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下岗女工成拆迁钉子户 要靠补偿款养一家人 (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3日 转载)
    
    来源:法制晚报 
     儿子天生脑瘫 丈夫住在精神病院 废墟之中艰苦度日 她说----
    
    “平房能养活我,我养不起楼房”
    
北京下岗女工成拆迁钉子户 要靠补偿款养一家人

    
    李亚辉背着儿子准备出去晒晒太阳
    
    一面高墙下的人家
    
    上营棚户区拆迁改造,签约率达到97%,而李亚辉一家就属于另外的3%。
    
    李亚辉的老家在通州胡各庄。1987年,她嫁到了上营地区这个叫财神庙的地方,夫家姓王。
    
    王家祖辈在通州东关一带居住,上世纪70年代初,王家老房被鞋厂占了。
    
    鞋厂为了补偿,给王家在附近辟了一块同样大小的地,新建了房子,这就是李亚辉现在所住的地方。
    
    在拆迁开始前,李亚辉住的地方在一条胡同深处,两侧是鞋厂和家属院的楼房,所以很难找到。
    
    现在,她家非常好找。因为那些挡住她家的建筑都被拆了。只有一栋楼还剩下一面三层楼高的墙,李亚辉就住在这面墙下。
    
    记者一共去了她家三次,每一次,都会担心这面墙倒下把她家掩埋。
    
    “我们都习惯了。”李亚辉说,前些天拆北面的居民楼时,她家的房顶都被震塌了一大截。
    
    李亚辉指着她家东房的房顶说,原来她和儿子都住在东房的,但因为天花板被震裂,为了安全,母子俩才搬到了西房。
    
    两个病人的生活由她打理
    
    这是一个家吗?屋里像样的电器只有一台破旧的电冰箱,这还是上世纪80年代买的。
    
    屋里没有电视,在一个破酒柜上摆着一台黑色的电暖器。看上去,倒像个电视机。
    
    李亚辉的儿子21岁了,他天生脑瘫,肌肉萎缩。
    
    在一次记者前来采访时,他赤裸着身子蜷缩在被窝里。
    
    看到陌生人,他会咧着嘴笑,但大部分时间里,他都透过窗户向外看正在拆除的教学楼。
    
    “他生下来就是个脑瘫的孩子。”李亚辉说,这么多年都是她拉扯着这孩子。
    
    天气好的时候,李亚辉就给儿子穿上衣服,半背半拖地把他放到轮椅上,带他出去晒晒太阳。
    
    但是自从拆迁开始后,她已经很少这样做了,一是没有心情,更重要的是,周围一片废墟,路都没有了,怎么出去?
    
    李亚辉家没有男主人。“他在精神病院里。”李亚辉说。
    
    爱人1998年下岗后,一家人的经济来源就只有李亚辉在厂里的工资了。2002年,她也下岗了。
    
    “他是被生活压力压疯的,起初是他一个老爷们儿在家吃媳妇的,后来我也下岗了,吃都没得吃了,更何况还有这么一个病儿子。”李亚辉这样说。
    
    从那时起,爱人开始神情恍惚,病情越来越重,直到有一天,他疯了,砸门,打人……
    
    无奈之下,李亚辉把爱人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疗,隔三差五去医院里看看他,送点钱和吃、用的东西。
    
    一家人的生活完全靠吃低保,爱人每月的低保费全都用于治病了。
    
    李亚辉自己的900元里,还要拿出200元给儿子治病。所有的生活开销都指着剩下的700元了。
    
    为了能让家里宽裕些,李亚辉在自家院里盖了两间小房,每月能租个三四百元。
    
    以前,李亚辉的生活就是这样贫苦而平淡地、一天又一天地过着。
     三口之家无法负担的支出
    
    现在,李亚辉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上营棚户区改造的钉子户。
    
    “我怎么就成钉子户了呢?”李亚辉念叨着。
    
    在拆迁开始前,她曾经盼望着能住进新房子,能多获得些拆迁补偿用来贴补家用。
    
    她没有突击装修,也没有临时分户,她只希望能用自己的这部分房产养活一家人。
    
    然而,根据最后评估的结果,李亚辉家有正式房本的面积约为39平方米,自建房和院落面积共约51平方米,作价共获得了61万余元的拆迁补偿款。
    
    对于这个结果,李亚辉无法接受。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以现在通州二手房的均价为1万元一平方米计算,她可以用这笔钱购买一套约60平方米的房子。
    
    如果是搬入安置房也差不多这样,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无论搬到哪里,她都要承担物业费和供暖费。
    
    以安置房每月每平方米2块多钱的物业费为例,相当于每个月还要从她900元的收入里支出近200元。
    
    “平房能养活我,我养不起楼房。”李亚辉说,她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的院落和自建房都不完全计算在补偿范围内,而安置房楼道、电梯间的公摊面积却要由房主承担。
    
    此外,安置房的出租出售都要受到限制,而且房主只有70%的产权。
    
    尾声
    
    “你家为什么没有申请到困难家庭拆迁的辅助政策?”对于记者的发问,李亚辉并没有明确回答。
    
    记者看得出来,她想说些什么,又被什么东西给堵了回去,最后只说了几个字:“我家没有门路。”
    
