还要把刑讯逼供的过程演示出来。” “李庄又向我提出,在开庭时他会提出对我因刑讯逼供造成的伤情进行鉴定,如果法庭不同意,他就会提出不再担任我的律师。”(P113)这些公安机关作为可以立即抓律师的最主要的口供证据,就清楚地显示了被刑讯的情节是龚刚模先说给律师,律师才进行对策帮助的。
    
    其实,龚刚模在律师会见时向李庄讲的刑讯逼供的严重程度,是令人发指的,龚被提出看守所外的铁山坪民兵训练基地吊打了八天八夜,大小便失禁,还被裸体吊打,捧大便,用内裤擦地板。一位副支队长看不过去,进行了制止,一男一女两个医生为他进行过治疗。李庄听原在公安工作过的吴家友律师了解到了有人目击刑讯,也认识这些医生,因此请他动员他们出来作证。但从来没有说要去收买。吴家友的证言,因为自己私下收费等已经无法解脱,在公安机关审讯下,不惜作诬陷假证,说李庄要他去收买医生。公安机关将其悔过书让媒体公布发到网上。吴家友根本不是龚的律师,本案已经有李庄同马晓军两个律师,李庄也没有同意他同案辩护,没有给吴一分钱,哪来收买?
    
    在会见中,李庄因发现案卷中龚承认樊奇杭的手下都听他的,同所有的手下交代、樊奇杭的说法不一致,就问:“这是你说的吗?”他说:“是他们打了我,我才签的字。”“在哪里打的?”“在铁山坪基地。”“他们打了我,在两米多高的地方吊了我八天八夜,很震惊了我。”(检察卷3-4,李庄笔录)。李庄是北京人,不知道重庆这些地址,这些地址和细节不可能是李庄编造。原话肯定是龚刚模所述。
    
    到了12月16日,公安对龚刚模的笔录进一步完善,完全掩盖了龚原先向律师先检举刑讯逼供的事。为了自己立功保命的龚刚模,这时向公安讨好说:“我接受讯问过程中民警都是依法办事的,实事求是交代的。”(P132)然后公安机关就向媒体公布说是李庄引诱伪证。
    
    重庆公安本次打黑办案中,刑讯和变相刑讯的事实,在本案和龚刚模案的公安笔录证据中即可以得到印证。(见辩方证据公安笔录通宵审讯的时间记录)龚刚模被逼供的事实基础可信,就更谈不上李庄编造的问题。李庄被抓后,作为一个北京比较有影响的律师,江北公安局同样对他进行了连续40多个小时的通宵突讯。不让吃不让喝不让睡。这不但有李庄的自辩控告,从李庄的公安笔录时间即可以看出:12月12日李被从北京抓到重庆,关进第二看守所。13日开始审讯时间是凌晨2时34分,可以看出一直没有让他睡觉。结束时间是天明后的8时32分。(检察起诉卷P1)一些看守警察笔录作证称,这个看守所没有夜审,显然是伪证,不符合事实。其他的夜晚审讯,在龚刚模同案犯的审讯记录中,比比皆是。如2009年6月24日审讯张孟军,到夜20:45时(龚刚模案卷P59);8月24日审陈涛,夜晚20:55到25日的凌晨2:20时;(龚刚模案卷P14)。这只是时间问题。其他问题,只有得力部门组织力量才能查明。
    
    感谢江北法院重视我们的一再申请,对龚刚模的手腕伤痕进行了鉴定。尽管离审讯时间已经有六个月(龚刚模是6月20日拘留,8月12日逮捕,11月12日才移送起诉,公安阶段将近6个月),但是,龚被刑讯吊打的腕部伤痕仍然清晰可见。色素沉着清晰。重庆法医验伤所的12月29日作出的《法医临床学鉴定书》(重法[2009]临鉴12字第5926号)报告显示:龚自诉:近期未受损伤,双手曾戴过手铐。检见:左腕关节桡侧有一1.5×0.5CM色素沉着区,其中有1.3×0.1CM色素减退区.左腕关节尺侧有一1×0.5CM色素沉着区。分析为:龚刚模左腕部色素沉着、减退区系皮肤擦伤(为钝性物体所致,如手铐、钝性物体碰撞等)愈合后遗留。结论为:龚刚模左腕部色素沉着、减退区系钝性物体所致擦伤后遗留。这一重要证据显示了龚刚模确实被长期悬吊过。刑讯的指控已经得到法医学鉴定证据的支持。这样一来,李庄穷追刑讯真相,要求龚如实当庭陈述,就变得完全有理的律师依法行政辩护权行为。而那些想通过抓律师掩盖刑讯逼供真相不败露的人,成了应当成立专案进行调查的人。李庄根本没有罪。
    