    以后怎么办?李亚辉说她也不知道。她说她能吃低保养活一家子,还要感谢党和国家,她不搬走,真的不是想和政府对着干。
    
    在李亚辉看来,搬了也养不起房子,不搬,还能凑合过着。
    
    通州记・医疗
    
    通州区地处北京东部,总面积906.28平方公里,辖4个街道办事处,96个居委会,11个乡镇,480个行政村。
    
    截至2008年底,常住人口99.6万,其中户籍人口64.9万(含农业人口34.1万),流动人口34.7万。
    
    概况
    
    辖区内各级各类医疗机构589家。
    
    按经营性质分:营利性41家,非营利性548家。
    
    按级别分:三级医院1家,二级医院7家,一级医院25家,门诊部及以下医疗机构556家。
    
    按所有制形式分:全民144家,集体355家,私人66家,其他24家。
    
    通州区公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9所,社区卫生服务站184个,基本满足广大城乡居民对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
    
    区属6家二级医院17家一级医院,总门诊量3151356人次,日均门诊11228.4人次,开放病床1684张,病床使用率86%,病床周转率35.5人次。
    
    现在
    
    近年来,通州区居民生活水平和保健意识、交通条件不断完善,多数常见病患者习惯到区内6家二级医院就诊。
     其中,潞河、中医、妇幼三家医院的门诊及住院病人明显增加,令门诊及病房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存在着医疗纠纷及医院感染的隐患。
    
    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床位明显不足,按照2-3张/千人的标准,全区应设1992-2988张,目前仅904张。
    
    未来
    
    一、打造三个区域医疗中心
    
    通州区将打造三个区域医疗中心。
    
    第一中心:潞河医院为通州区卫生系统医、教、研中心,打造成为第一区域医疗中心,床位1000张
    
    第二中心:在新建中医医院的基础上,打造成有中医特色的第二区域医疗中心,床位460张
    
    第三中心:河东新区新建三级公立综合医院(可由中央部署、北京市等有关单位建设),床位1000张
    
    三家区域医疗中心总数为2460张,基本达到2-3张/千人的要求
    
    二、专科医院建设及设置
    
    口腔医院:总建筑面积15000平方米,设置口腔综合治疗仪150台,计划2011年开工,地点在北大街区域。
    
    妇幼保健院:在原址分期扩建门诊楼、病房楼及办公楼共1. 2万平方米,增加床位150张,预计2012年全部完工。
    
    老年病医院:在打造老年内科、血液透析科两个龙头科室的基础上,加大康复科和肾外科的建设,使之成为该院特色科室。
    
      人物档案
    
    姓名:李亚辉
    
    年龄:40多岁
    
    职业:无业
    
    原住所:上营棚户区
    
    现住所:同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变形记:从拆迁队长到“专职钉子户”(图)
  • 拆迁队长应聘专职钉子户 曾因拆迁暴富
  • 黑龙江东宁县长告诫钉子户勿以卵击石视频曝光(图)
  • 黑龙江东宁官员告诫"钉子户":不要以卵击石(图)
  • 广州出现最牛钉子户 拒绝690万元赔偿
  • 天津南开区强拆钉子户遇抵抗 两名警察被砍伤(图)
  • 南通市民丁年英遭强拆威逼,法官“钉子户”被迫放弃维权(图)
  • 重庆史上最牛开发商雇凶砍杀“钉子户”被判死刑
  • 重庆开发商雇凶杀死“钉子户”独子获死刑(图)
  • 真黑 开发商买凶杀钉子户独子(图)
  • 别墅群里的"钉子户"(图)
  • 钉子户敬老院被判30天内搬离 沪老人与联防队“动武”(图)
  • 长沙11"钉子户"协商拆除 开发商申请破产(图)
  • 青岛出现最牛钉子户 坚守10年
  • 广州“最牛钉子户”60平米索330万拆迁款 (图)
  • 苦等13年 钉子户拒绝690万元补偿
  • 北京首个老外钉子户被拔掉,为争取赔偿奔走
  • 京城里惊现老外钉子户 雇保镖备斧头(图)
  • 山西太原最牛钉子户,铁老虎?拦路虎?(图)
  • 山东省盐务局竟也当起了"钉子户"(图)
  • 我也准备好做一个钉子户 大家给点建议
  • “钉子户”再现四川重庆说明了什么?
  • 广州钉子户伤了谁的心/李斌
  • “钉子户”是怎样逼成的
  • 看看日本如何解决钉子户:高速路“穿越”大楼(图)
  • 河北保定乐凯大街水碾头“钉子户”抗议偷拆打伤人
  • 讽刺文:钉子户受黑社会荼毒属于刁民的内政!/林云海
  • 孙文广:山东大学的“钉子户”
  • “钉子户遭报复”案为何如此难破?/刘义昆
  • “钉子户”不是房价上涨的原因/西风独自凉
  • 钉子户是房价上涨的原因?地球人都笑了!/张慧芸
  • 胡佳——2007年北京最牛人权钉子户
  • 黄晓敏:中国最“霉”的钉子户!
  • 一个美国“钉子户”眼里的美国兴盛与衰落
  • 范亚峰:重庆钉子户事件讨论会上的发言
  • 重庆“钉子户”:百官起舞对吴苹 长枪短炮战郑洪/方影竹
  • 孑木妻子的一封信:“钉子户”引曝出中共高层领导人《对海外媒体》的态度!
  • 张宏良:“钉子户”把什么钉上了中国历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