    李庄发现龚的口供明显虚假,两份不同时间的口供(9月29日;10月8日)有明显复制后作可能,亲眼看到龚的手腕上有明显拷吊受伤的痕迹,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律师,他要求被告当庭指证刑讯逼供,以实现违法证据无效,排除龚的黑社会头目的错误指控。这是履行律师责任,是必须这样做的,是完全合法而得当的。现在被指控为犯罪行为。只有想掩盖违法刑讯逼供行为、想整治律师一手制造冤案的人,才会对这样负责任的律师进行罗织和下手。这个真相已经非常清楚。
    
    我为了弄清李庄为什么要“剑走偏锋”,自己冒这样大的风险,准备不惜自己用“罢庭”来达到查明被告龚刚模被刑讯的目的,认真审查了龚刚模涉黑案的所有被告的口供。结果以我的刑事办案经验和法律水平,得出了同李庄律师完全一致的结论:龚刚模根本不是组织、领导黑社会犯罪的头目,而是一个软弱的、被樊奇杭黑社会团伙利用、裹挟甚至敲诈勒索的企业主。他有为樊私藏枪支的犯罪、行贿的犯罪,但指控的其他罪名,组织领导黑社会罪、杀人罪、非法经营罪、贩毒罪、贩卖枪支罪,根本不能成立。由于今天不是为龚辩护,我不多展开。把龚的合法经营所得财产理解为黑社会经营所得,是完全错误的。对于一个可能导致错判错杀的大案,李庄律师体现了自己对律师职责的忠诚和一种大无畏精神,在重庆律师已经对涉黑案不敢辩的环境下,进行了尽职的辩护。
    
    为了涂黑李庄律师,侦查机关不惜创造出“眨眼串供”的情节,通过中央电视台和中国青年报向社会上散布,把李庄宣传成一名很坏的黑律师。依龚刚模在中央台被采访时的回答,李庄根本没有教唆龚刚模翻供谎称被刑讯逼供。而是用“眨眼和眼神”使龚刚模猜测是让龚刚模翻供。龚刚模的这种猜测,显然不能认定李庄有教唆龚刚模翻供的行为。况且,李庄是否曾在会见龚刚模时眨眼,尚未可知。而中国青年报所称的李庄教龚刚模的“翻身五招”,基本上是法律规定的律师法律帮助权范围行为。指责这些行为,是不懂刑事诉讼法的人的误解。
    
    (二)《起诉书》指控的李庄指使龚妻程琪编造龚被樊奇杭敲诈的事实不存在。
    
    首先,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是法定的律师权利,怎么在重庆成了犯罪?律师不作笔录,直接把证人送给法庭来作证,他作了什么假?证人上庭,要受法官、检察律师盘问,得出案情真相,律师伪证何在?如果向证人进行调查,要求他出庭证明哪一些真相,就算是引导伪证,那等于取消了辩方的证人制度。
    
    其次,程琪一直不敢出庭作证,一直因病住院开刀,李庄也没有提交证人名单,法院也没有开庭,也就是说这个“证人”连身份都没有确定,怎么符合306条?
    
    第三,程琪是被告的妻子,律师向其核实案情非常正常,因为龚刚模说给樊奇杭70万,他妻子不同意,这怎么成了引导证人?如果这样,律师还能办案吗?
    
    第四,樊奇杭黑社会团伙,对龚刚模的敲诈勒索,在龚案的在案证据中,事实很清楚。j九月份李庄尚未介入本案时,这个说法已经在卷.一个是70万的买奔驰车款,程琪坚决不肯,龚为安耽给了;一个是高利贷问题,龚根本不用借钱,樊一定要给他,拿取高息;还有拿他的钱去放利,200万只给10万利息。另有200万收回的钱连本也不还。这样的情节,李庄要其妻子作证:到底是谁控制谁,是不是都象起诉说的整个团伙“都听龚刚模的,龚是大哥”,这又错在哪里?怎么成了引诱伪证?
    
    (三)李庄从来没有直接见过保利公司员工,也没有安排人做工作要他们作伪证。连人是谁都不知道。
    
    《起诉书》指控,李庄在一茶楼内指使龚刚华安排保利公司员工作伪证说龚不是公司老板。这一点也是不存在的,没有任何证据。
    
    首先,李庄从来没有同保利的任何员工见面,没有见过汪凌、陈进喜、李小琴三人。也不认识。他们三人也没有同意出庭作证,李庄也没有向法院提交证人名单。他们的身份还根本不是证人。法律要件上就够不上。
    
    其次,龚刚华自己怎么说,怎么问员工提要求,证据显示李庄根本没有授意也没有指使,他的行为同李庄无关。他找了谁,李庄都不知道,怎么可以要李庄负责?
    
    第三,书面的工商档案显示,龚刚模在保利娱乐公司没有股份。李庄根据这一点,告知其员工按法律性质,这个公司老板不是龚刚模,这算什么伪证?这是法律常识。公安为了把保利定性为涉黑基地,硬说这个公司是龚的,这才是不顾公司法规定作假证。对于实际控制权,李庄根本没有否认,也没有要他们去作假证。
    
    第四,龚刚华是龚刚模的亲兄弟,又是请律师的经办人。李庄到重庆后同他进行洽谈、研究办案思路,分析对被告不利和有利的焦点,这是律师必须做的工作。根据《公司法》的知识和查档结果,告诉他们公司法律意义上的老板不是龚刚模,是完全合法的。这样的话算什么伪证?
    
    (四)李庄从未要吴家友律师去贿买警察作假证,这明显是罗织罪名、诬告陷害
    
    第一,吴家友关在看守所,但审讯笔录中“告知权利和身份”却是证人。取证地点违法。由于其自己有问题,有利害关系,在审讯情况下的孤证不能作为证据。
    
    第二,李庄不可能知道吴有朋友在打黑专案组,是看到刑讯的在场的医生。这一消息来源证明吴才是主谋。
    
    第三,李庄要求找这样的警察医生来,不是要他作伪证,而是为了揭开刑讯逼供的黑幕,还原龚刚模被吊打的真相。这怎么是贿买伪证?
    
    第四,康达所已经有李庄、马晓东两位律师,没有要吴配合,李庄也没有支付过一分钱,何来贿买?
    
    第五,吴家友交代,他没有去找过警察,也没有去送过钱。那么,这个“证人”又是谁?证人都没有出现,犯罪对象都没有,影响证人进行伪证的罪就成立了?是不是新中国也要搞个“腹诽罪”或者叫“密谋罪”?触犯了306条的那一个要件?侦查机关、指控机关也太想定李庄的罪了,罗织也不讲个基本的法律概念。
    
    (五)龚刚模案180个证人,李庄一个都没有找过,也没有见过。
    
    截止李庄被拘留日,李庄接触过的与龚刚模案有关的诉讼参与人唯有一个龚刚模。李庄妨害谁作证了?他找的证人都是控方没有作为证人的,而李庄想要其作为辩方证人的,他们又不愿不敢。一个也没有产生,一个也没有见面,一个也没有作笔录,一个也没有向法院出示证人名单,这样的影响证人妨害作证,又从何谈起?警方是不是也太急了一点,等到李庄向法院举证后再来找他的罪名,可能会更方便些。可是现在抓得太早了。搞得全局被动。
    
    
     “我原来对公诉人今天的印象很好,非常敬业、顽强、尽职地履行职务,思路清楚,表达清晰。体现了一种很好的素质。但是,你刚才这句话,降低了我对你的人格评价。作为一个国家公诉人,受检察长指派,出庭进行公诉履行职务,是一种职务行为,你怎样强词夺理我都认为是正常的。但是,你必须限于《起诉书》的范围、犯罪情节进行公诉。你怎么能利用公诉权,这样不负责任地散布庭审中根本没有出示过任何证据的话?这说明你今天指控完全输了。法律审判已经输光,你想进行道德审判。想通过进一步贬损李庄的人格来达到目的。这是一种很恶劣的公诉方法。这说明你已经黔驴技穷。你怎么会说出这么“差”的话来?!这确实令人十分遗憾!我的话完了,谢谢法庭!
    
     通过2009年12月30日法院庭审披露的情况,只要是处在公正的立场,稍微有一点法律知识的人,就不难得出,薄所领导的官方公权力机关在法和理方面都已经输了。
    
      一、不言而喻,今天重庆的公检法是在联合办案,这种搞“运动”的方式是有违相关法律的。李庄在会见当事人时根据律师法要求警方离开从而与警方冲突,这一冲突实际上是与重庆官方公权力联合办案组织的冲突,李庄请求比照以前有过的案例要求当地官方权力机关回避从而异地审理是合理合法的。重庆法院如果出于公正起见,就不应当拒绝李庄的申请。法院的拒绝,只能向公众表明李庄案不能在公正的基础上进行审理,其中必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二、李庄及其辩护律师要求证人出庭质证被回绝,这只能让人怀疑所谓的证人证言是在权力的胁迫下制造出来的,因为有些关键问题只有证人到场才能弄清楚,如龚钢模手腕的伤究竟是怎么来的?
    
      三、李庄及其辩护律师申请调取看守所的录像、录音而被公诉人以“江北看守所称并未安装录像录音设备”为由拒绝,可当初抓李庄时却说“有录像为证”,而且北京方面收到了重庆警方发过去的明文电报也说有录像为证,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是怎么回事呢?这只能让人怀疑官方的公诉人在说谎话。
    
      四、“负责审讯龚刚模的警员张科的证言称,每天白天审7个小时,晚上休息。”可李庄的辩护律师陈有西质疑称,警方提供的一份审讯龚刚模笔录时间为清晨5时10分开始,看守所此时应该没有上班,而笔录显示审讯已开始,陈有西认为警方极可能通霄审讯,而警员张科的证言有假。
    
    
    [原创]李庄案重庆检控方程序事实违法——十五桩罪
    文章提交者:水溶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1 公检法联合办案
    抓捕李庄律师是重庆最高政法机关联合决定的,三大领导敲定案子后,一切按部署进行.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406
    
    2 审判前警方发布通稿,公布未经质证的事实
    郑琳 庄庆鸿: 重庆打黑惊曝“律师造假门”
    http://zqb.cyol.com/content/2009-12/14/content_2980416.htm
    张思之:就李庄律师被控“伪证”答记者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1277
    “李庄案与刑事辩护制度”学术研讨会纪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bea1a0100g3wu.html
    何兵:不能判断重庆涉黑案辩护律师李庄造假?
    http://news.sina.com.cn/c/p/2009-12-15/000919258703.shtml
    于建嵘:妖魔化律师制度不是正确的态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gth7.html
    
    3 公诉前警方安排记者会见在押犯人
    专访重庆"律师造假门"各方当事人 李庄自称无罪
    http://news.xinmin.cn/domestic/gnkb/2009/12/16/3091412_2.html
    
    4 媒体造谣诬蔑未审先判
    陈有西:法治沉沦:中青报奇文批判
    http://www.chuwangtai.cn/886.html
    彭远文:就用这样的报道告诉我律师造假?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ingzhongping/200912/1215_3362_1475366.shtml
    律师指责中青报报道有违新闻客观原则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12-23/170519323271_2.shtml
    长平:断裂中的重庆打黑
    http://www.kdnet.net/Infolook.asp?bclass=81&id=19569
    五岳散人:狗说人话——华龙网一众疯狗的狂叫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072
    
    5 警方涉诽谤:所指营林事实存在,黑傻短信不存在
    震惊:李庄案植树证明重庆方面及中青报涉嫌诬陷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68808
    
    6 律师会见当事人遭警方监听监视录像阻挠
    新京报: 李庄案:请用法治细节证明“铁案”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919
    
    7 庭审检方下放“公诉人”
    检察院创举:下放“公诉人”---李庄案断记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833
    起诉书:重庆检察官幺宁和重庆警方共涉嫌10宗罪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654
    
    8 证言定罪,证人不出庭质证
    刑法四十七条:未经质证的证言不能作为证据
    新京报: 李庄案证人有义务出庭作证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921
    李庄案庭审:证言定罪,国家法治倒退两千年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4804
    指控李庄的八名证人必须出庭接受质证的理由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140
    李庄案,历史何其相似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049
    霸王硬上弓,据今天《重庆日报》,李庄要被判刑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8553
    西政没落之一观——辩护人要证人必须出庭不符惯例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350
    龙宗智:中国作证制度之三大怪现状评析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_Detail.asp?ArticleID=36900&Type=mod
    
    9 检方庭审前和质证中隐匿证言笔录
    法庭不向辨方出示证据
    陈有西律师辩词选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gu6a.html
    
    10 警方对检方证人无理由羁押,不立案
    经济观察报: 李庄案罗生门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623
    
    11 警方谎称监视设备无存储功能
    重庆涉嫌谎言:08年新建监控系统没有储存设备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422
    李庄案辩护律师陈有西: 我是为中国法制体系辩护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627
    
    12. 警方伪造无刑讯逼供记录
    李庄案最新消息:重庆警方如果做伪证有谁来抓?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8297
    李劲松律师:重庆警员张科涉嫌伪证罪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89570
    
    13 教唆吴加友伪证不实
    吴加友采访中原话是:李庄让自己找警察“作证“来证明有刑讯逼供,尔后给与补偿,而非控方所指:收买警察作“伪证“。
    李庄有可能死在同行手中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775
    重庆办理李庄案涉嫌违反刑诉法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962
    
    14 教唆龚刚模扰乱法庭秩序不实
    李庄从笔录发现疑点,就龚的伤痕“询问“龚得知有刑讯的事实:“龚刚模自称被吊8天8夜大便掉地上!!警官姓彭!!”,据此李庄“要求“对龚做伤痕鉴定,并“告知“龚在庭审中说出其所称的受刑讯的事实。
    李庄并告诉律师马和吴,根据龚告知的事实,会要求龚在庭审时提出逼供的事实并推翻口供。
    龚刚模自称被吊8天8夜大便掉地上!!警官姓彭!!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224
    
    15 庭审中检方诬指嫖宿
    辩护律师当庭指称“公诉人幺宁人格有问题”
    有西: 欲加之污-----李庄被“嫖宿”真相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19091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庄案法律程序之十:一审辩护词(全本)
  • 李庄律师自辩书(全文)
  • 截止目前李庄庭审最为客观公正的报道
  • 审理李庄案法庭外之“趣闻”(图)
  • 陈有西律师李庄案庭辩片语录
  • 律师李庄案连审16小时 证人均未出庭
  • 刑法教授解读李庄案庭审的七大焦点
  • 律师李庄造假案在重庆开审 庭审时三次休庭中断(图)
  • 北京律师李庄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案今日开庭审理
  • 重庆李庄案进展:法院伤情鉴定,龚刚模腕部伤痕清晰可见(图)
  • 重庆涉黑案律师李庄涉嫌伪证案开审
  • 重庆涉黑案造假律师李庄被曝收取代理费150万
  • 重庆驳回异地审理李庄案申请 律师称未被逼供
  • 涉嫌伪造证据:重庆涉黑案律师李庄被公诉
  • 重庆新司法局长借李庄伪证案敲打辩护律师
  • 北京律协拟推荐知名律师为李庄辩护
  • 涉黑案代理律师李庄做伪证 风波震荡京渝律师界
  • 关于李庄涉嫌伪证案一事致官方媒体的公开信
  • “打黑造假”律师李庄被曝曾车撞女检察官当庭恐吓
  • 网友评论:从李庄案看刑案控辩双方的权限博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